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紫禁深宫 第二十八章 枉然(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霜宸 书名:后宫之乾嘉宫赋
    紫深宫 第二十八章 枉然(二)      后忽然多了一些细微的响动,霜若霎时收敛心神:“

    “是我。”芷涵小跑上来,拉住她,“到了 坤宫才发现你不在,怕你天黑走差了路,就出来找你了。”

    “遇上个熟人,聊了两句。”霜若不知她何时来的,不敢悉数隐 瞒。

    “是嘉亲王想姐姐了吧?”芷涵灵俏的脸庞上挂着调皮地笑,“既然是姐姐的准夫君,芷涵一定守口如瓶。”

    刻意垂下眼眸,霜若面泛桃红不发一言,半晌才问道:“就这么出来了,嘉贵妃会不会怪罪你?”

    “不会,我跟娘娘说过了。再说有云裳她们在,娘娘才不会在 意。”芷涵扁着嘴,她是争不过云裳了。

    这世上真有一种人的心思是写在脸上的,芷涵不甘又字恨不争的样子着实有趣,霜若忍笑轻道:“成为嫔妃固然尊贵,可到底也是个做妾的,这跟出宫嫁给那些贵冑不是异曲同工么?”

    “同样为妾,那何不在宫里。”芷涵低声抱怨,心里不甘,不觉有些大声,“我知道自己比不上她们,可就算为奴为婢也要留在宫里,宫外已经没有我可以依靠的人了。”

    听闻芷涵是陈廷伦小妾的女儿,从小就被送到她外婆那儿,而在选秀的前一年她的外婆也去世了。霜若之前已对她动了悲悯之心。加之早已知道芷涵中选地事遂笑道:“跟你说这些不是让你妄自菲薄,以你的才貌品一定会如愿以偿的。”

    若她只想寻一个安之所,低眉顺眼,不争不正,便可能如愿。可若她渴望被,她便注定失望。因为她的中选不过是乾隆后悔当初草率决定,而随口说出的“满汉军旗各选其一”所致。

    “谢姐姐吉言。”芷涵终于笑了,那嘉贵妃若不是看在霜若分上放过她。她早就不在钟粹宫了,“可云裳聪慧,玉瑾机灵有野心,我还是比不上她们。”

    “野心,她想跟嘉贵妃她们争宠?”霜若沉吟道,秀女有此心。并不足为怪。

    “人人都有的,就不算野心了。”芷涵摇摇头,低声把玉瑾那番话告诉了霜若,“她打的可不是王爷们的主意,是未来皇上地主意。”

    “小心隔墙有耳。”霜若轻止住她,往后看看,确信无人后才轻问,“依你之见,她能成么?”

    芷涵想了想,正色道:“狂妄自大。不见得有多大作为。”

    霜若眼中平静无波,却是幽深难测:“狂妄的野心得到适当的引 导。便是雄心。”

    ++++++++

    一对儿上好的象牙耳坠子端端正正地躺在锦盒里,大红缎面将它衬得分外洁白、通透。层层相的雕花珠子轻轻一弹就滴溜溜地转起来。细看之下,最外面的珠子上刻着牡丹,中间地夹珠上刻了福寿连绵,最里头的珠子上则雕了送子观音。

    蓉儿替霜若戴上,象牙白映得芳腮黛眉艳非凡:“多子多福、荣华富贵享不尽。看,多漂亮。”

    “谢姐姐。”霜若轻抚着坠子,侧过头去照着铜镜,一大红旗装衬得肌肤赛雪。今儿是她大婚的子。

    “还有这镯子,你看。多翠多水。”蓉儿又把一只翡翠镯子戴在她手上,“给你梳梳头,收收心,好好当福晋、过子。”

    后的镶金匣子里明珠翠玉、水晶玛瑙应有尽有,又都带着好意 头,可想蓉儿花了不少心思。霜若暖暖的,心里更加坦然了:“来年一准儿让你当上姑姑。”

    “小时候你和十五哥哥就亲近得很,不过你得告诉姐姐,你们什么时候——”蓉儿坏笑道。

    霜若低着头,被她看得不行了才喃喃地道:“乾隆五十五年,他教我练剑的时候。”

    那才刚刚十五,蓉儿笑出两个浅浅的酒窝,这事儿连她都不知道:“有时候真羡慕你。既然这样,那你可得当个好王妃,多生几个小贝 勒、小格格。”

    轻推了她一下,霜若面上一红,胭脂如醉:“姐姐又笑我。”

    “瞧瞧这新娘子跟朵花儿似的,怪不得嘉亲王念着。”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喜娘甩着帕子扭着腰,还未站定就喜上眉梢。她忙乎了二十几年,还是头一遭遇到如此而不怯,媚而不俗的新娘子。她打量了好一阵子,才回过神来,“奴婢王氏请公主安,请宁主儿安,敢问宁主儿可准备妥当了?”

    被王氏这么肆无忌惮地看着,霜若窘得两道红霞在面颊上熏开来:“都妥当了,霜若不识规矩,还望姑姑多多提点,切勿误了吉时。”

    “姑姑好生送郡主妹妹入宫,回头自然有赏。”蓉儿把霜若推到王氏面前,轻声揶揄,“瞧你急的,看来我去吃小贝勒、小格格满月酒地子不远了。”

    “公主客气了,这是奴婢的福分。”王氏回,对丫头们吆喝, “姑娘们,送新娘子拜别双亲。”

    前厅里张灯结彩,霜若三拜过后,恭阿拉接过喜娘递来地金碗将里面的水泼出那朱红地门槛,语带怅然:“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霜儿,阿玛、额娘只能送到这儿了,以后的子就靠你自个儿了。”

    “霜儿明白,后一定恪守妇道、相夫教子。霜儿在此拜别,望二老珍重。”霜若福相应,已是泪沾双眼。后的王氏看看天色,连忙叫丫头们递上苹果和喜帕。

    雅兰从念月接过红如蜡染的苹果塞进霜若手里,一手紧握在她腕 际,垂泪道:“霜儿,拿着这个苹果,一辈子平平安安。”转而又对念月道,“好好照顾侧福晋,我把她交给你了。”

    恭阿拉向王氏使了个颜色,王氏连忙替霜若蒙上喜帕,尖声叫道:“吉时到,新娘上轿喽。”

    一时间锣鼓声大作,内堂、外堂、正门一一打开,迎亲的宫女们迎了进来,顿时满室生香,引来一阵啧啧的赞叹。

    似是有人拉了雅兰一把,霜若挣脱了手臂上地钳制,由喜娘扶着举步出门。她渐渐出了内堂,阵阵道贺声与锣鼓声汇成一股潮,她只觉耳边嗡嗡作响,震天的喧哗铺天盖地地袭来。

    (大人们多多投票,给宸宸充电,嘻嘻(*^__^*)

重要声明:小说《后宫之乾嘉宫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