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三章 兽怒地吼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木士 书名:柔情似水之武侠
    散落一地的毒物被雨水冲刷干净,马车继续行驶在雨里,被这场复仇之战耽搁了不少时间,看来还要有三天的路程啊。木云落斜支车帘,看着外面的雨势,心中升起一股忧虑,暗声期盼夜无月和冷雪飞能够顺利击溃掉帝宫的挑战。

    夜无媚看了看心的郎君,那种表面平静,实则内心隐有焦虑的神还是没有瞒过这个贴心的女人,她将木云落的头抱在怀里,靠在她结实丰满的部,眼晴里露出无比深看着他,心里同时升起一股甜蜜,这个比自己小了数百年的小男人竟征服了自己的心,让自己再也无法离开他。“相公,大姐和飞妹有那么多的高手协助,外加我们黑水一派拥有万人的战斗实力,不会败于邪帝宫手上的。”

    木云落舒服的闭上眼晴,闻着女人上的体香,内心平静下来,听过夜无媚的话后,轻唔一声,淡淡睡去,沉睡中平静的面孔让七位夫人和丫环小兰泛起一股满足之感,就连樱颜和飘絮两位女奴也恋的盯着木云落,不肯将目光转向他处,马车内一时安静下来,只有浓浓的意回在车内,剩下的便只是外面的雨声和车轮辗过泥泞的声音。

    至傍晚时分,在上官红颜的鞭策下,终于抵达了下一个城镇。上官红颜找了最大的一间客栈,将马车停了下来,木云落仍在熟睡,众女无一人忍心叫醒他,因为他难得能有个好梦。其实以木云落的灵觉,即使在熟睡状态下,也没能任何人能够不动声响地接近他,因为这些女人都是他最信任的人,所以他才毫无担心。

    夜无媚在众女中隐然是大姐了,所以由她抱起木云落,当先走下马车,其余诸女跟下。上官红颜让店小二将七匹马儿牵去好好喂养,然后一男装走进客栈。掌柜红颜为她的神采所摄,在她的要求下为木云落一行准备了一间独立的小院。

    当夜无媚抱着熟睡的木云落进入客栈中,所有吃饭的人眼前一亮,被十女的神采所征服。一位魁梧的汉子自认为长得还可以,上前搭讪:“小姐,在下飞鹰门鹰旭,不知道小姐肯不肯赏脸一起吃个饭?”说完后摆出一个自认为无比帅气的动作,向夜无媚眨眨眼睛。

    “对不起,请你让开,我家相公还在睡觉,不要吵醒他,否则我的几位妹妹会活剥了你的。”夜无媚淡淡说着,并低下头怜的用脸蛋碰碰木云落的额头。

    飞鹰门,在大江以北的开封一带,平里决不会到这个南方的小镇,门主鹰七通,以外家功夫见长,前次须韦天浩边作保镖的也是飞鹰门的人,只是在木云落手中丢尽颜面。最近江湖中盛传这一带出现太古神兵,所以很多夺宝之人都想来分一杯羹,鹰旭也受门主所托,前来寻宝,鹰旭在飞鹰门是仅次于门主鹰七通的第二高手,自命不凡,此番被夜无媚数落一番,心里有些恼怒。

    “像你怀里这种被女人搂着睡觉的男人,简直就是小白脸嘛!那及得上我这样孔武有力的男人能让女人有种被保护感,并且能在上让女人满足!”鹰七通收腹,摆事实出盖世无敌的傻瓜模样。

    光华抖动,樱颜没有半丝前兆,飞而出,手中的匕首直刺鹰旭。鹰旭惊觉过来,挥拳相向,但樱颜的轻功夫快过鹰旭太多,在空中转向,匕首在他的脖子上留下一道血痕,退回夜无媚旁,整个动作行云流水,就好像从来也没有动过般,众人只觉眼晴一花,十女看也没看鹰旭,向独立的小院行走,鹰旭伸出的右拳平空而立,眼睛瞪得很大,拳势丝毫未泄,接着砰然倒地,成了一具尸体。

