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飞月相遇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木士 书名:柔情似水之武侠
    八马一直奔至傍晚时分,方才停下。人还是神采亦亦的,只是马儿累了,再跑下去就要耗尽生命力了。在一个空地上架起了一个火堆,木云落烤上了小红找来的野味。八匹马儿在树林里游,吃着草儿,并在附近的小溪里饮水解渴,有小红这只兽中异类的存在,不必担心猛兽来猎马。

    十女围在火堆旁吃着野味,一边还尝着酸甜的小吃,较之前天时单纯的野餐好上太多了。那名黑衣杀手被扔在处围,仍然蒙着面,肚子里不时传来一阵咕咕声,但谁也没有睬他。这让杀手心里泛起了不解之色,即没有人审问于他,也没人将他当回事,只是取走了他口中的毒药,以防他自杀,然后就没有任何动作。

    看着火堆上烤制的焦黄金脆的野味,闻着那股香味,他的肚子不争气的又叫了几声。木云落对上官红艳红道:“红艳,一会儿就看你的了,在夜里临睡前,他的意志力应是最薄弱的时候,用惑术应该能将他控制住。”

    上官红艳点点头,泛起了一个清纯的笑容。木云落向后仰躺,双手枕在脑后,夜无媚撕了一块香塞进他的嘴里,用嘴渡了一口清水过去。樱颜从溪边取了盆水过来,替木云落将脸擦净,夜了。

    树林深处传来狼嚎声,接着又传来小动物们的逃窜声。已是午夜时分,杀手睡眼蒙蒙,又饿又困。夜无媚、禅由沁、楚朝霞、吹花、吹雪、赵灵儿、江月影和樱颜、小兰一同上马车睡觉了。木云落端了一碗水递到杀手面前,淡淡道:“你说,如果我现在放你回去,你的结局会是怎样?”

    杀手一震,想了想后,委屈的泪水流了出来,开口说出第一句话:“你这个贼,你害死我了,我现在是必死无疑了。”声音出奇的甜美,竟是一个女人。

    木云落摇头苦笑道:“第一,我和我的女人欢,又没有强迫任何人,所以并不能算是贼。第二,当时是你们要杀我,我不反击总不能任由你们杀死吧。现在也有两条路给你走,一是跟着我,二是我杀了你。”

    “我才不要做你的女人呢!”杀手的眼睛里有了窘意。木云落一愣,摸了摸鼻子,暗道我根本就没想要你做我的女人。上官红颜的影出现在杀手面前,展颜一笑,让杀手短时间的出现休克,惑术已经用上了。其实,这个杀手可能很少执行任务,所以很容易便被木云落说服,所以即使不用惑术相信费点时间也能将她收服,但是时间紧迫,还是用上惑术较好。

    “你叫什么名字?”上官红颜问道。

    “飘絮。”杀手机械的回答。

    接下来,在上官红颜极富惑的声音中,这个杀手将所有的秘密和盘托出。这拨杀手和前面的黑衣杀手均是来自追血堂,追血堂是天下两大杀手组织之一,仅次于灭魂堂。属下共有杀手五百多位,其中顶尖杀手十人,护法长老五人,杀手之王两人,所有人都统一在总堂主的指挥下。这次追血堂收了邪帝宫的三十万两银子,追杀木云落,因木云落在刚接任务时还没有名震武林,所以追血堂以为是个跳梁小丑,就爽快地接了下来。没想到初次派了八位甲级杀手,外加一名顶尖杀手竟全部阵亡。于是总堂主对木云落实力重新评估,一次派出五位顶尖杀手,没想到还是低估了木云落。

    飘絮是总堂主的义女,平时虽然接受武功训炼,但完全没有其他杀手经历过的生与死的考验,所以意志力方面很是薄弱。这次本是让她跟着出来见识一番,并没打算让她出手的,结果就稀里糊涂落入了木云落之手。

    上官红颜将一丝的意识输入飘絮脑中,将她自尊木云落为主人,才收起了惑术。飘絮清醒过来,看着上官红颜惊怒道:“你对我作过什么?”接着看到木云落,心底泛起一丝温暖,低呼一声主人。

