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何从(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霜宸 书名:后宫之乾嘉宫赋
    所谓伊人 第六章 何从(三)   随着一声呵,一道倩影闪进帐内,烛火下,闪着傲人的英气,“皇阿玛,蓉儿回来了。今儿个我猎了六只大雁,十只野兔,还用阿图森的弓打了一只狐狸!”

    乾隆心中绷紧的弦松了下来,一扫方才的不悦彷佛什么事儿也没发生一样,“皇阿玛的好蓉儿真的长大了,是咱们旗人中最勇敢的猎人!”眼上一阵温,末了不忘叹了一句,“你要是男儿该多好啊!”

    蓉儿笑得正甜,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不安的看着乾隆道,“皇阿玛,霜若回来了吗?刚才在林子里走散了,我以为她先回来了。”

    帐前的侍卫低声回禀了几句,乾隆沉吟着不再开口,和珅急出了一冷汗心里不住的嘀咕,虽说十公主平安无事,可秋闱的第一天就没了个郡主也不是好兆头,“回皇上、十公主,奴才这就吩咐御林军继续搜寻。”

    “皇阿玛,外面下雨了,山里还有那么多猛兽,您可得吩咐他们仔细找。”蓉儿低声道。

    乾隆怕她担心,连忙柔声道:“别急,皇阿玛这就派人去找,先回你帐子里去。”

    快步回了自个儿的帐子,蓉儿冷冷地吩咐玉茗:“快去把丰绅殷德找来,别让皇阿玛和和大人知道了。”

    “丰绅殷德参见十公主,公主玉体金安。公主,怎么哭了,谁给您气受了,还是哪儿伤着了?”丰绅殷德一抬头就对上蓉儿红肿的眼睛,心头一紧。

    蓉儿抽泣着,泪水掩盖了她的心绪,“阿德哥哥,你一定得帮我,现在也只有你能帮我了。霜若不见了,我把她弄丢了。”

    “公主不要慌,刚才我阿玛已经传话下去让御林军去寻了,一会儿准能找着。”丰绅殷德嘴上宽慰着蓉儿,心里却有些不知所措,他从未见过蓉儿如此慌乱。

    “阿德哥哥,刚才我在皇阿玛那儿说了谎,是我指错了方向,才把她弄丢了的。”蓉儿哭得楚楚可怜,紧紧握着丰绅殷德的手,竭力不让自己颤抖,却抖得更加厉害,“阿德哥哥,你说我是不是很坏,这么就把她扔下了。”

    “不,公主无需自责。宁郡主一定是迷了路,说不定在哪儿躲雨呢。您放心,我这就再派些人找她去。”丰绅殷德起走,却被蓉儿反抱住。见他挣扎,蓉儿更是哭得上气不接下气,“阿德哥哥不要,这事儿别人知道了,会怎么想呢?”

    “好,公主,我一个人去。天亮前,一定把宁郡主带回来。”轻抚着不住颤抖的蓉儿,丰绅殷德安慰道:“这不能怪你,要怪也只能怪这鬼天气。”

    帐幕掀起又猛地落下,远处响起马的嘶鸣声,不一会儿马蹄声就消失了。帐内,蓉儿用竹签挑着灯芯,帐外雷鸣阵阵。

    “阿德哥哥,咱们的娃娃亲是作不得数的,你对我再好也没有用。皇阿玛不会帮我,母妃帮不了我,只有我能帮我自己。不过,我也不会亏待你,你不也总夸她吗?又何必在我面前装蒜!”手里的竹签子波动着火红的烛焰,帐顶的影子忽大忽小的蹿动着,蓉儿忽地话音一转,竹签子狠狠的压了下去,红焰霎时熄灭。

    ++++++

    山洞里生了一小堆篝火,被风一吹噼噼啪啪地响着,一只斑驳的铁壶架在上面。林清兀自看书,只等壶里的水噗噗作响才对霜若笑笑,倒了了杯水给她:“姑娘请用。”也直到这时他才打量起霜若,见她装束不俗,不问“姑娘从宫里来,可曾见过嘉郡王?”

