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紫金深宫 第六十一章 冰倩(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霜宸 书名:后宫之乾嘉宫赋
    紫金深宫 第六十一章 冰倩(一)      阑深处重相见,匀泪偎人颤。凄凉别后两应同,最    I明中。半生已分孤眠过,山枕檀痕涴。忆来何事最**,第一折技花样画罗裙。

    ——《梦江南》纳兰

    这两的天更了,人们迫不及待地换上了夏衣。衣裳的颜色由深转淡,宫人们行走间别有一番风致。

    永> :     .             .            来了,和绅连忙迎上去,笑道:“王爷过几便要启程了,奴才也没什么好孝敬王爷的。只能在安徽摆几桌薄酒,备两间雅房,恭候王 爷。”

    前面的宫巷里,十几个绿衣宫女缓步行过,宛若一道涓涓碧水流 过。可在永 眼里,却颇不自然:“和大人,你不觉得这种绿太刺眼了吗?”

    和绅放眼看去,知他意有所指,可当下也只能顺着接话:“王爷不喜欢这颜色,奴才那儿有一个染绿料子的方子。听说南唐小周后最偏这种颜色,还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天水碧。”

    永> (     .                     无法领受和大人的好意了。宫女的衣裳,小王做不了主,这颜色以后也总是要见的了。”

    “王爷喜欢就好,哪儿还有不能办的?过几奴才就送几匹到南三所去。”和绅见永 深色和善了些。不自然地低声笑道,“冰倩是个可怜地孩子,一岁上就没了额娘,以后有冒犯的地方,还望王爷海 涵。”

    永>        +|,     ,    :     ~        颔首,一言不发地举步而去。

    和绅见状暗暗舒了口气。以往永>    =            子碰。这回破天荒地沉默,就算是默许了。他望着永 愈行愈远的背影,嘴角溢出一抹笑意,这是一个转机,他终于可以睡上一个安稳的觉了。

    +++++

    永>    = .        .里去了。还未跨入院门便闻到一股淡淡的药香。循着药香往廊子里看去,只见几张矮桌上分别晒着些药材。他一向冷峻的嘴角微微翘起,这些药材八成是给他带的。

    抬手示意一旁地宫女噤声,他兀自站在门边看着正在桌畔忙碌的霜若。霜若面前放着一只小砂锅和几只盛着药材的瓷罐,她一手拿着一张方子,一手将药材放到小秤上。

    良久,她按照方子抓完了,回头想要唤人来,却见永>        笑看着她。她喜欢看他笑的样子,可也许是在气闷的紫城里呆的久 了。他每次笑时都有些许不自然。不过这一回,这笑仿佛软了很多。让他整个人都柔和下来。

    霜若一时无所适应,陡然放下手里地药方。和缓地一笑:“这药我还打算亲自去熬,没想你这么早就回来了。”她向外唤来念月,“端下去仔细熬了,再让小厨房多几个王爷喜欢的菜。”

    “我又没病,熬这些劳什子做什么。”永>            了几分暖意,“倒是你这些子清瘦了许多,要好好补补。”

    霜若一笑。取了一早在冷水里冰着的帕子,替他轻拭着他额角的薄汗:“过些天就要启程了。外面不比宫里,那边又乱得很,一路上难免风餐露宿。这会儿补得多些,过些子就过得舒坦些,千万不能马虎 了。”

    “所以你就亲自挑拣药材,连手也划破了?”永>        见原本的羊脂白玉上凭白多了几道红痕,显然是被划伤的。他眼中泛起一阵浓浓地心疼,“下回让念月做,要不那个玉谨也成。再弄成这样,就算是天庭的美食,我也不会再动一筷子。”

    霜若笑而不答,转过去,将帕子又冰上了。回头时,只见永>从 空雕花架子上取一本册子,那册子一直放在最里面,她蹙眉笑道:“也不知你什么时候放这儿的,拿油纸包着,我也一直没看。

    示意她过去,永> |     .         .,     : ]子交给她:“这就是当初顾良玉带进京来的账册,我找模字先生仿写了一份,他们至今都不知道自己手里那份是假地。”他目光坚忍,细心叮嘱,“这个留给你,我不在的子里,如果他们有什么异动,你大可拿这个牵制他们。”

    “一群妇孺,他们犯不着对付。倒是你,董佳氏地事儿至今都没解决,昨儿个嘉贵妃还派人来问,看来在启程前要有个交代了。”霜若淡淡地道,平直的声音里无悲无喜,永>        _        客。

    永> :.                     .         了,我对贵妃娘娘又一向只是面上客气,这时候也犯不着理会她的一句问候。突然没有头地应承了,反而不好,还是回京以后再说吧。”

    这话比几天前的又软了几分,霜若心里先是一阵落寞,紧接着又是一阵冷笑。此时永 所缺的不过是一个由头,一个接口,说白了就是一句话。

    这与他之前坚如铁石的口吻有着天差地别,虽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可当又一份坚持在她面前土崩瓦解的刹那,她还是又感到了那漫长无边地死寂。顾良玉曾经毁灭了她对风雅志高的幻想,使她隐约看到了自己暗淡无光地未来,而如今永>            =      冷。

    顾良玉只是一个外人,而永>     ;         7    哀叹,只说要去小厨房瞧瞧,便转去了。      求推荐票和月票(在封面下面那里点一下就行了,如    月

重要声明:小说《后宫之乾嘉宫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