    木云落将上官红颜抱入怀里,向飘絮说道:“飘絮,你去吃点东西睡觉吧,我们明天还要赶路呢。”飘絮应了声是转离去。

    “厉害呀,红颜,你说当时你用惑术控制我的话,那我岂不是要败下阵来。”木云落在她部大力捏了数下。

    “噢!”上官红颜一声轻吟,舒服地叫出声来,媚眼一瞥道:“才不是呢,主人。如果当时奴儿用上惑术,可能会被主人反控制的。因为主人的精神力太强大了,再加上樱颜和飘絮的精神在瞬间出现了裂痕,所以被奴家趁虚而入的。而在主人上是不会有这种况发生的,所以红颜当时怎敢轻用惑术,那岂不是自寻死路吗?当然,红颜结果还是沦为主人的女奴了,这其实是红颜心甘愿的。”

    说完后,小手隔着衣服抓住了木云落的神龙,捏了几下,发出一声笑,将子扭动起来。木云落在她的肥上重重打了几下道:“真是个妖精,你的体还能经得起我的折腾吗?早点休息,明天我们早点起,我有点担心帝宫那边的况了。”上官红艳疼的轻哼数声,媚眼如丝,好生艳

    木云落说完后,她仍腻在他怀里不肯离开,小手从衣内探了进去,抚上了神龙,轻重缓急的动了起来,道:“主人,红颜想在主人的怀里睡上一夜。好舍不得离开这个温暖的怀抱啊!”深之极。

    木云落叹了口气,将她搂紧,在火堆边坐了下来。上官红颜缓缓合上凤眼,平静的睡去,完全是一副纯真的模样。木云落坐在火堆边也合上双眼,念着黑水帝宫的况。

    *****************黑水帝宫,耸立云端的高古建筑,外观典雅威严,金砖碧瓦,红檐暗角,层层落落,分为上中下三层院落。上院在最顶端,住的全是帝宫的女眷,除夜无月外只有四个丫环。中院是议事厅,是商议帝宫内大事会议的地方,拿定主意后,都是由夜无月统一发令,龙虎狮象四大护法长老和帝宫内的十大头领所居也都住在中院。下院最大,住了一万名弟子,平习武吃饭的地方。

    一万名弟子共分为十组,每组一千人,都有一位头领。十队分别命名为白云飘忽斩冲守攻幻虚。白队头领武力克,神力惊人,一横练功夫刀枪不入,武器是锤。云队头领常天辉,坚毅冷峻,善于观星占卜之术,是智囊形的人物,武器是折扇。飘队头领陆一,轻功卓绝,行千里,武器是大刀。忽队首领管石桥,武器是剑,斩队首领陆三绝,武器是拳、指、腿,是为三绝。冲队首领马上飞,武器是枪。守队首领千落寒,武器是剑。攻队首领张峰宇,武器是斧。幻队首领丘安泰,没有武器,纯以一双铁拳对敌。虚队首领徐方,武器是厚背刀。这十人均是一流高手,兼之还修习了黑水一派的绝妙武学,所以更是如虎添翼,加上对黑水帝宫忠心耿耿,绝对是一股强势的力量。

    冷雪飞一行早在木云落到达夏口城时就到了,受到了黑水一派的势烈欢迎,尤其听说冷雪飞是帝君指定的帝后时,更是下跪接见。而先重义和刘儒明、林惊羽是英雄榜高手,实力自是惊人,让十头领更是对未露面的帝君感到好奇,怎会有这么大的凝聚力收揽如此高手。

    夜无月有如女神般白衣飘飘,完全不同于夜无云三女的黑衣。她眉目如画,姿色绝对在所有的女人之上,材比夜无媚还要火爆,这让诸女泛起了惊艳之感,连梅谷兰这个小丫头也不敢大声说话了。

