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四章 蝶影青芒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木士 书名:柔情似水之武侠
    之卷第四十四章蝶影青芒

    雨不知什么时候又开始飘了,为漆黑的夜空带来更多的寒意。就在同时,木云落上的三大神兵同时发出震鸣声,有种冲势出之感。接着四周传来一片惊叫声,接着又嘎然而止,有人砰然倒地,仿若生命在瞬间离体而去。山坡下的谷中传来了吟鸣之声,与三大神兵互为交映,浑若交流,应当是太古神兵中的某一件要出世了。

    木云落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着光芒,感触到一条小蛇在山坡上游走,每每触上潜伏之人便咬上一口,然后那人便在瞬间毙命,可见此蛇毒之烈。转眼间已经死去了三十几人了,木云落微叹,拉起飘絮的小手飘到树顶上,踩在树枝的至高点,闭上眼睛感受着四周的风吹草动,在风雨之势中轻轻扬起长发。

    此时,曙光乍现,东方隐有一丝发白,虽然被厚厚的云朵挡住了太阳,但人影已是绰绰现。一道银光从谷底升起,缓缓向木云落飘来,山下将近百人露出狂野之色看着这件太古神兵,纷纷磨拳擦掌准备行动。

    一道穿白色长袍的影第一个冲了上去,轻而起,探出右手斜斜抓向银光。一条通体碧绿的小蛇也随之一跃而起,直冲白袍之人的脚踝处,移动时的速度有如风势,不让他拿到银光。白袍之人右脚拧了数下,踢出几道凌厉的攻势回击小蛇,右手扔是探向银光。

    碧绿之蛇的体也在空中折了数下,依然一口咬在白衣人的脚踝处,灵巧至极。白衣人一声惨叫,跌落地上,体马上变成黑乌一片,将周围之人完全震住,再也不敢轻举妄动。银光继续飘向木云落处,好像是受到了他的招唤复命而来,不离不弃。

    飘絮杏眼出崇敬之,深深看着闭目而立的木云落,想像着他和这件太古神兵间有着何种联系。碧绿小蛇灵巧地沿着树干而上,直木云落,有如逐浪而行,轻盈起伏。

    木云落护体真气化为淡蓝色,周围的温度一下子降了下来,飘絮紧握木云落的小手中涌入丝丝暖意,所以她浑然未觉。只是树梢上布满霜气,化出丝丝白气,在渐白的晨曦中有如腾腾升起的炊烟。碧绿小蛇终至树顶,它将体的全部重量集中在尾部,体笔直立,头部高昂,口中的长舌嘶嘶伸缩,小眼睛紧锁木云落。

    那道银光也升至树顶,在白色光芒的包裹中,一枚长约尺余的短细长针清晰可见。木云落伸出右手拇指和食指捏住针的尾端,三大神兵停止了共鸣。自针传来一股力量漫布全,接着又有一股熟悉的感觉冲入脑门,异像纷呈,就如同得到霸天刀和凤血剑及弓时,所有的感受相差无几。

    小蛇怎肯放过这千载难逢的攻击时刻,趁着木云落闭目取针之际,体直冲木云落。飘絮见小蛇袭击心的主人,擎出那柄细长之剑,轻抖剑,在木云落和她的前布下层层剑气阻隔小蛇。点点剑气击在小蛇上,传来金属相碰之音,让飘絮愣在那里,但小蛇已突破剑气阻隔,向着飘絮的部咬去。

