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章 柔舞之术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木士 书名:柔情似水之武侠
    赵灵儿和江月影二女在疲惫中睡去,禅由沁和吹花因为例事已过,加之闻到二女上的欢气息,昨晚强忍的**一朝勃发。木云落上仅有的一块围巾被二女顺手摘去,接着被扑倒在

    禅由沁清绝的面孔泛起阵阵红潮,眼睛里媚水百生,在木云落耳边媚道:“相公,你一定要好好安抚沁儿一次啊,沁儿都忍了十几天了。”原本的圣洁模样完全被艳色替代。而吹花修长的**紧紧挟住木云落的大手,扭动着不让他移走。

    木云落哪堪挑逗,挥上马,将禅由沁骑在下,纵意驰骋。原本就没有释放的**更加强烈,将禅由沁送上一**的**,直至的顶点。接下来的吹花也像旷世怨妇般放浪不已,在木云落的动中恣意挥洒,最后在快感中入梦。而木云落的火还未发泄而出,结果是原本的休息时间变成欢时间,夜无媚、楚朝霞、吹花、吹雪和上官红艳无一逃脱他的胯下,逐渐迷失在的旅途中。木云落的火最后才在上官红艳的小嘴里爆发,那个他至的地方。

    欢之后,已是初灯时分,看来只能休息一晚,明天再起程了。夜无媚、楚朝霞和上官红艳因为功力深厚,所以精神上没有丝毫疲态,另六女则沉沉入睡。木云落更加觉得神清气爽,他在上官红艳和夜无媚的伺候下穿上衣衫,准备出去走走。

    上官红颜经过这一的相处,众女对她已没有了初时的敌意,加之这是木云落亲收的女奴,所以也就同她和气相处。而上官红颜本也是极力讨好众女,所以现在倒是打成一片了。毕竟在天魔舞的感染下,众女都被她的魅力所征服,兼之上官红颜的武功是最高的,较之夜无媚还高出半筹,所以众女也向她请教一些武学上的问题。尤其是对男人有强烈惑的天魔之舞,八女都想学会,好在木云落面前尽展风,让心的郎君迷醉在自己的体上,这也是每一个女人心愿。

    夜无媚让上官红艳陪着木云落出去,她和楚朝霞留下来守住几女,以防有歹人乘势而入。外面***已上,闹非凡,夜晚比之白天更加繁华。一阵凉风吹来,显示出这还是一个天的晚上,出门时一定要多穿上件衣服。

    上官红颜仅比木云落矮上半个头,加之傲人的材,走在木云落边上,吸引住了很多人的眼球。行走间,一座极为气派的宅子映入眼底,上面挂着数个大红灯笼,一块额匾上书燕语院。几位打扮地妖艳的姑娘在门口拉客,脸上涂得就和面粉似的,堆笑时还不停向下掉。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院?”木云落停了下来,饶有兴趣地向上官红艳问道。

    上官红艳愕然一笑,向木云落投去一个媚眼道:“主人啊,难道你想进去看看吗?其实里面鲜有像夫人和奴儿这般的美女,男人只是图个新鲜吧!”

    木云落在她的丰上一捏道:“红颜,我进去瞧瞧,你就不要进来了,找个地方转一转,或者直接回客栈吧!”

    “不行,奴儿要守在主人边。不过,请主人先进去,奴儿收拾一下自会来找主人的。”上官红艳转离去,还向木云落展露了一个笑,无比媚惑。

    刚走近门口时,一位老鸨在门内闪出,抱着木云落的胳膊向里拽,堆着谄笑道:“呦,这位公子是第一次来吧,我们燕语院的姑娘可都是美女啊,尤其是新进的几位姑娘,还没有来得及开苞呢,就等着公子来呀。”边说边在木云落上蹭了几下,弄得木云落一脸苦笑。

    一楼的大堂里几乎每张桌子都坐满了人,姑娘们打扮得像花蝴蝶般穿来穿去,一群大男人色笑着在姑娘的上抓来抓去。木云落看着几位如此粗俗地女人,皱了皱眉头,向老鸨手里塞了一锭银子道:“有没有雅间啊!”

    老鸨眉开眼笑,笑呵呵道:“有,当然有了,我们上三楼吧。”说完扭着股当先向楼上行去。木云落看了看四周的人群,摇摇头跟上。烦杂的声音渐远,在进入三楼的一间相当大的房间后,更是几乎听不清一楼的吵闹声了。

    这个房间装饰的相当暖昧,全是用淡粉色,旁边的小柜子上还摆放着几个盒子,相信是姑娘们用的小饰品。老鸨仔细看了看木云落,媚笑道:“这位爷长得真俊,不知喜欢什么样的姑娘?”

