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紫禁深宫 第六十七章 祸福(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霜宸 书名:后宫之乾嘉宫赋
    紫深宫 第六十七章 祸福(一)

    向票票大喊两声,求推荐票、月票)

    近来无限伤心事,谁与话长更?从教分付,绿窗红泪,早雁初莺。当时领略,而今断送,总负多。忽疑君到,漆灯风飐,痴数星。

    ——《青衫湿

    朱红色的门栓刺啦一声闷响,霜若缓缓地向后退了一步,下一刻门扉被外面的人用力地推开了。她垂眸看着地,原本暗淡的青砖被昏黄的宫灯照得斑驳陆离,弄得她有些眼花。

    紫竹跟在淑萍后,见霜若呆呆地立在那儿,显然有些意外,她附在淑萍耳边低语了两句,只听淑萍的声音淡淡地响起:“妹妹这么快就回来了,晚上的家宴可还好?”

    “谢姐姐记挂,一切都好。”霜若低着头,紧张的心绪仍未平复,她有意无意地望向里面,不由得长长地叹了一声。

    淑萍别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不想在费功夫,单刀直入地道:“听紫绣说,玉谨现在正占着你的位子,和王爷一块儿,可有此事?”

    霜若目光飘忽地对上她的眼,良久才有了焦点:“不是她。”她笑得凄然,她也从未想过,有朝一自己会变成这样,“是冰倩。”

    “她怎么在这儿?紫竹,你进去看看。”淑萍诧异地道。

    “姐姐,她是皇阿玛赏下来的人,她和王爷的事儿皇阿玛乐观其 成,咱们动不得她。”霜若冷冷地注视着她,目光渐渐地转冷,“之前姐姐也说过,她是和绅的人。不足为碍。”

    虽不知她的冰冷究竟是冲着谁的。淑萍却以深深地明白了她地意有所指:“事就这么算了地话,我吞得下这口气,可你呢?”

    这不正是她想要的结果么,霜若心中暗暗冷笑,索软声苦笑: “姐姐都忍了,霜儿也只好认命了。”

    说话间紫竹已然回来了,她踩着细碎的步子,极力放轻脚步:“回主子,里面确实是冰倩。”她想了想,猛地抬起头来。不甘地道,“可奴婢方才瞧得千真万确,早先躺在榻上的人明明就是玉谨。”

    看看她又看向霜若,淑萍冷冷噙着嘴笑开来,看霜若耳际微红,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这一切也就明白了,轻哼了一声:“究竟是怎么回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原本咱们就说好了,两个只能留一个,你可以留下这一个,但另一个可得抓紧处置了。”

    “一切听姐姐吩咐。”霜若轻应道。敛住眸中讥诮。坏人都让她做了。

    “这下可闹了,明儿你自个儿向王爷解释,他们的喜事儿在王爷启程前就得办了。“淑萍讪笑着转便走。甫下石阶时头也不回地道,“王爷听了难免生气,不过你也只能多担待些了。”

    最后一个离去的宫女不忘把门带上,在那一刹那,霜若直直地坐到了地上。冰倩进门是早晚的事,可一旦出了玉谨这个意外,一切便都走了样。酒后轻薄,这个角儿无论是谁,都会成为宫中不胫而走的丑闻。

    这事儿不能传扬出去,可永>    ::                过。对他总要有个交代,只是不知他会作何想,亦或是对她作何处置。

    不知什么时候念月回来了,她喘着粗气扶起霜若,将她搀到廊子下的石凳上。此刻她已顾不上尊卑,一下子重重地坐在旁边地石凳上: “主子,奴婢把她交给了庆嬷嬷,咱们这儿藏不住人,庆嬷嬷把她带到浣衣局去了。”

    两眼呆愣地望着黑漆漆的夜空,只觉得有一团黑青色的云卷曲着向下压来,一阵暖风吹过,它似是被吹散了些,但却像是稳固依旧。廊子里燃着几盏宫灯,暖暖的光顺着潮湿的雾气延伸,四周充斥着微亮的迷蒙。

    “这就对了,你麻利些,我就多少省点儿心。”霜若好不容易缓过神儿来,颤抖着缕着旗头上地穗子,狐疑地看向她,“庆嬷嬷是谁?”

    念月一愣,吞了口唾沫:“是老爷族里的人,奴婢以为主子是知道地。”

    “算了。”霜若摇摇头,她不知道的事儿太多了,“今晚都别歇 了,你去熬些医头疼的汤药,明儿王爷醒的时候,要让他一切舒心尽 意,出不得一点儿岔子。”

    念月点点头,半弯着腰朝后面去了,经过这一场折腾,她已经近乎失去了说话的力气。霜若依旧坐在那里,她正试着让自己再清醒一些,再这样下去,没等天亮,她就得疯了。

    她就这么静静地坐了一阵子,自觉心气儿平和了才站起来,也许是坐地久了,脚上有些麻,举步间竟险些绊了个跟头。手上忽然被人一扶,她惊得打了个寒战,之前她丝毫没有察觉有人站在后这么近地地方。她迟疑地抬起头来,却见冰倩衣装整齐的站在她面前,面色如常,就像之前的事儿从未发生一般。

    原本就觉得她聪慧得有些玄妙,这次地事儿更让她显得高深莫测,霜若静静地凝视着她,她不得不怀疑,冰倩究竟会不会像她所说的那样一辈子都是一个听话的人:“王爷还睡着?”

    冰倩点点头,终于露出了一丝疲态:“王爷醉得厉害,怕是要到早上才醒了。”她顿了顿,扶着她移了两步,“事到如今,宁福晋打算如何?”

    “还能如何。”霜若幽幽地叹了一声,定定地道,“我会劝他尽早给你名分,不过在王爷面前你一定要记住,今儿在我房里的从始至终都是你,一切都是他酒后乱了方寸所致。”

    “一切听宁福晋安排。”冰倩低应着,四下张望着,找寻念月的影。

    “她别处忙去了。”霜若会意地微微一笑,脚下一转向后面走去,“陪我走一趟浣衣局,玉瑾也该醒了。”

    惊疑之色一闪而过,冰倩默默地跟着她,心里忐忑不安。不知霜若这会儿对她是更信任了,还是更不信了,她的镇定似乎让霜若不放心 了。她也知道自个儿失了态,可就是控制不了,她的心好像被什么狠狠地扎了一下,仿佛原本冰封的江水片刻间融化般。一切都忽然变得无法控制,让她只能用一副波澜不惊的脸孔面对旁人。

    “到了。”寂静间二人竟不约而同地开了口,浣衣局的人都还在酣睡中,一天的洗刷已让她们精疲力竭。门是虚掩着的,冰倩轻轻一推,便发出一声沉重地闷响。她站在那儿探着子张望,院子里晾着白洗好的衣物,遮遮挡挡的,看不到里面的景。

重要声明:小说《后宫之乾嘉宫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