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集 第七章 又一次阴错阳差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好。”申喃喃的答应一声,又歪在何浩怀里昏昏睡去。而此刻摆脱了危险的何浩也松了口气,但松懈之下,因为从中午到滴水未进,何浩顿时又感到饥渴交加,而且因为这具体是新近获得,灵体还没有百分之百融和,坚持了一段时间后,饥渴交加的感觉不由越来越明显,同时何浩也不敢在这里久停——玉鼎真人至少有一百种法术可能找自己和申

    “唉,有点吃的喝的就好了。”何浩自言自语道,申也在何浩怀里无意识的轻轻呻吟道:“水,水,水……。”被申这么一叫,何浩心中更慌,仔细观察发现清江没有跟来后,何浩终于咬牙抱起申,冒险摸到大街上去寻找吃喝,不过因为何浩处在被通缉中,加上何浩那张脸蛋随时可能惹出麻烦,上街之前何浩还是提醒自己戴上墨镜和口罩,预防被有心人认出来。

    “先生,小姐,想喝啤酒吗?”“先生,想喝啤酒这里来。”“先生,我们店里有包间,还可以过夜。”不知不觉间,何浩横抱着申转到一条遍布了酒吧和地下迪厅的街道上,虽然何浩横抱着一个昏迷不醒的申看上去颇是引人注目,但是这种藏污纳垢的地方却显得毫不奇怪,何浩和申很快就被各个酒吧拉客的服务员包围,更有人悄悄问何浩,“先生,想要伟哥吗?”七嘴八舌,吵得何浩头晕脑涨,可何浩白天施展美色骗来的钱财已经全给了金毛童子清江,何浩想答应也没钱消费了。

    “先生,是想卖货吗?”何浩正应接不暇间,一个看模样似乎是混黑道的文男子误解了何浩来意,那文男子先色眯眯的打量申一通,低声道:“少见的上等货色,想要什么价?能不能借一个地方说话?我是竹兴帮分舵的,保管你安全。”

    “滚你娘的蛋!”何浩听出那文男子的意思,刚想喝开那居心不良的文男子,眼角却瞟见街头转角出现一个矮小的侏儒影,侏儒以常人难以企及的速度移动搜索着。何浩当机立断,立即收回快骂出口的脏活,改为低声答应道:“好的,带我到你们的地方谈,快!”

    “跟我来。”那文男子心中大喜,忙将何浩引出人群,带着何浩钻进了一家开设在地下室的迪吧,迪吧里灯光昏暗斑斓,放着震耳聋的音乐,到处是摇头晃脑跳着古怪的男男女女,还没进门就感觉喧闹无比。何浩皱眉问道:“怎么这么吵?没安静一点的地方吗?”那文男子一笑,示意何浩跟着他走,又将何浩领着穿过舞厅,从后门进到一条左拐右转的走廊,喧闹的声音立即弱小了许多。

    “先生贵姓?怎么称呼?”那文男子一边将何浩领进一间外表隐蔽、内里布置普通的客厅,一边向何浩自我介绍道:“别人都叫我四鸡,我们分舵主姓陈,他喜欢别人叫他浩北哥,呆会我们舵主来的时候,先生可不要忘记了,这样才好谈价钱。”

    “四鸡?陈浩北?古惑仔看多了吗?”何浩心中嘀咕一句,答道:“我叫何浩。”见此地如此隐蔽,何浩暂时放下心来,这才把昏迷不醒的申小心翼翼的放在沙发上,又抓起茶几上的矿泉水给申喂上一些,剩下的则全部灌进自己的嘴里,那清凉甘甜的水竟让紧张万分的何浩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好漂亮。”那文男子四鸡惊呼叫道,刚才在街道上灯光昏暗,四鸡并没有完全看清申那清丽脱俗的容貌,直到此刻灯光明亮,那四鸡才知道自己撞大运碰上绝世美人了。四鸡目瞪口呆的惊叫道:“何先生,这位小姐是你从那里弄来的?还有这样货色的吗?我们保证全要!”

