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集 第二章 伴妻如伴虎(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砰”“哎哟”两声,第一声是申把何浩从茧形通道里踢出摔在镇龙山土地上的声音,第二声自然是何浩摔得半死发出的呻吟声。不等呻吟声尾音余了,何浩又发出一连串杀猪般凄厉的惨叫声和求饶声,“哎哟!啊!救命啊!老婆大人,饶了我吧!哎哟哟哟——!杀人了!”然后还有更凄厉更让人闻之碎的惨叫声——“老婆大人,不要踩我那里,我还指望它给我传宗接代啊——!”

    血腥残酷的殴打足足进行了一个多小时,不知道是申心软了,还是申打累了,总之申是一脚把何浩踢出二十多米远,停下来擦汗喘气,使何浩避免了被老婆活活打死的厄运。申想找一块干净的地方坐下休息时,早有黑点虎匍匐在她后,用它的体为申摆出了座椅。申也不客气,径直坐在黑点虎上,板着俏脸眺望逐渐西下的夕阳发呆。

    而已经被打得遍体鳞伤头破血流的何浩可没有那么好的命,稍微擦拭一下脸上的鲜血,又赔笑着溜到申边,用体为申挡住仍然火毒的头,并用破烂的上衣为申扇着凉风,低皮下的说道:“老婆,气消了吗?如果还没消气就再打我一顿吧。心里有气就要发泄出来,你憋坏了体,我心疼。”

    申对何浩无微不至的关心和体贴丝毫不为所动,反而一把将何浩推到一边,任由金黄的阳光照耀在她还沾着汗珠的俏丽脸庞上,白得耀眼的皮肤反出道道金色光芒,将她柔弱的躯笼罩在其中,宛如仙子下凡。恰巧山风拂来,申的乌黑长发飘扬起来,在她的背后欢快舞动,几缕黑发沾到她白嫩的脸颊上,将她倾国倾城的容貌衬托得更增妩媚。见到如此美景,深着她的何浩不由痴了,几疑自己在梦境。

    “如果你再盯着我的脸不放,我就把你的双眼挖出来。”申目不斜视,仍然看着夕阳下的景色,恶狠狠的对何浩说道。何浩大着胆子顶撞一句道:“你是我老婆,我看看你有什么不对……。是……,是,我不看了。”被申愤怒的冰冷目光一扫,何浩马上把嘴闭上,老老实实的把头低下,转为去看申那双洁白细腻的美足。

    不知道是因为何浩天生是个色*狂,或者是因为何浩这三千年来积累的火太多,再或者是申**的美足太过人,不仅肤如凝脂,滑若丝缎,十个脚趾排列正齐,就连小脚趾也如葱般圆润雅致,柔顺得可。总之一句话,没过多久,何浩的下半就支起了帐篷。看看四下无人,仅在远处的海面上有寥寥可数的几艘渔船,何浩的色心就又萌动起来了。

    “老婆,天这么,你坐在黑点虎上一定不舒服。”何浩脱下上衣铺在地上,涎着脸不怀好意的笑道:“坐在这里来吧,凉快些。”而申的美 目稍一运转就看出何浩的居心,两团红晕迅速爬上天生脸皮薄的申俏颜双颊。但申的羞涩稍纵即逝,复又一鞭抽向何浩,将何浩抽了一个大马趴,申愤怒道:“臭贼,你要是再对我无礼,小心我阉掉你!”

    “老婆,我那里对你无礼了。”何浩心说难道要我对你没有冲动,那样你才开心吗?何浩哭丧着脸问道:“老婆,你复活以后,为什么对我这么冷冰冰的?我虽然有对不起你的地方,但我已经真心悔改了,对你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难道这样还不能使你原谅我吗?”

    “住口!”申冷冷的打断何浩,板着脸说道:“我不是你的妻子,不许再叫我老婆,否则我杀了你!”

    “老婆。”何浩苦着脸说道:“你忘记了那天在山洞里,我们已经做了真正的夫妻了?虽然我后来几次做出对不起你的事,但我也是因为找不到你心苦恼才做下的,我对她们几乎没有任何感,对你才是真心的啊。老婆,让我承担起做丈夫的责任……。”

    “啪!”申发现自己凶狠的目光已经无法打断何浩的叙说,索直接用惊雷鞭让何浩住口,一鞭抽得何浩满嘴流血以后,申略带羞涩的愤怒道:“闭嘴!那天在山洞里,我是为了将你形神俱灭才和你做那种事,不要以为我对你有半点感!”说到这,申喘了两口粗气,又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告诉你,我这次复活,就是为了杀掉你和武吉!为我的父母报仇!”

