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紫禁深宫 第三十六章 真相(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霜宸 书名:后宫之乾嘉宫赋
    紫深宫 第三十六章 真相(四)      云姐姐闲来酿酒,琢磨些吃食,倒也快意。不像我    I刺竹、看书。”芷涵自嘲道,云裳比她懂得讨人喜欢,可也没邀得更多的宠幸。

    她们对乾隆来说似是可有可无,选秀,选尽八旗颜色,却终是选而不宠。她进宫本是逃避家里并不期冀帝王的宠,可现在她才知道没有帝王宠子是多么难熬。她依然清静,不愿争宠,可怎么也得见上几面,让这些宫女太监知道皇上没有忘记她们。

    “两位都是好雅兴,也都比我那儿好,起码不会乌烟瘴气的。”霜若抿了一小口米酒,香而清甜,“云裳的酒真可比皇上御赐的琼汁玉 液,皇阿玛想必喜欢。”

    “喜欢有何用?还不是成天见不着,这宫里就像没我们两个似 的。”云裳说罢不语,她们见乾隆的次数倒不如霜若多。

    芷涵也道:“姐姐可得给我们想想办法。”余光瞥向那边的宫女,“册封贵人还不到一个月,内务府就多有苛刻,过不了多久,她们也要变脸了。”

    “两位有所不知,我在南三所的子也不好过。上有嫡福晋压着,下有几个庶福晋折腾着。刚刚大婚,就碰上玉格格生华莹格格,姨娘难做啊。”霜若浅叹。

    云裳给芷涵使了个眼色,芷涵有些为难地问道:“那姐姐的意思 是,泥菩萨过江,没法帮我们了吗?”

    早知她们心思,霜若慧然一笑:“两位误会了,就算没有以前的分,咱们都是皇家的人,后有个七灾八难的难免也要互相照拂。”她顿了顿,“方才那么说只是想让你们明白,按名分你们和皇阿玛都是我的长辈,再加上如今这般景况,我那点儿能耐也只怕是杯水车薪,到时不要见怪才好。”

    “妹妹肯帮我们就行,是我们有求在先,如何也不会怪你的。” 云裳轻推芷涵,笑道,“芷涵方才误会了,倒是你别见怪才好。”

    心里暗暗嗤笑,早先她听到一些传闻,说是涵贵人在晋贵人面前宛如侍婢一般。这会儿见她把事儿都推到芷涵上,而芷涵却连一个眼神都不敢回应,才道此言非虚。

    芷涵看向霜若的目光有些迟疑,怕她信了云裳:“依姐姐之见,我和云姐姐应当如何?”

    “快秋闱了,这回得呆上半个多月,皇上总得带几个嫔妃伴驾,你们也是该有所表示了。”霜若讳莫如深地道,至于如何表示就看她们自己的了。

    “皇上要秋 了,若能跟去,既得了宠幸,又体面尊贵,多谢妹妹相告。去,把我阿玛送进宫的珍珠串子拿来。”云裳朝门口唤道,不一会儿一个绿衣宫女便捧了一只盒子过来。她接过盒子,指着她道, “妹妹,你瞧这是谁?”

    霜若微微抬头,一看之下不由得呆了,这个绿衣宫女竟是玉瑾,一语道愿嫁他君王的玉瑾。惊讶之色一扫而过,她笑道:“有玉瑾姐姐做女官,你还真是好福气。”

    “玉瑾见过侧福晋,侧福晋吉祥。”玉瑾微微福,目光放肆地打量着霜若。

    “玉瑾一直想去南三所那边看看,对两位王爷也很是仰慕,可苦于没有机会,一直未能成行。正巧我这儿还有些东西送你,一会儿就让她送过去,也算成全了她。”云裳笑道,见霜若面色微变,她神色一凛,心里的笑意却更浓了,“还不下去,给点儿颜色倒开起染坊来了。”