    酒楼中的人鸦口无言,震颤的看着木云落一行。鹰旭也算是一名高手了,但在这些千百媚的女人面前,却是如此的不堪一击。怪只怪他出言污辱木云落,落在了樱颜和飘絮的耳中。她们怎能容许别人羞侮像神般存在的主人呢?这还算是他的运气比较好,要是落入上官红颜的手里,就没有这样简单的死去了。

    掌柜赶紧让人将鹰旭的尸体抬了出去,没有半丝慌张,看来也是经常碰到这种打斗伤人的事

    黑水帝宫,夜无月躺在上,手中紧紧握着木云落的书信,看了一遍又一遍,每次看完后都按在饱满的部,痴痴地笑着,夜无云也辗转反侧睡不着觉,心中念着心的郎君,盼想他最好能明就到帝宫。夜无蝶,这个和禅由气质最相像的女人,正在抚琴,琴声中饱含着无尽的丝,冷雪飞坐在沿上,浑然天成的优美影在烛光中拉下长长的影子,带着说不出的相思与落莫,物婷婉,这个优雅的女人,趴在窗上看着星空,木云落那边正在下雨,而这边却是无云的夜晚,她的眼睛里闪着柔,念起那个让自己心动的郎君,心里暖洋洋的,梅谷兰,她不是个作梦的女孩,在那一天遇到了自己心仪的王子,一颗芳心再也平静不了,为他而哭为他而乐,此刻的她,嘴角带着甜甜的笑,沉醉在梦中,梦中的郎君,紧拥着自己,躺在碧绿的草地上。

    中院,先重义几个却在商量明天的进攻大计,虽说夜无月已经安排妥当,但几人还是要在私下里谈谈,找找有没有疏露之处。“明天最难对付的还是赤发祝妍双,她的脉动之术防不胜防,真是鬼异莫测,你们有什么好的建议吗?”先重义率先问道。

    “没有,要不还是由我和大哥施展合体之术来对付她吧,因为我们在合体时,心跳也合二为一,没有半丝的破绽,说不定能够摆脱她的控制。”地无法裂着大嘴说道。

    “没有破绽!原来如此,我们的心跳中存在着间隙,每一跳之间都是相同的停隔,加之祝妍双的功力胜过我们,所以很容易被侵入!而合体之术互为补充,浑若天成,所以肯定无惧祝妍双。”先重义动容道,叹服于地无法的无心之谈,接着双道:“好,明天就由你们二人打前锋吧!另外要特别注意一点,千万别让嫂子们上阵,万一伤着嫂子们,老大回来可是要伤心的,那样也说明了咱们兄弟的无能啊。”

    这一点引起了大家的一致认同,铁中英和雷长啸躺在上,伤势还未痊愈,只能干听着众人的讨论,铁中英拉动脸上的肌,形成一个苦笑:“明天靠你们了,我和雷兄是上不了场了。”雷长啸也苦笑看着大家,眼神中尽是不甘。

    “放心吧,我会替你们那一份也讨回公道的,敢伤我们的兄弟,简直是自找死路。”由朗月脸上也泛起一丝的微笑,众人都笑了起来,再也不把明天的事当成一个负担,是时候该出口恶气了。

    林惊羽却叹了口气,凝重道:“最可怕的就是王云庭这个人!他号称‘毒圣’,用毒的功夫出神入化,我们又没有特别的地防毒手段,所以最好不要有过多的人和他们接触,以我们几个的实力,护体真气应当可以保护好自己,而大嫂们最多只能有月嫂、云嫂、蝶嫂三人出马,再加上先老、刘老、月二老、无天、无法、金针婆婆和我八人,最多再出动龙虎狮像四大长老,其余人就不要再跟上去了,万一中毒还要偏于照顾他们。”

    金针婆婆点头道:“是啊,就先听小林的,以免伤及无辜。”

    众人想到此点,只能点头同意,接着纷纷返回房间,调整状态,以求保持最大的精力,用来杀敌。

    客栈小院内,夜色微寒,雨势渐小,木云落却悠然醒来,长呼一口气,感觉到好长时间没这么安稳地睡觉了,夜无媚柔软的部真是舒服,让他有点不想挪开头的感觉。

    暗夜中传来掠空之音,夜无媚马上惊觉,挣开眼睛,木云落温柔地脱出夜无媚的环绕,把她拥入怀中,同时将霸天刀和凤血剑背在后,跨步走出房门,这一刻,他又是那个霸气冲天的强者。

