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集 第十三章 王寿之死(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时间回到早上十点正,经过近两个小时不惜灵力消耗的全速飞行,王寿终于按时赶到了风光秀美的舟山岛上空,魔界似乎事先计算好了王寿的飞行速度,算准王寿能勉强在十点赶到这里,但必须大量的灵力。果不其然,王寿的双脚踏上舟山岛的土地时,灵力已然消耗过半,战斗力大打折扣。

    “很好,你很准时。”不等王寿盘膝打坐调整状态,天贵魔龙逍遥便凭空浮现在王寿面前。王寿也不慌张,转目观察一圈,判断周围再无其他潜伏魔界妖魔后,王寿这才冷冷的问龙逍遥道:“说吧,苏小苏想要什么条件,才会把妲己的灵体还我?”

    “这个问题,你还是亲自的问苏小苏大人的好。”龙逍遥冷笑道:“我只是负责来接你去魔界,你有什么问题,到了魔界自己去问苏小苏大人。”

    “既然如此,带路吧。”在魔界的时候,王寿就极度不喜欢这个沉的天贵魔龙逍遥,更知道龙逍遥因为暗恋申而对何浩无比妒恨,对他更是万分提防,所以在说话的时候,王寿下意识的握紧了无名刀,严防龙逍遥突然出手偷袭。谁知龙逍遥又伸出一只手,“要我带你去魔界,先把你的法宝无名刀交出来,这是前提条件。”

    “我有那么傻吗?”王寿冷笑问道。龙逍遥冷笑得更加开心,反问道:“大王,你有选择吗?如果你在十二点以前不能赶到魔界去给苏小苏大人磕头,那苏小苏大人就要把你的妲己抛进魔池了。以妲己灵体上蕴含的灵力,至少可以把魔界的结界维持一个月时间啊,我想苏小苏大人还是很乐意让我们魔界年老的妖魔少牺牲一些的。”

    王寿的牙齿咬得咯咯作响,虽说魔界的总面积超过一千万平方公里,环境却极度恶劣,不但人类在那个世界上无法生存,就连生命力比人类强大得多的妖魔都难以为继,仅靠上古留下的灵能阵保护的一片不到百分之五的土地上,有着生存必须的水源和空气,供妖魔生活并繁衍后代。但为了使这个消耗魔力巨大的灵能阵能持续运转,就需要妖魔跳入设在魔宫前的巨大祭坛中,以他们灵体毁灭时爆发出的魔力供给灵能阵,可代价则是这些妖魔的灵体形神俱灭,永远无法轮回转世,更别说复活了。

    “大王,为了能让你心的妃子复活,你已经等待了三千年的时间。”龙逍遥看出王寿内心确实在害怕妲己形神俱灭,又威胁道:“如今百世处男修行何浩的出现,你已经看到了一线让她复活的希望,难道说,你想在距离成功只差一步的时候放弃吗?”

    “呛啷。”王寿的无名刀出鞘,龙逍遥见王寿脸色铁青还吓了一条,几乎以为王寿是要和自己拼命,但王寿却将无名刀倒转过来递给龙逍遥,并咬牙道:“好,你现在可以带我去魔界了吧?”

    “大王对妲己果然是深义重,小人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龙逍遥笑着接过无名刀,朝王寿做出一个邀请的姿势,微笑道:“大王,请吧,魔界的新入口就在这座岛镇龙山上。”王寿冷哼一声朝镇龙山看去,谁知王寿刚扭转头龙逍遥便抬手出一支毒箭,王寿没想到龙逍遥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措手不及之下被毒箭中右臂,惨叫一声远远跳开。

    “天贵魔,你这是什么意思?”王寿怒吼道:“太微魔垣刘英的手下,什么时候出现了你这样言而无信的人?”龙逍遥则丝毫不理会王寿的叫骂,反手掷出法宝天魔扇,天魔扇迎风自转,旋转着出数十支毒箭向王寿的全要害,这会王寿已有提防不再松懈,在毒箭笼罩到上前的千钧一发之刻纵跃上半空,险险避开那数十支毒箭。

