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伤别(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霜宸 书名:后宫之乾嘉宫赋
    所谓伊人 第九章 伤别(三)   一个月后,天刚蒙蒙亮,客栈偏门驶出一辆遮得严严实实的马车,另有几人早已上马候在门外。车里的人打了个哈欠,默然地望了眼缓缓阖上的大门,离京城又远了一步,这回阿玛、额娘算是对她失望了。

    “我这儿有御河居的点心,要不要尝尝?”顾良玉一手牵着马缰,一手将一个小食盒从窗幕处递了进去。

    霜若一哼,闷闷地问:“出来这么久了,还能有御河居的点心?”

    “古有一骑红尘妃子笑,今天我顾良玉也做到了。”顾良玉望向窗边,窗幕紧闭,霜若也没有接他手里的食盒,“算我失言,快尝尝,看看走了味儿没有?”

    “谢了。”霜若接过来,慢慢地尝了一口,“走味儿的不是点心,是人心。”

    顾良玉笑笑,有些调侃:“说得是,我好歹也算是委以重任,不像你。”

    “别五十步笑百步,你不也是投靠和大人不成,被人赶出京来?查关税,查出来就立功了?”霜若冷笑一声,查不出来就沦为平庸之辈,查出来了他就赶揭和绅的老底了?笑话。

    顾良玉一叹:“是啊,办这差事儿就像站在两个鸡蛋上。”他话锋一转,“等会儿咱们就进广州了,杨大人捎了信来,让我也在府上住两天。”

    “这是好事儿啊,听说杨大人博学多才,府上有很多洋人的新鲜玩意儿,这回正好长长见识。”霜若掀起窗幕,朝他一笑,“不过,我劝你还是别住太久了。”

    几个探子而已,顾良玉朗声笑道:“在什么山唱什么歌,在人家地盘上,当然会收敛些。”

    “宁郡主、顾大人,前面就是杨家的别院,奴才先去通传。”侍卫朝他们一揖,催马向前。

    不一会儿大门开了,里面走出一干家丁、仆佣,为首的人一锦袍,看起来虽然俊逸却不知怎地有些古怪。那人上前拱手道:“杨大人公务缠,吩咐我给二位洗尘,二位贵客里面请。”

    顾良玉一抬头正对上那人的眼,蓝色的眼睛:“敢问这位是?”

    “在下查士,是杨大人府上的先生。”查士笑着回答,一双眼睛闪着碧蓝的光。

    霜若下了车,一把将顾良玉推到一边:“顾大人这就孤陋寡闻了,这位先生精通天文地理,很多官员到此都会拜会他呢。”她转而笑对查士,“我知道西洋人喜欢直接叫人名字,以后我就叫你查士。”

    “郡主是大清朝的月亮,果然名不虚传,二位里面请。”查士又是一拱手,这就是杨大人口中的大清第一美人,果然明艳动人。

    霜若被他这么一夸,顿觉轻飘飘的,她低声朝顾良玉挑衅:“怎么样?我可比你得面子。”

    “被人一夸就飞到天上去喽。”顾良玉讪讪地摇头。

    霜若一笑,明媚动人:“这可是我第一次被洋人夸。”猛地朝他咬牙,“怎么样?眼气啊。”

    顾良玉无奈地摇摇头,跟在二人后进了院,不一会儿就有管家带他去了客房。转过九曲回廊,霜若的住处也到了,小院里满是菊花,阵阵清香萦绕。

    “郡主,希望你能喜欢这个小院子。”查士彬彬有礼地鞠躬。

    “查士,既然我叫你名字,没人的时候你也别叫我郡主了,叫霜若就行了。”霜若笑得爽朗,调皮地问他,“为什么说我是大清的月亮?那大清的太阳又是谁呢?”

    “大清国的皇帝威仪万千,万人仰视,自然是太阳。霜小姐光彩照人,犹如美神下凡,就像月亮一样光彩照人。”查士见霜若一点架子也没有,自己也没了早先严肃的样子,可还是没有依言叫她霜若。

    乾隆是太阳,她怎敢做月亮,霜若掩唇一笑:“这个比方我喜欢,可这话不能乱说,不过我会记在心里。”她顿了顿,这个西洋人果然没什么城府,“就算是我们两个的秘密。”

    一下子,查士眉头皱得紧紧的,好像这大清朝的人总有很多话不能说。他笑得有些尴尬:“就依霜小姐的。霜小姐一路上也累了,不如到前面尝尝点心,都是查士亲手做的。”

    “那就多谢了。”霜若跟在他后,他还真可得紧,“你既不生于中土,更不是京城人士,怎么说了一口地道的京话?”

    “这都是杨大人教的,我教杨大人天文、西洋文,杨大人教我京话和大清的风土人,以备我能有幸见到皇帝陛下。”查士提到乾隆时眼中无限想往,可他们鲜有进京的机会,更别提他这个微不足道的人。

    “唉,这世上人人都想着面圣,可皇上可不是人人都能见的。”顾良玉冷不丁地插进话来,从门厅探进头来,“本官和宁郡主有事要谈,还请先生先行一步。”

    “大人请便。”查士朝顾良玉一揖,暗地里朝霜若做了个鬼脸,又指了指前面的宅子才退了出去。

    “出宫了还这么大架子,查士不是有城府的人,你拿他撒什么气。”霜若一恼,将帕子重重地摔在桌上。

    顾良玉闷闷地哼了一声:“一个洋人,犯不着攀关系,走得太近了反而不好。”他语气一沉,从袖子里掏出一封信,“刚从京里来的,要不要看看?”

    霜若一手把信抽了过来,展开信笺:“上月十五,嘉郡王晋亲王衔,纳候佳玉茗为庶福晋。”她揉揉额头,把信交还给顾良玉,“上月十五,我们刚离京半个月。”

    “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都不知道哪年哪月才能回去,犯不着为这些事儿烦心。”顾良玉侧过去安慰她,她是个聪明人,该明白的。

    霜若一笑:“既然都出来了,就没打算回去。”

    她想要超然世外?顾良玉恍然大悟,语中不免惋惜:“皇上有好些年不选秀了,过上一段时间,你的事儿也就淡了,到时说不准就可以顺理成章的留在外面。这么说,你之所以私带公主出宫,也是为了这个。”

    “这里有闹闹的十三行,有幽静闲逸的庭园阁楼,难道你不喜欢吗?”霜若抿嘴一笑,看向的目光中有些不着痕迹的期许。

    顾良玉心中一,霜若的目光似曾相识,印象里,她总在期待什么。过了好久,她干笑出声,用力点着头:“喜欢,喜欢。”

    +++++

    明天最后一科,霜宸要挑灯夜读了,喜欢“后宫之乾嘉宫赋”的大人多多投票,谢谢啦。欢迎各位加霜宸的群:6522307.多谢支持

重要声明:小说《后宫之乾嘉宫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