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章 大道天定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木士 书名:柔情似水之武侠
    “道宗观天见过观主。”左侧道服之人淡然说道,脸上古井无波。

    “释宗出尘见过观主。”中间僧人双目睁开,精芒闪耀,一抹实质般的眼神从他的双眼中透来,木云落顿时生出一种奇异之感,仿若两人间建立了某种联系。

    “儒宗止念见过观主。观主果然是龙虎之魄,千年不遇的超卓人物。云海普渡必将在观主的带领下步上辉煌之路。”右侧儒雅之人感喟道。

    三人尽管语气不同,但盛誉赞赏,足令木云落声威陡增,因为这三人确是天下间绝无仅有的神一般存在的人物,云海普渡释道儒三宗的宗主,每人都活在世上已超过三百岁了。

    云海普渡是三宗并蓄,并无编向任何一宗,三宗所修的武学各自不同,所以门下弟子气质也各有不同,但同样都是清秀逍洒之人。三宗宗主的武功早入至境,虽着心境的转变,已是由武入道了。

    木云落弯道:“多谢三位宗主的盛赞,晚辈必将云海普渡发扬光大。”

    “大道天定,观天只希望观主能够随心而为,不必拘于世俗法理,更不必担心被外世批叛为邪魔歪道。好像观主背负之物除了凤血剑外还有黑水一派的霸天刀吧?”观天看透世事的眼神盯着木云落道。

    “是,这是在我获得凤血剑时同时获得的神兵。”木云落坦诚相告。

    “那么观主一定也掌握了黑水一派了?”出尘问道。

    “不错,我答应黑水弟子接受黑水帝宫了。我后这位女子就是黑水帝宫的人。”木云落清澈的眼神没有半丝的亏欠之意,将夜无媚拉至边坦说来。

    “好,果然是敢做敢为的好男儿!请观主上天坛,接受观主就任仪礼。”止念哈哈大笑。

    在三位宗主的带领下,木云落步上天坛,在香坛前面上了一柱香。观天、出尘、止念三人同时念念有词,在前画了数道圆圈,同时推向木云落。

    一股记忆在木云落的心湖至境升起,接着云海普渡的千年历史一一浮现,他以一个旁观者的份看着那些变化,转瞬而逝。然后,木云落缓缓睁开眼睛,天坛上只剩下他一人,天坛下的弟子们也散去了,只余下夜无媚、禅由沁、楚朝霞和赵灵儿以及雷长啸站在下面看着他。

    “相公醒了!吹花和吹雪妹妹去给我们整理房间了,现在就请相公移步房内。”夜无媚喜道。

    “我在这儿站了多久了?”木云落好奇地问道,明明就是一小会,怎会好像半天了呢。

    “站了一个时辰了,灵儿的脚都发麻了,等会大哥要替灵儿揉揉!”赵灵儿撒道,引来众人的笑声。

    云海普渡毕竟是清修之地,所以木云落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的**,没有和五女交欢合好,分房而睡。至第二醒来时,他也无丝毫不适,而三宗宗主也没有再露面。据楚朝霞说,观天、出尘和止念平时基本上是不会露面的,只在独院中潜心静坐,默通世理。

    外面传来道宗弟子的通报声,说是有位红衣少女要求见观主。木云落吩咐他将少女引入会客厅,向边的六女看了一眼,长叹一声道:“总算来了,这次我要杀杀她的锐气。”说完后一个人走出房门。

    会客厅内,红衣少女坐在椅子上指着一位释宗的弟子大骂:“你们的观主怎么还不出来,信不信我拆了你们的房子。”兰儿站在她的旁边向她使着眼色,示意这儿是武林圣地,不可大呼小叫。红衣少女尤自不睬,仍是怒气冲冲。而释宗弟子面带微笑,气定神闲,无半丝恼怒,养气的功夫出神入化。

    “谁有这么大的胆子,竟然要拆了我们的房子?有本事就拆拆看!”一位黑袍公子优雅地踱了进来,神采飞扬的样子让人生出一股舒心的感觉。

    “怎么是你?你什么时候来云海普渡了?”红衣少女指着木云落惊呼道。

    “观主!”释宗弟子竖掌一拜后,走出厅内。

    “观…观主,你是云海普渡的新任观主木云落?”红衣少女不能致信的眼神,伸出玉指遥指木云落,好像木云落骗她至深一般的伤

    “如假包换!”木云落洒然笑了笑。

    “你这个骗子!我要为欧阳飞豹报仇!”红衣少女彻底恼怒,也不知是因为受骗,还是确是要替欧阳飞豹报仇。长剑已是无丝毫章法,胡乱的砍向木云落,将旁边的一张桌子也牵连进去,斩得七零八落。

    木云落探手将长剑夺了过来,随手一扔插在地上,淡淡道:“你要报仇先把名字报上来,我手上可不杀无名之辈。”说完后坐在一张椅子上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香茶。

    “我叫江月影,我爹是天机谷主江飞尘,和邪帝宫算是世交。你杀了欧阳飞豹,人家当然要替他报仇了!”红衣少女揉着衣角,神竟然会有着女孩子的怜弱,真是让人意外。连小兰也不能致信的看着江月影,心想小姐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女人味十足了。

    “嗯,你爹都不管这事了,你什么心?况且你有杀我的能力吗?所以我劝你早点下山吧。”木云落又喝了一口茶,放下茶杯做势走,实在是忍受不了这个女人了。

    江月影一下子冲到木云落前,委屈道:“人家根本就是拿着报仇为借口,出来见见世面吗?而且让人家气恼的是你在酒楼中将人家羞辱后,却不知道安慰人家一下。接着又知道了人家要到云海普渡却故意不叫醒人家,让人家坐船坐过头了。我现在就是生你的气,气得不行了。”江月影伸出小手在木云落上轻捶几下。

    木云落目瞪口呆,浑然不知如何应对。这时,禅由沁清绝的影出现,淡然一笑,牵起江月影的小手,在她的边轻语了一句。江月影红着脸看了木云落一眼后,随着禅由沁出门了,随行的还有小兰。独留下木云落一人摸不着头脑般站在那儿。

重要声明:小说《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