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紫禁深宫 第五十七章 耳目(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霜宸 书名:后宫之乾嘉宫赋
    紫深宫 第五十七章 耳目(一)      鬟雨鬓,偏是来无准。倦倚玉兰看月晕,容易语低    I吹过窗纱,心期便隔天涯。从此伤伤别,黄昏只对梨花。

    ——《清平乐》纳兰

    这天色异常的蓝,蓝得仿若颜料渲染,云彩被风拉成了薄网,寥落的铺在上面。后的第一场雨已经下过了,这时候正是雨后初霁,四下里弥漫着清新的淡香,令人心旷神怡。

    正是万物复苏的时节,深窝在各宫里的人们纷纷出来走动,忙碌的去给各宫主子请安,闲着的也故意找个由头,到外面转转。

    这些天宫外进宫请安的人也多了起来,项庄舞剑意在沛公,那些子他们意在南书房,而从这起,他们开始牢牢地盯着南三所。

    南三所本是几座隔着宫巷的大小庭院,原是未成婚建府的皇子们的居所。照常理,皇子成婚后便要搬到宫外去,可乾隆饱尝丧子之痛,存下的皇子也不多,便让他们皆居于此。说是待选定太子之,才让其余的皇子搬出宫去建府,所以永璇、永瑆、永>    :        .

    可这,随着永瑆、永>    |.                召旨便如平地惊雷般击在了人们心上。之前乾隆不满永瑆、永>    .永璇、永璘代之的传言不攻自破,人人心中明了,他的储君。必在这二人当中。

    因永瑆地住处偏南,而永>            .     .    和北边儿的。一时间,这六个字成了宫里最常听闻的话语。

    “你瞧,北边儿那位的福晋过来了,咱们去请个安?”宫道上,一个年长些的太监朝一个小太监道,眼看着霜若带着两个宫女朝这边来 了。

    “那是当然。”小太监白了他一眼。压低声音道,“她可一点儿架子都没有,瞧瞧,出来连个步辇也不坐。听说北边儿正屋里的那位快不行了,将来这位宁福晋不是皇后就是亲王正妃,要搁别人。早就拽起来了。”

    老太监捂住他地嘴,一把把他拽到角落里:“开口皇后,闭口王 妃,祸从口出,你不要命啦。”

    “放开我。”小太监无奈地一挣,眼瞅着霜若一行从旁边的宫巷转了过去,“都怨你,人被你放走了,机会也被你放走了。”

    二人声音虽低却已被三人尽收于耳,三人一前两后的走着。各有一番神色。为首的霜若面色如常,平静无波。念月一脸的不愿。不住地往旁边看,而一旁的玉瑾听了那两个太监地话竟是一脸喜色。

    “今儿天。都走出汗来了,早知道就让主子坐辇来了。”念月低声发着牢,朝玉瑾撇撇嘴。

    “坐的高了,就听不清他们的话了。”霜若笑道,回轻拉住笑得暧昧的玉瑾,“今儿才来,就陪我走这么远的路,可累着了?”

    玉瑾一颤。这才回过神来:“是有那么点儿,这不。头又有些疼了。”

    不理会念月不屑的冷哼,霜若和善地笑道:“那就先回去吧,我这儿有念月就行了。”手中玉臂一僵,她缓缓地松开手,“王爷刚回来,总有些衣物要人打理,你回去帮帮他们,也向王爷请个安。”

    “福晋放心,玉瑾一定伺候好王爷。”玉瑾低着头,敛住笑,退了几步转离去。看来霜若并不打算为难她,将来她得了势,对这样的人一定宽待。

    “不自称奴婢,连叫声福晋都不愿,她也太明目张胆了。”念月一脸要哭的样子,低声埋怨,“再这么下去,早晚要欺负到主子头 上。”

    “且让她再嚣张些子,待她再放纵些,我再好好告诉她,这后宫的水有多深。听两个太监瞎 几句,就想坐那个位子了,淑姐姐还好好的呢。我答应,她也不答应。”霜若冷笑道。

    念月点头,暗暗舒了口气:“主子说地是,她不就仗着自己有个立过军工的阿玛么,这宫里地主子们,哪个输了她了。”

    “明白就好,可当着她的面儿,只要不是太出格地事儿,就多顺着她。咱们放松了,她才会把尾巴露出来。”霜若轻笑。

    这种心比天高的聪明人,最容易犯糊涂,把天下人都当成傻子,而相信自个儿是无往不利的。她当初便是这样的人,此刻她只待玉瑾犯同样的错误。

    不过,虽然她可以不把玉瑾当回事儿,却不能轻视董佳冰倩。和福送进来的人,退出宫去不容易,而又不可能一辈子呆在嘉贵妃那儿。她隐隐有些预感,这个人,她是挡不住了。

    “宁福晋来了,万岁爷正在里面用冰糖莲子羹,特意嘱咐让给宁福晋留一碗。”德公公笑着迎过来,嘱咐念月到后面的茶房歇着后,低声叮嘱,“万岁爷想孝贤皇后了,今儿念叨了不下十回。”

    “谢公公提醒。”霜若随他进了乾清宫,想念孝贤皇后并不是怪 事,结发夫妻,人之常,她注意些便是了。

    “皇阿玛吉祥。“霜若一进去,德公公便退了出去,她轻声请安,生怕打扰了老泪盈眶的乾隆。

    “霜儿来了,来,上来坐。”乾隆转过头去,指指小桌对面地坐 垫,眼中原本那层薄薄的泪光没了踪影,泛出沧桑地颜色。

    霜若依言坐过去,只见桌上摊着的正是孝贤皇后的画像,表过的画纸边缘已经起了毛,可想是时常翻看的:“皇阿玛思念孝贤母后,切要保重龙体,不然孝贤母后在天上也不会安心的。”

    乾隆妃嫔众多,红颜知己更是遍布南北,可他最钟的却是这位结发妻子孝贤皇后。这份意怕是那个深藏在心底的郑佳氏也比不上的,不然也不会将孝贤皇后的衣物照原样供奉至今,更不会在人前落泪。

    “她走得早,朕立了永 为太子,可他也没那个福气,九岁上便去了。她留给朕的,只剩下这个了。”乾隆语声悲戚,苍老的手颤颤巍巍地将卷轴合上。

    (最近推荐少得可怜,大大们多砸些吧,求推荐票,月票)(未完待续,如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CMFU    .            持正版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后宫之乾嘉宫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