正文 刹那芳华 第八十四章 同病(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霜宸 书名:后宫之乾嘉宫赋
    刹那芳华 第八十四章 同病(三)

    继续求月票,谢谢各位大人支持。封面下面有一个紫 “女频月票”欢迎大人们砸票。)

    “她呀,一个丫头罢了,翻不出个天。”羽若冷哼一声,陡然放开霜若,“说起她,姐姐我又不得不想起那个董佳氏,她一样也是妹妹你亲手促成的。听下人回报,她现在跟嘉亲王处得很好,外人看来跟夫妻没什么两样,不知这回妹妹算不算是作茧自缚了。”

    果然提这事儿了,霜若一副早在意料之中的样子朝她微微一笑: “姐姐说这话一定是为我担心了,不过男人都是三妻四妾的,我嫁进去之前他就已经妻妾成群了,所以我从来不为多出来一个或是少了一个而担心。倒是姐姐,说不定哪天一觉醒来,就发现多了个姐妹呢。”

    “做姐姐的怎么也得为妹妹心,你放心,我会派人看着她,看看她到底有没有把王爷的魂儿勾了去。”羽若笑笑,嘴角微微扯动。

    霜若站得有些乏了,索往回走了几步,在廊子的竹凳上坐下,从这儿正好能看见内厅里的动静:“不劳姐姐费心,姐姐有功夫,还是多去调教自己的丫鬟。免得哪天林柯哥哥看不上眼了,又纳了小,到时别人可反倒要说姐姐不会调教人了。”

    “你这张嘴还是这么厉害。”羽若两颊顿时通红,不甘心地上前理论,“你以为你是谁,还是以前那个出手光明正大、不屑和我们同流合污的宁郡主?你错了,你和我一样,所以没资格教训我。”

    目光微微一暗。霜若掀唇冷笑。这还用不着她提醒:“姐姐是不是看了顾大人的经历才说这番话的?也难怪,看着枕边人越来越下作,地确不好受。不可惜地是,姐姐还没有资格抱怨,谁让你们只是一对儿见不得光的鸳鸯呢?”她顿了顿,忽然抬头问道,“我一直弄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恨我。从小你就恨我,长大了还是这样,我究竟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儿。”

    “你对不起我。从你出生就对不起我。”羽若微微摇头,目如点 墨,看着她并不多话。贝齿在红唇上划出淡淡的血痕,她握紧了拳, “你不该出生,不该出生在这个世上。你抢了我的一切。这一切谁都可以抢,唯独你不可以。你这个——”

    “夫人原来在这儿,害我一顿好找。”正当羽若的话呼之出之 时,查士的声音忽然在背后响起,“真巧,少夫人也在这儿。好久不 见。”

    还不知羽若未说出口的是什么。霜若却已隐隐感到一阵不安,可一见到查士满含暖意的笑,她便抛下了思绪。不再多想。她呵呵一笑,放佛方才的事儿从没发生过:“夫妻吵架是常事,姐姐何必生这么大地气让人看笑话,回头我多劝劝姐夫就是了。”

    “既然妹妹有客,姐姐就不打扰了。”羽若僵硬地扯动唇角,转扯了马缰,冷冽地翻上马,绝尘而去。不一会儿,一人一马就消失在了林中。

    查士一脸慌张,额角淌着汗,衣服上还沾了不少泥,一看就是刚刚匆忙间赶来的。霜若递了帕子给他,轻声道:“外面路滑,过来也不说一声,我好让他们拿软轿接你去。”

    狼狈地擦擦衣上的泥,查士不以为意地挤眼,语中透着担心:“本来是坐来的,可我听说你姐姐来了,怕她对你不利,就抢了门口的 马。没想这马认生,在林子里就把我摔了下来。”

    “真是难为你了。”看他一的泥就知道后来是跑过来地,一下雨林子里便到处坑洼,也不知他后来又跌了多少跤,霜若心里感动,连忙邀他进屋,“到里面擦把脸,我这儿没有换洗的衣服,只能送杯暖茶给你压压惊了。”

    “怎么边一个人也没有,她有没有为难你?”查士边走边担心地问,别院空旷得很,远水解不了近渴,出了事儿再叫人就来不及了。

    霜若指指不远处地窗子,里面有两个宫女正朝他们看过来:“她们都是公主的心腹,一直看顾着我。这一点羽若也知道,断不会傻得在她们面前轻举妄动。”她顿了顿,忽然想起查士为了避嫌,是不会在蓉儿不在的时候过来的,“今儿不是约好的子,是什么风把你吹来地?”

