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紫禁深宫 第三十四章 真相(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霜宸 书名:后宫之乾嘉宫赋
    紫深宫 第三十四章 真相(二)      恨羽若用这样的方式报复自己,殃及无辜的林柯,这    深深的不齿。可久了,她心底竟有了些莫名的钦佩,未达目的,倾尽所有地不择手段,这只有羽若才能做到,而她是永远做不到的。

    心里正烦着无处挥洒,不料耳畔传来一阵哗啦哗啦的声响,回头一看,却见永>         _.子当中。她用力推了推他,他极不甘愿般的抬起头来,两腮胀得鼓鼓的,嘴里扔不住地嚼着。再看向那张油纸,只见上面白花花的一堆包子皮,她大张着的嘴好不容易才合了起来,重重地掐了他一把:“你哪还有点亲王的样子?”

    “馅儿好吃,不信你试试。”永>    +         [     去,抖了抖那堆包子皮试图从中找出个全乎的包子来,不想找了几遍都只是看到白花花的一片,“别急,回宫的时候再买。”

    “急?我才不急呢。只不过看你糟蹋粮食,心里不舒服罢了。”霜若拿起团扇在他头上轻敲了几下,他憨憨的样子真是百年难得一见,“到底是皇子,没过过苦子,没见过那些饥民的惨状,更没吃过树皮草根。”

    永>     _.包子皮掷在一旁,故作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你吃 过?”

    还是老样子,他又在逗自己开心了,霜若伸手捏住永>    |    有介事地拽了两下道:“没吃过猪。也见过猪走路,我吃过地苦比你吃过的饭还多。”

    此言一出倒勾起另一番心事,她为他吃得苦也不少了,也不知何时才轮到他。他对她好,可却很有分寸,这种分寸总是藏在他的笑里。那种笑总是挂在他的眼中、嘴角,在对任何人的时候。

    “我早有出去看看的打算,为皇子却不知民间疾苦。确是愧对列祖列宗。等过了年,我就去寻个机会,到时只带你一个。”永 拉霜若入怀,让她靠在自个儿的臂弯上,下巴抵着她的额头,“到时候不就把你吃过地苦都吃了?”

    他下巴上有些细小的胡茬。扎得她蛾眉浅皱,兀自低语:“吃我从前吃过的苦,那以后的呢?还不是欠我的。”

    “王爷,到了。”小六子打起帘子,永>     |.        若下去,门前守候多时的恭阿拉忙不迭地迎了上来,躬请安:“嘉亲王吉祥,侧福晋吉祥。”

    “岳父大人不必多礼,今儿个霜若回门,可别让这些虚礼搅了咱们地兴致。”永 扶起恭阿拉。见下人们已把那些大红的盒子抬了下 来,道:“咱们还是赶紧进去。霜儿可是饿得前贴后背了。”

    “饿的人是你吧?一口气吃了十几个包子。”霜若抿着嘴瞪了永>一眼,本想再抱怨几句不料恭阿拉呵斥道:“霜儿。不许跟王爷没大没小的。”

    永> (                            打紧。”目光一转忽见拐角处似是立着几个福府的下人,于是停步问 道:“林柯他们也来了?霜儿,大家好久没聚过了,去请他们一起 来。”

    霜若朝着永> ~                        夏的暖风吹过,虽没有那的落瑛纷飞,醉人的清香仍是直扑口鼻。这样地子。这样的庭院,她总在这样跑。但见亭子四周悬挂地白绸帐子微微飘起。里面传出阵阵琴声,她婉尔一笑,轻声轻脚的走过去唤道:“林柯哥哥。”

    “嘣”地一声响,琴弦应声而断,顾良玉回过来,敛眸道:“福晋吉祥,好久不见,一切可好?”

    “琴声急中带缓,轻而不涩,沉稳而不失灵动,看来故大人过得不错。”讶异之色一闪而过,霜若微笑着挑起一根未断的琴弦,以问代 答。

    听罢,顾良玉竟干笑了几声:“家里来了个琴师,跟着弹了几天,论琴艺还无法和福晋相比。因此今特来讨教。”

    又是“嘣”的一响,又一根断弦兀自翘在空中。霜若放了手一面打量着他一面缓步绕着他行了一圈,隐约觉得有事发生:“故大人不光有雅兴,还有记,还记得我弹过的曲子。”

    “福晋琴艺精湛,非凡夫俗子所能及。”顾良玉忽然压低声音,眼中晦暗,深不可测,“特别是那曲‘上邪’,居然在古曲上另辟蹊径,妙哉。”

    “霜若不明白故大人的意思。”霜若心里嘶地一响,上邪,除了她的教习师父,只有永> ~

    “福晋是聪明人,顾良玉不敢有所奢求,只望福晋能在王爷面前为福大人美言几句。”顾良玉道,他早就看透了这个女人,可这会儿竟有些怕与她四目相对。

    “原来是福大人的子不好过。”霜若嘲讽地笑,福长安总是莫名地找她晦气,这会儿总算报应不爽,“我凭什么要受你地威胁?”

    顾良玉眼中流光一闪,若有所思地望向内厅的方向,似有似无地琴声从里面传出来,侧耳一听,竟是‘上邪’的调子。霜若心里唰地一下凉了,如坠冰窖,她隐隐觉得顾良玉口中的琴师与羽若有着莫大的关 联。

    “我知道福晋最想维护的是什么,希望福晋能够一直维护下去。”顾良玉的笑里闪过一丝冷,他利用羽若,还是羽若利用他。

    羽若利用他是为了报复,而他也是,可他又为何要报复,只是因为霜若耍了他?一阵莫名的愫刚刚浮起就被一巴掌打散了。

    “顾良玉,你无耻。”霜若扶着石桌,泪涔涔地流下,比她所想更甚,顾良玉与羽若一夜**之后,居然一直藕断丝连。她不知为何流 泪,因为她心里竟是出奇的静。

    泪水扑朔之后居然悄无声息地止住了,她推开顾良玉,静静地向前厅行去:“请顾大人放心,我必当尽力而为。”

    “哐当”一声锐响,当霜若的背影消失在门廊里时,顾良玉狠狠地煽了自己一巴掌,他猛地抓起腰间的祖传玉佩,用尽全力掷在亭旁的假山上。破碎的玉片与扬起的尘土汇成一片,他用脚用力的碾着,碎玉融进了泥土,污浊浊地铺了半地。

重要声明:小说《后宫之乾嘉宫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