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章 杀手围截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木士 书名:柔情似水之武侠
    木云落在阳光的洒照中,悠然醒来。边四女柔美的姿都缠在他的怀里,像八爪鱼般正面全接触的竟是上官红艳。此刻,她的眼角还残留着昨晚幸福的泪水,脸容平静,有如一个初涉红尘的少女,再也不是那个艳天下的妇。

    木云落长叹一声,从四女纠缠的肢体中脱而出,在清澈的小溪边抹了把脸,整理了一下头发和衣衫。上方传来一阵悦耳的歌声,间杂着几声女子的嬉戏声。木云落好奇心大起,沿着岸边向上走去。

    江月影鲜红的外衣映入眼底,她乌黑秀长的头发被水微微打湿,正在用梳子梳理着。而唱歌的是赵灵儿,她美妙的歌喉宛如百灵鸟般婉转,她的手轻轻地拨着溪水,拭去脸上的污尘,洁白如玉的耳垂露出来。小兰也在稍下一点的位置清洗着衣物,看来是木云落昨天刚刚换下来的衣物,包括那几件贴的内衣。不远处,炊烟袅袅,禅由沁和吹花应该在准备早点。

    “灵儿姐姐,你说昨天晚上木郎和媚姐姐、霞姐姐、花姐姐以及上官红艳做的那种事,是不是很舒服呀,否则她们怎么会叫出那种让人觉得很是放浪,但又偏偏无比喜欢的声音呢?”江月影红着脸问道。

    “我不知道,你不会直接去问木大哥吗?”赵灵儿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脸儿红了起来。

    而小兰则神呆呆地看着溪水,对着江月影喃喃道:“也不知道木公子会不会收了小兰,小姐你一定要帮帮小兰的忙,否则小兰就不能和小姐在一起了。”其实那只是一个借口,这个小妮子的心也动了。

    一时之间,三女各自想着心事,溪水在指间游走,就如姑娘们此刻流动的心,表面平静,内里翻滚。

    木云落暗叹一声,不再偷听女人家的私语,转向禅由沁和吹花行去。禅由沁看见木云落,喜滋滋地上前替他整了整衣服,温柔道:“相公,醒了?昨晚睡得可安稳?”一旁的吹花幽楚地看了他一眼,笑了起来。

    “很好,唯一的缺憾就是沁儿和花儿不在边,睡得有点不太踏实。”木云落看着两女,故意泛起了失落的神,顺手将二女搂入怀中,让禅由沁和吹花心里一喜。

    禅由沁白了木云落一眼,接着道:“相公,我看灵儿妹妹好像喜欢上你了,只是她心里有点自卑,所以不敢表白。”

    “是吗?灵儿对我产生了男女间的感?看来我还是有点粗心啊!”木云落感喟道。

    “相公,这些事本来就应该是我们女人心的,你只管享受我们的温柔就可以了。”吹花端着一碗煮好的粥,送到木云落嘴边,一勺一勺地喂他吃下。

    休息过后,十人再次出发,江月影恋恋不舍得看了木云落一眼,撒道:“木郎,你抱着影儿走吧,影儿累了。”说完后投入他的怀里。

    木云落横着将江月影抱起,手指在她的股上拨动几下,洒然而行。江月影的子一下子软伏下来,趴在他的媚不已。三匹骏马同时四蹄雷动,扬起一缕绝尘,飞速离去。因为木云落心念黑水帝宫的况,早在云海普渡住到第二时,就让雷长啸先行一步,快马加鞭地赶往黑水帝宫。并亲书一封信,让他带给诸女,以示相思之苦,现下雷长啸恐怕已经到达黑水帝宫了。

    行至中途,偏僻之地,三匹马同时停了下来,木云落也抱着江月影皱了皱眉头。前面有八个一黑衣的蒙面人堵在那里,真气涌动,神淡定,一派高手风范。

    没有多余的语言,木云落一出现,八人形晃动,团团将木云落围住,同时拔刀遥指向他。八人的刀气尖锐浑厚,顺着拔刀的同时前冲,包围圈迅速缩小。所有的动作都是在瞬间完成,其余几女来不及作出反应,而木云落还怀抱江月影,真是攻击的最佳时机。

