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廿七章 天灭之琴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木士 书名:柔情似水之武侠
    木云落讶然道:“原来灵儿长得这么漂亮,怎么会沦为乞丐呢?”

    灵儿的眼中马上被哀色所替代,没有回答木云落的问题,看来也是有一段伤心往事。吹花一见,连忙拉着灵儿的小手,向木云落说道:“相公,我们先上去吧,你还抱着一人,由沁姐姐也刚来,站在这儿很不方便的,你看那边有好几双眼睛色迷迷地盯着沁姐姐看呢?”

    禅由沁脸色一红,伶牙利齿地回道:“依我看是看吹花妹妹的人更多吧?”丝毫不落下风。两人边说边随木云落上了三楼雅间。

    夜无媚、楚朝霞和吹雪正坐在房内闲聊,聊的当然都是木云落的事,聊到至处,三女面红耳赤,吃吃地笑了起来。这时,夜无媚双耳微动,楚朝霞也马上警觉,凝神倾听。夜无媚展颜而笑,声道:“相公回来了!”三女马上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争先恐后的挤出房门。

    房门外,木云落抱着雷长啸,后跟着禅油沁、吹花和赵灵儿。夜无媚、楚朝霞、吹雪各自甜甜叫了声相公,便把一行五人引入房内。

    木云落将雷长啸置于榻上,向夜无媚问道:“媚儿,我们黑水帝宫有没有什么疗伤圣药?”

    夜无媚喜道:“相公,你总算想起咱们帝宫的好处了。”说完后从怀里掏出一个精致的白色小瓷瓶,递到木云落手中道:“这是咱们帝宫后山特产的绛珠还魂草炼成的绛珠还魂丹,普天之下,此草只有咱们黑水帝宫后山的环境才适宜它的生长。以刚入武道的人来说,服用一颗绛珠还魂丹能够增长五年的功力,如用于疗伤,则能够使伤势的复原速度加快三倍,是武林人士梦魂以求的仙丹妙药。我们帝宫前后也仅炼成了三百颗,至现在仅剩五十二颗了,因为这种仙草长速极慢,一年仅能采摘一次,每次不可超过十支,否则种群马上停止生长,尽皆枯死,所以它才如此珍贵,这里面只有五颗,请相公好好珍惜使用。”

    木云落伸手接过瓷瓶,拧开瓶盖,一股清香迎面而来,闻之即使人神清气爽。丹丸呈淡绿色,晶莹剔透,木云落倒出一颗后,将瓷瓶拧紧塞回夜无媚手中道:“媚儿,这药还是由你保管吧。”说完左手捏住雷长啸的两颊,将丹丸扔进他的口中,手指轻点他的喉咙,丹丸顺势而下。

    接着,木云落的木之真气澎渤而发,缓缓输入雷长啸的体内。半晌之后,雷长啸悠然醒来,再次喷出一口鲜血,将体内的淤血尽皆吐出,脸色慢慢回复正常,他用感激的眼色看了木云落一眼,旋又垂下眼睑,眼望鼻,瞬间进入冥想状态,真气运转,开始自疗内伤。木云落示意众人出去,一众七人鱼贯而出。

    物氏翠花楼的掌柜还算是比较知趣的人,将整个三楼全部封锁,不对外接待。木云落一行也正是落得清静,七人步入其中最大的一间房内,落座后,禅由沁将前后的事经过讲了一遍,众女也是感概万千,纷纷向禅由沁道喜,弄得禅由沁一脸的羞意,偎在木云落边不肯抬头,哪里还有一副大家风范。

    这时,灵儿俏生生地指着楚朝霞怀中的小红道:“霞姐姐,我能抱一抱这只可的小狗吗?”众女一阵笑,夜无媚掩嘴道:“灵儿,那只可不是什么小狗,它是太古神兽烈火雷动,应是算是狼吧!”

