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章 爱之朝露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木士 书名:柔情似水之武侠
    之卷第四十八章之朝露

    月下的马车依然在狂奔,木云落在外面驾车,十女则在车内悠然入睡,恬静的面孔上泛着甜蜜的微笑。夜无媚此时正坐在木云落怀中,撩起的长裙,扯下的亵裤,雪白的美,展现出的是一副自然美丽的画面。

    她的体正在上下动,木云落胯下的神龙紧锁在她的花径之中,与谷壁间的磨擦传言出着一种道不尽的美感。夜无媚的呻吟声在寂静的夜里传出很远,无比畅快的呼声让人以为惊见了千年的狐仙。

    木云落左手扯着缰绳,右手在夜无媚的巨上捏着,其中的绝妙手感只有他才心有体会。皎洁的月光中,这种方式的欢,是木云落最为喜欢的。那种处在旷野中,耳内听着自然中刚苏醒的虫鸣声,间或一缕清风吹过,树叶的哗然声响,传递着一种至道。而此时,男女间的感得到了最大的升华,**的也被赋予了一种圣洁。

    在木云落的动中,夜无媚终是败下阵来,满脸的意盎然反应了她内心的愉悦,那是心得到满足后的完美体现。黑水诀的进境愈发宽广,此时她的功力在木云落不辞劳苦的滋润中,得到了很大的提升,怕是已经超越了夜无月,隐为黑水四姬中功力最精深的了,和上官红颜应是不分伯仲了。相信用不了多久,她就会超越上官红颜,成为众女中最为让人看不透的女人。

    一头的秀发飞扬,夜无媚的首埋在木云落的胯间,迷人的小嘴包裹着粗壮的神龙,为他满足未被释放出的漏*点。这让木云落轻吸不止,口中的轻呼声表达了他的享受。夜无媚抬眼看向木云落,媚水横生,从小衣内滑落的**动圆峰。

    暗赞中,木云落的右手又搭上了夜无媚的**,指缝夹紧她立的红豆,指尖在**上留下点点印痕。一阵强烈的收缩,接着神龙在夜无媚的嘴里爆开,一股股的浓浆顺着夜无媚的嘴角溢出。她的喉咙拼命的吞咽,不让一滴的精华费落,含着疲软下来却依见雄风的神龙,她的小舌将残余的浆汁入口中,嘴角处也被小舌过,没有放过一丝一点。

    发泄过后的二人,互为偎依,木云落的神龙复又停起,恢复速度极为惊人。他将神龙复又埋入夜无媚的胯间,只是享受着那里嫩的包裹,却没有耸动。二人意绵绵,夜话随风,讲着彼此间最真挚的感。那种眉目传倒也是别有一番怜,耳内马蹄的踏地声不仅没有滞碍,反而成了一种伴奏。

    搂抱中,夜无媚终于耐不住体的疲惫,渐渐睡去。而木云落的精神依然十足,垂下眼帘,纯以精神感应着前进的道路。伴随着大自然的呼吸,指引着他前进的方向,在这一刻,他仿佛和自然融为一体,心境再有突破。

    一抹阳光洒落木云落的怀中,刺眼的光芒唤醒了沉睡中的夜无媚,她的右手遮到额头,眯着眼睁开双眸。接着她一声微哼,感觉到木云落留在她体内的神龙以无限澎涨的速度扩张,给她带来强烈的快感,艳红登上了脸颊,在朝霞的陪衬中,愈发人。

    “相公,媚儿要去方便一下,你的神龙可否褪出去?”夜无媚羞得说着,在颠簸的马车上那上下抖动的快感,是她不忍舍弃的。

    木云落凑在她的耳边轻声道:“媚儿,就这样吧,我看着你方便不是更能体现夫妻间的妙处吗?”