    木云落眼神转冷,尤如千年寒冰,黑衣飘忽,同时将江月影向上方抛去,曼妙的女体翻滚着向上空掠去。他的形暴转,四周的气机随着他的转动而形成巨大的漩涡,将八人的脚步打乱。八人的形有如巨浪中的小舟,上下起伏,再无定势。

    接着,木云落大喝一声:“散!”漩涡溃不成形,狂暴的真气一朝散出,带着裂天之势将八人席卷而出。八人的体落到地面时,再也没有半丝的生气,成了八具尸体。而此时,江月影的体刚好到达最顶点。

    这时,木云落从怀中取出弓,弯弓曲臂,对着前方猛然出一箭,箭势无形,游若水柱,直取前方五十丈的树林。一道黑影从树林中闪出,想逃过箭势的直击,甫一晃动,气箭已当而入,形成漫天水雾。

    流水之箭!黑影的鲜血融入水雾之中,形成耀眼的红色,随着黑影的倒地而变成水花落下,留下几缕红丝,显示出刚才经过一番战斗。江月影的部复又落入木云落的手中,双臂缠上他的脖子,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

    木云落在江水影的隆上拍了一下,哈哈大笑道:“好,我喜欢,这种奖励多多益善。”说完当先前去,浑然不把刚才的战斗放入眼内,就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般写意。

    三骑跟进,路上又传来马踢声。一人三骑刚过去,后方的树林里转出两个同样蒙面之人。个子较高的一位惊叹道:“这次的目标太过强大,转眼之间即杀了我们追血堂八名精英弟子和一名排位前十的顶尖杀手。而且那几位随行的女人也是不可小视,尤其是那位散发着魔教真气的妖艳女人和另一位媚骨天生的美人,这二人的实力恐怕和总堂主也是在伯仲之间啊。”

    “一号,你刚才为什么不让我出手,这样还有可能救出八位精英弟子。”另一个稍矮的人不服气道。

    “因为他的气机已经将我锁住,我如果冒然出手,结果就只有死路一条。”高个子尤有余悸,回想起木云落刚才那惊世一箭,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震憾。沉静半晌才继续说道:“此次截杀如实回报总堂主,不要有丝毫隐瞒。看来这次任务是亏大了,追血堂将遇到建堂以来最为艰难的时刻。”二人的影飞速消失,就好像从来也没有来过一般,只是八具尸体和不远处的另一具尸体说明了刚才是有一场刺杀。只是杀人者被杀,而被杀之人已远离现场。

    至中午时分,木云落一行终于抵达了一个较大的城镇。穿过城门之后,繁华的市集出现在眼底,大街上的叫卖声,讨价还价的声音传入耳内。十人沿街来到一家很是气派的酒楼前面,停住脚步。店小二勤快地出来将马牵走,带至马舍之中,添上上等的饲料。

    木云落跨入酒楼,后带着九位美女。酒楼内坐了数十桌的客人,没有满座,看来还是有空余的位置。木云落在柜台前向掌柜问道:“这儿是物氏的产业吗?”

    “物氏产业?公子,再向前面走五百米有一家物氏酒楼,要不请公子去那里吧。只不过,它们的生意实在是太好了,所以基本上是不会有座位和空余的房间。因此公子最好就住在鄙店吧,鄙店会用最好的服务来伺侯公子和几位夫人的!”掌柜的还算诚实,只是仍少不了生意人的精明,夜无媚九女听到夫人二字高兴起来,点头让木云落住下。

    木云落心想既然进来了还是安然处之吧,扔了一锭银子道:“替我整理出一个小园来,我不希望有人打扰。”

    “没问题!小郭,将这位公子和几位夫人引入风雅园,房费一天十两银子。”掌柜的吆喝着,声音传出很远。

    店小二将十人引入一座雅致的小园,一路陪着笑脸。小园内共有五个房间,还有一个洗浴室,外面是一间会客厅。木云落满意的点点头,塞给小二半两银子,让他着实高兴了半天,因为这是他一个月的工钱。

    “送一桌最好的酒菜,越快越好。”楚朝霞看到小二而去,马上将他叫住。小二点头哈腰,乐呵呵的去办事了。

    禅由沁在木云落的双肩上捏着,柔声道:“相公,你也累了,吃完饭后好好洗个澡,咱们晚上早点休息。”最后两句细不可闻,显然一语双关,隐有所指。

    木云落坏坏一笑,伸了伸腰道:“等会谁来替我洗澡呀?”

