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七章 圣刀鬼剑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木士 书名:柔情似水之武侠
    之卷第四十七章圣刀鬼剑

    小白一声厉啸加入战圈,林惊羽眼内露出仇恨之色盯王云庭,若非他的体力透支,兼之受伤严重,他早就冲上去了。小白的铁拳带着丝丝劲风和王云庭对攻起来,在战过百招之后,王云庭和小白的拳势分别击在对方上,但小白后退一步即止。

    而王云庭却涌出一口鲜血,被拳势震得真气焕散,血脉不畅。武力克的重锤在同时带着裂空之音攻击,时机拿捏得恰到好处,只是明显是落井下石。王云庭枯瘦的手掌一竖,边缘击在重锤的底部,他又是一声闷哼,终于一股坐在地上,但武力克也后退数步。

    常天辉的折扇直指王云庭前的大,在王云庭的后,马上飞的大枪抖起漫天的枪影直指他的后背。王云庭一声惨笑,知道自己不能幸免于难了,凝起浑的精血,双目变得赤红一片。

    “小心!解体**!”先重义的怒喝中,王云庭的体已然爆起漫天血雾,笼罩四周。小白是最先反应过来的,将常天辉和马上飞扔了出去,吹出一口烈气鼓在血雾之上。血雾飘移至路边的树上,传来滋然声音,化为一堆黑水。

    原来王云庭终和毒物打交道,体早已是天下至毒之物,所以爆裂的体是防不胜防。其余诸人在先重义的大喝声中飞而退,只是丘安泰站的位置正好*近了点,一条右臂沾上了星星血雾,也传来一阵滋滋声,露出森森白骨,并顺着胳膊向上漫延。他大喝一声,竖起左掌,斩在右臂上,一整条右臂顺势而下。

    小白此时体处于血雾之中,吹着血雾引向路边,慢慢将血雾全部附于树上,消于无形,但损伤的树木花草已是不尽其数。小白一声长啸,深入树林深处,移动时速度惊人。

    夜无月向帝宫弟子吩咐道:“将所有有毒的东西全部就地掩埋,并把受伤的人抬回宫里疗伤。”常天辉指了指小白离去的方向,夜无月摇头道:“小白是要将上的毒血洗净,不要担心,我们先回去。”

    此战虽然黑水一派获胜,但也是胜得艰难,若非木云落带回的人马,兼之小白和小黑的帮忙,这一战的结果真不知道会是一种怎样的结局。即使是胜了,一万名弟子还能存下多少,一切都是未知数。隐约中,大家心里纷纷赞叹木云落的先见之明。

    一切总算回复正常了,祝妍双和欧阳飞龙被关押在下院的地牢里,木云落带来的十人全部躺在上,无一人上没有伤,绛珠还魂丹发挥了最大的功效,总算是将大家的命保住了,而丘安泰虽说失去了一条右臂,但总算是外伤,恢复起来也算是快。黑水三姬中伤势最重的是夜无蝶,她也躺在上受着最佳保护。

    黑夜时分,小白终于反回,精神也有些委靡,经历了如此一场大战,饶是神兽也有些乏力。月光皎洁,星星灿烂,云儿渐渐散去,帝宫的***在山脚下终于能看清了。

    木郎,你什么时候才能到啊?夜无月这个女神般的女子,躺在上念想着木云落,心里涌出一股前所未有的空虚和寂寞。她的黑水诀就要到达焚之境了,下一个月圆之夜就要来了,木云落能否赶至呢。

    **********************************************************

    木云落一行在马车上奔波了一整天,驱车的上官红颜却没有丝毫疲惫,眼中仍是精光闪闪。月亮照着前行的道路,星星指引着帝宫的方位,马儿却不住的低嘶,是时候停下来休息了。

    十一女在路旁架起火堆,将中午在小镇里买来的食物了起来,气腾腾的饭菜之香在这个饥饿的时候愈发人。十二人优闲地吃了点东西,围在火堆旁休息了一下,而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马儿们也都吃足了草料,在溪水边饮水,长长的尾巴在上扫打着,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是时候该出发了,只有夜赶落,才有望在明的夜晚抵达黑水帝宫,节省一天的时间。将马儿拴好后,十一女全部进了车内,这次是木云落驾车。他刚一转,全的气力凝于右脚,跨出左腿准备登车,整个人的气机处于最闲的状态。陡然,从路边的溪水里冲出一道影挟着烂灿光晕直袭木云落的后背。

    剑气森寒,杀手上却没有半丝水滴,让人怀疑他是否在河底躲过。而在同时,另一个蒙面的影手握一把粗重的大刀,从上方的树顶上飘然而至,在空中将刀横空劈下,刀势滚滚,却是伤马在先。

    剑气内敛,直若取点,但内蕴的杀气却是让人心生惊异。刀气外放,如若击实,则必是将连马带车劈成两半。圣刀鬼剑,追血堂的两大杀手之王,这是十年来首次联袂出击,不得不让人惊叹他们的惊人实力。而更加惊人的是他们的隐伏功夫,藏于暗处已不知多久了,竟未被发现,在这个最佳的攻击时机才显而出。

