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集 第十五章 因祸得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拿着那份最高层亲自签署、任命自己为灵能军队统帅的书面文件,又靠着离魂丹的帮助把何浩的灵魂从体内彻底驱除干净,武吉可以说是真正的双喜临门了,乐得武吉心脏快要蹦出口,走路都是在手舞足蹈,脸上那风得意的模样和喜笑颜开的表,几乎让人怀疑他是买彩票中了头奖。

    不是武吉没见过世面,也不是武吉格浮躁,恰恰相反的是,协助师傅姜子牙治理了西周和齐国近二十年,又在世间轮回了三千年,武吉的格已经历练得沉稳异常,处事老练无比,但为什么表现得这么兴奋呢?原因无他——武吉实在太崇拜和忠实于师傅姜子牙了。三千年前的封神之战中,做为阐教代理人的姜子牙自始至终领导着阐教底弟子与人间灵能者,成功打赢了封神之战,视恩师为偶像的武吉自然希望徒承师志,在三千年后领导人间灵能者取得封魔之战的胜利,这个念头伴随了武吉三千年的岁月,如今走出成功第一步,美梦成真已经触手可击,武吉要是还能控制住自己的心不激动那才叫怪了。

    虽然灵能军队组委会已经给武吉安排了专车,可武吉迫不及待想要到天下灵能者面前大声宣布,告诉天下灵能者自己继承着师傅的志愿,正式担任起领导灵能军队的重任!所以武吉果断舍车不乘,用隐术藏着形飞上蓝天,全速飞向灵能军队驻扎的宝金山。没有了何浩意识的掣肘,武吉的速度之快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从飞上天到近百公里外的宝金山,武吉只用了不动两分钟时间,超音速飞行带起的巨大音爆声在市区还引起了一场不小的乱和惊恐。

    到得宝金山灵能军队驻扎地,兴奋万分的武吉几乎想直接降落到临时搭建的主席台上,但考虑到这么做会影响自己的形象,还是强压下这个冲动。这时候,地面上秦萧已经看到武吉飞来,立即挥舞着白嫩的小手臂叫道:“何浩,何浩,我在这里!”武吉徇声看去,见秦萧拉着洪丹儿坐在临时营地的外围一角,正笑容满面对自己招手欢呼,申则脸色铁青着站在不远处,手里还拿有从何浩手中骗去的杏黄旗,看着武吉的目光复杂无比。

    “老婆,我回来了。”因为秦萧对武吉还有很大用处,所以武吉并没有马上和秦萧撕破脸皮,而是假装出亲的笑容落到秦萧面前,就连秦萧和洪丹儿扑进他怀里都没有推开。可秦萧的实在也让武吉难以消受,麻的叫声让对秦萧充满恨意的武吉鸡皮疙瘩掉了满地,“老公,你终于回来了,我想死你了。”搂抱间,秦萧竟然还将带着荷花香风的小嘴凑到武吉脸上,试图去吻武吉左颊,洪丹儿则有样学样,去吻武吉的右脸颊。

    “丫头,你们当我是何浩那色鬼?”武吉一阵反感,心中暗骂一句,下意识的把秦萧和洪丹儿重重推开。武吉的反应对洪丹儿来说倒没什么——在申面前,洪丹儿根本没竞争的份;秦萧则勃然大怒,一把揪住武吉的衣领吼道:“怎么?我主动吻你,你竟然敢推开我,你吃豹子胆了?”如果换成也知道了秦萧真正份的何浩,面对秦萧的怒吼自然要磕头谢罪,可武吉却不买秦萧的帐,只是对不远处围观的灵能者人群一努嘴,示意有别人看着呢,秦萧这才勉强压下怒火,低声威胁道:“好,等没有其他人的时候找你算帐。”

    “老婆,你和另外一个你谈得怎么样了?”武吉明白申和玉鼎真人暗中有联系,所以申肯定知道自己已经不是何浩,怕申把这个消息告诉秦萧,赶紧朝申一指,询问秦萧与申谈话的内容。末了武吉还学着何浩的语气,轻浮的说道:“你和她都是我的好老婆,可千万不能打得起来啊,打伤了你们谁我都会心疼。”

    “算你还有点良心。”秦萧最听何浩那些亲密的话语,刚才的怒气立即烟消云散,轻掐武吉一把低声说道:“我已经把我和她是同一个人的事说明白了,她开始还不肯相信,直到我拿出一些不可能做伪的证据,她才相信我的话。”说到这,秦萧那张比鲜花更美更的俏脸抹上一层红晕——她是说出了申的初潮时间,用这样隐秘的事才证明了自己的份。

