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 秀女(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霜宸 书名:后宫之乾嘉宫赋
    第二十五章 秀女(四)      也对,她们几个还不配入本宫法眼。”嘉贵妃笑道    I.霜若的一张巧嘴,“要是没有永宁,还真想让你做我儿媳妇。”

    霜若看看外面,似是不舍:“天色不早了,娘娘早些安置,霜若告退。”

    “行了,你跪安吧。”嘉贵妃颔首,慵懒地打了个哈欠,“本宫乏了,摆驾回宫。”

    各房的灯火早早地熄了,想必怕多惹麻烦,都忙不迭地躲了回去。可尽管她们躲了回去,也不是尽数歇息了,细看之下,好几扇小窗都是开着的,偶尔有一抹流光闪过,想必是她们头上的金簪珠玉作樂。

    芷涵的屋里比平光亮了许多,里面传出阵阵饮泣,云裳一边劝 着,一边给芷涵上药。芷涵的泪干了又落下,脸上的药补了一遍又一 遍。

    “本想着进了宫能好受点儿,没想比以前更不如了。”芷涵抹着眼泪,哇地一声哭出来,“疼,疼……”

    “吹吹,吹吹,一会儿就不疼了。”云裳轻吹着她红肿的脸颊,要不是那个霜若来了,她还得挨几下子。

    霜若轻咳一声,把一盒珍珠膏放在她们面前:“让我看看。”倾一瞧,比方才肿得更厉害了,“云裳也累了,还是让我代劳。”

    盛着药膏的盒子被霜若不着痕迹地夺了过去,云裳僵在那儿,眼看着霜若占了自己地地方。只得不愿地道:“那麻烦你了。”

    陈佳芷涵,算你命好,嘉贵妃最不喜欢秀女间拉帮结派,方才她要是再劝两句,钟粹宫哪儿还有这个人。

    “在宫里,时时都得谨言慎行。”霜若为她薄薄地敷上一层珍珠 膏,叮嘱她,“别抓。明儿就消了。”

    “谢谢。”芷涵哭腔未退,见霜若目光轻柔,她多少平复了一 些,“我从小就跟婶婶一起住,寄人篱下,自然没有好脸色。本想进了宫。做了娘娘就不用再受气,没想还不如在宫外。”

    “凡事自有利弊,宫里锦衣玉食,人上难处也是自然,一切习惯就好。”霜若软言劝她,看进芷涵眼底,已是一片水色,无限凄楚。

    “习惯?像嘉贵妃娘娘这样的,怎么忍得了。“忍住饮泣,芷涵轻拉住她。霜若行事,到底与她们不同。

    这话她也曾问过自己。当年她被雪颜嫁祸,在雪地里整整跪了一 夜。那时候她才十二岁。白雪积了足有两寸厚,若不是有人将两个手炉埋在她膝下,她的腿早就废了。

    “无非忍、争二字。忍,便是忍气吞声,忍到死,忍到从这儿消 失。争,就要争个出人头地,独占鳌头。”霜若任由她拉着。如今已快立夏,却如那那般寒冷。“可惜的是,即使风头无二,也总有灰飞烟灭的一天。”

    “不管什么风头无二,我只想衣食无忧、安安静静地过子。如 果能这样,就算一辈子见不着皇上,我也愿意。”芷涵泪如泉涌,伏在桌上大哭起来。

    “那样的子一样不好过。”霜若冲口而出,不知好气还是好笑,芷涵这样子不像装的,“好了好了,哭花了脸,嬷嬷又要说了。”

    “说就说,反正已经花了,你看。”芷涵一指,脸颊上已有了几处红斑。

    霜若一看,险些惊呼出声,她拿起云裳留下的瓷盒闻了闻,很是诧异:“上好地菊花膏和珍珠膏,既消肿又不会留疤,都是好药。”

    “菊花膏?我一遇菊花、月季就长红疹。”芷涵抚着脸颊,皱眉叹了一声,“昨天喝菊茶的时候还跟她们说过。”

    是云裳因嫉生恨,毁人容颜,还是芷涵为博人怜,示弱人前。 若是前者,以芷涵的容貌、才华,云裳大可不必放在眼里。若是后者,那这戏也做得太真了。

    “我叫徇儿请御医过来瞧瞧,你先到帐子里坐坐,别着了风。”霜若微微回头,芷涵仍在掩面隐隐地抽泣着,看过这模样的人难免都要心疼一阵子。

    也好,不管谁在演戏,都是好戏,她都可以静静地看下去。

    +++++++

    一连几钟粹宫里都相安无事,嘉贵妃也没有再来过,而既然嘉贵妃不来了,其他妃嫔也就不来了。说来也是可悲,虽然没人能出嘉贵妃之右,可嘉贵妃自己也没有多大晋位的可能了。她和令妃斗了二十年,直到令贵妃死后十五年,她也没能坐上皇贵妃的宝座,更不用说皇后 了。

    “宁郡主大喜,皇上召您到御花园赏花。”德公公笑道。

    “公公好久不见,子可还好?”霜若笑应他,“不知皇上为何突然召霜若见驾。”

    德公公见其他秀女不在近旁,才轻声道:“主子地想法奴才也不清楚,可这些天奴才总能听到您的名字,在哪儿都听得到。”

    “谢公公提点,霜若这就随公公去。”被十几双眼睛盯着,霜若付之一笑,皇上边的公公来请,臆想自然是少不了的。

    “皇上万福金安。”霜若被德公公带上了堆秀山,一路通报上去,乾隆竟还么有回过来。

    “平。”乾隆回过来,虎眸直对上霜若轻柔若水的眸子,究竟什么样的女人让他引以为傲的儿子顶撞她,令他宠至极的女儿为她说相,让福长安屡次进言。

    做一个棋子容易,可做一个人人争抢的棋子却并非易事,乾隆淡淡地道:“朕把你贬斥出京这么久,一定怨朕了吧?”

    “不敢欺瞒皇上,霜若的确怨过皇上,可一细想,这毕竟是霜若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霜若答得坦诚,皇上重提此事不像要翻旧账地样子,那她就大可不必扯谎,免得招来无妄之灾。

    见霜若依然淡定,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乾隆指了指前面地堆秀 山:“不提这些陈年旧事了,朕今天召你来是陪朕赏花的。来,到朕这儿来看看。”

    二人凭栏远眺,初夏地胜景一览无遗,百花含苞放,柳树已成碧丝绦,就连那棵歪脖子槐树也蒙上了层层绿意。半晌,乾隆语带沧桑地道:“你看那边万花即争芳,再看这边,那些桃花虽然仍在绽放却已熬不过这几天。人也是这样,转眼间六十年就快过去了。”

    因不愿逾越圣祖爷康熙,乾隆年轻时曾称自己只执政六十年,这话虽没人提起,可文武百官却早已心知肚明。   (大大们多砸票票,霜宸快快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后宫之乾嘉宫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