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一章 遁地之术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木士 书名:柔情似水之武侠
    木云落注视着怀里的美人,长长的睫毛有规律的眨动着,雪白的脸蛋上泛起了两朵红云,在初霞的阳光中,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愈发人。木云落忍不住亲了一口,这样微小的举动仍惊醒梦中的女子。上官红颜睁开了双眼,在木云落的嘴唇离开她的脸蛋时,羞涩地看了木云落一眼,小嘴撅起来向木云落索吻。经过一夜的休息,她的嘴里还是清香扑鼻,木云落沉醉的享受着,久久不愿离开。

    樱颜和飘絮从车子上下来,为木云落打来洗脸水,温柔地替他洗脸洗手。樱颜的圣洁和飘絮的冷艳互为映衬,有如两朵不同类型的花朵,散发着迷人的气息。木云落深呼一口气,从地上坐了起来,走到溪水旁看着流动的水流。鱼儿在水中游,不时跃出水面击起一小朵的浪花,复又沉入溪底,随着水流而去。

    木云落心生感概,人生要是能如鱼儿一样无忧无虑,随波而动该多好呀。鱼之乐在于简单,那么人之乐呢,是处于权势的顶点,还是掌控天下财富,亦或是拥有数不尽的美女,如若选择,木云落肯定会选最后一个。

    夜无媚坐在岸边,纤细的小脚不停踢着水儿,惊得鱼儿四处逃窜。木云落转头看向她,一个艳比花的笑脸妩媚动人,乌黑的长发垂至腰际,在微风中舞动,状如女神。木云落眼中闪过赞赏之色,席地坐下,将她拥入怀中,亲自为她梳理头发。这一刻的郎妾意,在朝霞的初探中,异常温馨。

    马车继续前行,依旧是上官红颜掌鞭,木云落则躺在车内,享受着众女的受抚,耳朵却窥测着周围百丈的况。所有的生物在阳光的滋润中散发着勃勃生机,缓缓张开的花朵,碧绿的叶儿,以及滚落叶面的露滴,隐示着一种天道。

    *****************************************************************黑水帝宫,夜无月调兵遣将,在山路上步下层层埋伏,以防邪帝宫的突袭。黑白双兽夜间在山路上值班,凭借它们超人的灵觉来发现敌人的踪影。但奇怪的是邪帝宫方面却仍无动静,让人摸不清虚实。其实王云庭也在等待,等待欧阳飞龙和欧阳飞虎的到来,因为兄弟二人较他们出发要迟,兼之欧阳伦伯飞鸽传书指定要让王云庭一行等待龙虎兄弟,所以他也只能按兵不动,实则是心内焦急不堪。

    一匹快马飞驰而来,突然出现在山脚下,马背上坐着一位粗犷的大汉,一道疤痕从右眼眼角直抵嘴唇上端。后背着一对精钢所制的鼓槌,胯下的骏马已是累得眼无神采,随着他一抖缰绳,砰然倒地,已是活活累死。

    疤面大汉怜的看了看马儿,摇头叹了口气,接着仰头看向黑水帝宫的顶峰。一位材矮小、年约四旬的黝黑汉子出现在疤面大汉面前,狂傲问道:“你是谁?到这儿来所为何事?”

    “雷长啸,准备上黑水帝宫一观。你又是谁?”雷长啸仰天而视,浑然没把这个丑汉放入眼内。

    “哼!找死,地虎张天忆,龙腾世家的人。”有如侏儒的黝黑汉子眼中闪着邪异之芒,似要把雷长啸生吞活剥。

    为了完成木云落的嘱托,雷长啸一路狂奔,活活累死了四匹骏马,总算到达了黑水帝宫的山脚下。而张天忆因为这段时间一直无事可做,欧阳飞龙和欧阳飞虎兄弟也要明才能抵达,他的耐心早就消磨一空,趁着空闲出来转转,没想到遇上了雷长啸。

    雷长啸看也没看张天忆,跨步沿着漫长的石阶向上而行。张天忆一声冷笑,形暴闪,提掌直击雷长啸的后背,快如幻影。雷长啸的鼓槌闪至手中,左手反转斜点张天忆的掌心,鼓槌带着凌厉之势,裂空而来。