    不知他凭何问起,霜若小心地道:“哥哥曾给嘉郡王当过差,所以小女也有幸见过两面,嘉郡王还是很和善的。”

    林清闷闷地哼了一声:“这几个皇子,也就瞧着他好。”

    “可他的子并不好过。”霜若很好奇这个荒郊野外的穷书生怎么有了这样的定论。

    林清爽朗地笑了:“可我就看着他好,就连当朝圣上也是向着他的。”

    “何以见得?”霜若问。

    “姑娘想想,这嘉郡王下面的几个阿哥还太小,前面的也就是成亲王。皇上想立太子,而成亲王又得到那么多人的支持,对皇上也很恭顺,那皇上为什么不立他?”林清斜睨着外面的风雨,“只能说明皇上心里另有其人。”

    霜若顿觉惊奇,他居然有这样的想法,细想起来确有几分道理:“林大哥好见地,改天我让家兄跟嘉郡王说说。”

    林清呵呵一笑,有些腼腆:“戏言、戏言,可别四处献丑,贻笑大方。”

    “霜若,霜若——”

    霜若打了个机灵,这不是丰绅殷德吗?她探望去,只见茫茫山野间丰绅殷德一人一马朝这边奔来,边竟没有一个侍卫。

    林清抬眼向外一看:“雨夜路滑,就算来了,也下不了山了,不如也请他上来坐?”

    要是下不了山,第二天又一起回去,没有林清佐证,就成了孤男寡女共处一夜。霜若脑中忽然闪过蓉儿这些天的言谈、神色,以及她对丰绅殷德和自己的种种,心里莫名的不安:“不用了,让他看见,我擅离围场的罪名就落实了。还是明早自己回去的好。”

    林清沉吟了一下,笑道:“也对,明天早点儿回去,就说迷路了。”说罢他拿铁钳把篝火灭了,“成天这么担惊受怕的,不如趁这个机会逃出去。”

    “我宫里头有一个哥哥,还有一个结拜的姐姐,我没法抛下他们。”霜若不由得扣紧十指,蓉儿,和孝公主,难道你真要害我。

    “姑娘是个长的人啊。”林清感慨地说了一句,又看起了手中的书。

    篝火劈劈啪啪的响着,霜若见林清伏在书案上睡着了,她也倚在后的石壁上想要打会儿盹儿。洞外雨声阵阵,雨水击在洞口的岩石上滴答作响,似是落入玉盘的珍珠,又似辗转悱恻的琴曲,先是打湿了她的心,继而汇聚一处,凝聚不动。

    天际渐渐透出一丝染血的青灰,霜若悄悄留下几件首饰,攥紧袖子出了山洞,她牵过沁雪向围场方向行去。

    远远地回过头望去,林清正站在洞外,衣襟飘飘,形萧索。林大哥,你终有一天会走出这穷山恶水。

    霜若沿河而上,隐约听见前方传来杂沓的马蹄声,沁雪兴奋地嘶鸣着,挣开霜若朝马蹄声传来的方向奔去。

    她脚下一软险些绊个跟头,下一刻却见永琰已下马来到她面前。永琰二话不说用自己的披风把她过得严严实实的。

    “下雨了,我迷路了。”霜若冰凉的小手在披风下轻握住他。

    “手这么凉。”永琰躬抱起她,让她靠在自己怀里,稳稳地将她抱上马背,“别怕,好好睡一觉,一会儿就到了。”

    眼皮忽然沉沉的,到底折腾了一晚,霜若紧紧地抓着他的马褂瘫软下去。这种时候永琰总是帮她的,可她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她累了,真的累了……

    一大早,蓉儿恍惚间听见有人叫她,迷迷糊糊地睁开惺忪睡眼,她的哈欠刚打了一半儿就见玉茗冲进帐来:“公主,霜若回来了,她—”

    “他们都没事吧?禀报了皇阿玛没有?”蓉儿一跃而起,声音颤抖:“算了,不问了,我这就去见皇阿玛。”

    “公公一早就回报了,太医也去瞧过了,说是受了点儿风寒不碍事。公主没看见,两个人都湿漉漉的,可狼狈了。”玉茗掩嘴而笑。

    “孤男寡女,荒郊野外,还**的。过不了多久,皇阿玛一定会为他们赐婚。”蓉儿急匆匆地梳妆,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

    “一晚?公主,霜若是嘉郡王今早去河边遛马的时候找回来的,这前后也就一个时辰。”玉茗见蓉儿的眼睛越睁越大,这才想到丰绅殷德,“公主放心,就算是额驸找到她,与她共处一夜,也一定不敢越雷池一步。”

    “够了,一口一个额驸,本宫还没嫁给他呢!还不给我滚。”蓉儿狠狠的瞪着她,恨不得在她上烧出个洞。

    起手掀翻前的几案,龙凤戏珠钧瓷瓶碎了一地。蓉儿用花盆底鞋疯狂地碾着地上的碎片,直至碗口般的碎片沦为珍珠般大小。

    ++++

    明天考两科,好恐怖。。喜欢霜宸文文的大大投票吧,多给霜宸一些信心。

重要声明:小说《后宫之乾嘉宫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