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章 荡艳之战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木士 书名:柔情似水之武侠
    木云落长叹一声:“世事百味,成又如何,败又如何。站在了顶点之后,或者并没有原本想像的快乐。还是守着心仪的女人,听风赏月,琴曲相依,安稳的过子吧。”

    上官红颜的眼中掠过一抹异彩,对这个多变的男人又多了一份了解,柔声道:“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和主人有着同样的想法,最终得势的说不定就是主人这样淡定的人呢?其实以主人的雄才伟略,兼之并黑水帝宫和云海普渡的超卓实力,想要平定武林,其实胜算比龙腾九海还要大上几分。”

    “哈哈哈,我的目标就是武皇,得武皇之位,平定四海,将龙腾九海这种勾结鼠辈的人清剿一空。当然,这可能永远只是个理想,天下间绝对的平静是永远也不会有的!”伴着长笑声,木云落展现出目空一切的气度,散发着让人臣服的王者之气,让上官红颜心里泛起一种罕有的崇敬之

    接着,木云落探将彩衣罩在樱颜上,抱起她和上官红颜一同下楼。楼下的老鸨脸色微变,上前来拦住木云落道:“这位公子,你怎能将樱颜就这样带走了!你这是明着抢人,快将樱颜放下来。”

    木云落的眼睛出凌厉之色,老鸨寒若惊鸟,再也不敢吭声。但却有五位护院冲了出来,大声叫着:“将樱颜姑娘放下来,否则我们不客气了。”

    “我倒要看看你们是如何的不客气,请随意。”上官红艳微微一笑,让全场的人泛起惊艳之色,魔门媚术无分男女。

    木云落仰天长叹,再也没有理睬这些人,大步向外行去,上弥漫着漫天杀气,将心中对龙腾九海的愤怒绪散发面出。所有人均是苦苦挣扎,再也没有力气挪动分毫体,眼睁睁看着二人扬长而去。

    一夜深息,几女的容颜焕发出青的神采,看来经过木云落的雨水滋润让她们心满足,这点从她们的眼神中可见一斑。樱颜也悠然转醒,她看到木云落后单膝跪下,叫了声主人,低着头等待指示。木云落挥手让她站起来,然后和众女一同出门,再次准备踏上征程。

    这次木云落委托掌柜买了驾马车,再添置了一些必备用品。这驾马车相当庞大,足以躺下二十几人的空间,由八匹健壮的马儿拉着,这些东西耗去了木云落三千两银子。车上还摆放着一堆暂新的被褥,还有一些食物和蓄水的羊皮袋,角落里还有一些女人家吃的酸甜小吃,这让众女开心不己,暗赞郎君的细心体贴。

    上官红艳依然是一男装,媚态百生,她亲自驾车。禅由沁在车里向外扔了一袋清水给上官红艳道:“红艳姐姐,先喝几口水,路上风沙大,别把你嫩的小脸给变粗了,那样相公可就不喜欢了。”

    “放心吧,由沁妹子,姐姐知道怎样保护自己,让主人开心才是红艳最重要的使命。”上官红艳妩媚一笑,让几女泛起惊艳之感。

    夜无媚几女对上官红颜愈发亲近,以姐妹相称,相处得也很是融洽。反正都是木云落的女人,不管是正室还是女奴,也没有尊卑之分,能让木云落开心才是最为重要的大事。

    马车缓缓上路,速度很快。车内,木云落趴伏在被子上,樱颜秀丽白皙的小脚踩在他的上,正在替他作东瀛按摩。禅由沁则在抚琴,柔和的曲子分外清神。樱颜用崇拜的语气说道:“沁姐姐果然厉害,樱颜还自以为是琴技高手,没想到在沁姐姐面前有如刚学琴的孩童。以后还要向沁姐姐讨教一番,以博主人开心。”樱颜的过往记忆已经埋藏在神识深处了,现在的她已经变成了一个清纯美丽的女子了,一切只以木云落的喜好为目标。

    木云落舒爽地转过来,樱颜跨坐在他的腹部,小手在他的部按着。看着眼前动人的玉足,木云落伸出手细细把玩,一副不释手的样子。樱颜的脸红了起来,她还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处子,所以份外受不住这种挑逗,一声嘤咛伏在木云落怀中。