    心湖至境传来周围环境的感触,一拨拨的人影向城外飞驰而去,几女也被异变惊醒,从房内行了出来,看到站在屋檐下怀抱夜无媚的木云落,围了上来,单薄衣衫贴在木云落的虎躯上,连小兰这个一直胆小的丫环也在后紧拥他,自从被他在马车上破以后,小兰再也没有了那种自怨自艾之感,很和木云落肌肤相接。

    又有两道人影掠了过去,看来今晚必有什么大事。“都回去好好睡觉吧,我到城外看看去。”木云落柔的向几女吩咐道。

    “相公,我陪你去吧。”楚朝霞缠着木云落的胳膊撒道。

    木云落摇摇头,看了看漆黑无星的夜空:“明天还要赶路,你们都早点休息、红颜,你替我保护各位夫人,飘絮,你和我一起去啊,”说完放下了夜无媚的躯,点头离去。

    飘絮本是杀手出,夜间潜伏对她而言是最擅长的,众女都不会有什么意见,二人的影跳入深夜,隐于暗处,迅速远去。

    木云落御风而行,气握着飘絮的小手,凭着一点真气带她而行,飘絮是现下女人中唯一没有被他破的女人了,这个美丽的女子有着登上牡丹榜的实力,姿色丝毫不弱于樱颜,不超过江月影几分。

    城外,一座小山之上,一片黑暗,边半丝星光也没有,伸手不见五指,但黑暗对木云落来说和白没有任何区别,他的又耳听到了无数呼吸声,心湖至境感受着每个人的位置,所有的人都在看着山坡下的一个小谷,仿若那里面蕴藏着什么宝贝般。

    胯间紧贴在飘絮的嫩上,神龙略有反应,顶在了飘絮的缝间。飘絮一声轻嗯,体变烫,她凑在木云落耳边轻声道:“主人,飘絮很难受,体很,很想受到主人的怜。”这个妮子动了。

    木云落大手搂在飘絮的腹部,趴在她的脖子上道:“飘絮,一会不要离开主人的边,万一有什么事发生,不要害怕,这是杀手的必修课,算是主人教给你的。”

    飘絮点点头,没有再说话,享受着这难得的温存,对这个主人她早就倾心不已,自从被收为女奴的那一天起,他的影就填满了她的整个心房,再也容不下半丝别的男子影子。

    山下传来一声野兽的吼叫声,伴随着第一声雷鸣,无数的声音响了起来,然后狂野的踏地声传来,仿若无数野兽同时聚集在山脚下,纷纷向山上发狂般冲来。

    先重义、刘儒明、由朗月、由烈和林惊羽第一批冲了出来,五人对望一眼,迅速向山下掠去,金针婆婆也在后跟了上来,刚及半山腰,山路下便涌来数百只野狼,山路两侧的树林中也涌出很多猛兽。

    一曲笛声响了起来,猛兽们对着六人冲了上来,最先赶至的是一条巨蟒,体长百丈,至细处也是粗如水桶,它的巨尾一扫,一般狂势直击先重义六人,六人侧避开,但都死守住上山的通路,由朗月的寒玉诀提升至最大境地,丝丝寒气涌出,将周围的温度一下子降了下来,并在空中挥拳击向世蟒的尾巴处。

    一拳击实,森森寒气顺着巨蟒的体表侵入,它的外皮很快便泛起了粒粒冰颗,巨蟒吃痛,狂扭体,张嘴一口咬住旁边一头猛虎的头颅,体形庞大的剑齿虎狂吼一声,前抓撕破巨蟒的躯,两只大兽同时死去,但己祸及到周围数十只野兽的陪葬。

    眼前数以万计的野兽闪着寒芒的眼神齐齐盯紧六人,愈来愈多的绿眼加入了队伍,空中还传来鹰唳之声,连空中的猛禽也被吸引来了。

    笛声更加悠长了,仿佛催促着野兽们加快进攻的脚步,庞大的群体缓缓近六人,先重义和刘儒明等人对望一眼,互相在眼中看到了决绝之意,能够斩杀这么多的猛兽,累也将人累死了。

重要声明:小说《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