    “那她怎么说?”武吉可不会理会秦萧用什么方法证明份的,只是焦急的追问。秦萧轻咬银牙,用更低的声音酸溜溜的说道:“后来我劝她弃暗投明,和我一起……你,但她一直没有说话,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我看她对你也不是只剩下仇恨一种感,只是在犹豫怎么面对你吧。你有时间多做做她的思想工作,争取把她拉过来,毕竟她是另一个我,我不想和另一个自己刀枪相见。”

    “那好,我一定会的。”武吉终于松了一口气,对武吉来说,只要申刚才没有把自己的份捅破就行,现在自己已经和申的幕后纵者达成联盟,已经不用担心申会出卖自己了。秦萧又低声说道:“老公,义父派给我的助手天魁魔吴昊和天机魔林亮已经到了,现在正藏在远处的市区里,下一步我们该怎么配合你?”

    武吉皱起了眉头,天机魔林亮名如其人,最是诈无匹,天魁魔吴昊为天魔之首,也极为精明强干,有他们在秦萧边,自己就很难利用这个被冲昏了头脑的秦萧了。武吉的头脑并不是甚好,能想出将魔界三大巨头全歼的主意,实际上全拜何浩意识所赐,如今何浩的意识被武吉从体内驱除,武吉自己还能想出什么好的主意。不过武吉毕竟潜心向何浩意识中的暗面学习了不少,迟疑间瞟见不远处的申,终于想出一个不错的主意,“何不借申的手除掉天败魔和天机魔?”

    “老婆,让你的助手暂时住在北京吧,我这几天要在北京组织和整编灵能军队,让他们暂时充当我与民间妖魔的联系人。”武吉又一指申,低声说道:“顺便让他们监视住另一个你,不要让另一个你再接触她的幕后指使者,等我腾出了时间,再设法说服另一个你。”

    “好的,我这就通知他们。”秦萧对何浩言听计从,自然满口答应。不过武吉要秦萧做的可远不止这些,为了顺利说服秦萧,武吉不惜牺牲‘色相’,温柔的拉起秦萧那双柔若无骨的嫩白小手,凝视着秦萧的美目,缓缓说道:“老婆,我想求你一件事,这件事关系重大,你一定要答应我。”

    从秦萧重生以后,武吉还是第一次这么温柔的对待秦萧,使开朗的秦萧都羞得一张小脸红到了脖子根,既激动又紧张万分,羞答答的说道:“我和你之间,还要说什么恳求?你要我做的事,我自然不会推辞。”

    “老婆,我希望把你回一趟魔界,去见你的义父。”武吉心说既然冒充何浩了,不如冒充到底。武吉也不管这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把将秦萧拉进怀里,低声说道:“麻烦你劝一下你的义父,让他带着太微魔垣刘英和天市魔垣李家良亲自到人间来一趟,商量魔界和灵能军队联盟的大事。”

    “我义父不会答应的。”秦萧把头摇得象拨浪鼓一般,“除非天上出现九星联珠,使魔界封印解开,否则魔界三大巨头绝对不会同时来到人界!因为封印解开之前,义父他们在人间力量只能发挥不到三成,要是三大巨头同时来到人间出现什么意外,魔界可就要群龙无首了。”

    “那没办法了。”武吉徉装出一副万分失望的表,摊手叹气道:“我想要灵能军队和魔界联盟,可人间的最高层并不完全相信你带来的口信,担心魔界不是真心实意与人间和解联手,坚持要魔界三大巨头当面做出承诺,当面商定联盟事宜。否则人间最高层就不肯相信魔界的诚意,不肯接受我的灵魔和平共处计划。”

    “我是义父的全权代表,我的话就是义父说的话,你带我去见人间最高层。”秦萧这下子急了,何浩想要灵魔和解,是因为何浩与魔界的不少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所以何浩不想和魔界为敌。而秦萧则是因为不想再一次看到封神之战那样同根相煎的惨剧,不想让其他人或者妖魔经历自己在封神之战里失去双亲的凄凉,所以秦萧才会无条件支持何浩。

    “我也说了你是魔界的全权代表,可我口水都快说干,最高层还是不肯相信。”武吉显得非常失望,又叹气道:“何况同意灵魔和解的魔界三大巨头中只有你义父,最高层还担心刘英和李家良不肯接受,会从中捣乱。所以人间最高层无论如何都要魔界三大巨头亲自来人间谈判,他才肯答应灵魔和解计划。”

