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廿五章 魔门四老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木士 书名:柔情似水之武侠
    “天雷拳!”雷长啸一声惊呼,脸色愈发凝重,鼓势再变,双手有若举着万斤重锤,青筋暴突,面色赤红,仿佛全气力都凝于双手。

    拳势接近音壁处,裂帛之音连绵不绝传来,仿若音壁被撕成无数条口子。雷长啸口中喷出一口鲜血,鼓势终乱,再也守不住攻势。魔门三老此时好整以暇地看着雷长啸。

    突然,远处传来一声悠远绵长的啸声,带着穿金裂石之势滚滚而来,啸声中隐带威摄警示之意,黑衣老者面色一变,再也不顾份,举步向禅由沁行去。

    啸声依然连绵不绝,而且愈来愈烈,显示出此人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接近。黑衣老者面色再变,体行云流水般飘向禅由沁,左手探出,带着丝丝气抓向禅由沁怀中的古琴。

    雷长啸再喷一口鲜血,强提一口真气,将两只鼓槌合而为一,双手握着鼓槌奏响鼓音。震天之音以雷长啸为中心向四周涌出,鼓槌每击一下,气流便带着狂风暴雨般的气势袭向魔门四老,黑衣老者再也无法前进半分,转而扑向雷长啸,另三位长老也一同击向雷长啸,以求快速制敌。

    一个黑点自天际一线处出现,浮光掠影般风驰而来,伴随着每一次眨眼都迅速放大。同时,魔门四老的攻势全部击实雷长啸处,一声巨响后,雷长啸仰面跌倒在地,昏迷过去。

    黑衣老者斜跨一步,左手再次探向古琴。自黑点出现后,禅由沁的心也突然平静下来,不再有恐惧感,面如止水的看着黑衣老者接近的手势,眼神中露出冷清之色。

    这时,一股冲天炎气以箭形陡然出现,魔门四老同时惊觉,立马回防守。四人推出四种不同属的真气,撞向箭形真气流,波的一声轻响后,气箭消失,而魔门四老也各自震退数步。

    黑衣老者满面惊容,狂喝一声:“弓!”形却毫无滞留,仍旧转向禅由沁。毕海川、侯莫音、公孙化三人则站成三角形,立于最前方挡住来人。

    势危急,来人的啸声中愈发激烈,带出震雷之音,隐然变成佛门狮子吼,如海潮般击起万千重浪,将禅由沁护在中间,崩发出地裂般的气势涌向魔门四老,而来人的面容已然看清。

    绝世少年,英伟无匹,舍木云落其谁!此时,魔门四老有如处于浪端潮尖处,形摇摆不定,站势不稳。

    木云落形落定,啸声即止。禅由沁目中孕着泪珠,扑到木云落怀中,再也不复绝世独立的清冷模样,我见犹怜。

    她开口说道:“木郎,妾以为今生无法再见到你了,前一刻我的心里涌出过往从未有过的感触,心中念的都是你,我不想离开你了,以后弹琴赋曲,闲云清风,只求守在郎君侧。”

    如斯美女,泪垂脸庞,肌肤胜雪,楚楚可怜。木云落收紧双臂,将怀中美人抱得更紧。眼睛环视魔门四老,傲然说道:“在下木云落,四位请报上名来!”真气澎湃,威猛无铸。

    黑衣老者平静说道:“在下徐天衣,这边三位分别是毕海川、侯莫音、公孙化,加上死在木少侠手中的老五赤炼郸,我们并称为魔门五老。”

    木云落的眼中露出熊熊烈火,口中沉声道:“四位前辈,在下既然来了,这件事便揽下了,不知前辈有何打算?”

    徐天衣抱拳道:“木少侠,敝门尊主有令,在他见木少侠之前,所有魔门弟子不要与木少侠发生冲突,现在,既然木少侠来了,此事就此罢手,我们会把此事回复尊主的,届时再做定夺。另外,尊主有句话留给木少侠,他说给木少侠一段时间提高自修为,现在木少侠尚不是尊主的对手,尊主暂时不想见到木少侠,等到合适的时机,他便会主动找上少侠了却魔门与少侠之间的恩怨。”说完四人转离去。

    待四人的影从眼前消失后,木云落拍拍禅由沁柔软坚部,禅由沁害羞的放开木云落,站到一边。木云落冷哼一声,扬声道:“树林的两位朋友,可以出来一会了。”

    哈哈长笑中,一前一后步出两个人。当前一人年约五旬,长八尺,体形修长,眼眉上扬,直入鬓角,显得异常洒脱,走路时落地无声。后面一人则是一位比木云落还要高出一个头的大汉,后背着一把厚背大刀,满面胡子,穿着兽皮制成的衣服,每跨一步都有地动山摇之感。

    当前一人抱拳道:“老夫岳冷云,我后这位是在下的帮手邝峰刀。我们奉南阳王之命,来请禅小姐入王府一行。过几天是王爷五十大寿,王爷想请禅小姐当场奏一曲,不知禅小姐意下如何?”

    “哼!刚才魔门四老欺负沁儿时,也没见你们出来帮忙,现在倒想捡现成便宜了?”木云落怒声道。

    站在岳冷云后的邝峰刀眼睛转向木云落,精光暴闪,满面怒气,上杀气外泄,涌向木云落,树林中的鸟儿惊飞一片,木云落却傲然不动。

重要声明:小说《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