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紫禁深宫 第四十九章 以退为进(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霜宸 书名:后宫之乾嘉宫赋
    紫深宫 第四十九章 以退为进(二)      瑆绕到后面的架子处取书,貌不经意地看着二人的动     绷着脸,嘴角讥讽地轻轻牵动,这副样子直让人想起他小时候的样子。

    他这个弟弟就是如此,永瑆心里暗笑。面上如常,却暗动心机,在对手尚未察觉的时候,便将其打发了。

    “晋贵人的好意小王领受了,不过这儿是南书房,若非奉召,即使是奉茶的宫女也不得入内。后还请晋贵人省下这份心思,多体恤小王和十一哥的难处。”永 闲闲地开口,眉目间既无冷意也无笑意,这一回他倒是没多费半分口舌。

    玉瑾心里不甘,可永>    u                 较:“王爷说得是,奴婢一定把话带到,奴婢这就告退。”

    她刚迈过门槛,小六子便将门紧紧的关上,丝毫不给她回头相望的机会。屋内又静了下来,待听得门口那愤懑的冷哼,永瑆不笑出声 来。

    永>    |          由十一哥待受了?”

    “这卷捏成了蝴蝶的样子,双角酥则是鸳鸯模样,好手艺。”永瑆打量着食盒里的点心,咂嘴赞道,“十五弟,好艳福啊。”

    永>        |     .                    笑了。他们今是要好好的叙叙旧了。

    “每都是这个时辰。”永瑆见他但笑不语,略带嘲弄地道: “你可比我这个做哥哥的有福气,我呢,家有丑妻一人。你呢,家有貌美妻五人,这外面的女人还想往里钻。老十五,这可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嫂子端方贤德,岂能是我那几个愚妇所能企及的?”浓浓的笑意在永 眼中绽开,“何况十一哥真舍得多养几个妻美妾?”

    永瑆与永宁的婚事可谓是朝廷命妇和京城闺秀口中的美谈,一个是皇子,一个是当时第一权臣的长女。大婚之后和和美美,这些年虽然永宁只生了个小格格,可夫妻恩,永瑆硬是没动过纳小的念头。

    不过这都是外人的看法,只有他们这些宫里人才知道,永宁是出了名的外柔内刚,驭夫之术炉火纯青。而永瑆,依他一向节俭的子,怕是不会多费一粒粮食在供养妻妾上的。

    永瑆眼睛一瞪,笑道:“丑妻既能理家,又可为我诞下子嗣,何必再添写不相干的人。看看你那一屋子女人,成天勾心斗角的,也不见你心烦。”

    “嫂子才貌双全,十一哥口上称为丑妻,心里可一定不敢这么 想。”永 刻意加重“不敢”二字,笑意更浓。

    至于他屋里的那几个女人,他真正在意的也就只有两个。其他的既非他心之所系,也没能耐闹出大风浪来。

    永瑆无奈地轻叹一声,他和永宁的确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眼见永 说中了他的心事,他也不再多辩,只敛眸笑道:“眼下你只管笑我,后可就轮到我拿你的事儿打趣儿了。女人多了便会分出高下,分出高下便会应了一句话,一山不容二虎。”

    “那我不就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了?”永>    #     她们能闹出些大浪头,他还真想看看。可惜聪明如霜若应对起来也只是循规蹈矩,让他好生失望。

    永瑆不以为意,目光耐人寻味:“就不怕你那个滴滴的侧福晋香消玉殒了?紫城可是会吃人的地方。”

    紫城既是个吃人的地方,也是个教人吃人的地方。永>    =.    言语,提笔接着写折子。

    他们在朝堂上与兄长争,与权臣斗,这些女人自也要在后宫里闯出自己的天下。永 心下了然,他志在天下,他所需要的是一个可与自己比

    的女人,一个能够统御后宫的人中之凤。

    +++++++

    这几鲜少有人进宫,之前闹腾了半月,各宫主子也都乏了歇在各自的宫里,宫道上一下子宽敞了许多。在离后苑不远的宫道上赫然行着两台步辇,一前一后紧紧地跟着。

    前面的步辇上,芷涵一橘色苏绣,外面披了一件薄薄的斗篷。她回头看看后面的人,只见她一淡粉,衬得两颊嫣红,好不俏丽。

    霜若也正含笑看着她,与她四目相对之时,眼中的笑意又多了几 分。这些子芷涵圣眷隆,衣着首饰渐考究,气色也比入宫时好了几分。虽然还是那个人,可看上去已有了皇妃的样子。

    她苦涩地一笑,芷涵境况佳,而她却反而停步不前了,这难道就是世人所说的聪明反被聪明误?

    芷涵的天资不如她,心肠也比她软上许多,可她却偏偏给人一种天可见怜的感觉,让每一个人都不由自主地向着她。看似全然无害,蜕变缓慢,让敌手不以为意而忙于另一个沙场。可当敌手好不容易凯旋之 时,却发现她早已破茧成蝶。

    “云裳姐姐好兴致,专挑别人窝在房里的时候游园,一定是又得了皇上的赏。”芷涵声音不大,却足以让霜若听清。

    霜若一笑,波澜不兴:“英格兰来使马葛尔尼就要走了,前些子亲自做了些点心给皇阿玛品尝,怕是一转手都送给她了。”

    “那咱们可是有口福了。”芷涵讪讪地开口,忽见前面一道葱绿色的影一闪而过,去了后苑的方向,“有人总是不请自来,也不见你们有什么动静。”

    那抹葱绿煞是刺眼,霜若眼中微露不悦之色,可随即便又如往常无二:“虽然投鼠忌器,可我相信,有人比我更心急。”

    她说的自然是淑萍,以玉瑾的出,若是有朝一美梦成真,再天公作美地生下儿子,淑萍的地位必定大受威胁。

    眼下淑萍还有她这个有宠“无子”的侧福晋做棋子,到时可就不会这么走运,最终落得满盘皆输也说不定呢。

    “以前听你说她有些见识,没想到行事起来也不过这些手段,原先倒是高看了她。”芷涵叹道,紫城就像是一个戏班子,每个人都是角儿。可她入宫不为争宠,与这些角儿相比更像一个看客,之于此,她最看这些不得力的角儿的笑话。

    霜若一笑,轻叹道:“高明的见识配上拙劣的手段,才是难对付的主儿。”她微微冷笑,“她这不是已经引起几位娘娘和这一宫奴才们的注意了么?再过些时,怕是要传到皇阿玛那儿了。”

    “这倒也是,不过听你方才一番话,倒让我想起一个人。我说了,你可别见怪。”芷涵一笑,侧过去看着她,“令姐,如今福府的少夫人。”

    说起来还的确像,羽若扯着嗓子喊了几声,就让流言满天飞了。霜若暗自摇头,果然,光脚不怕穿鞋的。

    “虽说家丑不可外扬,可既然已经传出去了,也没有办法。以后说她的时候,大可不必忌讳。”霜若一笑,芷涵提及羽若并没有恶意。

    芷涵会心一笑,续道:“可玉瑾不同于令姐,如今她打着云裳姐姐的名号,出入南书房如履平地,迟早要让嘉亲王落下不守朝纲的罪 名。”

    眼前又闪过玉瑾的脸孔,霜若冷哼一声:“我当然不会坐视不理,今儿个便要有个了断。”

    (多谢各位大人支持,宸宸快恢复过来了,马上就可以恢复正常的更新工作,大家继续投票支持,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后宫之乾嘉宫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