    木云落手中的长鞭轻甩,鞭若惊龙,先点圣刀持刀的右手,带着丝丝寒风,先行救马。而后方的鬼剑手里的长剑已经攻至,先发先至,那寒气甚至已经让木云落的皮肤上形成了鸡皮疙瘩。

    左手指尖点在剑气的中心,那柄神剑的剑尖处,没有人看清木云落的动作,就已经点在那里了。木云落随着剑势飘落车上,体回转,面向杀手。同时,圣刀持刀的右手将刀换至左手中,气势却无一丝减弱,而鞭尾也在空中弯折,追点圣刀持刀的左手手腕,好像有人控制般自然。

    圣刀一声暴喝,刀势侧转,斩向鞭尖。鬼剑在木云落的一点之下,形反弹落地后,双脚点地,飞再刺木云落。马车上的诸女终于反应过来,夜无媚闪而出,拉起了缰绳。木云落长叹一声道:“你们先走,不用管我,越快越好。”夜无媚双手一抖,马儿跑了起来。

    木云落的气机锁在圣刀鬼剑上,同时落于马车之后,看着马车飞驰远去。不是不想去追赶,而是力有不及。而圣刀的刀势已红斩在马鞭上,马鞭随势卷在刀上,柔软至极,一斩之力竟不断。

    马鞭越缠直紧,直至鞭尖,却偏向急点圣刀的手腕,此时圣刀的体又下降了几分。而鬼剑的攻势又至,木云落却借着圣刀的一点力量,吊在空中,顺势了上去。一切动作均在电闪之间完成,实则是飞快无比。鬼剑的攻至、木云落的起、鞭尖的点势同时完成。

    鬼剑的一剑终于落空,而马鞭的鞭尖终是点在圣刀的手腕处。圣刀左手一麻,若非护体真气的阻隔,他的手腕已被洞穿,饶是如此,他的手仍是传来一股剧痛,松开了那把厚重的大刀,形停不住,向下直落下去。

    木云落的体却陡然上升,在与圣刀的体上下交汇中,双脚又和圣刀的双脚纠缠几次。圣刀的体在木云落的大力撞击中,下落更快,而木云落的体上升更快。他手中的马鞭一挥,遥控长刀的刀柄斜击鬼剑飞起的势,刀剑相击传来铮然声响,在寂夜中传出很远。

    刀的重力带着木云落的内力催发,每一击都使鬼剑的气血翻腾,偏偏又无力躲开,只能硬拼。两人相较近百招时,圣刀终于落地,挥拳上跃直指木云落,此时木云落的体正好达至最高点,拉开了与鬼剑的距离,无法相较,开始回落。

    圣刀和鬼剑同时强制体落下,寻找方位,凝起体最大的功力,等待木云落的降落。木云落的体开始下降,左手舞动,鞭上的长刀又发出强势的刀气开始旋转着直击鬼剑,右手则催发出惊神指力起层层劲气直击圣刀。

    圣刀鬼剑苦苦支撑,只待木云落下降至攻击最佳点的位置。一丈、两丈……下降的距离愈来愈快,还有一丈即达到最佳攻击范围时,木云落却洒然一笑,体静止不动了,就这样停在空中,违背了逢然的法则。

    两大杀手之王同时一愣,气机衰退。木云落挥舞出击,刀势变了,卷起漫天的杀气紧锁圣刀鬼剑,凛冽的气势无可匹敌,生出一种惨烈无比的氛围。圣刀鬼剑苦苦抗挣,体随之而动。

    鬼剑在长刀携带着万斤重袭的压力下,手里的长剑终断,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但刀势未弱,刀气紧随而至。鬼剑双手缠动,体内的真气鼓动,挥掌挡住刀气。圣刀却在此时开始退,飞速退走,退出十丈左近时,猛然转而去。

    刀气破空而来,有种将一切生机斩绝的气势,劈在鬼剑前。鬼剑眼睛焕散,额顶一抹鲜血流出,仰倒地,临死前的眼睛里流出不甘的神色。散落的刀气将地上的草地破开,树木在风势中摇摆。

    木云落长啸一声,回挥脚,踢在长刀的刀柄上,长刀循着曲线直追圣刀。圣刀此时已经掠过二十丈左近,心里正暗存饶幸,后的长刀已经追至,他在空中换了三种法,以图避开这道气机。但长刀却没有被他的形迷惑,仍指向他的后背。

    一股鲜血随风洒落,长刀的气势未消,带着圣刀的体直行,插在前方的一棵大树上。至此,追血堂最天才的杀手,两位杀手之王全部阵亡,对追血堂的打击无疑又是沉重的一棍,只是不知道追血堂总堂主追血会作何感想,是否仍然要追击木云落?

    银白的月光下,木云落绝伟的姿站在路中央,一黑袍鼓,一头黑发飘扬。在微风中,他孤独的影成了这天地间的主宰,一切的生机勃发,都臣服在他绝世的神采中。

重要声明:小说《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