    “如果你对我没有感,那后来二郎神准备挟持我父母的时候,那你为什么还冒着生命危险救走我的父母家人?”何浩一句话问得申哑口无言,过了许久,申才冷冷的说道:“当时,我只是觉得仙界的内战不应该波及到凡人上,所以才出手救走那几个老头老太婆,再没有其他想法。”其实申自己也奇怪,自己以前分明很何浩的,可经过这次生死轮回以后,自己对何浩的所有感然无存,剩下的,只有无尽的仇恨。

    “老婆,你在骗自己。”何浩的表忽然变得无比认真,盯着申明星般的双眸说道:“老婆,记得我见到主席的时候,他也说过我在骗自己,我已经在怀疑自己就是武吉,可我不敢承认,害怕承担那么沉重的责任。我当时虽然矢口否认,但我心里却知道,主席说中了我的所想所思。”何浩顿了顿,又认真的说道:“老婆,你现在就和我当时的况一样,你心里分明是在着我,可你却在逃避我,因为你我,所以你在欺骗自己。”

    “呵呵,我为什么要逃避你?呵呵呵呵,我为什么要欺骗自己?”申发自内心的冷笑道:“你倒给我说说,我这么做,为什么是你的表示?”申心中恨恨的补充道,在以前,也许我还对你那么一点半点的感,可现在,我对你只有恨,没有

    “真要我告诉你?”何浩一笑问道。申比何浩笑得还要开心,“有点想知道。”

    “那你可要准备好手帕,免得一会连擦眼泪的都没有。”何浩先开了一个玩笑,然后才叹着气说道:“老婆,本来这些事以前我不知道的,可是这次魔界之行以后,我才知道这一切的经过的。你啊,本是很善良的,可你的世又实在太凄惨,做为一名私生女,出生才几天就被送进魔界,交予魔界三大巨头抚养,连母亲长什么模样都没见过。与父亲虽然见过一面,可这一见面就是永别,而且能与父亲见面,还要拜仇家所赐……。”

    “住口,你给我住口!”申双眼喷火,从黑点虎上一跃而起,右手举起惊雷鞭,左手揪住何浩衣领含泪吼道:“闭嘴!你再说一句我宰了你!是,你的师傅姜子牙是帮过我一次,让我和父亲见了最后一面,可你不要指望我会感谢你们师徒,就是在我和父亲见面的时候,我发誓要杀掉你们师徒报仇!现在你的师傅躲回仙界去了,我就拿你出气,杀了你为我的父母报仇!”

    申的怒吼有若神鬼泣嚎,震得周围树木上的树叶蔟蔟而落,三千年来,黑点虎还是第一次见到主人如此愤怒,吓得夹着尾巴逃入树林,不敢再呆在申边。而申自己也是脸上泪珠滚滚,泪水瞬间染湿了前的黑色纱衣,何浩见火候已到,赶紧温柔的抓住申冰凉的小手,柔声说道:“老婆,你不要骗我,也不要骗你自己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杀掉我和师傅为你父母报仇,并不是你主动发誓,是你父亲申公豹要你这么做的对吗?你是为了遵从父亲的遗命,所以才追杀我三千年之久。”

    “我骗你做什么?我骗自己做什么?”申哭泣着想要挣脱何浩的手,但何浩握得极紧申挣之不脱,申也不挣扎了,右手抓紧惊雷鞭举到何浩面前,哭喊道:“放开我,你再不放,我真杀了你!”

    “老婆,你就不要再装了!”何浩的声音比申还大,何浩大吼道:“你一个女孩子,本能坏到那里去?把你抚养长大的苏小苏、刘英和李家良他们,在黄帝与蚩尤之战中,何尝不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他们教出的孩子,就算格怪僻残忍有种种毛病,可也是有有恨敢作敢当的巾帼英雄!你对我根本就没有恨,你之所以不敢接受我,不是你不我!是因为你上背负着比我还沉重的使命,也就是你父亲的遗命!”

    何浩的声音在山峰中回,久久不绝,当余音终于消失时,申停止了哭泣,冷冷的说道:“说完了吗?说完了就放开我。”

    “没有。”何浩将申柔若无骨的小手握得更紧,诚恳的说道:“老婆,忘记你上的使命吧,你已经经过一次生死轮回,前世的事已经和你无关,你前世的罪孽,已经一笔勾清,都忘记了吧。我带你回山东老家,我的父母家人,已经把你当成唯一的儿媳妇,那里也是你的家。”说着,何浩突然一把将申抱住,在她柔软而冰凉的樱唇上重重吻下……

    “滚开!不要用你刚亲过臭女人的臭嘴碰我!”何浩的嘴唇还没碰到申的小嘴,申就一脚把何浩踢了个大跟斗,申这脚极狠,几乎把何浩的腿踢断,而且何浩的头正好撞在一块石头上,撞得头破血流,鲜血顿时流了满面。见此景,申心中又是解气又有些心疼,咬着牙不再说话。这时,一个细细的声音突然钻进申耳中,“好机会,赶快杀了他。”听到这声音,申心中又是一震——原来那个人一直在暗中监视着自己。

    “乘他还没发现你真正的份,让他不躲不闪受你两鞭。”那声音继续给申出主意道:“你第一鞭就抽他头顶上丹田,封住他的护体灵力,第二鞭就可以要他的命!”