    夜无媚躯一阵轻扭,胯下的快感加重几分,让她轻哼出声。但她没有拒绝木云落的要求,将首埋在他的前,浑颤动。半晌后,复又扬起俏脸道:“相公,你的神龙堵住了人家的那里,让人家怎能……怎能方便出来嘛。”

    木云落洒然一笑,褪出她的体内,顺势将她的体转向前方,抱在怀中。须倾,夜无媚的胯间冲出一股淡淡的水柱,在地上激起一阵响声,动听之极,虽无大珠小珠落玉盘之妙,却也不乏艳沉魄之势。

    哈哈长笑中,神龙择洞而入,复又盘入那个迷人的洞府。车内的十女醒转过来,掀开了车上的门帘,楚朝霞的脸露了出来,好奇的问道:“相公,有什么事那么开心啊,是不是媚姐讲笑话给相公听了。”接着看到两人连在一起的下,木云落的神龙张牙舞爪地探入夜无媚的桃谷,轻啐一声,转头进去。

    车内传来楚朝霞的轻语声,显然在说着关于木云落的故事,只是不知这个故事到了她的嘴里会变味成何种样子?果然,江月影好奇的面孔露了出来:“相公,霞姐姐说你的那里埋在媚姐姐的股里,是不是真的?那么粗大的宝贝怎能在股里动呢”

    这就叫做三人市虎,完全走样。木云落摇头中,掀开了夜无媚的长裙,二人的下再一次的展露,江月影跨出车厢,盯着二人的结合处,羞红了脸道:“相公,影儿也想要啦,想想至帝宫后就要返回天机谷,影儿的心里就不舒服。”

    “影儿,现在可是白天噢,你的胆子怎么这么大了?”

    “相公,你偏心,你和媚姐姐就在弄嘛,为什么不肯把也给影儿呢?是不是嫌弃影儿没有媚姐姐漂亮?影儿的材也没有媚姐姐好呀?”江月影的眼泪在眼眶内打转,好像马上就落了下来。

    “怕了你了,让红颜来赶车吧,我们都回到车内,顺道替飘絮开苞吧。”木云落摇头苦叹,心中却是对这个小妻没有半丝的埋怨,有的只是深深地怜惜。

    马车内,片刻之后即奏响了的乐章,一个接一个的呻吟声交替出现,最后又归于沉寂。九女在极致后沉沉睡去,仅剩下最后一个女子,那个上不着片缕的飘絮。木云落正在她的上抚着,让她的皮肤泛起了粉红的炫彩,神龙在桃源地不停磨擦。

    “主人,飘絮很快乐,因为飘絮马上就成为主人的女人了。以后飘絮会更加听主人的话,请主人来吧,不用怜惜飘絮,飘絮虽是第一次,但是一点也不怕。”飘絮的眼中尽是柔,抬手抚着木云落英俊的脸庞,另一只手将神龙固定在谷口处。

    木云落猛然动,一枪至底,埋入飘絮的花间秘处,一抹鲜红渗了出来。飘絮微哼一声,眉毛皱得很紧,但强忍住没有再发出声音,真是个坚强的女人。木云落在她的上挑逗着,尽量减少这种破的苦痛。

    待到飘絮苦尽甘来之时,下体的分泌物开始狂泄,二人的结合处被填满,毫无间隙。木云落前后耸动,将飘絮送上一个接着一个的狂潮,享受着作为处子的不同感受,那种缠绵的滋味让她食之伐髓。

    “主人,是不是追血堂又派人来杀你了。”飘絮蕴着**的眼睛直盯着木云落,双手缠在他的脖子上。她应是看到了昨夜的两个杀手之王,他们的强悍在飘絮的心中是一清二楚,但木云落既然能在这儿疼她,说明一切问题已是应刃而解。但昨夜她的心中仍为木云落留着纠心的担忧,若非木云落让她们先行一步,她一定会选择留下来,即使那样会横死当场,她也是无悔无怨。

    木云落点点头,亲吻她的脸蛋:“飘絮,是追血堂的圣刀鬼剑,不过他们已经死在我的手上了,不知以后追血堂还会不会派人来追杀?虽说是杀手的荣耀支撑着他们,但也没有必要以孵击石,自不量力!要是惹怒了我,我一定杀尽追血堂的所有人。”

