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集 第三章 朱佳丽失踪案(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何浩,师债徒偿!还我父母的命来!”申怒吼着全力挥出惊雷鞭,长鞭刚刚出手,乌黑的鞭就已经火花电闪,完全化为青蓝色,带起的声势更是吓人,除了那令人头皮发麻的鞭梢破空声,更巨大的是雷电轰鸣声,犹如青天霹雳。可怜何浩已经失去了护体灵力,鞭子还没落到上,头发就已经被空气中的电流激得根根倒竖,还被雷声震得耳膜几破裂,一股坐在地上。

    “这白痴怎么还没看出我要杀他?怎么还不躲闪?”看到何浩那充满意的目光,申那比冰还冷、比铁还硬的心忽然一软,鞭速不由迟疑了一下。这时,申猛然瞟见何浩背后的土地有些动静,脑中丝毫没做任何考虑,手腕微转便将惊雷鞭击到了何浩背后,擦着何浩的头发丝击到地上。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响,坚硬的地面上青蓝光芒闪烁起来,四分五裂开去,地面下立即传出两声惨叫,“哎哟!”“妈的!疼死我了!”

    “有敌人!”听到地下的动静,何浩吓了一个机灵,全然忘记自己的灵脉已经被申暂时封住,单拳击在地上想要借势跃开,谁知拳头无劲跳不起来,而地面上则同时刺出两支短剑,分削何浩的手臂和脊背。好在申及时挥鞭卷住何浩口,将何浩的体拉得凭空飞去,使何浩避免了手断背开的厄运。

    “老婆,小心!”何浩笨得连杀手的目标是谁都看不出来,竟然还提醒申小心,申又好气又好笑,忍不住骂道:“傻瓜,还是小心你自己吧。”申话音未落,地面上尘土四起,两道矮小的黑影从地下电而出,两道黑影前端都有一截明晃晃的闪光,全都指向何浩心窝。

    “敢杀我相公,找死!”开始申还一心想要何浩的命,可到了真正到了何浩要丧生在杀手手下的时候,申却选择了将惊雷鞭全速收回,左手将何浩揽进怀中,右手则将惊雷鞭舞成了一团光球,将两道黑影拦在三丈之外。这时,那道细细的声音又钻进申耳中,“申姑娘,难道你忘记自己发的誓了吗?”

    “要你管!”申也不管何浩听到自己这句莫名其妙的话会怎么想,大喝一声催动灵力,惊雷鞭上出十余道蓝色电光,卷向那两道黑影。而那两道黑影仿佛是得到了什么命令似的,忽然双双后跃跳开,扭头撒腿就跑,跑得比兔子还快,眨眼就飞上半空消失不见。

    “呸,宵小之辈!”申轻唾一声。这时,申突然发现部有些异样,低头一看申顿时满面通红,原来刚才她救人心切,把何浩揽进怀中没注意部位——让何浩的脸直接贴在了她高耸的脯上!而何浩在这方面也向来不是什么好东西,脸贴紧不说,手也搭到了双峰上又摸又揉。

    “臭贼,你找死……。”申又羞又怒又气,回鞭刚想把何浩的手打断,却感觉到何浩手上似乎比惊雷鞭带的电压还高还,直被何浩揉得全发软发烫,连推开何浩的力气都使不出来。申的软弱自然纵容了何浩胆子,何浩得寸进尺复又将申抱住,重重的吻在申的樱唇上,手部活动更是激烈。当何浩肆无忌惮的将手伸进申纱衣时,申干脆连惊雷鞭都抓不紧了,鞭子‘啪’的一声落地,人也软在何浩怀里。

    “不要,不要。”申红着脸想推开何浩,体却丝毫不听使唤,推何浩的手比棉花还软还无力,即便何浩此刻变得与普通人无异,也能轻易将她抱起钻进小树林。不过在何浩将她平放在草地上去解她的纱衣时,申总算恢复了一点力量,抓住何浩大手羞涩道:“不要在这里,敌人刚逃走,或许还会回来。”

    “他们要是敢再回来,我马上要他们的命。”何浩笑着抓起一块石头轻轻一捏,拳头大的石头就化为石粉落下,原来刚才申只是短时间封住了何浩的灵力,片刻后血脉畅通,何浩已经恢复了力量。申没想到何浩会恢复得这么快,不由吃了一惊,这一迟疑间,何浩的已经布下隔绝声音和画面的法术,把她剥成了一只小白羊似的,皎好的躯在夕阳的余光下暴露无遗。

    “怎么办?是顺着他?还是拒绝?”申又是害羞又是犹豫,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那边何浩则已经把自己衣服脱光,赤条条的扑了上来,还笑着叫道:“老婆,想死我了,上次是你主动,这次该你丈夫服侍你了。”申羞涩的瞟一眼何浩那根高的命根子,心中长叹,“唉,随他吧……。”

    “啊,好疼,你就不能轻些吗?”