    秦萧的小牙咬紧了嘴唇,迟疑间已有些动摇。武吉趁打铁道:“老婆,我知道你很为难,可为了我们国家的灵魔两界不再兵戎相见,也为了我们夫妻俩无法选择立场,我还是要求你去劝劝你义父。你放心,最高层已经答应把谈判地点设在太行山地下的魔界基地,那里也算是你义父们的主场,还有我的妖魔军团和我拉来的修罗军团在那里,不会出事的。如果你还不放心,还可以让你义父把他的亲卫队二十八魔宿带来,加上他们的护卫,一定万无一失。”

    “我……我,我去试试。”秦萧终于点头答应武吉的请求,说到这,秦萧绝美的小脸上流露出温暖的微笑,轻笑道:“如果义父不答应,我就在魔宫里哭着打滚不起来,以前我小的时候,义父最怕我这么求他。”

    ……

    “武吉那个家伙,和他的师兄二郎神一样,都是不愿看到灵魔和解,都在想着消灭魔界群魔的不世奇功。”

    与此同时的西山秘密研究基地里,在一间简陋的小客厅里,当着隐居了十八年的老怪物一号的面,不久前才把武吉任命为灵能军队统帅那人终于也爆发出来,向那一号抱怨道:“那个武吉,简直是在把我当傻瓜耍!他对我说,他是抓住了师伯玉鼎真人一伙插手人间的证据,所以说服玉鼎真人帮助他斩妖除魔!他把我当什么人了?玉鼎真人要是真有那么容易被威胁,以前何浩为什么会陷入苦战?何浩比他武吉傻吗?”

    “还有他对孤寒凡的态度,那晚发生爆炸的时候,孤寒凡是最后一个从爆炸中心出来的,而且还受了不轻的伤,证明孤寒凡事先对即将发生爆炸一无所知,用脚指头想都知道孤寒凡不过是一枚弃子,真正出卖灵能军队的是孤寒凡的幕后指使者!他还睁着眼睛说瞎话,硬生生把罪名安到孤寒凡头上!为的就是拉倒孤寒凡,让他自己上位!”说到这里,那人怒不可遏,一掌击在面前的茶几上,大吼道:“武吉肯定背着我,和玉鼎真人另外商定了协议!所以他不怕孤寒凡会喊冤!”

    “武吉和玉鼎真人另有协议?什么协议?”这间小客厅里仅有两个座椅,分别被那人和一号霸占着,二号、三号、白小痴和慕容羽四个老怪物便只能站着,这四个老怪物都不怎么擅长谋诡计,自然猜不到武吉和玉鼎真人的用意。那曾经是太乙道十七代掌门的一号则是个人精,一点就通透明了,点头道:“不错,姜太公给武吉先师的任务只是封魔,并没有让武吉先师阻止仙界插手人间,武吉先师肯定是用这点和玉鼎真人达成了交易。”

    “还有,既然申的分之一已经被玉鼎真人控制,那申提出的魔界与我们和解的条件,就有可能完全是假的!”不必当着摄象机和外人,那人自然不用控制自己的绪,越说越是愤怒,“而他武吉对这件事矢口不提,很明显,他知道魔界与我们和解的真正条件,只是他不想让我知道!他只想领着灵能军队和魔界军队决战,象他师傅一样,为仙界立下不世功业!人间灵能界和魔界血流成河,外国灵魔界对我国的威胁,他是不会管的!”

    “主席,既然你看出了武吉的用心,为什么你还要把武吉任命为灵能军队统帅呢?”二号插口问道。

    “我有选择吗?何浩已经被武吉压制住,孤寒凡的人品和行事可以服众吗?其他还有什么人选?”那人狂怒中也不管自己的形象,将双脚放在茶几上摇晃,气呼呼的说道:“为了配合西方政府与我国争夺在非洲的利益,西方血族已经向我国灵能界发动了一次偷袭,第二波攻击转眼即至;因为我国和本在东海油田的争端,本灵魔界也向我国灵能界公开宣战,南朝鲜那帮走狗还给他们摇旗助威,大战迫在眉睫;我们国家的魔界将重现人间,仙界的野心家做梦都在想着控制人间。内忧外患,我要是再不让灵能军队组织起来,敌人来了怎么抵挡?”

    二号等老怪物一想也是,明朝万历年间灵能军队第一次参加抗倭援朝之战,就是因为仓促组织而损失惨重,使战争拖延八年之久,现在再不把灵能军队组织运转起来,等到敌人来犯时可就来说什么都不及了。明白了那人的苦衷以后,二号和白小痴等人忍不住埋怨一号了,“老大,听说你以前和武吉先师有过不少接触,他的格怎么会这样?你不仅为了牺牲了五百年的修行,还让我们在暗中保护了他十八年,这值得吗?”