    张天忆曲指微探,食指指背击在鼓槌上,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张天忆趁势后退,而雷长啸的体顺着动作猛然转,右手鼓槌直刺张天忆的前。张天忆将体一沉,落在地上,转瞬便失去了影。

    “遁地之术!”雷长啸一声猛叹,双脚带着万钧之力,踏在地上。双眼缓缓闭上,纯以精神来感知对方的位置,但张天忆却久久没从地上再冒出来。

    *****************************************************************天上飘起了毛毛细雨,原来还好好的天气变得暗了下来,上官红颜的护体真气展开,滴水未入。只是苦了八匹骏马,毛鬃上沾满了水珠。一只秀美白皙的玉手探开了马车的前襟,樱颜的妖娆面孔露了出来,看了看天气后收回玉手。

    “主人,下雨了,要不要红颜姐姐进来避避雨?”樱颜向躺在夜无媚怀中的伟男子问道。

    飘絮的小手一直在木云落的腿上捏着,为他松驰着肌。木云落还未替飘絮开苞,因为心念黑水帝宫,所以没有这方面的心。听完樱颜的话,他睁开精光闪闪的双眼,其实他早就知道外面雨势,只是没有出声而已。

    “继续前行,不能停,到天黑前到达下一个城镇再休息。”木云落吩咐道。接着向外面的上官红颜说了句:“红颜,辛苦了,晚上我替你洗澡。”惹来上官红颜的一阵脸红。车内的众女也纷纷表示要木云落洗澡,声音无限的媚。

    马车在此时一颠簸,停了下来。“主人,前面有况,好像是很多毒物拦在那里。”上官红颜的声音传来。

    木云落懒洋洋地掀开门襟站在车辕上,一股浓烈的腥臭之气传来,不远处还隐着悉悉索索地移动声,数目庞大至极,浑若附近百里的所有毒物都汇集在此地。此时还是白天,虽然被乌云掩住了头顶的太阳,但空气中的可见度还是很高的。在路边的一棵树上,一个紫衣飘飘的女子赤足踩在树梢上,脸上蒙着也一层紫纱,隐约透出内里秀气的轮廓。

    她的边上,站着一个熟悉的影,夺命环风追芸。这个清秀的女人眼中孕着仇恨的神色,显然对木云落夺夫之恨刻骨铭心。两人的护体真气展开,连绵不绝的雨势丝毫没有将她们的体打湿,甫一触到她们的体便向旁边滑落。

    “木云落!寒山窟大当家鲜于烈特为舍妹之事来讨回公道,你还是主动把命送上来吧!”紫衣女子清冽的声音传来,接着双手舞动,一股淡淡的清香传来,漫山遍野的毒物随着她的动作如海潮般涌来。毒蛇、蜘蛛、蜈蚣、蝎子、蟾蜍应有尽有,空中还掠过几只夜间飞行的蝙蝠,它们的移动方向遵循着鲜于烈的双手轨迹。

    木云落狂喝一声:“退后!”接着纵站在八匹骏马之前。上官红颜精湛的驾艺展露开来,八马侧将马车拉了起来,转眼向后奔出数百丈,才收住脚步。此时,毒物们已围至木云落的边,争先恐后向上涌来。

    一股漫天寒气自木云落的站处散出,五行真气中的水属真气化水淡冰,将地面变成了一片白茫,并以惊人的速度向四周扩展。空中的雨势也变成了雪粒,漫天洒下,有如一片晶莹的幻界。

    最前面的一批毒虫被冻结后,毒虫忌于木云落的强横,纷纷后退,但在鲜于烈强烈挥舞的手势中又卷土重来。木云落夷然无惧,体如标枪般站在地上,眼睛深深注视着鲜于烈,浑冰气再次散开,漫延出百丈,一时之间,所有的毒虫全被冰封,再无一只能够脱逃,连空中的蝙蝠也跌落地上。

    鲜于烈银铃般的声音传来:“好,果然厉害,且看我的铁线虫,看你如何躲开。”说完后,优雅的转圈,在空中翩翩起舞,有如神仙中人。随着她的舞势,宽大的衣袖内一层层飞出金色小虫,散开来围向木云落。

