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一章 赤发艳情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木士 书名:柔情似水之武侠
    之卷第五十一章赤发艳

    第二天,帝宫张灯结彩,大庆胜利。同时,山脚下数十城镇的居民再次集合回来,生产劳作。在以后的子,这十几万的居民在木云落的指派下,纷纷学起帝宫武学,为黑水帝宫后的大业立下了汗马功劳。

    一帝、四后、九妃、五内和三奴的设立让众女心中也是异常兴奋,不管怎样,总算是有了自己的名份。而先重义等人对黑水帝宫护法一职也是欣然接受,受伤之人在木云落施展木之真气疗伤后,各个都大为好转,帝宫一派祥和之气。

    地牢内,赤发祝妍双的面色依然美艳动人,她盘膝坐在地上,眼敛微垂,正在恢复内伤。反观欧阳飞龙倒是气急暴燥,一直在走来走去,体一刻也停不下来,满脸的疲态与狼狈。

    木云落在武力克的陪同下来到地牢,一黑袍,轻尘出世。祝妍双睁开眼睛,神光隐去,盯着木云落声道:“帝君的功力确是深不可测,匪夷所思,但与龙腾九海相比却是仍有不如。但我相信,不出五年,这天下间再没有人是帝君的对手了,包括武林第一人战舞宗仁在内。帝君认为妍双会如何选择呢?”

    “妍双对我讲了这许多的赞语,还直呼龙腾九海之名,傻子也听出来妍双是选择了我!”木云落语气淡然,有种很是随意的懒散。他深深的眼眸注视着祝妍双,那里面有着笑意。

    “帝君总算明白了妍双的心意,妍双选择了稍弱一些的帝君,也是下了无比的决心,请帝君体查。”祝妍双双膝跪下,施了一个标准的女奴之礼,看得旁边的欧阳飞龙一脸的怒火,却又不敢大声说出来。

    “能告诉我选择我这个弱者的原因吗?”木云落没有丝毫的在意,反问祝妍双的心意。

    祝妍双双膝依然跪着,双目出一抹异彩,声道:“那是帝君对女人的态度,那种柔惜是妍双在其他男人上不曾看到的。而且就算龙腾九海存羽要杀帝君,恐怕也是心存顾忌。”

    “好,以后三奴就改为四奴了,妍双就和上官红颜、樱颜、飘絮一起成为我的专属女奴,站起来吧。”木云落霸气隐显,气若惊雷。

    武力克将地牢之门打开,放出了祝妍双,这个艳丽的女人含羞站在木云落边,有着少女般的青涩。“欧阳飞龙,你想本君如何处置于你?是杀,是留,你自己告诉我一声吧?”木云落看着憔悴的欧阳飞龙问道。

    “你敢,你要是杀了我,龙腾世家不会放过你的,还有我爹也会为我报仇的!”欧阳飞龙在咆哮。

    “我给了你一个机会,是你自己不懂得去珍惜,现在要是我不杀你,你会以为我是怕了欧阳伦伯和龙腾九海。武力克,杀了他,将他的尸体运回邪帝宫,扔在欧阳伦伯的面前。”木云落没有一丝的犹豫,转向外行去,没有给欧阳飞龙留一丝的机会。

    欧阳飞龙一震,难以致信的看着木云落,怎样也不相信木云落会杀他,接着醒悟过来,哀求道:“不要,求你不要杀我,帝君,我投降了就是了,我回去以后一定给帝君一笔钱的,求求你……”

    木云落的影消失在大门处,武力克嘿嘿笑意中,粗壮的大手击在欧阳飞龙的口处。那种力能搏虎之力将欧阳飞龙的骨尽皆震碎,他眼神露出不甘之色,软软倒下体,鲜血在嘴角溢出。

    祝妍双跟在木云落后跨入上院,众女狠狠盯着她,像要把她吃了一般。木云落洒然道:“月儿,祝妍双以后就归入四奴之中,虽然她对我们的打击很大,但她既然肯转投我们,我们就给她一个机会吧。而且她对龙腾世家颇为熟悉,定能提供不少有用的报。”

    “那好吧,只要相公答应了,我们姐妹就不反对了,只是她以后要遵守我们后宫的规矩。”夜无月看着祝妍双,有如威严的女后。

    上官红颜上前牵着祝妍双的小手,拉至前,说起悄悄话,给她介绍着后宫的况。祝妍双的眼睛一直在木云落上游,自从她自愿以女奴的份跟随木云落,她的一颗心随之融化,锁在这个主人的上。

    接下来,木云落在帝宫内随处走动,出要是为了认识一下他的手下诸人,顺便替受伤之人疏通一下真气。

    林惊羽斜躺在上,手足只能做简单的动作。他的内伤很重,虽然恢复了七七八八,但还是要躺在上静养。木云落的影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一惊,挣扎着要下。木云落赶紧扶住他,大有深意的看他一眼,淡淡道:“王云庭死了,小林的心里是不是还是有些遗憾?”