    “不必麻烦姐姐的女官了,天色不早了,她也该伺候姐姐安置了,让念月拿就成了。”霜若微笑,等着云裳的后话儿。

    “那哪儿成,还是让她明儿送过

    .                        I|不过了。”

    霜若颔首,面上有些感激的笑,心里却是好一阵骂。真若为她着 想,何必往南三所送。怕是为友时替她看着,为敌时便放过来。不 过,要挟她,云裳还是嫩了点儿。

    “姐姐?”芷涵轻唤,未等霜若回过神来就道,“我瞧二位姐姐都累了,不如今儿就到这儿。云姐姐好生歇息,由我送霜姐姐回去。”

    “那我改再下帖子,还望你们来捧个场。”云裳点头,芷涵肯送霜若最好,涵贵人为她晋贵人送客,长了自个儿的脸面,也长了霜若的脸面。

    二人当下离去,一路走着也不说什么,只是快到南三所的时候,霜若忽然让宫女太监随侍十步以外:“我有些体己的话要对涵贵人说,免得你们笑话,都到后面伺候着吧。”

    “姐姐想问玉瑾的事儿?”芷涵一笑,揣测道。

    “方才谢谢你了,要不是你让宫女带了东西回来,明儿玉瑾就非去南三所不可了。”霜若微微一笑,看向言又止的芷涵,“我不怕她,她的野心还没变成雄心。我只怕心烦,最近已经够烦的了。”

    “姐姐无需多虑,听闻此次秋闱,嘉亲王连嫡福晋都不带,只带姐姐一人前往。”芷涵道。

    “原来你知道这事儿,只是不说与她听罢了。”霜若巧笑,她还是有些心思的。

    芷涵慌忙摇首,唯恐霜若不信:“这也只是从嘉贵妃娘娘那儿听来的。”她叹了一声,声音里透着沮丧,“知道又如何,成天见不着皇 上,如何也没有机会了。早知如此,还不如像玉瑾那样做个女官,过了二十五就能放出宫去。”

    “想要随驾秋闱也不是没有办法,当着云裳的面儿我没把话说全,是怕她又抢了你的便宜。”霜若冷哼了一声,芷涵没有云裳的能耐,却比云裳懂得为人处事,对这样的人她要欣赏得多。

    芷涵依然提不起精神,可眼里已有了期望:“妹妹哪儿能心甘愿地让她抢,技不如人,不得已罢了。”

    霜若微微一笑,轻挽住她的手:“我这一计恰恰需要的就是你的技不如人。”她抬手指向远处的灯火,那儿正是嘉贵妃的寝宫,“皇阿玛已经说了,此次秋闱他只带两位妃嫔伴驾,而嘉贵妃是少不了了。这些年皇阿玛越来越清净,所带之人必要相处融洽,才不会徒生事端。如今既然嘉贵妃已定,那令一位必定是与嘉贵妃相和之人。”

    “姐姐的意思是让我去笼络嘉贵妃的心?”芷涵脸上有了一丝喜 色,可还有些不确定。

    霜若轻戳了她一下,低笑道:“你对嘉贵妃晨昏定省,不是已经做到了吗?再加把火候何愁不成。”

    如此帮她倒也并非不怕他养虎为患,只是一来芷涵是乾隆的妃 嫔,不会与她夺宠,二来芷涵没有子息,不会为一己私利而妨害永> 如说她接近嘉贵妃,他有反帮他人之嫌,又大可不必。嘉贵妃一向自视甚高,是不会屑于与这些小辈为伍的。

    霜若望着夜空,竟觉得这深宫没有了往的寂寥,她就像是一条长在泥 里的鱼,游到再混沌的水里,不知不觉中也能乐此不疲。如今她在捏碎一个女人希望的同时,却在把另一个女人推向她所未知的世界——权力。她在试图让这个女人与她一样,慢慢地步入这场角逐。   (大大们多多投票,留言。。。)

重要声明:小说《后宫之乾嘉宫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