    “她是我妹妹。”何浩扯掉墨镜和口罩扔到茶几上,露出自己那张比申还要漂亮十倍的脸蛋,冲那已经半晕的四鸡微笑道:“我妹妹不我这做哥哥的听话,可我又想弄些钱花,只好用药把她弄昏了。去叫你的浩北哥来谈价钱吧,顺便给我准备些吃的,只要价格合适,什么都好商量。”

    何浩经过紧张盘算,知道自己与申都十分危险,不光是清江在追杀自己与申,政府也在暗中通缉自己,用不了多久,师伯玉鼎真人那条老狐狸肯定也会指使武吉动用灵能军队寻找追杀自己与申。与其冒险东躲西藏,不如冒充一个妹妹卖的禽兽哥哥,躲在这个秘密地下房间与黑道小混混虚与委蛇,虽说自己现在连对付这几个小混混都成问题,但只要拖延时间到自己或者申的灵力完全恢复,那就再也不用怕任何人了。

    “妈的!男人竟然长这么漂亮,难怪有这么漂亮的妹妹。长这么漂亮竟然还这么坏?你怎么不多有几个妹妹?”四鸡那知道何浩的用意,暗中佩服何浩的禽兽不如之余,赶紧按何浩的吩咐张罗来几个盒饭,又欢天喜地的去向老大报告喜讯,留下何浩在房间里狼吞虎咽的大吃大喝。不一刻,房门再度被推开,一个赤着文满龙虎花纹上的中年男子被四鸡引了进来,四鸡点头哈腰的说道:“何先生,这位就是我们的浩北哥了。”

    “浩北哥好。”为了稳住这些小混混,何浩装出一副流氓无赖的表,擦着嘴向那陈浩北打招呼。那陈浩北先是贪婪的打量昏迷不醒的申一通,然后又将色眯眯的目光转到何浩那张漂亮脸蛋上,口中不住发出称赞惊艳的砸嘴声,半晌才开口说道:“何先生好,我是竹兴帮北京分舵的舵主,叫我浩北就行了。敢问一下,何先生是那里人?有什么过不去的地方要卖亲妹妹啊?”

    “我是山东人。”何浩只说了一句实话便信口胡诌道:“我们兄妹俩在济南做生意亏本,欠了当地黑道许多高利贷,那边的兄弟倒是要我们兄妹拿体抵债,可我妹妹说什么都不同意,还悄悄跑到北京躲我,我追到这里来虽然找到她,可钱已经花得一分不剩,又怕妹妹再一次逃跑。没办法,我只好用药把妹妹麻翻了,准备用她换些生活费。”

    “大哥,这会你赚到了。”四鸡谄媚恭维那陈浩北道:“这位小姐,可比咱们总舵主在北京钓到那妞漂亮多了,带着去见总舵主多有面子啊?”

    “蠢蛋,滚一边去。”陈浩北一脚将那四鸡踢开,心说把这漂亮妞带到那个咸湿老头那里,那不是送上门去被抢吗?何浩却是心中一震,心说竹兴帮不是支持台毒的帮会吗?他们的老大怎么会冒险到北京?这代表着要发生什么特殊况吗?

    “会不会是仙人跳或者警方的卧底?”陈浩北又贪婪的扫一眼申那张足以倾城倾国的漂亮脸蛋,始终不太相信那个哥哥真会无耻到把这么漂亮妹妹卖掉的地步,狐疑的问何浩道:“何先生,问一个关系到价钱的问题,你妹妹还是处吗?还有,既然你需要钱,你妹妹这么漂亮,你为什么不让她去傍一个大款?这样岂不是收获更多?”

    陈浩北本来还想问何浩自己也这么漂亮,为什么不去给富婆包养的,可何浩已经二郎腿一敲,毫不脸红的说道:“我妹妹当然不是处了,我妹妹这么漂亮,我那舍得放过她的第一次?”

