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九章 移肉附骨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木士 书名:柔情似水之武侠
    之卷第四十九章移附骨

    马车再次奔跑起来,是在停了两个时辰之后。车内的十女转醒,慵懒地躺在被褥之上,木云落的笑容洋溢在脸上,盯着十女意焕发的俏脸。离他最近的是小兰的粉脸,他用拇指和食指捏起她脸上的嫩,调笑道:“小兰长得越来越俏了呀!”

    “这都是相公滋润的功劳,嘻嘻!”江月影从小兰的腋下钻出脑袋,明眸善睐,含齿微波。

    “小姐!”小兰终是充满羞意,扭着子向江月影撒,引来车内一片笑声。笑声有如串串美妙的乐符,在行进的路上漾开来,让听过的人以为是仙界的乐曲,仙女般的嗓音。

    一路狂奔,再也没有中途休息,至夜深时分,终至黑水帝宫的山脚下。此时,七匹神骏的马儿有两匹随着缰绳的停抖,软伏在地,口吐白沫,累死当场。另五匹马也是眼睛无神,只知道轻嘶不止,连蹄儿也懒得动了。

    木云落摇摇头,看着倒地的马儿,他的心里也泛起了一丝的不忍。禅由沁更是不堪,缠到木云落怀中,泪珠在眼眶内打转,哽咽道:“相公,它们好可怜,一定要将它们好生埋藏。”

    “沁姐姐,我们总算是到了帝宫,它们陪伴了我们一路,该是我们好好对待它们,你就不用伤心了。”楚朝霞的脸上也是微凄。

    “走吧,我们回宫了,这儿以后就是我们的家了。未来的路,这儿就是一切的起点。”木云落仰头看着点点***的上方,在明月的笼罩中,云层被驱散了,帝宫终于露出它雄伟浑厚的气势,有如山岳般立在路的最顶点。

    “这儿就是我们的家了,是吗,主人?”樱颜妖娆的面孔看着神圣的帝宫,激动不已。看着木云落点头,她又感叹道:“好漂亮啊,樱颜终于到了主人的家了,这儿以后也是樱颜的家。”

    其余众女也都神激动,随着木云落向上行去。夜无媚的神色是最平静地,虽然许久未见到几位姐妹,但只要有木云落的地方,那才是她的家,不管在何处,只要这个俏郎君在边,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马车被放在了山脚下,五匹马被上官红颜牵在手中,一起向上方行去,渐行渐近。山路两边是深林古树,再进去是悬崖陡壁,风声呼啸,树海回应,间杂着猛兽的嚎叫声,几匹马儿惊得直打颤。

    在半山腰的石路上,处处还惨留着些许血渍,显示出这儿经过一场惨烈的激战,只是不知道战况如何,这让木云落心里有一丝沉甸甸的感觉。他心中郁闷,陡然发出了一声长啸,气势滚滚,在整个山间回。啸声中蕴含着强大的内息,有种霸者之气,这天下间能够发出这等啸声的,怕是只有七大宗师才可以了。

    另一股啸声回应起来,加入了啸声之中,帝宫的***一下全部点亮,一道白色的长影从帝宫内倾斜而下,以惊人的速度接近木云落。

    木云落的脸上终于泛起笑容,小白还在,说明是帝宫赢得了最终的胜利。木云落也体一纵,向众女传音道:“我先上去看看,你们慢慢来。”绝世的影和黑袍仿若融入黑暗之中,凌空渡向帝宫方向。

    帝宫内人声鼎沸,在这一刻,所有的人均知道是木云落来了。从上院到下院,所有的人均从睡梦中醒来,迎接帝君的到来,这是八百年来的首位帝君,在帝宫的历史上将留下永世难忘的笔墨。

    小白的体冲到了木云落怀中,搔耳挠腮,异常兴奋。木云落在它的头上拍了拍,形暴闪,化为轻尘向上登去,在眨眼间即到了下院。而此时,刘儒明、由郎月、由烈和金针婆婆已经等在那里了,十大头领也整队列迎。

    众人一齐跪在地上,高呼:“参见帝君!”声势如潮,在黑夜里传出很远。众人的声音里带着说不尽的兴奋,期盼的眼神看着木云落,没有人去在意这是否于理不合。

    “都起来吧。”木云落沉声令道,有着无上的威严。

    刘儒明、由郎月、由烈和金针婆婆行至木云落前,眼神激动,刘儒明叹了口气道:“老大,老先和其余几位受了不小的内伤,暂时起不了,所以没来迎接老大。”

    “你们的伤好像也不轻啊,好好休息就可以了,不来也没有关系,我不是讲究排场的人,当然是兄弟们的体最重要。”木云落拍拍刘儒明的肩膀,有些感动地说着。四人的眼里也泛起了感动之色。

    “白队首领武力克、云队首领常天辉、飘队首领陆一、忽队首领管石桥、斩队首领陆三绝、冲队首领马上飞、守队首领千落寒、攻队首领张峰宇、幻队首领丘安泰、虚队首领徐方见过帝君。”十大头领分别介绍自己,在这个英伟的帝君面前,他们都泛起了一股敬重的神色。

    木云落向他们点点头,心中涌起万千豪气,这些看来强悍的子弟以后都是自己的手下了,这将是一股惊人的战力。

    这时,六道曼妙的影*了过来,众人连忙让开。冷雪飞和夜无月的形站在最前面。白衣如雪的夜无月,在月光中有如女神般的存在,让木云落泛起无比惊艳之感。这个绝世的女人,姿色超过了木云落的任何一个女人,拥有着不属于人间的美丽。相信普天之下,再没有比她更加美丽的女子。