    “武吉先师并不象表面这样险无。”一号轻笑着缓缓说道:“我很熟悉武吉先师,他毅志坚刚,百折不挠,认定了的事就是九头牛也拉不回头,这样的格如果放在普通战将上,那是无可挑剔。可惜这样的格缺少大局观,不擅长考虑全盘,还非常容易走上极端。所以武吉先师看不到与魔界决战的后果,坚持要将魔界妖魔全部诛杀而后快,加上今年已经是预言中封印魔界的最后一年,紧迫感造成积累了三千年的巨大压力爆发,将武吉先师心中的那根弦彻底拉断。”

    “心中的弦被拉断了?什么弦?”二号、三号、白小痴和慕容羽等四个老怪物异口同声的问道。

    “理智之弦。”一号长叹一声,惋惜着说道:“理智之弦被彻底拉断,武吉先师走上了极端,为了完成师傅交予他的使命,他已经不再考虑什么手段和后果了。说句通俗的话,武吉先师已经变成了偏执狂,偏执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

    “他偏执到有没有救药的地步我不管,我得对国家的安全负责。为了国家不受本国黑暗界和外国灵魔界侵袭,我必须做好两手准备。”那人站了起来,朝一号摆手道:“带我去看那具体吧,想不到我们为了预防万一给武吉准备的新体,竟然是大大便宜了何浩。”

    “给武吉先师准备的新体?”二号和白小痴等四个老怪物个个大吃一惊,又是异口同声的问道。

    “十八年前,我与何浩第一见面时,认出了他是武吉先师转世,所以我偷偷拔下何浩的一缕头发预防万一。因为头发根部的发囊细胞中含有人体所有的遗传信息,是克隆人体的理想材料。”一号一边给那人带路,一边向二号和白小痴等老怪物解释道:“我把何浩的头发带到这里,是想利用现代科技和法术结合,为武吉先师克隆出一具备用的体。这样的话,即便武吉先师在封魔之战中不幸阵亡,只要他没有形神俱灭,我就可以用借尸还魂的法术使武吉先师重生,使武吉先师不再经历转世之苦。而新体本来就是用何浩的细胞克隆出来的,武吉先师即便附体到这具体上,本的灵力也不会受到丝毫削减。”

    “哈哈哈哈。”白小痴与何浩关系最好,说话间对武吉也没什么敬语,大笑道:“亏他武吉还用尽各种手段和何浩争夺体,甚至还不惜背上骂名,如果他知道这里藏有一具他的备用体,一定会气得吐血。何浩这小子因为武吉倒霉了二十多年,这次可捡到便宜了。”

    “何浩岂止是拣到便宜?是捡到超级大便宜才对!”一号微笑着推开房门,带着众人走进一个放满各种科学仪器的巨大房间中,指着放在房间正中央的一个巨大玻璃器皿说道:“看看吧,为何浩克隆新体的那位童院士是一个绝对的完美主义者,他不仅通过基因技术改进了何浩的体和容貌,还把多年来收集来的灵能者基因和仙魔神鬼优秀基因,移植到了何浩的新体上,何浩的这一具新体不仅外貌完美无缺,而且还拥有三百一十二种各门各派的灵力和法术记忆。”

    “我的老天!何浩这小子,真是捡到超级大便宜了!”二号、三号、白小痴和慕容羽四个老怪物大喊大叫着,八只眼睛紧紧那插满各种各样、粗细不一管道的玻璃器皿不放,四张嘴全都张得可以塞进两个鸭蛋……

    玻璃器皿里盛满了透明的清澈液体,液体浸泡着一具完美无缺的**,一米九的高是只有在少女漫画中才会出现的标准八头,四肢的长度、粗细和围、腰围无限接近黄金比例,皮肤之雪白无暇即便秦萧和洪丹儿都会为之嫉妒,乌黑的长发披及腰间,象锦缎一般闪烁着金属似的光芒。这些还不算,这具体最引人注目的地方,还是那张没有丝毫瑕纰的俊脸,虽然入鬓剑眉下的双目紧闭,可那笔鼻梁和柔润仿佛涂朱的嘴唇,还有那完美无缺的脸棱线条,已经把号称美男子的孤寒凡和王寿完全比了下去……

    “主席,你真打算让何浩用这具体重生吗?”过了许久,慕容羽才从惊艳后的失魂落魄状态中苏醒过来,指着何浩的新体,哭丧着脸说道:“如果何浩用这具体重生,恐怕他在街上随便转一圈,就会引起女人暴动啊。”

    “是啊,是啊。”年轻时被称为美男子的白小痴也妒忌万分,咬牙切齿的说道:“看背影迷煞千军万马,转过头女生得跳楼!这样帅的男人出现在世上,是要遭天谴的!”

    <br/><br/>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