    夜无云、夜无蝶、冷雪飞、物婷婉和梅谷兰随着夜无月步上了上院,而先重义、刘儒明、由朗月、由烈、地无天、地无法、铁中英、林惊羽和金针婆婆史云慈留在中院,那三十二位弟子则归入龙虎狮象四大长老直接管理,每人分管八人,各自调教,届时好为帝君直接效力。

    六女在上院宽敞的大厅内坐下后,聊了起来。夜无月自是看出了夜无云和夜无蝶已突破黑水诀的瓶颈,进入大圆满之境,功力已经和她不相上下了。她的心里还是泛起了一丝的幽楚,念起了木云落。她本想将所有的发令牌交与冷雪飞,因为冷雪飞毕竟是帝后,但冷雪飞以不擅于指挥和谋定为由拒绝了。其余几女也赞成冷雪飞的观点,她只能不再坚持,而且她本跪见帝后,也被冷雪飞制止了。冷雪飞坦言大家以后都是帝君的女人,所以无分大小,都是平等的,帝君的女人必须各自发挥自己最大的特长,来帮助帝君。这让众女很是欣慰,因为帝后有的正是一颗广博的心。

    物婷婉将随能携带的物氏产业财产全部都带来了,分成几个大箱子搬了上来,这让夜无月兴奋了一阵,因为这么多的银子可以使黑水帝宫的实力更加大增。众女接着又纷纷聊起了木云落,黑水帝宫的帝君,夜无月听过众女的描述后,恨不得马上飞到他的边,和他共度良宵。五女也很是想念他,毕竟分开这么长时间了,也不知道他过得好不好。

    而对于邪帝宫的来袭,夜无月更加不放在心上了,因为有了八位顶级高手和金针婆婆的加盟,外加两只太古神兽,夜无云和夜无蝶的功力更是又上层楼,何惧之有。

    接下来的几,夜无月放下手中的工作,陪着几女在帝宫内参观。帝宫远在山端,后面有一座高山做为屏障,下面即是大海。大海终笼罩在雾中,屏障则直插在水中,高过万丈,光滑如镜,无可攀爬。在上院中还从山上引入了一条温泉,形成了一个天然的浴池,有如小湖般大小。上院因为是帝宫的后宫,所以房间也是有数百间,整个建筑充满了王者般的大气。最大的一间房间位于正中,自是为帝君准备的,那张超大无匹的巨能容纳百人同时睡觉,看来当时就为帝君设想了许多妃子。

    通往帝宫的唯一一条通道很是陡长,从山脚下向上看帝宫是虚无缥缈,看不清楚的,因为帝宫是在云堆之上的。通道的两侧是群山环绕,再向两端发展是悬崖峭壁,所以只有正面一条上山之途,易守难攻。即使发生战争,最多将战场范围则阔展至群山之中,但上山的路只能是这条路,所以很容易就发现敌人了。而经过数百年的规划,在山脚下专门设有一种机关,在有人登山时即可发现。

    山下还有数十个城镇村庄,住了纯朴的村民约有十几万人,从没有饱受战乱和各种扰,因为一直有黑水帝宫资助他们。所以,他们当黑水帝宫有如神一般的存在,顶礼膜拜。每月都会主动将粮食、鸡鸭鱼和自己所酿之酒送上帝宫,他们已是和帝宫连在一起的存在了。

    这一带本就是在群山之中,很难发现,所以平倒也少有人来,再加上特殊的气候,生长了许多的珍贵植物。当然,蛇虫鼠蚁和奇兽珍禽也是不少的,只是它们很少主动攻击人类。

    自从小白和小黑两只太古神兽来了以后,山上的猛兽更是伏首称臣,不敢有丝毫妄动。两只太古神兽经常到山上去采摘野果,在人迹难至之地,它们弄回来不少奇果异实,让夜无月这个活过四百年岁月的美女也暗自称奇。

    这一,在木云落他们离开云海普渡抵达码头之时,邪帝宫的人到了,驻守在山脚下,与山上的帝宫相持。附近居民早在帝宫的疏通下搬去更远一点的地方,以免祸及无辜。

    双方都沉默着,只待一个合适的机会,但那种紧张的气氛却营造出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