    冷雪飞的影第一个冲入木云落的怀抱,颤抖的双手抚着他英伟的脸颊,仿佛不相信这个思夜想的郎君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接着,夜无云,物婷婉和梅谷兰也冲了上来,物婷婉更是献上了吻,在这许多的帝宫弟子面前,释放出久抑的漏*点。

    夜无蝶躺在架子上,被四位丫环抬了出来,只能用盼的眼神看着木云落,木云落与怀中的四位娃缠绵后,先是吻了吻夜无蝶的脸蛋,接着站在了夜无月女神般高贵的面孔前。

    夜无月泪盈眶,这个真实的郎君此刻就站在自己的面前,他的绝世神伟让冷雪飞她们的形容显得多么得苍白无力,这种孤傲的脸庞甚至已经超出了她的想像。凝望中,她的影被卷入木云落的怀抱。木云落强壮有力的臂膀紧紧拥住这个绝美的躯体,每一处的曲线都彰示着天下绝美的至理。

    “木郎!”这一声深的呼唤蕴育了四百年的怀,自从被选为帝后的人选之后,那个传说中的帝君面孔渐渐幻化成了木云落的样子,此刻和他的影完美融合,无分彼此。

    “月儿,辛苦了!”这一句泛着木云落的尊重,让怀中的女子清泪垂下,一切都不是那么的重要了,所有的都已经过去了。

    山下的众女终于登上山来,看着这感人至深的一慕,她们也都泪水满面。此刻,帝宫中鸦然无声,只余下浓浓的怨在月光中流淌。

    一股不和谐的气息在这个绝佳的时候混杂进来,木云落皱了皱眉头,扶正怀里的佳人,向夜无月问道:“这股**之息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宫内是不是关着什么人?”

    “赤发祝妍双和欧阳飞龙,难道有人来救他们了?”夜无月一惊,暗想敢在此时偷入帝宫之人的胆子也太大了。

    木云落的双目之中灿若星辰,心湖至境将周围的气息收纳归落,眼睛转向右方一处暗影,在大树底下缓缓行出三道人影。

    当前一人脸容奇特,右边之脸颇为英俊,但左边却干枯无,好像处于冷冻期。他的后方分别站立着一位艳丽的少*妇和一位英俊的青年,二人上带着伤,萎靡不振。

    刘儒明脸色大变,惊呼道:“青龙左冷堂,你不是已经被成白骨了吗?”其余诸人也是惊色满面,怎能想到他仍然活在世上。

    “传说中的移附骨!”上官红颜俏脸凝重,眼睛紧盯左冷堂。移附骨之术,传说中自苗疆一带引入,修习此术之人,骨若精钢,百斩不断,只要白骨还在,便可再次长出白,达到重生的目的。但此术受上天咒罚,终生无伴,而且边亲近之人多会沾染其不幸,所以在武林中属于术,被列入邪道的至高武学,没想到左冷堂学会了此等奇术。

    “没想到天下还有人识得此术,真是令人佩服。”左冷堂桀桀的声音传来,有如地狱来的声音,说不出的难听。“你们都可以死了,每一次复活都会让我的功力翻上一倍,现在你们再没有人是我的对手了。”

    说完后,左冷堂的左手探出,凝起强沛的真气,那股森**的气息更加浓烈。他大喝一声,挥出左拳,让人泛起一种错觉,仿若月光在拳势中陡然隐去,天地变成一片漆黑,只有一股涌动的狂气袭来,直击木云落。他一眼便感觉出木云落是最大的威协,而且是黑水帝宫的帝君,所以除掉他便等于除掉了帝宫。

    木云落耳旁的蝶影针闪至右手,轻细的针在他的手中飞舞,以眼看不清的速度闪动,眨眼间在整个黑暗的空间内转了无数圈。一声脆裂传来,片片黑影散去,天上的明月依然当空而照。

    “好厉害,这天下还有人能破了蒙月之雾,这等幻术也有人看得清。”左冷堂的嘴角拖出长长的血迹,血丝竟是深绿色,泛着妖异的光芒,在左脸干枯的映衬中,愈发令人心寒,竟有着一丝的恐怖气息。

    “兰儿,这根蝶影针以后就传给你了,你仔细看着我的蝶影针法,以你的天衣无缝针**力,学起来应当是事半功倍。”木云落向梅谷兰吩咐道,接着右手中的长针指向左冷堂,气势如渊。

    长针转动,在虚空之中布下丝丝针网,没有一丝的缝隙,将左冷堂笼罩其中,在呼气间已是攻出了千余针,针针刺入左冷堂的拳上,和他的白骨之间传来劈里啪啦的声响。

    左冷堂的左拳却在同时只挥出了二十二次,在与蝶影针的相较中,左手上的皮肤全部爆开,只余下森森白骨。他一声厉喝,疼痛之感传来。虽说移附骨之术能够长出新,但是其中的疼痛感还是存在的。

    他一声厉啸,深吸一口长气,体陡然变大,那股**之息更烈,众人纷纷后退,退出很远,连祝妍双和欧阳飞龙也退出很远,但是落入了上官红颜的手中。

    场上,只剩下木云落和有如魔神般的左冷堂。气势弥漫开来,一场激战马上就要来临了。

重要声明:小说《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