    八女轻声一笑,暗想又有一个女子沦陷了,沦陷在木云落的色手之中。木云落揉着樱颜柔若无骨的子,饱满的部手感饱涨,樱颜原来穿着暴露的衣服一下子就脱体而出。接着木云落坚实的神龙埋入了她的体内,伴随着马车的颠簸,这场欢所带来的快感更加强烈,而樱颜的子以任何想像不到的角度弯折,让二人的紧密结合无半丝间隙。看来她也是从小受过这方面的特训,在第间的风真是风无比,只可惜想得到她的人希望落空,因为樱颜的处子之献给了木云落。

    看着二人的异样欢好,八女都在旁边认真观看,纷纷红起脸来,结果自是每人都被木云落胯间的神龙所征服,慵懒无力的躺在马车上。事后,她们纷纷怪责木云落的荒,任何时候都想着欢,这让木云落泛起了得意之笑,在每女的上又留下不少的印迹。

    上官红颜在驱驾着马车,马车内的声音一滴不漏地被她收入耳内,她的下腹传来阵阵潮气,一种麻酥的感觉漫延至全。自从跟了木云落之后,一度欢好,让自己的心全部悬于这个心的郎君上之后,她愈发不堪挑逗,自小修炼的天魔艳舞本是为勾引男人而生,没想到自己却沉沦在这个小男人上,真是个让人又又怕的郎君。

    正胡思乱想时,一只大手围在了她的腰间,接着她被抱到了怀里,另一只大手接过了她手里的缰绳。上官红颜软软倒在木云落怀中,无比丰的美坐在了他依旧硬的神龙上,磨擦起来。

    路上静俏俏的,树林里偶而传来一两声猛兽的吼声,这是寻常人不会到来的地方,木云落的神识将方圆数里的动静观察至微。这时,他的神龙已被上官红艳释放出来,深深埋入上官红艳潮气十足的花径之中。阳光洒下,笼罩在二人上,上官红颜施展全部功力,在第之术上的所有精修,终于应来它最能发挥特长之处。

    上官红艳坐着不动,但那里传来的各种动作却丝毫不弱于大刀阔斧的冲击,她的小舌还仔细着木云落的膛,袒露的部被木云落的大手细细把玩。此刻,上官红颜的一男装掩盖不了她媚态的释放,惊人之极。

    一阵掠空之声传入耳鼓,木云落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上官红艳沉于**之中,丝毫未察。在她此刻的心里,只要主人的命令,无论是何事都可以做的,包括在光天化之下当着别人的面欢好。

    数道影泛入木云落的心湖至境,一个个影子清晰起来,共有五人。上散发着冷的气息,和上次伏击的杀手是同一种真气,但是这五人的实力远超上次的杀手。五人的速度极为惊人,迅如奔马,转眼已至木云落体十丈的范围,隐在小树林中,跟着马车移动。

    木云落的神龙抽送起来,在无比窄紧的花径中艰难移动,上官红艳得到更大的快感,呻吟声更大。那种人心魄的鼻音,在五位杀手的心里泛起了丝丝意。五人对望一眼,一齐点头,因为男女在欢时必然将精气神放至最轻松,此时突袭应刻能得到最大的好处。

    五道影分成三拨攻来,前面三人直袭趴在木云落怀中动的上官红颜后背,呈品字形。而随后两人一个用手中的细长之剑从头项向下刺入,直指木云落百汇,另一人手中的细长之剑刺向木云落右耳。所攻角度都是守势难以达至最强的地方,果不愧是杀手中的高手。

    上官红艳终于感觉出丝丝寒气直冲自己的后背,神色微变,刚要起,复又被木云落按在了怀里。她吃吃一笑,继续**木云落的耳垂,双手和双腿缠得更紧。而木云落没见任何动作,却长而起,迎风站在车辕上,随风而动的长发和袒露的膛形成一种邪气的感觉。上官红颜仍在上下动,随着木云落的站直子,神龙埋入了花径内的更深位置,带来她的一声无比艳的呻吟。而她硕大的**,随着动作的波动而上下抖动,露在空气中,艳不已。

