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紫禁深宫 第四十二章 风波乍起(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霜宸 书名:后宫之乾嘉宫赋
    紫深宫 第四十二章 风波乍起(二)      若重重地哼了一声,方才的嘶嚎令她面色通红,散落    透了汗水狼狈地贴在额际:“在宫里你是比我得人缘,可你别高兴得太早了。”目光向上一挑,把霜若由下至上扫了个通透,“你把红绡塞进了侧室的位子,可和我争她还嫩了点儿,何况你林柯哥哥最的还是 我。”

    “小时候我夺了阿玛的宠,是我对不起你。可如今你已有了好归 宿,为什么还要一直计较下去?”霜若忍无可忍,见羽若脸上依然如青石一般没有变化,语声几近哀求,“这是我们姐妹之间的事儿,不要牵扯旁人好不好?”

    “我喜欢你现在的样子,这回终于抓住你的痛处了。”羽若冷笑,眼中迸出兴奋的火花,远远看去竟在闪闪发亮。

    那样的神,那样的决绝,看来她是不会让步了。霜若忽然一阵胆寒,眼前的局面并不是最可怕的,她、羽若、顾良玉、林柯,若是有一人打破如今的局面,都将会引来一场山崩地裂的浩劫。恭府、福府都与皇室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到时损害的就不是两家的颜面,而是大清国的颜面。

    “林柯哥哥虽然懦弱,可到底还是个男人。如今他已经知道了,你们再这样下去,他终究有忍不下去的一天。福家毕竟是皇亲国戚,到时候撕破了脸,就是皇上也不会放过你们。”霜若有些冷然,不能一味地忍让下去,也得让他们知道些厉害。

    羽若看着她,眼中迸出更浓的恨意,半晌,不咸不淡地道:“福府对我来说什么也不是,若有一天东窗事发,最多和原先一样一无所有。可你不同,你是霜宁郡主,是嘉亲王的侧妃。“她一字一顿地道,”你输不起。“

    “姐姐说过,我会是个苦命的侧福晋,既然如此,那我何不破罐子破摔?姐姐输得起的,妹妹也一样输得起,不过——”霜若凑在她耳 边,微微冷笑,“东窗事发,我不过是知不报,有王爷保着,过不了多久就会荣宠如初。可你呢,不会还指望着福家的人来保你吧?”

    “你、你……”初时羽若竟为她柔的语调而胆颤心惊,可她恨霜若入骨,早就做好了玉石俱焚的准备,半晌便又恢复了先前的样子, “想必侧福晋也累了,羽若这就告退,至于后究竟鹿死谁手,咱们可以慢慢看。”

    羽若就这样扬长而去了,待她出了小院,霜若颓然地瘫软下去,背脊顺着柱子缓缓滑下,慢慢地坐在门槛上。她就这样望着天际的流云,望着它们遮蔽头,随后又悄然飘向远方。

    这还是她第一次在紫城看云潮,在宫里这是唯一能够看到的外面的世界,可她却总被琐事绊着,还从未有这样的闲逸致。她忽然觉得云潮离她很近,一浪接一浪地扑面而来。山雨来风满楼,她又要几夜无眠了。

    霜若站起来,不动声色地把念月叫进房去,轻声问:“羽若那个疯妇走了?”

    念月低着头回道:“奴婢自作主张,和几个公公一道送她上了马 车。”她微微抬眼,转瞬又垂了下去,“大小姐的胆子也太大了,闹得主子没头没脸的。依奴婢之见,主子可以禀明贵妃娘娘,给她些教 训。”

    念月仍是这般直来直往的子,绝对的睚眦必报,不过她喜欢这样的子,霜若心里暗笑:“教训她,我脸上也无光,看在林柯的面上,这回就算了。”

    “送大小姐出去的时候,瞧见玉瑾又往朝房那边去了,手里拎着食盒。明目张胆的,准又是得了晋贵人的话儿。”念月气呼呼地道,晋贵人看上去一副和善的样子,和霜若也有些交,这会儿却一个劲儿地在背后搞鬼。

