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廿九章 刁蛮少女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木士 书名:柔情似水之武侠
    夕阳西下,大地慢慢被黑暗笼罩,天的夜晚隐隐吹过一丝风儿,凉意十足,路上的行人下意识的收紧衣衫。物氏翠花楼内,***通明,一楼大堂早已是坐无虚席。每个桌子前都是火朝天,引酒高歌,在这里吃一顿饭所花的银子抵得上普通百姓吃一个月所用去的开销了,更惶论许多饿死街头的游离灾民,一如先前的灵儿,这就是现实,贫与富永远无法逾越的鸿沟。

    木云落一行坐在三楼,清静优闲的吃着酒水。木云落坐在靠窗户的位置低头看了看楼下,一派四海升平的样子,心生感慨。旋即又摇头苦笑,天下大事,本不是他该忧心的,过好自己的子,陪着老婆过舒适的子吧,不过有人敢惹到他的头上,那将是灾难的后果,他决不是手软之人。想至此,木云落心里也颇觉好笑,怎么悲天悯人起来,便和雷长啸斗起酒来。夜无媚六女也是浅酌细品,在美酒的催化下,六女的脸上登上一抹艳红,有若樱桃般招人喜,让人看了真想咬上一口。

    一餐用毕,木云落和雷长啸意犹未尽,继续喝酒。禅由沁则正襟危坐于古琴前,轻抚琴弦,奏着一曲清新雅致的曲子,夜无媚、楚朝霞、吹雪、吹花坐在一旁倾听的犹为入神,赵灵儿则坐在木云落旁,不时地替二人斟酒,好一副怡然自得的合家欢。

    大街上传来了一阵飞快的马蹄声,细辨之下应有两匹马在同时疾飞,行至物氏翠花楼前,两马却陡然停了下来,骑术颇为精湛。片刻之后,一楼大门步入两位少女,当前一女一红妆,艳丽如,脸色粉嫩,材惹火,长得极是美丽,姿色在吹雪和吹花之上,略逊于禅由沁三女,年纪和赵灵儿相仿。美则美矣,只是满脸的蛮横之气,一看即是一位不喑世事的大小姐。她的后跟着一位侍女,长得也很是秀丽,若轻柳,紧跟着红衣少女冲了进来。

    酒店中的人何曾见过如此美丽的女人,闹的声音立时低了不少,纷纷瞪大眼睛看着主仆二人。红衣少女将右手中握着的长剑向柜台上一放,顺手扔出了一锭银子,横的对掌柜道:“两间上房,要最好的那种,再来一桌酒席,堂吃。”

    掌柜面有难色道:“姑娘,不好意思!敝店没有多余的客房了,所有房间均已住满,而且,姑娘请看,吃饭的桌子也没有了。”

    这时,一声粗豪的声音响了起来:“这位姑娘,不嫌弃的话就和我们一桌吃顿饭吧,我铁臂罗汉庄破天还从未见过像姑娘这么漂亮的女人,要是能嫁给我就更好了。”说完后呵呵笑了起来,满堂之人对庄破天的说话感到意外至极,接着爆起一阵狂笑之声。

    红衣少女秀眉一扬,斥一声:“找死!”破空之音传来,从红衣少女手中出三道暗器袭向庄破天的前。庄破天双臂竖于前,以图挡住暗器,他号称铁臂,臂上功夫当是造诣非浅。

    没想到三道暗器在庄破天前数尺处铮然撞在一起,又以三个不同角度分袭庄破天的后脑、股和小腿,角度刁钻,手法精奇,隐有大家风范。接着,庄破天豪叫一声,他的双手接住了袭向后脑和小腿的两枚暗器,却没防住袭向股的那枚。他的股上赫然插着一枚铁钉,入三分。

    以铁钉作为暗器,看来红衣少女并不想取庄破天的命。一楼大堂的人看到庄破天的惨样,再没有一个人敢发出声响,纷纷低下头自顾自的吃了起来,只余下庄破天站在那儿小声哼哼,那副强忍疼痛的模样煞是好笑。同时,禅由沁的琴音从三楼传了下来,有如天籁般的声音瞬间舒缓了场上的紧张气氛,众人不论听不听得懂乐曲,均陶醉在琴的世界里,迷醉至极。

    一曲作罢,红衣少女愕然转醒,恶狠狠的盯着掌柜道:“三楼有人吗?我看那么多房间均没亮灯,应该可以空两间房出来吧?”