    人影切换,木云落已站至飘絮的位置,而飘絮被他抱入怀里。同时,他的大袖一挥,带出庞大的真气,冰裂之势让小蛇缩头退去,盘在树梢上等着下一个攻势。

    树下的百道人影眼睁睁看着木云落接过银针,接着又与小蛇激战,纷纷观望,以想得渔翁之利,不知是谁在树下发出一声冷呼:“那是近江湖中声名雀起的艳侠木云落。”众人一阵黯然,凭借木云落斩杀邪帝之子欧阳飞豹,以一人之力将逍遥门瓦解,接着又击杀魔门五老中的赤炼郸之事已是震惊江湖,更遑论在魔门梦无尘、屠六丁和剑神刘长河、风追芸四大高手的包围下,从容离去,并重创其中三人,斩杀剑神于刀下,随后传出他一人收服太古十大神兵中的前三件,更让他的声誉直追七大宗师。他的的英武神姿,天下已是无人不知。

    艳侠!木云落摇摇头,这个绰号真是有意思,他睁开眼睛,盯着树下说话之人。那人一阵慌张,语无伦次道:“木大侠,我不是故意说出你的名字,只是无意识中没把住嘴巴。”已是吓得脸无血色。

    “艳侠这个名号是谁给我起的。”木云落淡淡问道,丝毫没把准备再次进攻的小蛇放入眼内。

    “江湖同道听闻木大侠得三届牡丹榜的头名绝色美人冷雪飞、物婷婉和楚朝霞,并将黑水四姬收于房内,接着又以英伟神姿狂收禅由沁、云海普渡吹花吹雪二位姑娘、梅谷兰,近边更是又多了数位美女,在羡慕之余冠以艳侠的美名,实则是对木大侠最好的赞誉。”那人嬉皮笑脸,极尽谄媚之色,看来是平善于溜须拍马之辈。

    绿色小蛇也动了,再次迅猛地扑向木云落。木云落冷哼一声,左手凝起一个真气罩,循着小蛇的行走路线,顺势将它封闭在里面。小蛇左右窜动,试图破罩而出,但百试无效,它一声短嘶,一口浓烈的毒素喷了出来,与真气相较传来融化的声音。

    五指连动,真气罩内布满无比森寒之气。蛇本惧寒,在如此滴水成冰的空间内,小蛇缩成一团,再也没有了刚才的神勇。木云落依然注入更多的寒气,小蛇愈来愈可怜,向木云落发出求救的眼神。

    树下的众人渐渐散去,看来对落入木云落手中的神兵再也不抱任何希望,那并不是他们所能面对的强大敌人。可仍有六人留了下来,站在那里看着树顶的变化,盼望着绿色小蛇能够稳占上风,让神兵变成无主之物,而且还会增加另三大神兵。贪婪成了他们观望的动力,即使冒着失去生命的危险也是在所不惜。

    木云落停止了动作,眼睛盯着绿色小蛇,一眨不眨。小蛇向他点点头,接着体软了下去,伏在地上,像个作错事的孩子般等待处罚。真气罩散去,木云落将刚得的银针别在耳旁。

    飘絮感觉一切有如在梦中一般,轻声问道:“主人,这是一只什么蛇啊,怎么长得这么可。还有那只银针是种什么样的兵器,也是太古神兵中的一件吗?”

    “这根神针就是太古神兵中排在第七的蝶影针,这只小蛇是蝶影针的守护神兽青芒绿影,可以说是所有蛇的帝王了,剧毒无比,移动迅速,攻击起来是防不胜防,兼之它的外皮坚韧无比,有如铜铁般坚硬,所以很难对付。”木云落右手搂着飘絮的杨柳细腰,闻着她头发上的香味有些痴醉。

    **********************************************************

    众兽长啸,声势连绵无绝,在山谷间不停回。林惊羽古剑一抖,剑气纵横,在即将发白的黎明中耀出万千剑花。层层剑气将前六尺内的一切生机斩绝,七八匹野狼血模糊地卷入兽群中,血腥味激起了更多的兽,纷纷抢食着野狼的尸

    一时之间,齿相磨的声音传来,夹杂着威猛的兽吼。后方的野兽绕到树林两侧,从后方包住六人。金针婆婆金针闪耀,依*快速的法在猛兽间游走,堪堪避开利爪的撕裂之势,将数十只虎狼的眼睛刺穿,散下漫天血雾。

