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魔踪初现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木士 书名:柔情似水之武侠
    清晨,木云落从沉睡中醒来,仍不舍得把眼睛睁开,他用两只手在边摸索着,摸到一具**后,马上拥入怀中。睁眼一看,四女全都起了,只剩下怀里的物婷婉还在睡梦之中。

    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伴着推门声,如雪的笑脸随之出现。她跑到边,坐在木云落旁,嘟着小嘴对木云落说道:“相公,你太偏心了,我们以后都要像婉姐那样欢愉。你看,婉姐到现在都还没起,而且单上就数婉姐流出来的水最多。”

    木云落顺着如雪指的方向看去,果然,那儿一大摊昨晚激战后留下的汁水,把单打湿了一大片。他展颜而笑,转把如雪压在下,一双大手探入她的怀内摸索起来:“小丫头,现在给你补足昨晚拉下的那份。”如雪小嘴轻开,不堪挑逗,下已是一片汪洋。木云落待要有更进一步的动作时,远处传来地无法的叫声:“老大,大嫂让你起吃饭了。”

    木云落哭笑不得,只好停止了对如雪的侵犯。如雪稍一清醒,马上从上逃了下来,木云落也轻,如雪将一旁早已准备好的衣服仔细的替他穿上。

    木云落替物婷婉将被子向上拉了拉,吻了她的香唇一下,随如雪出门。在如雪的精心服侍下,木云落洗刷一番,头发也梳得异常整洁,二人一同向前厅行去。

    前厅内,七名手下坐在外间一张桌旁,三名妻子坐在里间。七人见到木云落后,齐声叫道:“老大早。”“各位兄弟们早,赶急吃饭吧!”木云落话音刚落,地无法已经开吃了,另六人也是各自为战,吃了起来。

    内间,木云落一扫各位妻,故作严肃的说道:“谁故意坏了为夫的好事?”

    冷雪飞媚眼一横:“就知道雪儿逃不过你的色手,我们只好出此下策,望夫君见谅。”

    “这次就放过你们,不过,我们家法第二条我已想出来了,以后谁敢坏我好事,自动脱下裤子,扒在我腿上让我打股十下。”说完后,木云落已是忍不住率先笑了出来。

    “那相公岂不是什么时候想要我们,我们都没有选择的余地了。”楚朝霞楚楚可怜状。

    “别说的好像要上刑场一样,那是为夫疼你们的表现之一。”

    四女撇嘴露出不相信的神色,在木云落眼神一横时,又马上露出如花笑颜,点头应是。冷雪飞坐在木云落边上马上替他将食物盛到碗里,在四张堪比花的笑脸下,这顿早餐也吃得浑是劲。

    早餐后,木云落对楚朝霞、如雪、如花说道:“霞儿,你和雪儿、花儿准备一下,后天我们起程去云海普渡。这两天有些什么事先去办一下吧!”三女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纷纷点头离座而去。

    冷雪飞也起道:“相公,我也去准备一下路上所需物品。”说完也转而去。

    木云落走到外间看到七位手下早已是吃得点滴不剩,挥手对他们说道:“我们也出去走走,你们谁有事自己赶紧去办一下,后天我们就要去巫山神女峰了。”

    “老大,我们走陆路还是水路过去?”先重义问道。

    “陆路吧,这样人比较轻松一点!最近我们的风头太盛,为防止不必要的冲突,老刘和老先保护着飞儿,小林与月二老就保护霞儿她们三人吧。一切小心。”众人听完后都散开了,只剩下无天无法两兄弟了。

    “婷儿还在后院休息,无天去后院守着,不要让闲人混进来。无法跟我出去走走。”二人点头应诺。

    将要行至大门时,小白突然出现在木云落面前,指手画脚表示要跟他一起出去。木云落沉声道:“你也去后院守着,不要让坏人进来,以免女主人婷儿受伤。后天我们就要去很远的地方了,路上自有你玩的。你去找到小黑,让它在地下好好呆着,也守住后院,知道吗?”小白点头后几个筋斗便消失在房舍之间。

    清晨的大街,也是相当闹。木云落后背着霸天刀与凤血剑,地无法走在他的后。二人一行走走停停,看到感兴趣的东西便仔细看一看。

    半响过后,地无法走近木云落道:“老大,我有点饿了。”

    木云落转头看着他:“早上没吃饱吗?”

