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魔宗寻仇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木士 书名:柔情似水之武侠
    晚餐时,木云落悠然醒来,看到底下还压着楚朝霞,下还连在一起。楚朝霞见木云落盯着自己看个不停,俏脸一红,但神色自是欢喜不已,惹得木云落一阵动。楚朝霞感受到木云落下的扩张,马上开口说道:“相公,妾不行了,晚上再来好吗?”木云落低头轻吻楚朝霞的眼睛,在她耳边轻声说道:“霞儿,我你!”

    楚朝霞面色一呆,接着喜极而泣,紧紧搂住木云落的脖子,雨点般吻着他的肌。木云落怜地在她的耳边说道:“霞儿,晚上不要再逃了!”楚朝霞毫不掩饰眉角的意道:“相公,晚上都听你的!”

    木云落嘴角上扬:“霞儿,我们晚上换个姿势…”接下来的声音是细不可闻,但楚朝霞面颊酡红,当知是闺房之乐事,想必晚上另有一番**。

    第二天一大早,众人整装待发。分手在即,木云落一一抱过诸女,看着诸女依依不舍的目光,木云落心里也是百感交集。冷雪飞最后一个拥上来,双臂紧紧地缠上了木云落的脖子。看着她走路蹒跚的动人样子,木云落在她的耳边悄声问道:“飞儿,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

    冷雪飞横他一眼低声道:“还不是你害得,昨晚非要玩什么新花样,弄了人家和霞妹的后面,到现在股还有点肿呢!”看着美人含笑带嗔,木云落压下腾然升起的**。在冷雪飞耳边交待道:“飞儿,可能有段时间见不到你了,等我到黑水帝宫后,多开发几次就好了。”冷雪飞仰头含泪道:“相公,吻我吧,记得我在帝宫之内等着你,还有那么多姐妹等着你呢!”木云落深深压上了她的朱唇。

    唇分,冷雪飞上了早已准备好的马车,诸女从马车上挥手向他告别。八位手下围了上来,同时向木云落抱拳道:“老大,你放心吧,我们会好好照顾嫂子们的。倒是老大要注意体。”木云落环顾一下八位手下道:“飞儿她们就拜托你们了,还有,小林碰到王云庭时也不要仇恨攻心,以免被人利用,要服从大局,你们替我盯着他。”

    林惊羽用充满感激的神色看着木云落道:“老大,你放心吧,我不会误大家事的!”

    “好吧,路上珍重!”

    “珍重!”道别后,月二老驾车而行,六位手下还有原逍遥门的三十二名弟子随后跟上,慢慢消失在大路之上。

    看不到诸人的影之后,木云落转向夜无媚、楚朝霞、吹花和吹雪四女道:“我们也出发吧。”四人徒步而行,向反方向走去。冷雪飞原本要将马车留给木云落,但在木云落的坚持之下,还是作罢。

    五人脚力不错,接近中午时,已穿过杭州城外的森林。一路上意正浓,寒气已退,暑气未至,所以特别舒服。感受着阳光的照,远处的奇峰异石,近处不知名的野花朵朵绽放,正是天的中段,再过一个月可能就要初夏了。四女早已从分别的愁绪中解脱出来,有说有笑,一幅陶然幸福之色。

    木云落感受着四女的,慢悠悠地跟在后面。突然,楚朝霞在一块青石头上坐了下来,嘴里说道:“我走不动了,要休息一会。”木云落会心一笑道:“霞儿,昨晚太辛苦了,呆会我抱着你走吧!”

    “还不是你害得,非要弄人家那个地方!”说完白了木云落一眼。

    夜无媚幽怨地看了木云落一眼道:“相公就是偏心,只疼了飞妹和霞妹那里,不肯将人家的那里也给开发一下。”吹花和吹雪也摆出楚楚可怜之色。

    木云落哭笑一声道:“今晚我们投宿之时,为夫一定让你们满意!”三女羞怯一笑,喜上眉梢。

    木云落陡然脸色一沉,大喝一声:“什么人!出来!”吼声中带着佛门狮子吼,一股股真气摧动着地上的青草一**地飘动,仿若一场狂风吹过,向着树林的深处传去。近处几只飞鸟从空中震落下来,当场毙命。夜无媚四女围成圆圈,站在木云落后,严阵以待。