    “放心吧,主人,奴儿一定会站在你的这一边,帮主人一起对付他们的。虽然奴儿以前是追血堂的人,但以后就是主人的奴儿了,会以主人的快乐为快乐的。”飘絮的桃谷间传来了强大吸力,和木云落的神龙互挤空间,这为二人都带来前所未有的快感。她其实已是对木云落根深种,如此英伟不凡兼之手强悍的男人,可谓平生未见,这种已经跨越了主奴的距离。

    飘絮很快便一泄如注了,初次破的她已是到了体所能承受的极限,在意绵绵中再次入睡。木云落也将的种子埋在了飘絮的体内深处,发泄出一早就催发出的**。小红和小青小小的体在角落里看着木云落和众女的欢好,那股欢好时特有的味道让二兽好奇不已,深吸着鼻子闻着这种气味,可至极。

    车外,云破天开,朝阳穿透云层,彻底现而出,天光已是大亮。木云落站在车辕上,随风而立,众女再一次的入睡让她们连早餐也省掉了。好在她们均是习武之人,等闲数天不吃饭也无大碍,就连赵灵儿也在木云落的帮助下,服下还魂丹,平添了二十年的内力,最近在上官红颜和诸女的指引下,开始习武。她一心想帮助木云落减轻负担,所以拼命练习,进展神速。

    马儿经过了一夜的长奔,疲态又显。这种长距离的奔动,已是快将它们的体力耗尽,虽然路上也曾是停停行行,但体力的恢复没有想像中的快。好在还有一天的行程,至傍晚时分就能抵达黑水帝宫了,所以马儿到时就可以享受了。木云落仰望天空,思念之更加浓烈。

    马儿被放逐在山坡上,吃着嫩嫩的青草,天的季节,生机勃勃的草儿最适宜马儿的味口了。木云落将头埋在溪水中,大口喝着清水,然后甩头而出,惊起溪面上星星点点的涟漪,他脸上的水滴向下淌着,头发也是湿漉漉的。这种豪迈的形像与他平翩翩美男子的形像大为不同,看得坐在旁边,下巴抵在膝盖上,有如小女儿状的上官红颜一呆,目中的痴迷之色更浓。

    “主人,你还没有疼过红颜呢?”上官红颜终是忍不住火,*入木云落怀中。一男装的她散发出的惑魅却是无敌的,在所有的女人中,她的媚艳冶已经超过了夜无媚而居于第一。

    上官红颜虽是年过百岁,阅尽人世,对之一事早已是心如死灰。但在与木云落的欢好中,她那颗女儿家的心又被找回来了,一颗芳心稳系在木云落上,以他的喜悲为自己的喜悲,这种恋的程度已经超过了比金坚的境界。这绝对是一个意外!

    二人一同落入水中,在凉冰的晨水中,火怀却没有被压下,反而更加高涨,木云落的神龙埋入了她的桃谷之地,耸动起来。一会深入水中,一会伏在岸边,二人的动作愈发魂,上官红颜的媚术提升至极致,散发出天地间至美的信息,雪白的**有如大理石般勾魂。在这么多的女人中,恐怕只有女神一般的夜无月才胜过她一筹。

    一声长长的呻吟声自上官红颜的口中发出,接着她的子软了下来,再一次被木云落征服。而木云落尤未疲软的神龙被她卷入口中,持着未完成的使命。姹女教的口技果是不凡,传言出的美感让木云落闭目享受,体会着丝毫不亚于她**中传来的锁意之感。

    木云落再一次爆发出来,在上官红颜的脸上和饱满的部喷洒出一堆堆的浓浆,上官红颜一声笑,舌手并用,吞咽而下。收拾妥当后,她连脸也没洗,就这样留着一些残汁在脸和脖子上。

    看着木云落吃惊的眼神,上官红颜赛雪的双臂搂上他的脖子,在他的耳内缠绵道:“主人,奴儿很喜欢主人的味道,这是主人疼奴儿的证明。”说完后拉着木云落的手飞驰上车。

重要声明:小说《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