    六人中最威猛的当属先重义,降龙十八掌刚猛至烈,碰到野兽即将它们拍成血模糊的一片。刘儒明大袖轻舞,右手食指轻扬,玄指层出无穷,洞穿了一只只野兽的躯体。由烈的烈火诀炙难挡,每一击都带出毛皮焦烈之味,将数十只剑齿虎打得飞了出去。由朗月的寒玉诀也是锐不可挡,寒气体,野狼们纷纷后退,畏不住森森寒气。

    一只只猛兽倒了下去,苦战持续了两个多时辰,猛虎、野狼、猎豹、巨蟒等死了一批又一批,但野兽的数量丝毫未见减少,仍是密密麻麻一大片。内力在六人的体内不停游走,这样战下去的结果只有力竭而亡,那只是时间的早晚问题。

    又一批野兽倒下去了,笛声还在悠扬的吹着,六人上均有不同程度的伤势,上也布满血迹,有自己的血,当然更多的还是兽血。山上的人应该也快赶来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来也睡得太死了。下院的弟子和他们的头领被止出战,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伤亡,不论有何变化都要严守岗位,这是夜无月强行规定的,但无论怎样,其他人也应该来了吧,只是他们能否挡住这漫山的猛兽。

    由烈苦笑摇头,早知道应该叫醒无天无法兄弟,这兄弟二人的战力是最强的。帝宫方向终于还是传来掠空之音了,有人来帮忙了。夜无蝶黑色的长裙飘舞而至,妙曼轻盈,长袖甩动,劲风扑面,周围十丈方圆的野兽纷纷被卷了出去,她冷艳傲然的影震住了所有的野兽。

    一声厉啸声传来,野兽们纷纷低头臣服,柔驯之至。一匹体形庞大的狼从野兽们自动让出的通道中步至最前方,它通体雪白,没有一根杂毛,眼睛里透着高傲之气,连威猛的剑齿虎也匍匐在它的脚下。

    笛声变了另一着曲调,白色狼王仰天又是一声长啸,宛如和笛声互应一般。接着是百兽齐吼,势若震天,但另一股沉厚的啸声也响了起来,带着无比兴奋的绪在啸声中。

    狼王神色凝重起来,有些惊慌在眼中闪过,这只和烈火雷动差不多体型的神兽也有惊慌之时。自帝宫方向出现一道白影,转瞬即至眼前,飞天神猿变成庞大的体形,立在七人前,根根体毛竖了起来,火眼金睛闪动,口中发出荷荷声盯着狼王,四周的野兽一片沉寂,全部趴在地上。

    小白此时的神态更像一个王者,连神武的狼王也被比了下去,有些胆怯的后退数步。在这只传说中的太古神兽面前,道行尚浅的狼王自是畏惧不已。笛声嘹亮起来,有种穿金裂石之势,地上的猛兽们颤动着体站了起来,再次围了上来。

    小白的啸声又响了起来,带着无比愤怒,将笛声压了下去,狼王终是经受不住,缓缓将前腿弯下,接着后腿也弯下,伏于地上,百兽也一齐伏了下去,算是向这位真正的王者臣服了。长啸声中,小白跃空而起,向笛声的发出方向电闪飞驰,野兽们垂头散去,再也不管站立的众人。先重义抹了把汗道:“好险,这群家伙太厉害了,再这样下去我们今晚就全部葬兽腹了。”

    众人哈哈大笑起来,均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夜无蝶看了看几人,淡定道:“仅出动一个兽魔就差点将我们击溃,邪帝宫看来真是不能等闲视之,对方的人虽然较少,但全是具奇能异术之人,我们要小心了。”

    先重义六人一时无话,默默跟着夜无蝶返还黑水帝宫。东方出现了一丝红霞,太阳马上就要升起来了,邪帝宫还有什么样的手段没有使出来呢,接下来将是更加艰难的子。

重要声明:小说《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