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空山新雨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木士 书名:柔情似水之武侠
    二楼的楼梯上两名白衣剑客伸手拦下木云落,露出不可一世的神色道:“楼上被我们包下了,我家主人正在和洛神切磋琴艺。”

    木云落长笑一声道:“本人只是仰慕由沁大家的琴艺,特来拜会一下,只要由沁大家赏脸即可,你家主人与我何干!”

    二人勃然大怒,狂声道:“小子,我家主人乃是英雄榜高手双绝书生鼓树之,还不快滚。”

    这时,夜无媚四女也转至楼梯,听到二人的大吼之后,楚朝霞急忙上前,冷哼一声道:“我家相公要拜会洛神,你们只管上去通报便是,鼓树之还不被我家相公放在眼里。”

    那二人看见眼前站立着一位绝色美女,绝世之风姿平生未见,再一看木云落的后,也站立着三名美女,三女中有一女的姿色与眼前美女在伯仲之间,但材尤有过之,另两女虽然稍逊一筹,但也是不可多见的美女。二人目瞪口呆,嘴角流下大量的液体尤未察觉。

    夜无媚眉头一皱,声道:“二位能否上去通报一声?”二人这才如梦初醒,擦了一把口角,向楼上冲去,看来美人出马,万事皆通。

    须叟,楼上传来一阵足音,二人已经下来,对木云落一行道:“我家主人有请五位上楼一坐。”木云落当先前去,四女紧跟而上。

    楼上,一女敛眉盯着眼前一具古琴,坐于一个宽敞的白色地毯之上,较远处,一名英俊潇洒的年青人手握折扇,轻轻摇动。四周其余地方也盘坐着九个年青人,看来均是洛神的追随者。诸人均是着白色长衫,看起来清秀雅致。只有一人年约五旬,着灰色长袍,脸上一道极长的疤痕从右眼眼角直抵嘴唇,长得粗犷至极,此刻正盘膝于最外围,双眼下垂,显得与四周格格不入。

    木云落盯上那名女子,心里震颤一下,此女穿白色长裙,姿色与冷雪飞诸女不相上下,但她的清秀之气尤为突出,尚在诸女之上,从骨子里透出一种怜的模样更是让人有种想把她拥入怀中的冲动。木云落抱拳向那女子说道:“在下木云落,初闻由沁大家琴音,尤如天籁,方才一见,果然不负盛名,适才冒犯之处,多请包涵。”

    众人目光转至木云落处,眼神中均露出责怪神色,似乎打扰他们的清梦,但又旋即惊诧于四女的美色。禅由沁抬头看着眼前这位黑袍公子,展颜一笑道:“多谢木公子赞誉,木公子近大出风头,震惊武林,当是现在风云人物。”

    “在坐诸位均是武林中的好手,在下只想听由沁大家亲奏一曲,以求闻琴道至境,望由沁不要藏技而止。”木云落洒然一笑。

    “放肆!由沁大家每只奏两曲,从不多奏,今已奏完两曲,你不要强人所难。”那名摇折扇的公子怒斥道。

    “鼓公子真是护花使者,不过我家相公从不对女人用强!”楚朝霞声道。

    “看在这届牡丹榜第一美女朝霞姐姐的面子上,由沁就破一次例,现上一曲。”

    众人耸然动容,原来是楚朝霞,怪不得拥有如此绝世之容颜,只是不知另三名美女是何许人。

    木云落洒然站立不动,闭上双目,四女紧靠在他的旁,也是长而立。“铮!”的一声,禅由沁双手抚上琴弦,竖起手掌,仅以十指之力不停拨动,从那具典致优雅的古琴之上传来阵阵空灵的乐声。

    四周再无一丝杂音,耳朵里不停容纳着震人心弦的琴音,雨滴般敲击着众人的心房。一时之间,众人沉醉在这不属于人间的琴声之下,一幕幕感人至深的画面从眼前流过,尤如琴音活了过来。

    一曲奏罢,四周没有掌声,大家仍醉于琴的世界中,不肯出来。木云落虎目睁开,落在禅由沁上,那冰冷的女子露出难得一见俏皮的笑容盯着木云落。

    木云落长叹一声:“纵是仙乐,亦不外如是!在下得闻此乐,终生再听不进其他音声了!”

    禅由沁轻启朱唇道:“木公子绝世风采,是世间千年难见的英雄人物,如此赞誉由沁,由沁心里激动不已。这曲空山新雨由沁以后再不弹奏,就当作送给木公子的见面礼了。”

    众人耸然动容,木云落眼中神光闪耀,神采狂野不已。鼓树之眼中掠过怨恨之色,口中长喝一声:“由沁万不可如此,空山新雨鼓某也是初次得闻,胜过由沁以往的所有作品,如此佳作就此埋藏,当是世人的损失。”

    禅由沁面色如冰道:“鼓公子不必再劝由沁,由沁此意已决,明天由沁将赴下一个地方。”

    除那名疤面大汉和鼓树之外,其余九人均露出羡慕不已的神色。鼓树之猛然站起,暴喝一声:“姓木的,请你拒绝由沁的这份礼物,否则我对你不客气了。”

    木云落转向鼓树之,饶有兴趣的微笑一下:“哦,不知鼓兄要如何对在下不客气。”那名疤面大汉也睁开眼睛看着鼓树之。

    鼓树之狂笑一声:“我要斩下你的右耳,当作你听过这首曲子的代价。”

    木云落而色微沉,转头对四女说道:“媚儿,我们走吧,不要再和此人纠缠不清。”说完在四女相拥中下楼而去,鼓树之也从楼梯上追了下来。

    酒楼外面,鼓树之傲然而立,恢复了几分高手的风采。他真气凝聚,沉声对木云落说道:“木公子,在下心仪由沁多年,此举不得不发。”

    木云落长叹一声:“鼓兄,在下不想与你交手,在下尚有急事要忙于赶路,这次一别,不知以后有没有机会再遇上由沁,请你不要再纠缠不清。”

    鼓树之一言不发,凝神盯着木云落。夜无媚跨前一步,对鼓树之说道:“夜无媚替我家相公接下这一仗,希望鼓公子见好即收。”说完腰轻扭,形微晃,让人分不清下一击攻向何处。她优美的段在摇摆中有若风中花朵,煞是夺目。此时,禅由沁步出酒楼大门,后跟着疤面大汉和九名年青人,走至木云落后看着场中变化。

    拉票了,有票投票,能收藏最好,大木谢谢大家了。

重要声明:小说《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