    “木郎,还是我来吧。以后影儿要将木郎伺侯好,因为人家也是木郎的人了。”江月影大胆说道,脸儿绯红一片。

    “木大哥,我也想帮你洗澡,你不要拒绝灵儿好吗?”赵灵儿闪着大大的眼睛,渴望的眼神直勾勾盯着木云落的俊脸。

    木云落心里一声长叹,暗想该来的始终都会来的,偏偏又不能将动的少女推开,这样会对她们伤害很大,因为她们都付出了真实的少女丝。只好点头答应,二女脸上泛起兴奋之色,久久不能平静。

    饭菜送上来了,相当清新爽口,看来也用去了一番心思。众人再没有一丝的隐耐,纷纷吃了起来,直至没有剩下一点残留,这才让小二来收拾东西。众人则分别干自己的事去了,而木云落在两位少女的陪同下进了浴池。

    二女的手指轻轻拨动浴水,试了试水温,然后才起站在木云落边上。赵灵儿的脸上红云密布,江月影也好不到哪里去。但二女仍然羞涩地替木云落宽衣解带,指尖传来阵阵暖意,那种细腻的感觉让他泛起了久违的依恋。

    “灵儿,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木大哥的?”木云落的手在赵灵儿的秀发上抚着,柔声道。

    “灵儿也不知道,只知道木大哥将灵儿当做妹妹时,心里有如被剪刀刺过般的绞痛。以后在几位姐姐上发现了原来这就是,只是灵儿一直担心木大哥看不上灵儿,所以不敢表白。这次如果灵儿再不表白的话,等回到黑水帝宫,更多的姐姐在场,怕是大哥再也记不起灵儿了,所幸大哥还是喜欢灵儿的,这让灵儿心里很高兴。”赵灵儿抬起头来,勇敢的看着木云落,意绵绵。

    木云落的衣服片片脱离,露于外。他昂然跨入水池,坐在池内,斜倚在池边,舒服地呼出一口浊气。二女沉醉在他强横匀称的男躯体上,也脱去衣物,只余下一件肚兜掩住双峰和腹下地带。江月影的红色和赵灵儿的兰色互为映衬,将二女雪白的肌肤衬得更加晶莹,这种遮遮掩掩反而更加勾起木云落的**。

    二女柔滑的玉指在木云落的上游走,特用的皂液抹在他的上,连脚趾头和男根处也是仔细的涂抹。木云落胯下的神龙愈见硬,但二女已经决定献,所以胆子也不再小,大胆的抚动,甚至在胯下部位流恋最长时间。木云落的双手也乘机抚着二女的双丸和雪白的股,指尖还在她们的桃源之地来回磨擦,勾起二女的细水长流。

    当三人一同从浴池出来时,二女早就浑无力,慵不堪。二女的处子之已被木云落夺去,所以在走动间下腹传来阵阵裂痛,但她们反面是笑颜如花。在水中的求别有一番意味,那种随着水势浮力的轻扭,亦或是耸动,都激起水花一片。而且在神龙的动中,顺着水势也减轻了二女破瓜时的一丝痛楚,细腻的皮肤隔着水儿相触,份外柔滑,也让木云落回味无穷。

    初次破后发出的惊人的美态,彰示出二女已是初为人妇了。脸上残留的让其余几女也心动不已,小兰愈发低迷,扶住江月影拉到房内,诉说着自己的丝,让江月影向木云落提个醒,收下她这个贴的小丫头。

重要声明:小说《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