    二人的交合处就这样露在五人的眼前,细细的水流也清晰可见。而同时,五人的攻势已经触手可及了。木云落此时陡然动了,头下脚上翻转过来,头顶之人甚至能看到上官红艳胯间的毛发和红色的贝蕾。接着,木云落的嘴咬住了缰绳,双腿分踢当先攻来三人中的旁边两人,双手没看到任何动作,霸天刀和凤血剑却同时翻到手中。而上官红艳的体后仰,双手叠成复杂的兰花状直击当中之人的前,仅靠双腿和木云落胯下的神龙支撑着体重。

    所有的变化都是在电闪之间完成,头上之人甫一看到上官红艳的胯间,头就离开了体,而头颈的血液一点未溅,完全被霸天刀的寒气冰封。接着攻击右耳之人感觉到一股冲天炎气,双眼受不住煎烤,缓缓闭上,接着体就四分五裂,跌落地上,还带着星星火点。木云落的挥舞动作他们还没看清就命丧黄泉。

    上官红颜攻击之人是五人中攻力最高的,所以反应最为迅速,他手中的尖锐之剑轻抖,形成数道剑花先攻上官红颜的双手,真气凝动,剑气纵横。而他侧两人也及时反应过来,剑势改刺为削,直击木云落的双腿。

    木云落长笑一声,从神龙处渡入一股真气至上官红颜体内,同时双腿以匪夷所思的角度绕过长剑,后发先至,竟在中间之人和上官红颜的攻击还未接触时,结实的踢在了二人的部。二人连闷哼之声也未发出,就有如重锤击过般七孔出血,重重砸在地上。同时,上官红颜双手和中间之人的剑势击实,一声闷响,那人后退数步,飘落在马背上。而木云落和上官红艳的体已经转正,仍然持着刚才未完的业,上官红颜的声音更大,流下的水势滴落车上,打湿一片。

    马背上的人双目出森森寒气,长剑遥指木云落,其实他此时已是心中震颤。追血堂排位前十的杀手来了五个,但在转眼之间即死去四人,仅存自己这个排位第二位的杀手,接下来还不知是生是死。加之前面所死一人,追血堂排位前十的杀手已经死去五人了,这是追血堂从未有过的败绩。

    而且,让他更为惊异的是,眼前这个男人如此色,在欢好之间竟能淡定杀人,还将怀中的艳烈女子弄得很是舒服,看来还没有发挥出十成功力。此刻,他的体已经紧锁在木云落的气机之下,想逃也逃不掉,只有殊死挣扎,以求能败中得胜。

    木云落淡淡一笑,左手牵缰,右手在上官红艳的肥上重击一下,传来一阵呢喃声。接着体消失在原地,下一刻,杀手已经被木云落抓在手上,一动不动,被点了道。他随手将手中之人扔在车辕上,又猛力动了几下,上官红艳达到了第十个**。

    而他的神龙仍然耸立,上官红艳媚惑一笑,从木云落怀中滑落下来,跪在奔驰的马车上,部抵在他的双腿上,小嘴含上神龙。舌尖的美感更加细腻,前端卡在喉咙里的窄紧,让木云落舒心一笑,抚上上官红颜的秀发。

    马车向前奔行十余里,木云落的神龙一阵膨胀,将上官红颜的小嘴撑得无比满足,一股烈浆散了出来。浓烈的白色液体顺着上官红颜的嘴角流了出来,她的喉咙一阵蠕动,咽了下去,并将嘴角的白色汁液拭干净,接着又将神龙上的残液卷入口中。

    真是个媚惑无比的女人,事后,上官红颜偎在木云落怀中。二人的衣服已经收拾整齐。只是,上官经颜的**仍然暴露在空气中,因为木云落的双手仍在抚动。这场迅速结束的战斗,车内九女竟无一人发觉,因为她们都睡了过去。

    木云落轻吻上官红颜的脸蛋,淡淡问道:“红颜,开心吗?我刚才的举动没让你觉得难堪吧?”

    上官红颜深的眼神紧盯木云落,献上无比缠绵的香吻,将近窒息时才唇分,呢喃道:“主人,红颜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妇了!从今以后只浪给主人一个人看,即使主人要和红颜在大街上欢,红颜也是开心的,因为那说明主人迷恋红颜的子。”

    说完后将**抵在木云落部,小舌着木云落的脖子,有如一只柔驯的母猫。那边那个杀手,流下屈辱的眼泪,将至崩溃的边缘。

重要声明:小说《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