    “不可!姑娘,三楼已被一位公子全部包下了,本店不能干涉客人的私人事,请姑娘见谅。”掌柜不亢不卑的说道。

    “哼!我自己上去商量,不用你出面,这总可以吧!兰儿,我们上去看看况。”红衣少女扭上楼,气势汹汹,掌柜的刚要说话,她狠狠的把眼睛瞪了过来。掌柜心想上面毕竟是自己的东家,怎样也要拦下这位少女,不得已还要动用自己隐藏的实力了,接着便拦在红衣少女前,气势不若于她。

    那红衣少女先后的所有动作均落入木云落的眼中,此时见掌柜的上散发出强劲的真气与那姑娘对峙,心中隐有感叹,看样子物婷婉手下藏着不少高手。这时,他的声音传了下去:“掌柜的,让那位小姐上来吧。”一楼的人感到声音仿佛在耳边响起,听之轻柔舒服。

    红衣少女仰头看到窗户中木云落对她展露的笑脸,表一滞,显然被木云落气宇轩昂的模样吸引住了,眼睛中闪过一抹异彩,但仍然大步向楼上冲去。待她推开木云落房间的门,表又是一愣,这次是惊诧于六女的美貌,尤其是夜无媚、楚朝霞二女的绝世风采和禅由沁清绝出世的气质更非她所及,就边灵儿也和她的姿色不相上下,吹雪和吹花虽比她略逊一筹,但吹雪傲人的材和吹花修长的美腿弥补了姿色上的不足,她的眼神中掠过一阵气馁之色。

    木云落头也没有转向大门,丢下一句话:“二位姑娘,请你们住到最右侧的两间房内吧,请恕我不招待二位了。灵儿,送客。”

    赵灵儿起向红衣少女作了个请的姿势,红衣少女狠狠瞪了木云落一眼,跺了跺脚转离开了,赵灵儿顺手将门掩上。雷长啸见六女掩嘴轻笑,显然是对红衣少女的吃蹩一事感到好笑,也不由大嘴一裂,而始作俑者木云落却没有表的作沉思状。

    夜无媚起走至木云落边道:“相公,杀杀这位姑娘的锐气也是件好事,以免她又胡乱出手伤人。”旋又脸色微红道:“夜了,相公,我们该休息了。”雷长啸知趣的用手掩嘴,打了个哈欠道:“老大,我也困了,这酒不喝了,明天还要早起乘船呢!我先回房了。”说完向赵灵儿挤挤眼睛转离去,赵灵儿也幽怨的看了木云落一眼,轻声道:“木大哥,我也要去休息了,你早点睡啊!”

    待二人走后,店小二将饭菜撤走,屋内的夜无媚、禅由沁、楚朝霞、吹雪和吹花紧盯着木云落。木云落摸摸脸蛋,不解地问道:“我脸上长花了吗?”

    夜无媚扑哧一笑,隆压在他的后背上,双手缠着他的脖子,贝齿轻咬木云落的耳垂道:“相公,我们洗澡吧,这次媚儿用……帮你洗好吗?”中间的声音细不可闻,但木云落神色一喜,反手在她的隆上抓了一把道:“真是个小妖精,不过你的那两个圆球可是最大、最圆的,我喜欢。”说完后笑得极其,楚朝霞三女司空见惯,已不觉羞意,脸上反而泛起笑容,而禅由沁却是黄花闺女,初次听到这种闺房语,已是面色绯红,鲜艳若滴。

重要声明:小说《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