    “禽兽不如!”听到这里,陈浩北和四鸡这两个小混混都忍不住在心底破口大骂,而何浩竟然丝毫不以为耻,又将大手放到申高耸的酥上搓*揉,以示自己所言非虚。可何浩和陈浩北、四鸡等人都没有发现的是,当何浩的手碰到申的时候,申的眼皮稍微跳动了一下……

    话说到这步,何浩也做出了陈浩北不再怀疑何浩是警方派来的卧底或者是兄妹大盗来玩仙人跳,单刀直入道:“既然这样,何先生,令妹你打算怎么卖呢?是让她在我的场子做几年,你从中抽成?还是把她直接包给我们,痛痛快快拿一笔钱走?”

    “这个……。”何浩有点迟疑,他把申带到这个地下迪吧主要是为了躲避敌人的追杀,为自己和申争取恢复的时间,可申中了玉鼎真人的什么法术和什么时候恢复灵力何浩并不知道,何浩自己最快也要第二天下午四点四十二分才能恢复灵力。也就代表着,只要申没能及时恢复灵力,不管何浩答应陈浩北的什么条件,申今夜都难逃失贞的命运。

    “何先生是不是想要第三种方法?”陈浩北色眯眯的打量何浩那申比还要漂亮许多脸蛋一通,低声说道:“何先生是不是想和令妹一起被包养?我陈浩北虽然不是非常有钱,一个月拿三万元包何先生兄妹还是拿得出来的。”

    “呜哇。”何浩恶心得差点吐出来,但为了争取拖延时间,何浩还是勉强做出一个妩媚迷人的羞涩微笑,低声道:“也不是不可以了,但我有两个条件。”

    “什么条件?何先生请说。”陈浩北差点乐得叫出声来,心说赚大了,同时带这么漂亮的俩兄妹上,那可是人生至乐啊。

    “第一个条件,我们兄妹俩每个月要五万元。”何浩为了取信于陈浩北,故意抬高价钱。陈浩北想都不想就答应道:“好,五万就五万。”

    “至于第二个条件。”何浩徉作羞涩的说道:“我们兄妹俩今天做了一个白天,太累了,请先让我们休息一天,明天晚上我们再……。”

    “这个也没问题,今天晚上你们好好休息吧。”陈浩北爽快的答应让何浩松了一口气,陈浩北指着客厅旁边那扇门说道:“那里面有一张,你们兄妹俩先在里面休息吧,要什么生活用品只管开口,不用客气。”陈浩北笑道:“毕竟咱们就快成亲密的一家人了。”

    “谢谢浩北哥,那我们先去休息了。”何浩又风万种的朝那陈浩北抛一个媚眼,抱起软绵绵的申进到那间卧室。乘何浩离开的客厅的时候,陈浩北拉过四鸡吩咐道:“马上调十个弟兄来看好他们,绝对不能让他们跑了!也绝对不能碰他们一根毫毛,否则老子剥你们的皮!”说到这里,陈浩北换了一个狰狞无比的表,咬牙切齿的说道:“还有,给老子准备一百颗伟哥!”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登录***文学网,支持正版文学……

    “老婆,你好重啊。”何浩抱怨的嘀咕着,将沉甸甸的申横放在上,自己则累得连爬上的力气都没有了,坐地头倚在沿边大口大口的喘气,刚才与黑帮老大陈浩北一番对话看似平淡实际危机重重,言语中稍有不慎不仅命难保,就连申的贞洁都没法保护,能争取到一天的时间恢复,何浩已经竭尽了全力。

    “躲在这个地下室里,师伯能找到我们的方法就只剩下十三种。希望林亮他们没事,顺便把师伯他们引远一些,给我多争取那么一点点时间。师傅,你保佑一下徒弟吧。”何浩又在心里自言自语,暗暗祈祷仙界的师傅能够保佑自己。这时候,何浩的眼角突然又瞟见一只白生生的小手从上伸下,偷偷来抓自己放在边的惊雷鞭……

    “老婆,你醒了?”何浩大喜过望,正要转时,申已经抓起惊雷鞭勒住何浩的脖子,带着哭音怒喝道:“狗贼,你竟敢玷污我的清白?还敢把我卖到烟花之地?我杀了你!”

    “老婆,你误会了。”何浩想要大声辩解但咽喉已经被完全勒紧,就连呼吸都无法做到更别说讲话了,直被惊雷鞭上附带的电流电得全抽搐,双眼开始翻白……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