    “老婆,我们上次不是已经做了吗?怎么你这里又出血了?”

    “……,可能是为我重造的时候,把我那里也……。”

    “哈哈,三师祖对我实在太好了。喂,老婆,你怎么又吸我的元阳?”

    “嗯…,吸了又怎么样?不许抵抗,也不准反采我的元,否则你别想再碰我。嗯……,你轻些……,顶……顶到最里面了……。”

    喘息呻吟声持续不断,直到太阳落山,晚霞散尽,月亮和星星霸占夜空,那甜蜜的声音才算停歇,山野中,只剩下虫鸣风啸的低低声音。又过了许久,衣发不整的申才红着脸,满面色的慢慢整理着纱衣从树林中出来,行走间,腿脚自然别扭之至。

    “小姐,五个多小时啊,我可等急了。”黑点虎坏笑着迎上来,促狭的戏弄申道。申本就通红的脸马上涨得象块猪肝一样,飞脚去踢黑点虎时却发现腿软麻得没有半点力气,只好改踢为揪,揪住黑点虎的后颈皮猛抽了十来个耳光,然后才把黑点虎甩到一边,喝道:“我想一个人静静,你去看住何浩,有事马上叫我。”

    “小姐真体贴,还是那么刀子嘴豆腐心。开始还对他喊打喊杀,现在又这么温柔体贴,究竟是为了什么啊?”黑点虎见申又要打,赶紧连滚带爬的钻进树林,可黑点虎却不知道,它这几句玩笑之语,却无意间说中了申的心事……

    “我明明恨不得杀了他的,可我为什么不但下不了手?还又一次……?”月光下,申缓缓的坐到一块石头上,在心中问自己道:“申,你忘记杀父杀母之仇了吗?你不是已经用你父母的灵魂发誓,一定要杀掉和武吉共用一个体的何浩?可你见到他怎么就……。”想到这里,申找到一个发泄口,狠狠打了自己大腿一下,心中狠狠道:“一定是这个体,和何浩、武吉一样,我和朱佳丽的意识也是共用一个体,那个臭丫头原来就喜欢何浩,一定是她干扰了我的意识!”

    把借口推给了朱佳丽以后,申终于松了口气,开始琢磨起怎么不惊动朱佳丽意识而杀掉何浩。可申连稍一盘算的时间都没有,那个一直缠绕着她的尖细声音又钻进了她的耳中,“师侄女,看来你对何浩还是遗未了啊。”话尤在耳,一个淡淡的高大黑影就已经出现在申面前。那黑影冷笑道:“师侄女,见到对你有再造之恩的师伯,怎么还不见礼啊?”

    申迟疑了一会,终于咬着牙跪到那黑影面前,低声说道:“申叩见师伯,师伯玉安。”

    “安是不可能了。”那黑影的笑声更冷,“刚才我就担心你下不去手,所以派我的两个师徒孙替你动手,谁曾知道,你竟然打伤了我的俩个徒孙,还和何浩做出那样的苟且之事!我耗费无数心血,不惜损耗我苦苦修炼来的玄功,终于培养出你这么一张王牌,可谁又知道,这张王牌死到临头反了水?你说说,我还能安吗?”

    申不说话了,只是将白玉细牙咬得更紧,那黑影猜出申的心思,又冷笑道:“别想和我耍花招,我竟然敢让你复活,就有把握制住你!如果你再不听话,我那俩个五夷山的徒孙,可都一直对你垂涎三尺来着,我这做师祖的,偶尔也要给他们一点好处。还有我那最给我争气的徒孙,他可是随时需要女人帮他练功的。”

    “他有把握制住我?”申心中暗暗琢磨,“他就不怕把我得走投无路,向仙界泄露他的卑鄙勾当,和他同归于尽?”

    “你是不是在想,我怎么制住你?”那黑影又是一阵冷笑,举起一只手将中指轻轻一弹,申马上感到四肢无力,体不听使唤摔在地上,仿佛是灵魂被抽离了体一样,可意识和感觉都保留在那具体里,就连柔嫩的草叶划在脚背上感觉都清清楚楚。那黑影再一弹一下手指,申才又恢复体的控制权,可整个人就象是又和何浩接连不断的亲了五个多小时一样筋疲力尽,躺在地上半天站不起来。

    “游魂术!”申喘息着叫破那黑影的法术,这游魂术作用的目标是人体的三魂七魄,散去驱使体行动的一魂二魄,使被该法术的人体意识感觉留在体内,却无法控制自行动,只能任由敌人施为,何浩和武吉的师傅姜子牙在当年的封神之战中就中过这招险些丧命,极是厉害不过。可这游魂术虽然厉害,施展起来却十分不易,光是施展法术的时间就需要三七二十一天,期间容易被敌人发现破解。而申会在片刻之间中招,只能说明一件事——这黑影在让申复活前,已经在申衰弱了许多的魂魄中提前做了手脚。

    “知道厉害了?”那黑影咯咯笑道:“如果我把中招后的你,交给我那几个乖徒孙,你会有什么下场?”