    “把你们店内最好的姑娘都叫出来,让我看看,如果不满意,我可是要马上走人的!”木云落板着脸说道。

    “没问题!”老鸨应承得很快,转离去。不一会儿,房门打开,七位姑娘鱼贯而入,燕肥环瘦,各有特色,长得均是中等姿色。木云落看了看后,对站在后面的老鸨摇摇头,表示很是不满。

    “呦,爷!这些都是店里最好的姑娘了,再没有更好的了。”老鸨的话还未说完,木云落随手扔出一张百两银票,老鸨马上改口道:“有,有,正好今天刚来了一位姑娘。不过她好像是来自东瀛,而且说好是卖艺不卖,兼之她还不是本店的人,只是赚了钱和我们分成,所以我就同意了。至于能不能将她搞定,还要看公子自己的本事了。”

    木云落的兴致一下子上来了,挥手让她去办事,并将七位姑娘带了出去。片刻之后,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来,木云落脸色收紧,因为只听到老鸨一人的脚步声,另一人在移动间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如若不是他这种级别的高手,根本不可能感觉到有人接近,好厉害的轻功。

    门开了,老鸨的笑脸晃了晃之后,就退了出去,接着进来一位丽人。纤瘦的躯,但**并未显小,反而异常突出,加之暴满的股,应是从小特别修炼了某种密术,否则不会将材彰显得如此夸大,就有如上官红颜般自小修炼媚惑之术,在一笑一颦间人无形。

    她的长相极为圣雅,细细的眉毛,高的鼻梁,鲜艳的双唇异常泯薄,整张脸充满了异域风感蛊惑。她看了木云落一眼,微探子道:“这位爷,不知要樱颜表演什么节目?”

    “你都会什么节目,不妨说来听听。”木云落将子斜靠在靠桌上,一支手臂撑着子,写意的说道。

    “弹琴赋诗,下棋绘画,樱颜不敢说样样精通,但也是信手拈来。当然,樱颜最擅长得就是来自我们东瀛的柔舞之术。”樱颜双眼紧盯着木云落,浑没有半丝真气波动。木云落心里放下一块石头,心想她可能是体轻盈,自小练舞的关系,所以才落地无声。

    “柔舞之术!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要不就先跳一段给我看看吧。”木云落坐直子,好奇地看着樱颜。

    樱颜微一鞠躬,体退远,一彩色的外衣脱落,露出内里黑色的紧衣,更加突出了她的双峰和隆。接着,她动了起来,时而曲,时而头部触碰脚跟,时而体柔折飞跳。每一个动作都是迅捷无比,仿若浑无骨,比之上官红颜的体更加柔软,加之她本小的体,任何动作都是出人意料。她轻盈的跳动,一头黑发随之飞扬,给木云落造成极大的震撼,如此的体让他泛起了蹂虐的念头,想看一看她究竟是有没有骨头。

    这时,樱颜将束在头发顶端的发夹拿下,黑色的长发缓缓散落,雪白的肌肤若隐若显,体却以右脚脚尖为点,转了起来,有若天人。木云落神色一震,眼睛睁大,难以致信地看着眼前的妖娆,樱颜在转动中体渐近木云落。在靠近木云落时,她的头部后仰,靠在他前的案几上,**形成两座山峰冲击着木云落的感官。接着她的双腿上扬,整个人翻了起来,一把匕首现于手上直击木云落前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木云落的神色还未清醒过来,匕首已带着丝丝的近了。木云落的黑色长袍无风而动,一股气流狂涌,右手指尖循着匕首的曲线,一点未差地点在了匕首前端,凭得全是心湖至境的迅速反应。

    匕首顺着指尖的劲力以丝状的裂缝漫延开来,化做星星碎片跌落地上。同时樱颜被木云落的真气侵入经络,体一翻,在案几上留下点点腥红,复又站立在刚才舞动之地,二人隔几相望,仿若刚才的交手只不过是一个梦,一切都未移动过。

    樱颜的体颤动起来,再也支撑不住木云落侵入真气的涌动,一股坐在了地上,神复杂地看着木云落。木云落气机紧锁樱颜,长而起,走至她的前,抬手抓住她的下颌,冷冷道:“真是个美人!告诉我是谁让你来杀我的。”

    “我们东瀛忍者是不会有贪生怕死之辈的!”说完后恶狠狠地盯着木云落,眼神中散出决死之意。

    “主人,这个女人交给我吧,我保证在七天之内将她的所有秘密挖掘出来,并将她陪养成主人的另一个女奴。”上官红颜推门而入,一的白衣,伪装成了一位玉树临风的公子,连部和部也小了一大圈。

