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4章 惊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CY 书名:大言师
    CY再次拿到9馆,不过成绩比上次差了很多,不过只要还有一个读者,CY就不会放弃,收藏,鲜花!!!!

    =============================分隔线=============================

    “是!师叔!”玉虚子得令踏着飞剑噌的就朝着那已经渐渐消逝的言师的影子飞去。

    “站住!”苍梧喝道,但是玉虚子又怎么会理会苍梧,只留下一缕渐渐消逝的剑气。

    “可恶!”苍梧气极之下,一脚跺在了脚下已经被寒冬腊月冻得好比金石的冻土,一脚将一丈内的土地震得陷下了一尺,将魔化的青龙斩祭了出去,纵跳了上去,正准备随着玉虚子的追去,却是几个影挡在了他的前。

    玉甠子、玉凡子、玉成子驾驭着飞剑挡在了苍梧的前面,苍梧脸上已经没有了轻松,看着笑的老道士,狠狠的吐了一口口水。

    来到言师这边……

    此刻的言师封魔挂在体上,正不停的朝着一个方向冲去,那到被言师喷了一口鲜血的金光已经化作一道红光冲进了言师的体里,言师感觉得到一股浪忽然从口冲入,那流几乎要烧熟了言师的口,那突然的力道,让言师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口因为力量太大甚至已经陷入了一块,这也就是言师,换作另一个人怕是要当场穿而过的。

    那股力量大的甚至让坚韧的**也受了重伤,一口鲜血狂喷,言师只感觉‘盾’字诀虽然卸去了那道金光的大半力量,但是那种精神力瞬间崩泄的感觉甚至让言师觉得自己的眉心就快要裂开!

    喀嚓!

    言师只感觉到自己的眉心一声脆响,眉心那颗滚动的丹已经出现了一条不大的裂缝,但是言师却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忍受着脑中那刺痛,守住自己的一丝灵智,驾驭着封魔缓缓的向远方遁去,现在只有快速离开昆仑!

    那种晕晕睡的感觉愈加的浓烈,言师仍是不敢合上双眼,他现在很清楚,自己如果真的睡下去了,那可能就再也不会醒了。

    坚持!

    言师现在心中只有这么一个信念。

    嗖!

    一个人影从正在渐渐的追上来……

    苍梧?!言师精神一振!他也逃出来了?

    不过等言师清晰的看到了来人,不由得心头一阵,那黑色掺白的头发,一脸狰狞的笑容,却不是玉虚子又是何人。

    玉虚子渐渐的贴近了言师,狞笑一声,却是没说一句废话,撼天印化作一个磨盘大小的大印,朝着言师当头印下!

    看着那愈加接近的撼天印言师一颗心已经寒到了极点,他可是清晰记得那在京州的所有事,那可以一印拍了无数人吖!

    言师下意识的就要控制封魔避开那来势惊人的撼天印,可是如今撼天印减少了威力和体积,速度气势速度不知快了几许,又怎么是重伤之下的言师躲避的了得。

    咬着牙,言师硬是用背部挨了一击撼天印。

    铿!

    一声金属碰撞的闷响,言师闷哼一声,只觉得(Wap,16k,cn更新最快)五脏六腑好像炸开了一般,似乎全筋骨都要粉碎。

    我要死了……

    言师脑中闪过一个念头,只觉得浑上下却是用不上一丝力气……。

    轰!

    言师从千米的高空上砸下了昆仑山地界的山脉上,狠狠的砸在了地上,激起了一片的尘土,封魔因为言师的虚弱已经变得黯淡无光。

    言师此刻成大字型摊在地上,左臂的骨头微微的扭曲着,似乎已经折断,眼睛鼻子耳朵……几乎七窍都在流着血,眼睛微微的向上翻着,耳朵里血不停的留着,似乎已经被震破了耳膜。

    “跑……我看你能跑去哪里!”玉虚子潇洒的从高空落下,冷笑着看着死尸一般的言师,狰狞的脸上说不出的欢喜。

    言师的手指微微的动了动,感受着几乎没有一丝感觉的躯体,仿佛是不自己的一般。

    还好,除了左臂断了,其他的都还没事……言师心里微微的安心,心中大骂自己**变态,居然被法宝轰了一击外加高空坠物都没有挂掉!

