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廿三章 温泉水滑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木士 书名:柔情似水之武侠
    晚餐是木云落命小红捉了几只野兔,由木云落烤制而成。四女围在火堆旁兴奋的吃着手里金黄脆香的美味,随着篝火的跳动,金黄色的火焰在她们的脸庞上映下迷人的光晕,伴着她们开心的笑颜,形成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女人总是干净的,四女在餐后一致要求到温泉中泡一泡,木云落拗不过她们,便让小红至谷口守着,莫让任何人进来。于是,四女在月光中宽衣解带,柔美的段和饱满的脯一一呈献在木云落的眼前。随着最后一件亵衣的脱落,天地间仿若瞬时静了下来,连风儿也自卑的停了下来,四女白洁的躯散发出天地间至纯至美的气息。

    虽然木云落也不是头一次见到四女的**,但在皎洁的月光中,四女的体仿佛蒙上一层细纱,显得高贵典雅,充满着无限的惑力。看着自己的夫君那副目瞪口呆的傻样,四女心中涌起一股自豪感。

    楚朝霞缓缓走近木云落边,弯下腰拉起他的大手。木云落看着楚朝霞弯腰时部垂下时形成的无与伦比的曲线,体不由自主的跟着站了起来,随着楚朝霞走近温泉之旁。夜无媚和吹花过来细心的解下木云落上的衣衫,吹雪蹲下体,扭过头来含笑看着木云落,一只手在水中轻轻拨动,阵阵水声传来,真是一副人间的仙境。木云落的心里从未像这刻般宁静,幸福的感觉从口逐渐漫延至全,他的眼角已是微微的湿润。

    这时,他的头发已经披了下来,配着他伟岸的体,在月光中状若天神,四女的目光中露出狂野炽意。木云落双臂一拢,在哈哈大笑中搂着夜无媚、楚朝霞和吹花一齐跳下温泉水池之中。

    寂静的夜里,扑通的声音在山壁间不停的回,水池中溅起的水花打湿了尚在岸边含而笑的吹雪。吹雪微一跺脚,也从岸上一跃而下,在池中留下一个小小的浪花,体却如八爪鱼般缠上木云落的体。

    看着泡在温泉水中四女傲人的材,木云落的下腹不由涌起一股火,双手不由自主的在四女上不停游走。最后在四女主动的攻击下,木云落逐一进入四女的体内不停耸动,直至四女连动一下手指的气力都已失去,木云落才在夜无媚体内喷洒而出。

    谁道梦了无痕,清晨的阳光虽然没有照进山谷,天却亮了起来。四女看着熟睡中的木云落,想起昨晚的荒唐之举,脸儿纷纷红了起来。

    五人匆匆吃了些干粮,便又要出发了。看着四女走路时扭扭捏捏的模样,木云落发出得意的大笑。夜无媚白了他一眼,口中却发出无限媚的声音道:“相公,昨晚你也太荒无道了,弄得我们姐妹的股到现在还在疼着呢。以后请你轻一点啊。”说完直接搂着木云落的脖子,双腿挟着他的腰,在他耳边轻声道:“相公,今天你抱着我走吧?”

    木云落摇头含笑道:“昨天是你们主动要求的,说什么宠了霞儿不宠你们,现在又来怪我了。”说完后转头对楚朝霞三女道:“霞儿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吧?今天我就抱着媚儿了,花儿和雪儿有没有意见呢?”

    吹花抿嘴一笑道:“媚姐昨晚最是辛苦,理应让她享受相公的怀抱,不过明天和后天该轮到我和雪妹了。”吹雪的大眼睛一眨一眨表示认同。

    于是一众人带着一匹夺人眼球的狼出谷西行而去,一路上自是一派羡煞旁人的旖旎模样。

    这一,行至夏口城。此城相当繁华,进入城内,一派四海升平的景观。因为小红体太过庞大,木云落本想将它留在城外,但小红却主动将体缩小,现在看来有若一只兔子般大小,于是夜无媚抱着它一同进城来。

    吹雪在一家金碧辉煌的酒楼门口立定,转对木云落说道:“相公,我们进去吃饭吧?我有点饿了。”

    此时,太阳正值当中,已是正午时分。木云落环顾四女一眼道:“好吧。我们先吃饭,然后坐船去神女峰。”

    突然,酒店门口传来一阵喝骂声:“臭叫化子,哪儿要饭不好,偏偏要到我们物氏翠花楼来,赶快滚!”

    木云落转头一看,一个衣不蔽体、满面灰尘、头发也是脏乱不堪,一时之间也分不清是男是女的人毫无气力的倒在大门外,一位穿着得体的店小二还用脚上前踹了几下,嘴里尚在不停的嘟囔着。

    吹花马上上前制止,斥道:“他已经那么可怜了,你怎么还如此对待他?怎么说他和你也是一样的生命!”

    那店小二打量了一下吹花,并看到木云落和夜无媚三女站在后冷冷看着他。并注意到一行五人的仪态和衣着均是相当出众,店小二自然是一脸笑意道:“这位客官,我们店里的事用不着你来心吧?”

    木云落冷哼一声,从怀里取出一块牌子扔到店小二手里道:“你给我看仔细了,我管不管得着你们店里的事?”那块牌子是临行前婉儿送给木云落的,凡是物氏产业的调动权相当于全部掌控在木云落的手里了。

    这是一枚纯金打造的牌子,牌子的两边是精心雕琢的龙凤呈祥图案,繁复的花纹没有一丝的粗糙之处,每一笔连同细如发丝之处也是精晰可见,正中央刻着一个物字,笔走龙形,笔势有直冲云天之感,一看即非凡品。牌子的制造出自已逝的篆刻大家郎天雕之手,郎天雕传世之作仅余两件,一件即是这块物氏当家令,另一件是当今皇上的私章。天雕一逝,天下再无人能够刻出这样的惊世之作,即使被誉为当世第一篆刻大家的郎天雕之女郎婵娟也不行。

    店小二一见到这块牌子,浑一哆嗦,连忙对木云落说道:“不知当家的来了,小的该死,该死……”接连说了不知多少遍该死之后,还不停打自己的耳光。

    木云落沉脸一喝道:“不要再罗嗦了,赶紧把这个人抬进去救治过来。”

    店小二也顾不得脏,抱起地上的乞丐冲进酒楼。四周围观的人群都鼓起掌来,并用尊敬的目光看着木云落。

    木云落洒然一笑,带着四女跨进酒楼大门,掌柜的得到消息后匆忙迎出来将木云落引入备好的雅间。

重要声明:小说《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