    灵儿吃惊地问道:“媚姐姐,狼也有这么可的吗?不过它好像很友善嘛,我还是要抱抱它。”楚朝霞含笑说道:“灵儿妹妹的要求我一定要满足的,否则相公又要生气了。”

    木云落摇头苦笑,旋又想起什么似的,对禅由沁说道:“沁儿,你那具古琴竟是传说中的天灭琴?不过有琴无谱也是妄然,不知天灭琴谱流落何方。”

    禅由沁沉思片刻道:“这把琴自我小的时候便一直陪着我,应是我父母留给我的东西,只可惜他们已坐古而去,不能为我解答疑问了。原来这把古琴的琴之上尚刻有一篇曲谱,自五年前我完全掌握,能够圆满奏完一曲后,它却消失不见了,非常神奇,不知那是否就是天灭琴谱?不过那琴谱确实生涩难懂,以我练琴多年的心得也才于五年前能完整的奏上一曲。”

    木云落怜的摸着禅由沁的脸蛋,柔声道:“沁儿,勾起你的伤心事了。”

    “木郎,人生百年,弹指即过,我父母去世的事到现在我早已是不作牵挂了,毕竟是逝者已去,生者还要幸福的活着才是对逝者最好的报答吧,倒是木郎成了妾心中最大的牵挂了。”

    木云落一震,长叹道:“多谢沁儿的厚,云落必不会负你。”看着禅由沁喜滋滋的看着自己,木云落接着说道:“天灭之琴,传说琴谱共分七段,虚、幻、伤、悲、喜、痴、杀,每一段均有鬼神难测之利。虚者耗神,能够使闻琴之人很快耗尽心神,无力动弹;幻者费心,能够使闻琴之人心生幻像,沉迷于其中而不能自拔;伤者罚体,能够使闻琴之人体受创而无法自救;悲者入悲,能够使闻琴之人产生无法平息的悲伤感,以致一门寻死;喜者主喜,能够使闻琴之人心中充满愉悦之感,产生强大的生存之力,是激发人体潜能的至妙之曲;痴者罚髓,能够使闻琴之人什么事也记不起来,变成彻底的白痴;杀者主死,能够产生出强大的音波,震碎闻琴者的五脏六腑,杀人于无形。最奇特之处是七段琴音能够随奏琴之人的心意而有所区别的选择攻击对象。因其有着不弱于太古十大神兵的威力,所以是武林人士心中的至宝,但因琴音一出多以杀人而终,被列为不详之物,故以天灭称之,因而列入邪道六大神器之首。”

    夜无媚心有所感,气呼呼地说道:“杀人并不是兵器的错误,而在于纵它的人,怎能因为它杀了不少人就列入不祥之物,冠之以邪器。就如我们黑水帝宫被称为邪教一般,其实我们并没有滥杀无辜,只是经常出手教训那些所谓名门正派之人。他们屡做一些不为人齿的事却风光依旧,天理是什么,并不是你有没有道理,而是说别人让不让你有道理,强者王,败者寇就是这种道理。”

    木云落环顾四周,发现众女均有感触,洒然道:“所以天理是要用我们自己的拳头打出来的!”众女痴迷的看着木云落展露出的霸气与帅气。

    木云落说完后对禅由沁说道:“沁儿,奏上一由,让我听听琴所刻之音是否是天灭琴谱,是否有灭天之力。”话音一落,真气澎湃,凝神洗耳,准备听乐。

    “铮!”禅由沁缓缓弹起琴音,动听的曲子在指间流淌,随着时间的游走,曲子时而迷茫,时而急促,时而凌厉,时而缠绵,时而舒缓,时而飘忽,时而狂暴,不一而足。在座之人听到曲子后所产生的表竟是完全不同的,想来大家听到的曲音也是不同的。

    一曲奏罢,天地无风,时间若止,半晌后,众人才缓缓回神。木云落睁开双眼,眼中闪过疲惫之色,长叹道:“果然是天灭琴音,好厉害,天底下能够听完整曲而不倒之人不会超过十个,还好沁儿只是对我而发,没对媚儿她们也用上天灭琴音。只是沁儿以后要多加练习,因为沁儿内力不足,所以每段之间尚有停顿,这一丝机会在高手眼中却是大好机会。而且真正的高手可以关闭自己的听觉,使琴音攻之无效,所以沁儿如若碰上坏人要直接使用最后的杀伐之音,震肝伤腑。”说完后,又向夜无媚道:“媚儿,你给沁儿吃一颗还魂丹,然后我教她一吐纳之法。”

    夜无媚取出一粒丹丸递给禅由沁,禅由沁吞下后,木云落右手拇指抵在她的背后,长吸一口气,进而五指分别点击她后的大,速度飞快,使人只能见到虚影而不见实体。

    一股股真气注入禅由沁体内,木云落的传音一字不差落入她的耳中,她感受着真气的游动方向,静思敛眉,片刻之后即达物我两忘之境,相信她醒来时已是拥有别人十年所修也有所不及的内力了。

重要声明:小说《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