    一阵哈哈狂笑之声从树林里传来,接着前后步出四人。当前一人面白无须,脸容有若女子般秀气,眼睛里透出的沧桑却显示出他尽履红尘,上衣服洗得发白,但是异常整洁,没带兵器;第二人童颜鹤发,长须蓬乱,高八尺,右手拎着一个巨锤,穿一件锦色长袍;第三人是一个女子,赤着一对玉足踏在青草之上,脚不沾尘。上穿着一件白色裙子,裙子很短,自小腿以下光致致,暴露在外,双臂也露在外,裙体较窄,衬得那女子的曼妙材尽现无遗,脸容清秀淡雅,冷如寒冰,她的双臂之上各着一个金色圆环,在阳光下泛着金属光泽,显得此女愈发冷艳;第四人是一名中年文士,背附长剑,也是赤足踏在青草之上,穿着简朴,他的脸型狭长,高九尺,眼睛开阖之间,精光闪耀。

    当前的白面人向木云落一拱手道:“木兄武功果然不凡,佛门狮子吼的功力已超过少林方丈至善,若非师兄所命,在下实不想与木兄为敌!”言语间充满无限惋惜之

    那锦袍老者却大笑一声:“梦兄不要悲天悯人了,能够和击杀赤老鬼的高手一较手,这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木兄,老夫屠六丁。”说完一指当前白面人:“这位是我们一行四人的头领魔门梦无尘,后面两位是滇南之地的云海剑派剑神刘长河、寒山窟二当家夺命环风追芸夫妇。”

    夜无媚听后大吃一惊,传音给木云落道:“相公,梦无尘是魔尊无念天怜的唯一师弟,武功仅比无念天怜略逊半筹。屠六丁原是西南魔门宗主,魔门一统之后,加入梦无尘麾下,武功也超过魔门五大长老。而后面两位尚是首次踏足中原,武林中没有什么名气,但武艺非凡,尤其是剑神刘长河,他的武技可能不逊于梦无尘。云姐上次畅谈英雄时,漏算了这几位宗师级的人物,请相公一定小心。”

    木云落洒然一笑,抱拳向梦无尘说道:“梦兄,此行是否给赤炼郸报仇?”

    “赤寒玉回到魔门后,敝师兄便命无尘前来探看木兄,虽说一切由无尘随机应变,但此举牵涉到魔门声誉,无尘自当全力以赴,正巧剑神夫妇应师兄之请前来坐客,所以无尘一并邀请以壮声威,还请木兄见谅。”

    吹雪在后面冷笑一声道:“说得好听,究竟是坐客还是另有图谋,我们心里也清楚着呢!”

    梦无尘脸上无丝毫不悦,和气对吹雪道:“木夫人言之有理,敝师兄的事,无尘无权过问,但无尘请来剑神夫妇,确是心中无半丝把握击杀木兄。木兄,如此我们不客气了。”

    说完,梦无尘四人对木云落形成包围之势,四人分立东西南北四角,各自摧发真气涌向木云落。梦无尘双手依然背负在后,但散发出的气势却极为惊人。屠六丁右手执锤,扛在肩上,眼睛里精光暴闪,真气鼓。风追芸从臂上取下双环,双手交叉,将金环竖于前。刘长河解下后长剑,长剑古朴无华,通体泛黑,看来毫不起眼,但由剑发出的丝丝剑气,无不显示出此剑吹发断雪之利。

    木云落脸色凝重,霸天刀与凤血剑同时解下。左剑右刀,斜指地面,眼睛却悠然合上,仰头将整个脸面暴露在阳光的照之下。四人心中一惊,同时想到:“难道他历害至斯,完全不把我们放在眼里,”气势顿时减弱几分。

    梦无尘心中警觉,不能再等下去。于是他向前跨出一步,这一步一动,牵引着其它三人不得不发动攻势。最先攻至眼前的是风追云的双环,双环在空中飘忽不定,轨迹无可捉摸,但又象是有人控一般飞向木云落,而风追云却微退一小步,双手叠成手印,置于前,眼睛随着双环的移动而飘忽闪烁。

    后,剑神的长剑毫无声息的攻近,但剑发出至冷的剑气已将地上的青草息数斩断。左手边,屠六丁如猎豹般跃起,肩上的铜锤急泻而下,铜锤自不停的旋转,锤的纹理因速度的加快连成一片。右手边的梦无尘却立而不动,不动如山。

    虽然现在武侠不流行了,但大木心中的武侠梦依然还在,希望喜欢本书的朋友能多多支持大木,投票收藏,大木会更加努力,回报大家。

重要声明:小说《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