    铁线虫丝毫无惧漫天寒气,以快过猎鹰的速度袭了过来。在普通人眼中,根本不可能发现如此细小,且又飞行如些迅捷的飞虫。木云落凝重得看着接近的铁线虫,感觉到它们强大的攻击力。小虫近了,飞至木云落前两丈处,却再也不法精进,被木云落的护体真气拦截下来。有几只飞虫耐不住烦燥,趁机飞向八匹骏马,一只小虫在一匹马的上稍作停留,那匹马便倒地不起,浑溃烂而亡,剩余的七匹骏马长嘶不已,蹄角猛踢,受惊于这种恐怖的攻击。

    上官红颜正拦下,却见飞虫们纷纷掉到地上,一支炙的气箭消失在空气中,远处木云落弯弓的手还未放下小弓。看着心的马儿就这样死去,木云落震怒,红色真气跳动,炎烈之气暴涌,将雨丝蒸发成白色的水汽。

    金色小虫翅膀纷纷灼烧而去,体也灼成尘芥,随着雨势消于地上,变成滋润绿草的肥料了。鲜于烈一脸的惊颤,飘然从树梢上飞来,风追芸紧随其后。

    *****************************************************************雷长啸心中一片宁静,他心知此刻离邪帝宫的所居之地已是不远,所以不敢使用鼓术,只是默默窥测着地虎张天忆的下一个出现地。脚下坚硬的地面层层破开,有如水纹般漾开来,一个脑袋露了出来,伸出一只左手直斩雷长啸的腿骨。

    雷长啸退,控制着体的节奏,有如羽毛般飘向帝宫之路的上方。那只手则是紧追不舍,速度一丝也不慢于雷长啸飘动的形。退了数十丈,双方的距离无一丝增加,也无一丝减少,紧持不下。于是张天忆的形又消失在地表,雷长啸则又一次停立不动,他不敢轻举妄动,因为张天忆的气机已经紧锁在他的上。

    这等遁地奇术发挥出了意想不到的结果,连雷长啸也深困其中。雷长啸心中一阵焦急,气机上出现了一个微弱地塌陷,一道黑影不肯放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冲天而起,左手呈钩状,右手以掌形分袭雷长啸的下喉和部。

    雷长啸无奈之下,左右双手将鼓槌合二为一,双手握槌,在虚空处重重一击。一股震天之音传来,蹈空之鼓的至强式还是发了出来,但此时张天忆的左右手已攻至前了。

    二人同时一声闷哼,张天忆七孔流血,倒地不起,雷长啸也后退数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龙腾世家的外姓高手果是厉害,右手的劲气破入他的护体真气,击伤了他的肺腹,但张天忆下场更是惨淡,已是魂归故里。

    掠空之音传来,一方来自山下,一方来自山上。邪帝宫和黑水帝宫同时惊觉了震天的鼓音,两方都开始行动了。

    山下出现了一位满头红发的美艳少*妇,边上还站着一位长得四四方方的壮汉。那少*妇有如三十许人,丰腴无比,走动间凸出来的部位上下抖动,偏偏腰还是很窄。那壮汉却有如一块铁块般坚硬,有棱有角,沉毅之极。而山上来得是先重义、林惊羽和铁中英三人。

    看到躺在地上的地虎张天忆和站立不动的雷长啸,美艳少*妇向壮汉递了一个眼色,他快速上前抱走张天忆。先重义也凑近打量着雷长啸,而带询问之色,雷长啸从怀里摸出物氏当家令,递给先重义,这是木云落给他的信物。

    先重义马上醒悟,将他引入自己一方,双方转为对峙,互不相让地盯着对方。

    ***********************************************

    大木把剩下的章节一次发完,因为后面的章节和翠微居签了电子版权,上架了,所以暂时不能更新了,起点终究是大站,所以这本书在编辑看来不算很好,以后的章节会慢慢更新了,解一章更新一章,不过大木的新书已经开写了,争取在起点上架,这里对不起诸位兄弟了,大木向大家致歉。

重要声明:小说《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