    “的确是这样,没能手刃王云庭的首级,我的心里总是有些遗憾。不过小林也不是不懂事之人,如果单独对上王云庭,且不说他惊人的战力,单是他的用毒本领早就将我毒倒多次了,到时说不定连仇也报不了,还要拖累大家。现在这样也总算是了却一断心愿。呵呵,多谢帝君理解。”林惊羽一脸的懊恼,转瞬又被笑容替代。

    “你能想明白就好,接下来就应该开心的养伤,不要再沉缅于过去的岁月了,对武道的追求要有新的目标了。”木云落拍拍他的肩膀,接着道:“先好好把伤养好,接下来我们的子更难过,说不定龙腾九海会有新的举动,而欧阳伦伯也会惨烈的报复,我们还是尽早中原一行吧,和他们之间有个了断。”说完后转离开。

    龙虎狮象四大长老年纪均在五十岁左近,长相极为相似,均是一副坚毅阳刚的模样,材修长,体格健壮,原来他们是四胞胎的兄弟。他们分习四种真气,所以四人的气质略有不同,龙长老威武如山,行走间气势如岳,沉稳干练。虎长老野奔放,真气外涌,一看即是以一挡千的勇士,皮肤呈古铜色。狮长老的力量尚在武力克之上,高大雄伟,顾盼间隐有霸者之气。象长老最是稳健,态度和霭,但眼中正气凛然,行走时落地无声。

    四大长老对木云落异常恭敬,以君臣之礼拜之。整整一天,木云落将帝宫上下走遍,每位弟子都见过一面,而且还到山下安抚村民。这种是必要的沟通,让所有人对黑水帝宫更加有信心。

    一天下来,木云落终于回到了上院,脸孔向下倒在大上,口中直喊累,这种应酬可不比高手对决,实在是耗神。樱颜在他的后背上踩着,秀巧的小脚散出迷人的光泽,有如精巧的艺术品。

    木云落舒爽的轻呼不止,体很快就燥起来,反手拉住樱颜的小脚。樱颜一个立不住,倒在他转过来的怀里。木云落的大手探入樱颜的衣内,抚着她坚实的隆起,接下来便是**之事。

    祝妍双初次和众女一起服侍木云落,很是羞涩,但在木云落肯定的眼神中,小心的脱去了上的衣物。她下的三角地带,浓密的体毛竟然也是赤红色的,映在她雪白的肌肤上更加妖娆。木云落一呆,将她搂至怀中,胯下的神龙顶入了色彩艳丽的桃谷。

    这一场行云布雨之事,直到深夜才停了下来,众女的呻吟声渐渐低沉,逐渐进入梦乡。祝妍双前的硕被木云落依然握在手中,那饱满的轮廓是一手所不能掌握地,最难得的是,她竟然还是处子之

    众女一一睡去,祝妍双因为敏感部位被木云落在抚弄,所以无法入睡。木云落赞叹道:“妍双的**真是饱满,让我有些不释手。”

    祝妍双竟然泛起一个少女般羞怯的表,向木云落的怀中紧了紧,柔媚道:“主人,妍双保留了三十三年的清白之躯还是献给主人了,请主人以后一定要好好怜惜妍双。妍双也会为主人守住该尽的妇道,安心作主人的女奴。”

    呢喃中,又传来一阵喘息声,那种气回肠的缠绵声传了出来,让人特别的神往。直至女子好像得到无尽美感的一声长吟,一切又静了下来。星星在天上眨着眼睛,羡慕着人间的痴恋。

    **********************************************************

    邪帝宫内,欧阳伦伯满面的悔色,坐在高高的太师椅上。一具曼妙的女体在他的后背揉着,那女人长得不算是太美丽,但胜在感,眼睛很大,秋水横波,嘴唇也是厚而多,但看上去却很纤细,整个体的曲线也是凹凸有致。

    进攻黑水帝宫的人马全军覆灭,龙腾世家的四大高手除赤发祝妍双之外,其余三人尽皆阵亡。而他的两个儿子,一人战死当场,一人则失手被擒。这个消息传到他的手中,仅在一个时辰之前,他当时就震于当场。

    没想到黑水帝宫的实力如此惊人,虽然没有描述出此战的惨烈程度,但欧阳伦伯能够想像出当时的战况。他缓缓闭上双眼,仿若在一瞬间老了许多,念想到欧阳飞龙,他的眼睛爆出一抹神采。

    “飞鸽传书龙腾世家,我欧阳伦伯要亲自过去一趟,请求再战黑水帝宫,这次一定要将他们全数歼灭。”欧阳伦伯眼中精光暴闪,为了他的儿子,他心中涌起滔天战意,怎样也要亲赴黑水帝宫一趟。

    “老爷,我看还是忍忍吧!据闻黑水帝宫新任帝君木云落功力已经接近七大宗师之境,近来风头正劲,隐然已成为年轻一代中的第一高手。先是击杀赤炼郸,接着击败梦无尘、屠六丁、刘长河和风追芸,并杀死剑神刘长河,最近又收服上官红颜和水月无迹的得意弟子樱颜,击退了寒山窟大当家鲜于烈,并把龙腾世家请的追血堂杀手几乎屠尽,连圣刀鬼剑也死于他的剑下。此等旷世战绩,天下间除了七大宗师之外,恐怕无人可及,所以老爷还是小心为妙,让龙腾世家的人出面比较好。”孟秋女揉着他的双肩,忧虑说道。

    欧阳伦伯长叹一声,心知这个心的女子说得十分在理,只是关系到欧阳飞龙的生命,他也只好博上一次了。自从欧阳三兄弟的母亲去世后,他再也没有续弦,直到五年前遇上了眼前这个女人,她的感妖娆一下子便征服了他。于是他便将她接回家住,这也是一种缘份,只不知,这一次之后还有没有机会再品尝这具妖艳的**了。

    “秋女,苦了你了,这一战也不知是生是死,但为了龙儿,我怎样也要拼上一拼。只是你要保重体,以后隐于江湖吧,不要再跟着我了。”欧阳伦伯抓住了孟秋女的纤手,放在手中轻捏着,那份怜显示出他是个多的男人。

    孟秋女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一句话,但眼中的坚毅之色渐浓,反手抓紧欧阳伦伯的大手,心意相交。欧阳伦伯心中涌起悔恨之势,早知道就不去投*龙腾九海了,弄得现在家破人亡,但一切已经没有办法回头了。

重要声明:小说《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