    木云落看着她的双峰和股,双眉一扬。上官红颜心中一喜,声道:“主人,人家只是现在将它们束了起来,等回去后还会恢复老样子的,请主人放心吧!”说完后,嘴角媚笑,加之一的服饰,更加媚惑。木云落双臂将她抱入怀里,在她的嘴上吻了起来。

    上官红颜回应,心里升出一股前所未有的甜蜜,心知这位俏郎君终是将自己放入心里了,其实做他的女奴真是不错啊。下体的谷地也在木云落的抚中涌出阵阵潮气,打湿了原本就没有干透的花径。

    樱颜传来一声闷哼声,厌恶道:“木云落,你连男人也喜欢吗?真是太恶心了!”上官红颜一笑,将束在头上的带子拿下,一头秀发散落,还原成一个千百媚的女人,樱颜神一震。上官红颜抓住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眼睛里出奇光,紧锁樱颜的双目,惑的声音说道:“你是谁。”如若是在平时,上官红颜要用惑术控制住樱颜,非要将她的精神完体摧垮,始能成功。所以七已经是宗师级的水准了,遇上特别坚毅的还未必成功,因为他们已生死志,宁死也不会被控制在惑术之下的。刚才樱颜的精神出现真空,沉迷在上官红颜的完美容颜下,那种由男生女的转变非是她所能承受,所以才被乘虚而入。

    “樱颜。”樱颜的神色痛苦万分,好像在苦苦挣扎,似要摆脱上官红颜的控制。

    “樱颜,我是你最好的朋友,你以往受到过的苦痛已经过去了。从今以后,你开始过暂新的子吧,你前面的这个男人是你的主人,你是他的女奴,以后要听主人的话,尽心侍奉主人。”上官红颜声音愈发温柔。

    “主人!是的,他就是樱颜的主人。从今以后,樱颜要听主人的话,尽心侍奉主人。”樱颜的神终于平静下来,堕入了上官红颜的控制之中。木云落转离去,守在门口,怕有人打扰到上官红颜的施术,让她尽量多得到一些消息。

    半个时辰后,上官红颜将门打开,疲惫的神色显示出她耗尽心力,惑术对施术者的真气要求也相当之高。木云落跨入房内,将门掩上,樱颜已经发出均匀悠长的呼吸,睡在地上。上官红颜取出一粒药丸,放在手心置于木云落面前,柔声道:“主人,这颗是在樱颜牙齿内发现的毒药,还好她未咬碎,否则也得不到这么多的消息了,主人更加收不到这么可人的女奴了。”

    木云落将上官红颜搂入怀中,怜地在她的股上拍了几下,以示奖励。上官红颜轻嗯一声,双手缠上了他的脖子。“主人,谢谢你对红颜的疼惜,红颜以后会好好报答主人的。”一男装的上官红颜惑力也增加了数个层次,这真是始料未及的结果。

    接下来,上官红颜轻启朱唇,缓缓说出樱颜所守的秘密。樱颜是来自东瀛第一世家水月世家的忍者,是水月无迹的三大亲传弟子之一,已经晋升为上忍级别了。只可惜她的忍术来不及一一施展,便被木云落的真气制住,这也只能怪她太过艳丽,木云落在无意识中竟然用出了十成内力。

    水月无迹是东瀛的第一高手,时下正值东瀛国主龙渊真助新亡,而龙渊真助膝下仅有一女即是龙渊雪丽公主,所以大臣们纷纷拥护其为新任国主。而水月世家却全力反对,因为家主水月无渡即是水月无迹的亲哥哥,想坐上国主之位。于是水月无渡联络东瀛几大世家,在水月无迹的调合下,一举推翻了龙渊雪丽而让水月无渡坐上国主之位。水月无迹在东瀛声誉是如中天,是超越国主的存在,所以有他出面,所有的反对声全然沉默,只能看着龙渊雪丽流落异乡,不知所踪。

    此次水月无迹听闻龙渊雪丽流落中土,所以便派出三大弟子樱颜、轻剑和铁方前来追寻。三人还负有密令,要与龙腾九海结盟,协助他统一武林。龙腾九海和水月无迹两人相交甚早,这次结盟更是为了方便两国之间的贸易过往,兼之这也是对水月无渡新任国主的支持,而龙腾九海则要借助水月世家的力量来铲除敌对势力,所以二人一拍即合,毕竟双方联合的力量确是凌驾于中原其他世家之上了。

    樱颜追杀木云落就是出自龙腾九海的主意,因为邪帝的人倾巢而出突袭黑水帝宫,偏偏木云落又是黑水帝宫的帝君,连魔门也抽事外,不与他为敌,而上官红颜又是新败于木云落手下。一切的胜势全部倾向于木云落,所以龙腾九海让水月无迹的三大弟子协助暗杀木云落,因为暗杀最为适宜的人选自然是忍者。

重要声明:小说《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