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廿六章 俘获芳心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木士 书名:柔情似水之武侠
    岳冷云左手一举,邝峰刀这才不甘心的收敛气势,岳冷云依然满脸堆笑道:“木少侠,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很多吧?”

    木云落洒脱的掸掸衣袖,漫不经心道:“岳兄这是在威胁我吗?噢,忘了告诉你一声,本人最不怕的就是威胁!”说完后转头对禅由沁说道:“沁儿,你去看一下雷前辈伤势如何了?顺便整理一下东西,等我打发了这两个人后便带你们回去。”禅由沁点头后移步雷长啸处。

    邝峰刀终于忍不住,大步从岳冷云后跨出,大声对岳冷云道:“义夫,我替王爷教训一下这个家伙。”不待岳冷云说话,伸手擎起背负的厚背大刀。

    沉重的大刀在邝峰刀的手中势若无物,森寒的刀刃闪着冰冷的寒芒,锋利的刃尖遥指木云落,一股霸道的杀气暗流涌动,直冲木云落。岳冷云心中却是沉思良久:“以魔尊的推崇,想来此人当是具宗师级的实力,刚才魔门四老不战而退,更加让人摸不清此人的深浅。不知他是否如王府探子回报的那样尽败魔门第二人梦无尘、屠六丁、云海剑神刘云河、寒山窟风追芸四大高手,并当场击杀剑神刘云河?还是让刀儿试一下比较好,以刀儿的武艺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危险。”想至此,他便含笑观望,毫无制止的意思。

    木云落自从受伤以后,心境却早已是今非昔比,已臻天人之境,能够随意控制自己的心神,对敌时有种洞察至微的感受,使自己的精气神一直处于巅峰状态。此刻,岳冷云的试意和邝峰刀的战意一丝不差的落入他的心湖至境。他微微一笑,心湖沉入古井无波的状态,七彩珊瑚和他自的真气互为补充,交互感应。

    邝峰刀挥刀近,刀势看似笔直而来,凌厉无折,实则他的每一次呼吸之间,握住刀柄的手部肌便会轻微的抖动一下,使刀加入旋转气劲,待接触到木云落鼻尖前二指处,所有的攻势已到达至强点,狂涌的真气一朝释放,凌厉无匹。

    木云落的心里却愈发冷静,虚实之间的转折,肌的每一次牵引,暗流涌动的真气,无一丝脱逃他的感应。他很不愿触离这样的状态,直至邝峰刀的攻势达至顶点,一朝释放时,他才随着刀势而退,体轻若无物,如同风中柳絮,仿若是刀势带出的风势载着他而行,刀尖与鼻尖间的间隔始终处于二指之隙。

    眨眼间,木云落已退出三十步,邝峰刀攻而不下,暴怒。收刀转,进而双手握刀,将后背完全暴露于木云落眼下,摆出任由木云落攻击的样子,体则笔直立,气势却有增无减。他所展现出的功力绝对在魔门五老之上,稍弱于梦无尘,看来南阳王手下也是能人辈出,藏龙卧虎,只是这等功力还远不能入木云落之眼。

    木云落此时好整以暇,无丝毫出手之意。邝峰刀缓缓举起厚背大刀,当刀举过头顶之时,他的气势变了,仿若整个人和刀势连成一体,无分彼此。

    此时,过中天,刀尖斜指太阳,使冰冷的刀体也略有几分暖色。看在木云落眼中却是另一番滋味,仿佛阳光不是从天上而来,而是从邝峰刀的刀尖处耀现,炽的光圈像水波般一层层漾起来,愈来愈快,愈来愈烈。

    “烈阳暴龙斩!”邝峰刀一声断喝,厚背刀急泻而下,一刀劈在虚空处,待刀与手臂连成笔直一线时,戛然而止。同时,邝峰刀的后背处传来呼啸之音,有若庞然之物以极快的速度掠过时传来的嗡嗡之声,隐然还带出星星火点。气势转瞬扩大,草地上传来轰然声响,此刻的大地也好像被震裂而开,一股巨流带着满天的尘土袭向木云落。

    木云落右手负于后,虚探左手,五指张开,轻吟一声:“静!”声音虽轻却也使得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清晰可闻。满天的气流、震天的刀势,凌厉的尘土,同时静了下来,就好像一片羽毛落进了水里,击不起丝毫涟漪。而邝峰刀却是耗尽全气力,拄刀而立,浑的衣衫尽皆被自己的汗水打湿,毕竟刚才这一刀凝聚了他浑的精气,已是远超他自的实力,看来必是用秘法激发出体最大的潜能。而这一刀的惊险比之木云落受梦无尘四人围攻时也是不惶多让,若非木云落的心境有所突破,这一刀足以让他受伤。

    看着萎靡不振的邝峰刀,木云落摇摇头,转向等在后面的禅由沁行去,留下满脸震惊的岳冷云和缓缓扑倒的邝峰刀。雷长啸已经转醒,但是面色十分难看,伤势极其严重。木云落点了雷长啸的几处要,透过指力注入丝丝真气,方使他的脸色略为好转。

    于是,他背起禅由沁,怀中则抱着入睡的雷长啸,展开形,迅速远离刚才的战场。路上,禅由沁将一行的经过讲给木云落听,木云落这才知道为何她也到了夏口城。

    原来,那一别之后,禅由沁其实早已收集到了足够的素材,想静下心来整理一下连月所得。只是她见过木云落之后,被他的绝世风采所吸引,见他挥手间即击败英雄榜高手鼓树之,顿生好感,知晓木云落一行要至云海普渡之后,一路上也跟着过来了,只是路上木云落五人夜宿无名小谷,两方人马错过。禅由沁到达夏口城后遍寻不着,便想提前上船直接去云海普渡,没想到的是遇上了魔门四老要抢夺她手中的天灭琴,转而被木云落所救,虽是非常曲折,总算有缘相见。

    美人重,而此时的禅由沁双腿紧紧缠在木云落腰间,双手抱着他的脖子,首靠在他的后颈上。她呵出的暖气撩拨着木云落的心,前的双丸直抵在木云落的背上,随着木云落的移动产生了上下的磨擦,不一会儿,木云落便感受到美人胯间传来的阵阵潮气,不停的渗透到自己后腰的皮肤上,禅由沁动了。

    木云落移动的更快,他的轻功由神僧的缩地成寸换成了邪皇的浮光掠影,在空中是一掠即过,普通人根本不可能看到他的影子。所以尽管上负着两个人,但二十余里的路程,一柱香的功夫即到了,禅由沁依依不舍的从木云落背上下来。

    三人一进客栈,吹花迎了出来,后还跟着一个清丽脱俗、清纯之极、浑充满书卷之气的女孩子。甫一见面,吹花拉出后的女子,向木云落努努嘴,那女子弯腰行礼道:“木大哥,多谢救命之恩!”木云落一愣,要不是怀中抱着雷长啸,他早就扶起此女,口中却赶紧说道:“这位姑娘,在下好像不认识你吧?”

    吹花扑哧一笑,调笑道:“相公,你这人真是的,起了色心救下如此漂亮的灵儿妹妹,现在却又说不认识了。”

    木云落恍然大悟道:“你是赵灵儿!”那女子脸上登上一抹嫣红,羞于吹花的取笑,但仍是似喜还羞的瞟了木云落一眼,轻轻点头。

重要声明:小说《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