    查士忽然停了步子,看着她想了又想,终于还是说出了

    你和顾兄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上次见你们地时候就 儿,你们都是我的朋友,我不想看到你们剑拔弩张的样子。”

    “你都听说什么了?”霜若故作无事地摆摆手,内心里不大希望查士搅入她与顾良玉地恩怨,“我们之间没什么,真的没什么。”

    下一瞬,查士环视四周,知道没人能听见他们谈话时,以极低地声音问道:“霜,顾兄是不是曾经喜欢过你?再或者,你是不是曾经对他动过?”

    霜若看着他,目中流光纷舞,仿若经历了夏,来到了寒冬:“我曾经很欣赏他的才,但若说动还谈不上,我和他之间只有一次不成功的利用。”

    “答案究竟是什么,你心里清楚。”查士别开眼,目光悠远,不再深究,“不过我知道,顾兄是对你动过的,要不他也不会在见过你之后夜夜买醉。”

    对顾良玉动与否,或许是有的,只是当初她不敢证实。可就算当证实了,她也一样会选择永>    :             .    顾良玉这个不定的人将带给她什么,她从来都猜不透。

    “他夜夜买醉有很多的理由,比方以前自诩清高的他,现在却四处搜罗民脂民膏。比方他自诩为光明正大的文人雅士,却背地里和有夫之妇纠缠不清。他这个样子,说不定是连他自己都看不过眼了。”霜若语带冷意,今查士既然来找她,想已知道了不少顾良玉和羽若的事儿。

    “他亲口告诉我,他们已经很久没见面了。霜,既然人会变坏也会变好,那何不给他个机会,让一切都回到原来的地方。”查士淡定地 道,再这样下去,这两人都只会越陷越深。

    “回到从前是不可能了,不过我也不是赶尽杀绝的人,只要他不我,我也不打算跟他计较。查士,以后关于他的事,我不想从你口中听到。”霜若无奈地牵动嘴角,转过去望着远处。

    之前顾良玉这个名字也曾无数次地在她眼前晃动,         恨和追缅再无他意。可同样的人、同样的事,从查士口中说出时就不同了。他说得那么笃定,让人不得不信。

    霜若不敢深想,只把方才的和解之意当作不再纠缠于那桩丑事的诺。有些事儿既然说不清楚,那就一辈子都不要再提起得好。

    查士摇摇头,深知不能迫她太紧,只上前塞了一个纸包给她:“这里有十万两银票,我知道你用钱的地方多,别跟我推辞。我还有事要 办,就不进去坐了。”

    他又如来时那般走了,徒留霜若站在屋檐下,她望着查士慢慢远去的背影,竟不知如何挽留。也许是他关于顾良玉的话,唤起了她心底的不安,她曾经对顾良玉有过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又被在不觉中翻了出来。

    查士说的没错,答案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对顾良玉是动过的。幼时在凌云寺的那一眼,永> :     |                 宫,一直和蓉儿住在一起并不常见他,于是那最初的印象便不断在她眼前出现。渐渐地,永> < L

    而顾良玉,是她这一世除永>     |    .         是因为他的才风骨,也是因为他的一言一行总能带给她另一番念想。当初若她面对的不是顾良玉,她想要离开紫城的意念怕是要少一些 的。

    念月端着点心过来时,正好瞧见霜若望着林子出神,她目光迷茫,放佛在看一幅根本看不懂的画:“奴婢远远瞧见查士先生来了,就多拿了一些,怎么,这么一会儿就走了?”

    “他还有事,咱们自个儿用吧。”霜若点点头,向里间行去,她不该去想顾良玉的,多想无意,何况她已经嫁为人妇?可惜这烦人的思绪却紧紧地缠上了她。

    念月自觉她神色不对,不甘心地追问:“大小姐也走了?她没为难主子吧?”

    “没有,不过说了写捕风捉影的事儿。”霜若无力地摇头,兀自往榻上一靠,顿觉浑无力,“念月,我累了,你去替我问问,公主什么时候回来。”

重要声明:小说《后宫之乾嘉宫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