    “果然有一,不愧是纣王转世。”龙逍遥又大喝着追上半空,天魔扇连连挥动,无数道水流夹杂着毒箭又席卷向王寿,王寿没有了法宝不敢硬接,只能转向镇龙山方向逃窜,龙逍遥则在后面紧追不舍。眼看王寿就要飞到镇龙山山顶时,山顶的树木中突然窜出一人,朝王寿迎面掷出一条金光闪闪的绳索,王寿全速逃窜中难以转向,凭空一声响,王寿全已被那根绳索捆定,从半空中跌落地面。

    “捆仙绳!”王寿一眼认出捆住自己的法宝竟然是当年土行孙擒拿哪吒和黄天化等人所用的仙界捆仙绳,不由大吃一惊,心说魔界什么时候用上了阐教法宝,待王寿抬头看清用法宝捆住自己的人时,心中疑惑立即豁然而解。原来,突施暗算捆住王寿的人竟然是阐教三代弟子中的第一高手——杨戬。

    “大王,没想到吧?我会和天魔联手对付你?”二郎神得意洋洋往王寿脸上踩上几脚,哈哈大笑起来。王寿又惊又怒,大喝道:“二郎神,你这是什么意思(电脑小说网www,16k,cn更新最快)?难道说,这一切都是你幕后安排的?你有什么目的?”

    “我有什么目的,你很快就知道了。”二郎神大笑着一挥手,山顶密林中又飞出一名同样被捆仙绳捆得结结实实的男子,重重摔在王寿旁边,王寿仔细一看那人,不由又是一惊,“地暗魔龙炎!你怎么在这里?”而那曾经与何浩有一面之缘的地暗魔龙炎此刻昏迷不醒,已经无法回答王寿的问题。这时候,密林中又款款走出一名黑纱少女,冲王寿冷笑道:“王寿,你还认识我吗?”

    “是你?”王寿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惊问道:“你,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我复活了。”那黑纱少女冷笑着答道:“我带着对你这样魔界叛徒的痛恨,从地狱的最深处醒来,找你们算帐来了。”

    “师妹,不要和他废话了。”二郎神不耐烦的打断那黑纱少女与王寿的对答,又朝龙逍遥挥挥手,喝道:“赶快依计行事。”

    “我,我下不去手。”龙逍遥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握着王寿的无名刀颤抖不已。二郎神不耐烦的骂一句笨蛋,抢过无名刀顺手插进昏迷不醒的地暗魔龙炎的心脏,只听得“哧”的一声轻响,地暗魔龙炎的口被无名刀上蕴含的高熔化出一个碗口大的洞,**烧焦的味道顿时弥漫在空气中。不等王寿考虑二郎神这么做有什么意义,二郎神也反手一刀劈在龙逍遥上,在龙逍遥小腹处留下了一道无名刀造成的独特焦黑伤痕。

    “二郎神想把杀龙炎的罪名嫁祸到我头上?然后借苏小苏的手杀掉我,挑起魔界和人间的决战?”王寿隐隐猜到二郎神的用意,但不容王寿多想,二郎神已经单手掐住王寿的咽喉,使王寿不能转动头颅。二郎神又朝那黑纱少女一努嘴,那黑纱少女秀丽清纯的脸庞上忽然露出一丝狞笑,反手猛力一掌劈在王寿下巴上,可怜王寿丝毫动弹不得,只听到一阵骨头粉碎的声音和感到一阵剧疼传来,下颚已然被那黑纱少女劈得粉碎,再也无法开口说话……

    ……未完待续,预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www..com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

    虽然何浩和天机魔林亮勉强算是一对老朋友,但作为预言中能阻止魔界重返人间的人选,何浩想要进入魔王盘踞的魔宫,还是需要被全捆缚,并由实力在天魔中排名第一、第二的天魁魔吴昊和天机魔林亮亲自押解进宫。不过想到进入魔宫就能见到复活的申,何浩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乖乖的双手就擒,任由魔界士兵在他上捆上十几道魔索,并封印住上下丹田。可是秦萧就没那么好说话了……

    “滚开,不许碰我!”秦萧奋力挣扎着踢开试图捆绑她的魔界士兵,决不容许其他人碰到她的体,并且对吴昊和林亮大叫大嚷道:“天魁魔,天机魔,你们眼睛瞎了吗?魔宫里的那个申是假的,我才是真正的申!”