    申的糯米细牙咬得铁紧,一双美目紧紧盯着何浩,何浩也看着申,不同的是,何浩的目光诚恳而又真挚,而申的目光复杂,不时闪动着狠毒的光芒。过了许久,申忽然开口道:“何浩,你想要我和你回家?做你的妻子?”

    “是,是,是。”何浩大喜过望,点头点得象鸡啄米一样。申冰冷的俏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虽然她的笑容还是那么冰冷,但勉强也算是一个微笑,申朝何浩招招手,低声说道:“何浩,你跪到我面前来,只要你让我再出一口恶气,我就嫁给你。”

    “跪?”何浩有些为难,心说还没结婚就给未婚妻下跪,将来结了婚,还不给老婆骑到头上去啊?申看出何浩的为难,冷笑道:“怎么着?不愿意给我下跪?不愿意就算了,我们一拍两散,今后各走各的。”

    “我愿意!我愿意!”何浩嚎叫起来,连滚带爬的双膝跪到申面前,向申恳求道:“老婆,你出气吧,要骂要打要杀随便你,只要你嫁给我,你怎么着都行。”

    “也没什么。”申拉扯着惊雷鞭冷笑道:“就是想抽你两鞭,第一鞭呢,是因为在我舍命救你父母的时候,你竟然敢和其她女人鬼混,还敢抱着她向我示威。第二鞭,当然是为我父母抽的,一鞭过后,我们俩纠缠了三千年的仇怨,也就一笔勾消了。这样的话,你想把我迎娶过门,我也可以考虑一下。”

    “没问题,没问题。”何浩跪着直了体,期盼的叫道:“老婆,你抽吧,别说抽两鞭,就是抽两百鞭都行!”

    “不用抽两百鞭,两鞭就足够了!”申脸上微笑着,心里笑着绷紧惊雷鞭。而何浩不知自己死到临头,竟然还赔笑着答道:“老婆你放心,我绝对不躲不闪,随便你打。不过你出完气以后,你一定要和我回家,我爷爷和可都一直盼望着抱重孙。”

    “放心,我比你说话算话。”申狠狠的举起了惊雷鞭,咬牙片刻突然怒吼一声,惊雷鞭全力挥下,“何浩,我叫你辜负我!”

    “轰隆!”惊雷鞭上电闪雷鸣,准确无误的砸在何浩头顶百会上。这百会乃是修道之人上丹田所在,最是紧要不过,何浩没想到申会下这么重的手,猝不及防间被惊雷鞭上蕴涵的灵力和高压电冲入上丹田,头晕目眩脑骨裂不说,全灵脉顿时散乱不堪,一时半刻间灵力再也不能凝聚,无法护住心脉和体,变得与普通人无异。

    “噗!”何浩爬扑到地上,一口鲜血喷出半天爬不起来。申冷笑道:“怎么了?刚才还说愿给我抽两百鞭,怎么现在一鞭就承受不起了?”

    “挨得了,挨得了。”何浩又吐出一口鲜血,挣扎着勉强爬起来,强忍着脑骨碎的痛苦赔笑道:“只要老婆能出气,那怕把我脑袋抽碎,我也心甘愿。”话虽这么说,何浩却突然想起了在魔界的秦萧,心说如果秦萧就是真正的申多好,起码那个小丫头只会疼我,不会让我疼。

    “既然你受得了,那我就要抽第二鞭了。”申凝视何浩良久,终于又举起惊雷鞭,而何浩仍然全剧疼难当,只能勉力把起来,昂着头艰难说道:“老婆,你抽吧,我师傅当年和你父亲的恩怨,就让我这做徒弟来抗吧。”

    “白痴!你这是我杀你!”听到这话,申对何浩的唯一一点愧疚一扫而空,握紧惊雷鞭吼道:“何浩,还我父母的命来!”惊雷鞭上电光大作,朝已经没有丝毫抵抗力的何浩头顶全力砸下……

    骨头何浩的小命是否就此交代,请看下章,《朱佳丽失踪》。

    <br/><br/>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