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由沁大家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木士 书名:柔情似水之武侠
    双环即将攻至眼前,木云落依然仰天闭目,双足没有移动,形却急速后退。剑神眼睛里发出狂野之色,剑气更加犀利。木云落右手霸天刀反手挥去,丝毫不差点在剑神的剑尖之上。刀散发出的寒气使地上的青草上结满冰粒,冰体顺着剑神的长剑快速伸展,剑神马上后退。木云落没有趁势追击,霸天刀回击上双环,一触之下,双环沿抛物线方向左右散开,回转至风追云前。同时,木云落的体跃起,右脚脚尖点在屠六丁的锤尖之上。

    在剑神刘长河后退之时,梦无尘心里已觉不妙,陡然向前跨出一步,这一步超越了空间的束缚,小行一步,已臻至木云落前。此时,屠六丁与风追芸同时闷哼一声,屠六丁只觉一股大力顺着铜锤而下,灌入他的体内,有如重锤击过一般,一股鲜血从口中喷洒出来。而风追芸双手将双环复一入手,一股冰寒之意顺着经脉前行,刹那间双臂布满冰霜,她强提一口真气,迅速游走全,丝丝蒸汽挥发而出,但双手早已冻伤,再也拿不住双环。二人一时之间失去再战之力。

    两大高手甫一后退,梦无尘已然迎了上来,右手撮指成刀,攻向木云落下喉,左手成拳攻向下。此时木云落刚击落两大高手,正在空中下落,但他夷然无惧,双眼陡然睁开,眼中神光暴闪,左手凤血剑发出剑鸣之声,口中暴喝一声:“百鸟朝凤!”丝丝剑气如网状罩向梦无尘。此招在楚朝霞和木云落使来截然是两种不同威力,木云落本真气强劲,辅以凤血剑的威力,使剑气更加猛烈,空气瞬间灼起来。

    两股真气相较,崩发出朵朵火花散落出去。梦无尘一招无攻,后退数步,而剑神刘云河重整气势复又攻来,此时木云落已安然落地。剑神剑势有如匹练惊虹,浑若天成般攻向木云落,剑势与剑势间无丝毫间隙。木云落左剑右刀同时击出,一冷一两种不同属的神兵与剑神长剑相击发出截然不同的两种声响,眨眼间已是百招过后,而梦无尘又从后方攻来。

    梦无尘右手成拳,周围的生机一齐涌入拳势之中,左手五指发出丝丝剑气同时攻向木云落。木云落双面受敌,他一声暴怒,左手发出一抹赤红色真气,凤血剑瞬间变成一片血红之色,而右手发出冰兰之色的真气,霸天刀逾发晶莹剔透,有若水晶般耀眼。左手攻向剑神刘云河,右手攻向梦无尘。

    刘长河双手握剑,赤足踩在草尖之上,状若猛虎,双眼出炽光芒,一股冲天剑气自剑尖发出,劈向木云落。一声惊天动地的响声过后,三人立而不动,接着,木云落的额头之上出现一丝血迹,剑神的剑气终是伤了他。而剑神的眼神逐渐涣散,颓然倒地,一股鲜血也自额头上涌出,风追芸眼睛含泪拥住了他。

    然后,梦无尘的脸上登上一抹艳红,一股鲜血顺着嘴角冲了出来。梦无尘拱手向木云落说道:“木兄果然已窥天道至境,此战就此作罢,魔门与木兄的恩怨一笔勾销,希望木兄有空之时,来魔门总坛一行,届时无尘再与木兄把酒言欢。”说完示意另三人离去。

    梦无尘当先进入树林,屠六丁随之而入,风追芸抱着刘云河最后跟进。三人一阵急行,离开大路一段时间后,方才停息。风追芸向梦无尘道:“梦兄,先夫已逝,但此仇我风追芸必报,请恕我不能随你们返还魔坛。”说完就地刨坑将刘云河掩埋。梦无尘哭笑一声,脸色骤然变得苍白,连吐三口鲜血,再无力气站稳,坐于地上朝风追芸道:“不是梦某不恳帮忙,此伤我至少要三年始能修复,敝门除尊主以外,再无人够资格挑战木云落了。”

    风追芸凄然道:“多谢魔门多款待,妾就此离去,还望梦兄替妾答谢魔尊。”说罢将手指挤破,在一块简陋的木板之上书写上:剑神刘长河之墓,落款上书未亡人风追芸立。立墓牌之后转离去。屠六丁神低迷地叫了声:“风当家走好,保重!”

    “保重!”一缕声音随风而逝,风追芸消失在树林深处。屠六丁转向梦无尘道:“梦兄,你现在怎么样?”梦无尘回复少许气力,露齿一笑:“好久没有受过伤了,暂时死不了,走吧,我们速回魔门,向尊主转述此战经过。”二人也一同消失在树林深处。

    大道上,梦无尘一行人刚一进树林,木云落一口鲜血喷涌出来。夜无媚四女早已被木云落击败四大高手所展露的风姿所倾倒,额头上那一缕红丝衬得他更加英伟不凡。四女眼中露出海般深盯着木云落,一见木云落受伤吐血,马上围了上来。楚朝霞用带着哭腔的声音问道:“相公,你怎么样了,没事吧?”

    木云落洒然一笑道:“这四人好生历害,不过受伤的感觉也是一种不错的享受。放心吧,霞儿,我不会有事的,呆会我还要抱着你走呢。”说完抱起楚朝霞向前行去。夜无媚赶紧跟上,掏出怀里的白丝巾,温柔地拭去他嘴角的血痕。木云落含瞄了边上三女一眼道:“媚儿、花儿、雪儿,中午已过,我们翻过这个山头找个地方吃饭吧,下次一定找到魔门去,让他们补偿我们饿肚子的过失,现在要加把劲!”说完施展缩地成寸的绝世轻功潇洒前去,三女各展轻功迅速跟上。

    顺着山坡行了不远,一个小镇便出现在眼前。木云落一声欢呼,脚不沾尘,踏着草尖飞驰而下。

    这是一个比较繁华的小镇,来往商客很多。木云落一行五人在楚朝霞的带领之下,拣了一间最好的酒楼,当然,楚朝霞早已离开木云落的怀抱,自己走进酒楼的。

    酒楼共两层,木云落他们在一楼一个桌子旁落坐,叫了一桌子菜,五人互相夹菜吃了起来,满桌的幸福状。

    五人吃得半饱之时,突然从二楼传来一阵琴声,只是试弹几声,却已将要诉说的心事表述无疑。接下来的琴声有若行云流水,又仿若九天之外传来的仙乐般在众人耳旁响起,琴音微奏数下即止。木云落耸然动容,如此偏僻之地,竟藏有此等琴圣手。

    这时,二楼响起一阵掌音,伴随着一声极具魅力的嗓音:“由沁大家果然不负盛名,不知能否为我们诸位兄弟弹奏一曲。”

    “由沁今天已弹过两曲,感谢诸君抬,明天我再为鼓公子献艺一曲吧!”这声女音甜美之极,圆润空灵,让人百听不厌。

    楚朝霞在木云落耳边轻语一声:“相公,上面好像是‘洛神’禅由沁,据说任何乐器经她手一摸,便可弹出天下间最动人的乐曲,乃是公认的乐曲宗师。”

    木云落长叹一声:“刚才那几声试音莫不蕴含着天地至理,霞儿,我们上去拜访一下由沁大家吧!”说完率先向二楼行去。

重要声明:小说《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