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 离途(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霜宸 书名:后宫之乾嘉宫赋
    所谓伊人 第十六章 离途(四)   永琰兴味十足,目光中多了几分机警,他压低声音道:“听说福长安已经秘密派人送十三行的账册回京,这是一本明帐,机会难得。”

    “这我就不知道了。”霜若微微干笑了一下,不知他是不是在试探顾良玉的事。

    墙头瓦片间刚刚长出一撮嫩草,永琰望了过去,叹道:“一本账册而已,现在拿到了也不能怎样,算了。”

    “今儿是公主叫我来的,恐怕得先进去请个安。”霜若故意岔开话,她心里越来越乱,越来越觉得不知如何面对永琰。

    永琰点点头:“去吧,哪天到宫里,再为我弹上一曲。”

    花厅离这儿只隔了一条廊子,可霜若却觉得走了一辈子,她悄悄地回头,望着永琰的背影越来越远,她到底怎么了,不是放下了吗?

    “来了?先来看看我绣的样子。”蓉儿随意地朝她招招手,仿佛之前的事儿从没发生过。

    “十公主吉祥。”霜若还是福了个,目光紧紧跟随着蓉儿,希望她们真的可以忘记从前。

    “自家姐妹,不必多礼。和十五哥哥聊得好吗?”蓉儿察觉到霜若的彷徨,物是人非事事休,时间迟早会让她们面目全非,她们都是聪明人,不会抓着过往不放。

    霜若一笑,坐在她旁的圆凳上:“还是老样子,不过看得出他过得不错。”

    “他现在正是风生水起,半年多的功夫,封了亲王,整顿吏部也很有成效,再过两个月玉茗也要生了。要是再生个小贝勒,那就更好了。”蓉儿如数家珍。

    “玉茗要生了?这么好的事儿,他也不说一声。”霜若心里一酸,勉强笑着。

    蓉儿无奈地笑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可他对你好就行了,不像丰绅殷德时冷时的。”

    “他待你不好,他敢?”霜若还是忍不住为她不平。

    轻拍她的手,蓉儿平静地道:“世事难料,不过当年即使我没有嫁给丰绅殷德,也不一定会幸福,而现在的状况也不一定就是不幸。”她顿了顿,像是想了很久,“霜霜,你和十五哥哥一定要好好的,我没有得到的你一定要得到。”

    “在宫里锦衣玉食,甚至权柄天下,要是再能琴瑟和鸣,还真是美事一桩。可笼子就是笼子,金丝笼也是笼子,以前不知道还好,可这回知道了又怎会甘心。”霜若婉尔一笑,平静地像蓉儿透露。

    蓉儿看向她,似是饱经风霜:“人生如戏,一旦开场,无论生旦净丑,都只有唱下去。”

    “姐姐的意思是?”霜若一皱眉,她需要蓉儿的支持。

    蓉儿轻声道:“我知道你的心思,可不到十拿九稳,千万不要断了宫里的路。不然,无论是恭大人还是你,都没法承受,我不想看着你被毁了。”

    “姐姐放心。”霜若面色有些凝重。

    蓉儿说得对,就算与顾良玉的计策失败,她还可以进宫。到时候她虽然失去

    了处事外的机会,可还会和以前一样,恭府也会更加富贵。

    何况她隐隐觉得,顾良玉那儿会有变故,这些天这种感觉越来越强。顾良玉做事虽有些风骨,可到底急功近利,斗狠,难保不会有变故。

    “一见面就说这个,看样子怎么年纪轻轻的,都快成黄脸婆了。来,帮我看看这件小衣服,给玉茗的孩子绣的。”蓉儿笑了笑,用眼神示意霜若有人来了。

    一个宫女正向她们走来,霜若回眸一笑:“嗯,样子吉祥,针脚细密,玉茗和未来的小贝勒、小郡主都会喜欢的。”

    世事无常,他们无法知道以后究竟能得到什么。记得查士曾经说过,无论多强烈的念想都会被时间消磨得一干二净。真不敢想,三年、六年、九年之后,她会得到什么。

    一回府念月就神色匆忙地迎上来,四下无人时低声道:“小姐,奴婢把您的话都跟顾大人说了。本来一切都好好的,可下山的时候却见着一件怪事,小姐猜猜奴婢看见谁了?”

    “谁?”霜若疑道,难道是宫里的人。

    念月的声音压得更低了:“是大小姐,奴婢听思琴说,大小姐今天约了人踏青。”

    “是林柯吧?虽说快成亲了,可咱满人不讲那些规矩,如此也无可厚非。”霜若不以为意。

    念月眼睛一瞪,低声道:“哪儿是呀,思琴说是一位不认识的公子,支支吾吾的也没说清楚。”

    微微一愣,霜若缓缓牵动嘴角,语义阑珊,“也学人附庸风雅了。”冷哼一声,“可别给林柯哥哥惹出事儿来,不然,我可不饶她。”

    霜若自认不是一个尚德的好人,可她就是不喜羽若这样邪却又伪善的人。羽若与人私会之事若是搁在以前,她非得大闹上一场,可既然羽若就要嫁给林柯了,而她又视林柯为兄长,木已成舟,她也只能接受。

    ++++++

    “兄弟们,吹起来!”吹鼓手一阵吆喝,顿时锣鼓声大作,各色奇珍异玩裹着红绸抬进了尚书府。前厅被塞得满满的,定睛一看黄金、翡翠、玛瑙、珊瑚、象牙、西洋精巧器皿一应俱全,足足有一百零八抬。

    晌午的阳光照得人眉目干涩,霜若坐在绣凳上,轻簇峨嵋。她烦躁地摇摇团扇,没几下又觉得凉,只能无奈地扔到一边:“念月,外面吵吵嚷嚷的,闹什么呢?”

    “小姐,那是求亲的调子,福大人来咱们府上下聘了。”念月匆忙从外面进来,拉起霜若,“老爷去了夫人那儿,现在还没过去。”

    “我去兰苑看看,你到前面帮着招呼招呼。”霜若快步往兰苑走去,阿玛是怎么了,连福长安都敢怠慢。

    兰苑里光浮动,下人们进进出出的完全没有了往的寂静,就连墙角的灰尘也在阳光下舞动着,且不说偏房里的欢笑嬉闹,就连一向没有声响的雅阁也有了动静。看来已经知道了前面的事儿。霜若颔首示意门外的婢女们退下,附耳于窗旁。

    “老爷,您和福大人同朝为官,羽若和林柯的婚事又是皇上指的,这么拖着,不是抗旨吗?”雅兰明显地不快。

    “我也没想拖着,可他突然就来下聘,又说近就要成礼。我原想等霜若进了宫再谈这事儿,免得出差错。”恭阿拉恨恨地叹气。

    “羽若出嫁、霜若进宫这是双喜临门的好事儿,再说羽若也不小了,姐姐总得赶在妹妹前头。”雅兰劝道。

    “其实也不全为了这个,最近福长安又在朝里犯浑,一切都依他,我们成什么了?”恭阿拉用力将茶碗往桌上一撂。

    ++++

    明天广州5度,十年难得一见啊,宸宸还要去选照片,这次的艺术照特意照了一张格格照,应一下这本小说的景,呵呵。

重要声明:小说《后宫之乾嘉宫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