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紫禁深宫 第七十五章 命运(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霜宸 书名:后宫之乾嘉宫赋
    紫深宫 第七十五章 命运(二)

    继续求票票,大大们多多支持)

    往的温和消失殆尽,淑萍苍白的面庞泛起丝丝狠,衬着她孱弱的姿分外诡谲。她是永>     :.                狐媚子分享丈夫,但她不嫩跟她们分享尊位荣宠。她们背后说她是包衣奴才出,伺候人的命,还不是因为她们嫉妒?那好,就让她们嫉妒 她、恨她,她不会让她们好过,就算她死了也不成。

    “你们都有两张脸,两张脸。”玉瑾扑到在地,暗红的血从嘴角流下,“他最的就是你们两个,你们两个这样的人。”

    “主子别理会她的胡言乱语,这里不干净,咱们还是走吧。”紫竹低着头声音发抖,不单是玉瑾口吐血沫的样子让她害怕,淑萍的样子也让她害怕。

    “到外面等着。”淑萍缓缓地蹲下去,苍白干瘦的手抚上玉瑾大睁着的眼,“不这个样子,又怎么能在这深宫里活下去。你别怪我,我怕霜若,可我更怕你。这深宫里到处是冰,可你却是一团烈火。你要是再聪明一些,永>     ( |                     候,我才是真正的完了。”

    丝帕用力地擦过手背指间,淑萍将她覆在玉瑾同样被血染了的脸。起时一阵眩晕向她袭来,不过没一会儿她就站稳了脚,镇定地出了房门。一行四人有如来时那样,悄然向外面走去。

    看见站在门边张望的庆嬷嬷时,淑萍略微停了一下,冷冷地道: “给她换儿好衣服。厚葬。”

    出门后两个哑嬷嬷便朝另一个方向走了。她们要回那幽闭的冷宫,守着那空的院子和满院地杂草。紫竹看了她们一眼,继续紧跟在淑萍后:“这回玉瑾这个小人死了,主子可以放心了。”

    “还有一个没对付,不过对付这个,还用不着下杀招。”淑萍有些恍惚,看来她还是不能对方才地事儿无动于衷,“回头找人盯着那个庆嬷嬷,看看她后还有没有别人。霜若将来要帮绵宁,一定得有自己的耳目。可这些耳目的底细,咱们定要一清二楚。”

    紫竹诺诺地应了,抬眼时只见霜若、念月从前面来了:“主子,宁福晋来了。”

    “念月现在是长进了,你也跟人家学学,别成天的没记。”淑萍低声发话。随即迎了上去。她朝霜若微微一笑,不咸不淡地问。“妹妹是来看玉瑾的吧?”

    “妹妹给姐姐请安。”霜若行了礼,平静地道,“玉瑾犯错,过些天便要赶出宫去。我和晋贵人商量过了,在京外的粮庄给她找了个管事儿的。今儿我就是来跟她说这事儿的。”

    淑萍轻拉住她的手。话里藏针地道:“玉瑾私藏**,勾引王爷,配不上这样的好归宿。我知道妹妹心软。想给肚子里地孩子积德,所以我就替妹妹做了。现在她可以去任何地方,再没有人能管得了她了。”

    霜若掌心冒出一层冷汗,玉瑾真的死了,她还是晚了一步:“她走前可说了什么?”

    拉着她踏上回程的路,淑萍故作迟疑地道:“她这个人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到死还以为是妹妹的主意。她一直诅咒你,说你不得好 死、胎死腹中。”她忽然掩住嘴,自知说错了话般,“瞧我这张嘴,妹妹现在听不得这个。其实妹妹不必往心里去,将死之人,什么话都说得出。”

    “姐姐说得是,妹妹不会往心里去的。”霜若子一震,紧紧地抓着她的手,亦步亦趋地由她拉着,回南三所去。

    吾不杀伯仁,伯仁却因吾而死,霜若心里发寒,一连回头看了数 回。她想要流泪,可怎么也流不出,她记得雅兰曾经说过,流不出地泪都流到了心里。此刻一定是了,因为她的心好沉,放佛有数不清地细流源源不断地汇聚到一处,只要在她心底坠出一个洞来。

    “姐姐,妹妹还要去涵贵人那儿坐坐,用过午膳再回去。”霜若不着痕迹地抽回手去,她不能怕,不能慌,不然玉瑾的下场就会变成她的宿命,她和淑萍之间的争斗终于要开始了。

    “王爷就快启程了,王爷一走,妹妹也要出宫了。咱们聚在一块儿的时也不多了,既然妹妹有约,姐姐这顿送别宴就明儿再摆。”淑萍正往前走,忽然回过头去体贴地道,“我把你姐姐也请来了,你们到底都嫁了人,见面地机会不多,我看就趁着这次地机会好好聚聚,咱们一块儿闹。”

    是要给这丫头些教训了,不能让她的心飞到天上去。只要她活着一天,就要掌控她一天。就算她死了,也要让霜若照着她的吩咐办。

    +++++++++++

    一干女眷在神武门内相送,永> +.                扬,他只嘱咐了淑萍、霜若几句便上了马车。冰倩挽着一个包袱跟上 来,众人见她如此,不心里一阵窃笑,冰倩俨然一副丫头样,这样跟出去还不如不去。

    她这一去便是与永>        <             个格格先后都有了孩子,虽然都是女儿,也有几个早夭了,可没鱼虾也好,她们到底是生养过地女人了。

    雪颜扭了扭子一副得胜的嘴脸,上前几步迎上去道:“这一路上就靠妹妹照顾王爷了,把王爷伺候舒坦了,回来的时候再有了子,那可就是双喜临门了。”

    玉茗冲着她冷冷一笑道:“我说要不是宁福晋有了子,现在跟去的还指不定是谁呢。要说这事儿怎么闹成这样,只能归罪到酒上,要我说,这酒真不是好东西。”

    冰倩低着头,不知说什么好,只得搪塞道:“两外姐姐别闹了,冰倩此行只管尽心伺候王爷,旁的从不敢想。”

重要声明:小说《后宫之乾嘉宫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