    “早饭时,我大哥抢得太快了,所以没有吃饱。”地无法不好意思地挠头道。

    木云落轻声一笑道:“明天我让他们多准备一点,现在我们找间茶楼去点一些东西吃吧。”

    说话间,一间很是雅致的茶楼出现在眼前,木云落昂首而进,地无法随后跟去。店里的伙计马上迎了过来,将二人引至二楼靠窗的一个桌旁。木云落随手点了几道点心,然后对伙计说道:“再来一壶特级龙井吧!”伙计喜滋滋地转离去。

    此时并非用餐高峰,所以二楼的人也不是很多,除去木云落这一桌,尚有四桌人。这时,从楼梯上又上来两个人。木云落眼前一亮,原来是在来杭州的路上曾遇到过的美少女和那位老婆婆。

    那少女一见木云落,眼睛也是一亮,拉着老婆婆坐在离他们这一桌不远的地方。接着,楼梯上又上来一名佩剑少年,长得相当英武,剑眉入鬓,眼睛有神。他上来后马上坐在绿衣少女边说道:“婆婆、兰妹,我们一起要点东西吃吧?”

    绿衣少女用眼睛瞄了木云落一眼转头对他说道:“钟公子,我和喝点茶就行了,你要吃什么自己要吧!”说完吩咐伙计下去沏茶。

    这时,另一名伙计端着木云落刚才点的东西送了上来。在他的后还跟着上来两个人,当前一人年约五旬,手摇一把折扇,另一只手抚着颌下长须,颇有些道风仙骨。可惜的是他的眼睛细长,不经意见露出森寒气,脸色白皙光滑,可能是修习了某种邪功。他后跟着一名二十出头的少年,长得和他略有几分神似,只是目中的狂傲之气尤有过之。

    二人走至绿衣少女一桌前,当前中年人朝那位老婆婆拱手说道:“金针婆婆,我儿子看上了你孙女‘云中仙子’梅谷兰,赤某特来提亲,你看我儿子长得还不错吧?”

    原来是这届牡丹榜上排位第七的梅谷兰,怪不得有如此容貌。梅谷兰猛然站了起来,杏目圆瞪对那少年大声说道:“赤寒玉,我不是跟你说过不可能嫁给你的吗?”金针婆婆也朝那中年人冷哼一声道:“魔门长老赤炼郸,我们怎敢高盼!”

    众人耸然动容。魔门已有百年未现江湖,此刻公然现,所图非小。赤炼郸,魔门五大长老之一,主刑法,看起来年纪在五旬左右,其实早已超过百岁,武功深不可测。

    “兰儿,你是不是看上这个小子了?”赤寒玉指着那名佩剑少年。

    那名少年早已按捺不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指着赤寒玉说道:“魔门孽子,武当俗家弟子钟法堂要替天行道,斩妖除魔。”说完,拔出长剑摆了一个起手式,剑指赤寒玉。

    “原来是近来江湖上风头正劲的‘铁剑公子’钟法堂,武当掌教太虚道长的亲传弟子,怪不得如此狂妄。”赤寒玉说完后转头向赤炼郸说道:“爹,我一定要得到这个丫头,用我们魔门的方式解决吧?”

    赤炼郸微一点头,赤寒玉瞬时凝聚真气,伺机而发,二楼之上立刻充满了一股妖异森之气。除木云落这一桌外,其余四桌人早已翻窗而逃。

    钟法堂抵受不住赤寒玉的气势,剑走太极,率先而动。赤寒玉腾挪躲闪,尽现小巧功夫,还未出招已使钟法堂落入下风。金针婆婆知道不妙,顾不得江湖道义,从耳旁取出尺长金针,展开细细密密的针法对上赤寒玉,梅谷兰也拔剑而上。

    金针婆婆史云慈也是武林中屈指可数的高手,有接近英雄榜高手的实力。可是三人联手之下,一时之间竟只能与赤寒玉打成平手,只是赤寒玉脸色凝重,再无半点狂傲之气。他的双手施展出两种绝然不同的指法,一只手掌晶莹剔透,挥手间露出丝丝寒气,以快对快,攻的是金针婆婆的天衣无缝针法,众人耳朵里传来手指与金针碰撞发出的叮当之声。

    另一只手掌形同枯爪,带着微微的异味,指法异常谨慎的接下梅谷兰和钟法堂的攻势。双手一快一慢,偏偏又显得如此自然,又同时出现在一个人上,让人有种说不出的惊诧。三人之间本想站成一线形成互补,可在赤寒玉双手的挥动下,竟无法脱离他的掌控。

    木云落脸色凝重的在地无法耳边说道:“不消片刻,三人必然落败。当三人后退之时,你顶上去,接住赤寒玉的所有攻势,最好能在百招之内使他受伤。”地无法默守真气,认真观战。

    一柱香的时间后,三人果然各自退后数步,再也抵挡不住赤寒玉的攻势。一股坐在地上,尽显疲态。赤寒玉狞笑一声,正要上前结束战斗时,地无法陡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双拳齐出,轰向赤寒玉。

    赤炼郸早已觉出异常,左手中的折扇收拢,前端轻敲地无法的拳头。看似漫不经心的一击,实则内蕴神力,如若击实,地无法的一条胳膊势必尽毁。

    此时,木云落伸出右手,五指拨动,接连弹出五道指风,毫无声息的击向赤炼郸。

重要声明:小说《柔情似水之武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