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无忧(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霜宸 书名:后宫之乾嘉宫赋
    所谓伊人 第二章 无忧(二)   永琰正在在偏厅里翻着霜若誊写的纳兰词,兀自出神间忽感一阵清香袭来,他抬头一看正对上霜若窘惑的眸子:“来了?以后她们再叫你过去,就让蓉儿替你挡了。”

    “别把我想得那么弱不风好不好,我这不是毫发无伤地回来了?”霜若笑了,一如往常地绽开她那胜似花开的笑靥。

    “毫发无伤,还给我后院点了把火。”永琰宠溺又无奈地笑道,心里又是暖暖的。

    霜若丝毫不理会他的揶揄,故意道:“不会是踩到你的痛处了吧?点火的可是她们。”

    房里浮动着一股淡淡的香,里面还夹杂着一丝半缕的甜腥,永琰最在牛里加一些糖,温的时候喝下去暖胃。知道他有这样的习惯,霜若总命人在小厨房里备着,专门留给他用。

    慢慢地为他调制着,霜若莫不吭声,相处这么久了,她对永琰却还是有些莫名的畏惧,每次说了重话,她都会心有余悸好一阵子。

    “一来你这儿,朝里的事儿就好像都放下了。”永琰声音低沉,眸中一片柔和,这丫头总能让她惬意。

    霜若顽皮地用指尖轻戳他的下巴:“都放下了就好,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长;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莫能与争。”永琰一笑,脸色微微一沉,“这话可得留在这房里。”

    霜若点点头,试探地问:“我想回尚书府住一段,至于住多久,还不知道。”

    “也好,你可以试试看。”看了她半晌,玩味地道。他的笑,不觉又让霜若心里一颤。

    霜若一愣,怕他不快,只能故作无心:“说说而已,只是有点累了。”

    “最近永瑆那儿太静了。”永琰悠悠地道,他这个兄长总不能让人放心。

    “前些天,我拜了成亲王做师父。”霜若轻咳两声,打断他的沉思,其实这也只是无心插柳。

    “皇阿玛很喜欢他的字。。”永琰说得漫不经心,眸中却闪过一道精光,永瑆在他这儿安插了眼线,他自然不能让这位兄长专美于前,“他最近做什么了?”

    “倒没什么,也就是写写字、看看书,下朝后跟和大人聊上两句,但也不会深谈。奇怪的是,你立了战功之后,他们反而见的少了。”霜若低声道。

    想起前些前的密信,永琰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以后你就跟他学学书画,其它的不用管,免得平白对你疑心。”

    “什么都不做,不就可惜了?”霜若疑道。

    “这样,一来可以保你平安无事。二来,皇阿玛一向知道你和我这边走动得多,你这儿没有动静,反而会让他老人家觉得你我不是心机深重之人。”永琰淡淡地道,永瑆一向小心,不会这么容易就露出破绽。

    霜若点点头,低喃道:“以静治动,的确不错。”

    二人正相对无语,忽然珠帘一阵响,一道小黑影撞了进来,正是绵宁:“霜姐姐,陪我放风筝去。”他看见永琰时显然吃了一惊,不过还是没有请安:“原来阿玛在这儿,小六子正到处找您呢。”

    永琰点点头,本想教训绵宁几句,可事不等人,只能给霜若使了个眼色:“你去陪陪他,等会儿我叫人接他回去。”

    “谢阿玛。”绵宁这才打了个千拉着霜若去了,出了门被几个小太监撞见才不愿地放了手。他不说话,只是趁着霜若不留意的时候看过去,嘴张了一半又合上。

    “有话就说,我知道你早就在门外了。”霜若丝毫不以为意,她那个只见过两三面的弟弟也应该这么大了。

    绵宁一副不愿的样子,像是自语:“阿玛方才骗你。”他不想再说,可又被霜若盯得难受,“他不是担心你的安危,不,我是说,他不仅仅是担心你的安危。”

    “那你说他担心什么?”霜若笑笑,低头对上绵宁又黑又亮的眼睛。

    “当然是他后面说的那些。”绵宁露出一副你是傻子的表,半晌又同地看着她,“原来天朝第一美人是个傻子。”

    霜若心里一沉,正如她方才所想,永琰心里八成是将两个理由倒过来的。她越来越不懂他了,有时候他对自己的宠无人能及,有时候却又那样不近人。她摇摇头:“绵宁,人总得骗骗别人,再骗骗自己。”

    “你我阿玛吗?像额娘那样。”绵宁轻声问,脸上有着本不应属于他的成熟,他可不想要一个只比自己大七岁的额娘。

    霜若竟忽然不知如何作答,她会和一个自己永远都猜不透的男人携手终老吗?何况就连这样的子都不知还有几天好过。

    绵宁定定地看着她,嘴巴努了又努,最后还是干脆地道:“不许你跟额娘抢阿玛。”

    “那样的话,还是会有人跟你额娘抢。”霜若微微一笑,当他是小孩子闹脾气。

    “别人我不管,你就是不可以。”绵宁大声道。

    孩子果然是孩子,霜若也不当真,故意虎着脸向前跑去:“比你阿玛还霸道,你不想看见我,我走就是了。”

    “霜姐姐你别走,我还没说完呢。”绵宁初时不追,但见霜若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才不愿地追了出去,“别跑,等等我。”

    “等你追上了,我再停下。”霜若笑道,这小子精得很,可就是不认路,要是没人引着一准儿回不了南三所的。这会儿她刚好把这个麻烦丢回去,哼,这个小皇孙,想跟她逞威风还差了点。

    咦,小家伙去哪儿了?霜若回头看了看,正想回去找他却见淑萍和永宁朝这边走来,她连忙一个闪躲在一扇虚掩着的宫门内。

    “晚上皇阿玛赐宴,听说还传了宁郡主,弟妹可知所谓何事?”永宁轻问淑萍。

    淑萍一愣,随即面露愧色:“若不是听嫂嫂说起,我还真不知道。皇阿玛一向不传女眷,今儿是怎么了,难不成是要对她有个安排?”

    +++++

    霜宸祝大家新年快乐,倒数10,9,8....1,0,开始砸票。。。

    霜宸很高兴看到大家的留言,起点的大大很呢,对留言一般在后面直接回复,不会另外看留言帖子,提出问题的大大,找发问的帖子就好了。。

    这个故事以《乾嘉宫赋》的名字在逐浪女频得到了官推,感谢心的大大们。。霜宸不会弃坑的。。

重要声明:小说《后宫之乾嘉宫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