    又是玉瑾,她早就打着永>    |         |        罪了云裳,引得她们联手,偏偏这时和绅他们又送进宫来一个姑娘,真是福不

    祸不单行。

    除了宫里的这几个,永> :             ;        为她们中的一个。这样的女人非但不达目的决不罢休,依她如今的做 法,早晚还会变得下作,就像羽若一样。

    心底深处,她总觉得玉瑾和羽若很像,未达目的,死缠烂打,连多年引以为傲的份都可以摒弃。这样的女人比起那些有心计手段的女人还要可怕,因为她们总能用蛮力解决大多智慧的思量。

    “屋漏偏逢连夜雨,和大人他们也要再给王爷纳庶福晋,人都送到嘉贵妃那儿了。”霜若目光如酒般凝练,眼波深处有如深潭,不可见 底,“去,打听一下,我倒要看看她是哪方神圣。”

    ++++++

    外面的凉气无声无息地漫进屋里,好在炭火已早早地送来,门上也已换上了厚重的帘子。屋内灯火通明,温暖的烛焰透在窗纸上晕出片片淡淡的橘红,院子里的人见了,不觉搓起手来。

    厅内特意加了个火盆,把漫进来的凉气驱了个干净。霜若款款落 座,笑得美,仿佛这样的笑天生长在她的脸上。这的饭菜丰盛了不少,刚才又是她亲自布菜添盏,侍奉得无可挑剔。

    乾隆召四位皇子陪膳,这儿就只剩下她们几个女人。淑萍自觉闷得厉害,便多加了见袍子,不顾贴侍女紫竹的劝阻,硬要赶到霜若这儿来用晚膳。

    “知道姐姐要来,霜儿特意下厨做了几个菜,姐姐见笑了。”霜若静静地看着,见淑萍每样都浅尝了一些,浓浓的笑意在嘴角绽开。

    淑萍满意地笑道:“没想到霜儿还有这样的好手艺,难怪王爷疼 。”她又尝了一口,“王爷太劳了,胃口总是不好,你以后恐怕要多费些心思了。”

    “这是霜若应尽的本分。”霜若微微点头,转而关切地看着淑萍,“别净说王爷了,霜儿看姐姐的气色也不大好,听说太医院的药也吃了不少了,不如换个法儿吃吃。”

    淑萍轻叹道:“终用那些汤药、补品,早就腻了,听你这么说,准是有了新的吃法儿。”

    “倒不是什么新吃法儿,只是京里有几个极好的药膳师傅,姐姐不如派人去学学他们的手艺,上次王爷尝了也喜欢得很。”霜若又是一 笑,指了指刚端上来的汤盅,“这就是跟他们学的。”

    汤的香浓融合着药味,飘散出阵阵特别的清香,入口后更是舒爽。霜若笑吟吟地也尝了些,心里盼着淑萍答应。这几个师傅可是她特意从南边儿请回来的,

    皱了皱眉头,淑萍转瞬又展颜一笑:“味道不错,改天也让他们跟着学学。”淡淡的酸味传至鼻间,她微微侧过头去,声音不着痕迹地一紧,“最近喜欢吃酸的了,是不是有了?”

    “若是这样就好了,最近吃不下东西,这酸汤只是拿来开胃的。”霜若不愁上心头,几个月来都没有消息,加之雅兰一直没有送可靠的医士进宫,子嗣之事一直困扰着她。

    但愿玄悲的预言能够成真,淑萍刚刚悬起的心又放了下来,于是假意关切道:“子嗣的事儿急不得,你才刚进门儿,以后有的是机会。外面那些闲言碎语,无需理会。”

    闲言碎语,终于说到点子上了,霜若故作不知地道:“姐姐可是听他们说了什么?”

    “不过是些陈词滥调、无稽之谈,妹妹深得王爷宠,又正值少艾年华,有孕是迟早的事。他们嚼舌头,就让他们去,反正也嚼不了多久了。”淑萍笑道,眼底有一丝耐人寻味的笑,不知是在嘲笑那些是 非,还是在嘲笑霜若。

    (这几天每章2500字以上,大家多

重要声明:小说《后宫之乾嘉宫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