    “呃,混帐!”申在心中暗骂一声,申当然知道那黑影的几个徒孙是什么德行,孤寒凡一旦海绵体膨胀,为了不使体爆裂而死,就连她亲姑姑孤雯雯都下得去手,更何况自己;而另外俩个更不是东西,自己所用这具体,就险些遭到他们的**……

    “师伯明鉴,你实在误会师侄女了。”命悬他人只手,申只能低声下气的说道:“今天侄女阻止师伯的俩位徒孙,实在有说不出的苦衷,既是为了师伯的两位徒孙好,又是为了师伯的大计着想。”

    “咯咯,你这嘴很能说话。”那黑影微笑道:“你倒说说看,你打伤我的俩名徒孙救走何浩,是怎么为了我好?”

    “师伯你有所不知,这何浩表面糊涂内,里却诈无比。”申忍气吞声的说出实,“从这小子恢复力量以后到今天正午以前,包括在我面前,这小子就从来没显露真正的实力,把自己力量的一半压抑在体内,可以随时把敌人打一个措手不及。直到今天中午,我才知道这件事,而师伯的俩位徒孙不明就里,我怕他们行刺不成反倒暴露了目标,所以才出手救走何浩,取得何浩的信任。”

    “还有这事?”那黑影先是一惊,随后释然,“原来事是这样,难怪我一直感到疑惑,在仙界都属上乘仙术的九天无极功,怎么威力远不如传说中那么强大?”说到这,那黑影又冷笑道:“好吧,就算你是惧怕他的隐藏实力,所以阻止我的徒孙刺杀于他,那你事后又与他做出夫妻之事,这你又怎么解释?”

    “因为,因为……。”申通红着一张俏脸,喃喃道:“因为侄女没把握直接取他的命,只好用采纳之术吸取他的元阳,逐步削弱他的实力,再寻机下手。”申又补充道:“师伯若是不信,可去林中看看,他现在已经被我吸至半昏迷状态,力量衰弱了许多。”

    那黑影不是傻瓜,当然不愿冒着被何浩发现的危险进林,只是用神识虚游之术观察林内景,一看之下果然,何浩果然已经陷入了半昏迷状态。见此景,本已认定申对何浩余未了的判断不免有些动摇。申乘机说道:“师伯,侄女此去魔界,还有一个意外的收获,可以帮助师伯更快更好的完成使人魔决战的大计,而这个计划中,还需要何浩这小子助我一臂之力。”

    “什么意外收获?说来听听。”那黑影淡淡问道。

    “紫微魔垣苏小苏被何浩以改变魔界环境为条件说动,有意与人间灵能军队和解,苏小苏已将侄女任命为魔界与人界谈判的全权代表。”申低声说道。那黑影一惊,“改变魔界环境?好一招釜底抽薪!原来预言的真相是这样!”

    “师伯,师侄女打算利用魔界全权谈判代表的份,在人间与魔界的谈判中,如此……。”申缓缓说出她的打算,末了又说道:“这样一来,还怕不能使人间与魔界彻底决裂,互相之间拼个你死我活?”

    “办法倒是不错。”那黑影觉得申的计划确实不错,不过那黑影最担心的还是申对何浩的感,正想再质问申的决心时,却形一晃飞上半天,沿着镇龙山闪电般环绕飞行了数圈,直到没有发现异常况才飞回原地。申惊问道:“师伯,刚才你发现什么了?”

    “刚才我发现附近似乎有妖魔的气息,但稍纵即逝,消失得无影无踪。”那黑影自我安慰道:“大概是因为这里是魔界通往人间的入口所在,有什么玉石灵木之类的物件,沾染了妖魔的气息。”

    “好吧,就照你说的做,但你必须记住你发的誓,否则我随时可以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黑影做贼心虚,不敢在这附近长时间耽搁,迅速命令道:“现在人间灵能军队的人,已经发现了朱佳丽失踪的事,朱佳丽和虚因是被何浩打昏的,你可以利用这点,把这罪名嫁祸到何浩头上,让这小子无法取得众人的信任。明白了吗?”

    <br/><br/>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