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紫禁深宫 第四十章 秋闱(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霜宸 书名:后宫之乾嘉宫赋
    紫深宫 第四十章 秋闱(四)      若一路沉思,不料路旁忽然来了个侍卫,他二话不说    面前,连磕了三个响头道:“奴才阿翎苏叩谢侧福晋救命之恩,侧福晋宽宏大量奴才永世难忘。”

    霜若这才反应过来,眼前的男子就是那个二等虾,见此人气宇轩 昂,不去向永>     |        |             代人受过,何罪之有?”

    “奴才侧福晋明察,谢王爷海涵。”阿翎苏起谢道,但见霜若峨嵋深锁似是若有所思,又躬问道,“主子但有用得着奴才的地方,但说无妨。”

    “听说今夜有人要在接近臣工营帐的那片林子里图谋不轨,还望大人多多留心,免得惊了圣驾。”霜若故作不经意地道,微微笑了笑, “到时还请阿侍卫请顾良玉顾大人过来,王爷有话让我亲自转达。”

    不理会他尚未答复径自回了永>    |    .         好,今儿个还真被她碰上了,这回可一并连顾良玉一起整治了。不费吹灰之力,她自是就乐得轻闲。

    是夜一干王公贵族先后探望了永>     =            依旧灯火通明,霜若瞒着永> | |                .    早已有了一道修长的影。

    “顾大人好久不见,进来仕途可还顺畅?”霜若淡淡地问。见他回过头来,讥讽地笑道,“怎么,福大人没留你晚膳?”

    “福晋吉祥,敢问嘉亲王地伤可还好?”顾良玉练眸道,语气冰冷至极。

    霜若看着他暗暗冷笑,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风流飘逸的他先是为权力而屈从。再是为权力而杀人,而卑鄙,而无耻。

    “谁下的手,顾大人不是应该最清楚吗?”霜若一手在他后颈用力捏了一下,感觉到他猛地一缩,“顾良玉。你跟我装什么糊涂。”

    “无凭无据的,福晋可不能乱说。”顾良玉冷笑,这个女人果然手段了得,还好当初没有上她的当。

    “顾大人果然是初入官场,难道顾大人不知道,在适当的时候,不需要证据也可以将人定罪么?”林子那头已然有了响动,霜若忽然举步向前,“呦,把正事儿给忘了。顾大人这边请。”

    二人找了个地方站定,只见里面林柯正和红绡说话。顾良玉看着 她。沉地道:“福晋葫芦里卖得什么药,若是无事。请恕臣告退 了。”

    “小声点儿,这戏才刚刚开始。”霜若轻声说着,用力抓住他的衣袖。

    二人站了不久只听林里一阵响动,不一会儿就见几个侍卫手持火 把,把林柯和红绡围了起来。为首地对林柯说了几句,便把他们都带走了。

    顾良玉诧异地看着霜若,眼里满是疑虑。霜若待他们走远了,轻笑道:“林柯夜间与女眷私会。过不了多久红绡便会和我那姐姐共事一 夫。福大人的后院儿就要起火了,而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

    “你果真连亲姐姐都不放过。你素知她的脾,经此一事,她若是一闹,岂不是毁了大家闺秀的名节?”顾良玉怒道。

    “名节?在世人眼里,她不过是个嫉妇,况且她的名节不早就被你毁了么?”霜若目露冷光,顾良玉背叛她,却与羽若暧昧不清,先是毁她心境,再是让恭府的名誉陷于危局。

    顾良玉一惊,向后退了一步:“这事儿还有谁知道?”

    “做都做了,还怕别人知道,原来你就这点胆子。不过,你现在应该去担心你地主子,你以为皇上真会放过伤害自己亲生儿子的人。”霜若冷哼道,乾隆信任福长安,可君臣之间的信任古今鲜有长久。

    “我只想了白老虎,抢了嘉亲王的风头,可没成想却偏了,此事与福大人无关。”顾良玉正色道,别开眼去。

    “顾大人,方才不还不承认么?”霜若大笑,指着他的手,“方才碰到顾大人的手,这可不像是一个书生的手。”

    顾良玉的手上有着厚茧,这并非一朝一夕所能造成的。

    “快去救救你主子的面子吧。”霜若嘲弄道,此刻,林柯那边儿定是演出了好戏。

    霜若回了大帐,却见芷涵在里面,随行地几个宫女搬了好多补品过来。她一见霜若立刻络地笑了。

    “涵贵人吉祥。”霜若福,芷涵终得见天颜,这荣耀够她享用一阵子的。

    “不必拘礼,快坐。”芷涵笑道,那她听了霜若地话后对嘉贵妃更加殷勤了,后来乾隆过然来问嘉贵妃的意思,嘉贵妃便道自己不仅与她投缘,还能照顾她地子,这个机会也就轻而易举地落到了她手上。

    “涵贵人奉父皇之命来探望我,霜儿替我谢过涵贵人。”永> =地道,忽然帐外一阵喧闹,他问向帐外的小六子,“外面出什么事儿 了?”

    没等小六子回话,芷涵便掩嘴笑着接了口:“王爷莫怪,方才发生了见奇事。福大人的小公子林柯在林里与侍女私会,被逮了个正着。那侍女一口咬定与其有染,这会儿福大人正教训儿子呢。”

    “喔,真有此事?”永>    u    .     .头不语,一切已了 然,“霜儿,林柯一向与咱们教好,这回该怎么办才好。”

    “那侍女想必是红绡了。”霜若故作不知,迅速地朝永>    眼。

    “是叫红绡,福晋怎么知道的?”芷涵诧异地道,这可是料事如神了。

    “涵贵人莫怪,这红绡也算是打小与林柯相识,又是我姐姐的贴丫鬟,子久了,难免生出分来。”霜若道。

    “那也算是天作之合。”永 点头,转而朝向芷涵,“林柯老实,这回怕是要吃些苦头,还请涵贵人在皇阿玛面前美言几句,别在为难他了。”

    “这是当然,成*人姻缘功德无量。”芷涵见霜若点头,也就笑着答应。

    “既然如此,这事儿不如让我来做个大媒,大家面子上也好过得 去。”永 让霜若从角落里的红木箱子取出一只匣子,转而交给芷涵,“恕我有伤在,不能亲自祝福新人,还望涵贵人代为转交这份贺礼”

    芷涵忙不迭地接了,因妃嫔不能久留皇子的帐中,与霜若寒暄了两句便离开了。待她一走,永 便轻问道:“林柯怎么惹你了?”

    霜若瞪了他一眼:“我这是为他好。”她不往细说,也不想让永>明白其中缘由,只道,“这回福大人该消停一阵子,在家好好将养他的老脸了。”

    (月票月票,月票。。。推荐票,推荐票,o( _ )o...最近要忙 专业作业,要做模拟地发布会,好累。。)

重要声明:小说《后宫之乾嘉宫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