    微微的抬起了头,言师冰听不清玉虚子在说什么,现在满耳朵都是嗡嗡声,头重的就如同灌了铅,微微的看着狞笑着的玉虚子,言师的眼前一亮,因为言师看到了玉虚子脚下的毛球。

    毛球在砸到地上时就和自己分开了,滚到了玉虚子的脚下。

    却见毛球,此刻微微的睁开了一双拳头大的双眼,但是却一动不动的盯着受伤的言师,那双带着一丝残暴气息的眼睛似乎带着一丝待机的味道。

    它在等着自己下命令!

    言师眼前一亮!

    但是却是任谁没有注意到站在自己后的一颗四人环抱也抱不住的一颗巨型大树下的那个人——已经花容失色的小小,无论是玉虚子还是言师。

    小小回到了昆仑并没有收到软,也没有收到什么责罚,不过小小却有一点拘束,因为没有了言师,窦初开的小姑娘已经耐不住寂寞,忍不住想起自己的郎。

    但是一天,她发现了自己的师傅们不见了,而且师兄们在谈论着师傅设计杀自己郎的事!

    心惊之下小小不再多想冲向从师兄嘴里出来的位置!但是小小并没有到金丹期,更是没有一把合手的飞剑,没法子驾驭飞剑的她步行飞奔了几天,想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却不知自己郎的况,一颗心已经提在了嗓子。

    就在这时,天上突然一声巨响,远处从天上掉下了一个人,砸到了地上,虽然看不清那个掉落的人影,但是小小却可以清晰的认出那个就是自己的师傅——玉虚子!

    心惊之下小小已经跑了上去,不理会摔倒的疼痛,也不在乎一条条树枝刮在自己的上,抽搐一条条的血痕。

    当她躲到一个巨树后看清时,却是见到地上躺着一个浑焦黑的人,气孔流血的样子,玉虚子则是一脸狰狞的样子。

    嗷!一声龙吟贯穿天地!

    在玉虚子的脚边,毛球的体忽的涨大,只是呼吸间,已经化作一条遍体雪白的白色豺狼!那洁白的皮毛在阳光下绽放着银色的光芒,一对血红色的眸子藏着无尽的煞气,那几乎是想将玉虚子撕碎一般的眼神,这个不过才半腿来高的银色豺狼却是让人觉得一阵的威武。

    看着脚下的突然出现了银白色豺狼,玉虚子浑一震,眼睛里出现了一丝恐惧,修真者怕什么,当然是出其不意的一击,他们没有大巫们近乎变态的**,修真者靠的更多的是飞剑法宝。

    龙吟渐渐的消失,豺狼噌的一下跳的老高朝着玉虚子扑了过去!那对血红眸子里的杀气仿佛如实质一般盯紧着玉虚子的眼睛,看的玉虚子几乎失去了抵抗。

    轰!

    在那豺狼的利爪就要接触到玉虚子的时候,玉虚子猛地迸出了全的真元,那强悍的真元力道,将那银白色的豺狼更快的弹了回去,撞断了几棵一人粗细的树才在落在地上。

    玉虚子心有余悸的看着跌倒的银白色的豺狼,正纳闷为什么会出现一头豺狼,却突然耳边传来一个嘶哑无力的声音……

    定……

    体一震,才发现自己已经动弹不得,这种从未感受过的恐惧顿时传至全,瞳孔缩聚。

    言师脸上出现了一丝冷笑,感受自己眉心一丝丝的喀嚓喀嚓的细响,忍受着那如同小刀割脑一般的疼痛,缓缓控制着封魔缓缓的升起,噌的一声朝着玉虚子的后脑冲去。

    这时,一个影子突然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在那如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挡在了言师和玉虚子之间。

    “不要!”

    那个影子挡在玉虚子的前,一个熟悉的清脆的声音传入了言师的耳朵里,但是言师却听不清楚。

    当看清那个影时,言师神一震,脸色瞬的一白,本来已经虚弱到极点的元神仿佛瞬间变的强大了不少,不停地要控制着封魔转体,但是如今的元神又怎么可能将飞剑控制自如,这一剑本就是言师含怒出手,此刻要收手已经是不可能了……

    噗!

    飞剑穿透**的声音……

    言师的眼神呆滞了……

重要声明:小说《大言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