    “你也是申?”吴昊、林亮和其他魔界士兵先是一楞,然后纷纷大笑起来,林亮还拍着何浩的脑袋笑道:“你这位漂亮的新人还真有意思,竟然还敢冒充申大小姐?要是让大小姐知道了这件事,你可要做好被大小姐剥皮抽筋的准备。”

    “她不是我的人,我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何浩赶紧辩解一句,又冲秦萧吼道:“秦姑娘,你就不能安静一下吗?被绑住有什么关系?一会见了魔界三大巨头和我老婆,我担保你的安全!”

    “你这大傻瓜,魔宫里的那个申是假的,我才是你真正的老婆申。”秦萧恨不得赏给何浩几记耳光,把何浩打醒,“还有,你可是魔界的敌人,你用什么担保我在魔宫里的安全?”

    “都不要吵了。”天魁魔吴昊威严的大喝道:“这位姑娘,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擅闯魔界,都已经是触犯死罪,你要是再不束手就擒,就别怪我们动手将你就地格杀了!”说着,吴昊一挥手,周围数十名魔界士兵一起枪,全都指到秦萧上。而秦萧也冷静下来审时度势,因为带着何浩这样的累赘穿越平行空间,她的灵力已然消耗殆尽,她的法宝又因为需要引蛇出洞的原因不能当众施展,真的动起手来不一定是吴昊和林亮的对手,只是枉自送命而已。想到这里,秦萧再不反抗,任由魔界士兵将专门捆绑灵能者的魔索将她捆住,又封印住体内灵力。

    直到将何浩和秦萧完全制服,吴昊和林亮才亲自押解着他们进到巍峨雄伟的黑色魔宫,刚进到那足足有四个足球场的大,何浩就看到大正中处有一群人,曾经与何浩见过面的紫薇魔垣苏小苏高坐正中宝座,背后站着他的亲卫队二十八魔宿,天市魔垣李家良和另一名外表俊美、蓄有马尾长发的妖魔各自站在苏小苏左右——何浩心说那马尾发妖魔应该就是太微魔垣刘英了。而在苏小苏面前,是被魔界士兵强压下跪的王寿,还有一具琉璃打造的棺木放在王寿旁边,再往下看时,何浩顿时屏住了呼吸……

    “老婆——!”何浩象发疯一样的挣脱了魔界士兵,跌跌撞撞的冲到一名穿着黑色纱衣的绝美少女面前,双膝一软跪下放声大哭起来,“老婆,老婆,真的是你吗?我不会是在做梦吧?你是怎么复活的?”

    “何浩,你怎么也来了?”现在这个申的表和气质,仿佛又回到刚与成年何浩见面时的冰冷,见到何浩不仅没有半点激动和伤感,表现得反而异常的冷漠。申又瞟上一眼远处的秦萧,正好秦萧也在直瞪瞪的看着她,俩人四目相交,立即碰出一串看不见的火花,同时申心头一震又妒又怒——这个秦萧的容貌和材不仅都比她出色,而且正是申梦想中最完美的段和容貌。过了良久,申才扭头盯着何浩冷冷道:“这个女人是谁?她好象是和你一起来的,她和你有什么关系吗?”

    “她叫秦萧,是我新认识的朋友。老婆你放心,虽然她不止一次的勾引我,还主动钻进我的被窝,但我从来就没碰她一根手指头。”何浩激动之中连和秦萧的**都说出来了,但申冰冷的俏脸上还是不见任何缓和,似乎不太相信何浩的话。那边正在为又出现一个自己而目瞪口呆的秦萧则又羞又怒,连声骂道:“白痴老公,快站起来,这个申是假的,我才是真正的申!”

    “义父,义父,你不要上当,这个是假的申。”秦萧也是奋力挣脱魔界士兵,冲到紫薇魔垣苏小苏宝座前双膝跪下,冲苏小苏大喊起来,“义父,我才是真正的申,只是我改变了相貌、体形和声音,所以你认不出来。”

    “你是我的义女申?”因为刚才见到义女申复活而心激动,脸上还挂着泪痕的苏小苏糊涂了,心说我苏小苏比狗熊帅不到那里去,怎么在一天之中冒出俩名美胜天仙的漂亮义女?旁边的李家良和刘英也是大眼瞪小眼,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略一迟疑后,苏小苏才犹豫着问道:“你是我的义女申?那你为什么要改变容貌和声音?”

    “因为……。”秦萧羞涩的看一眼跪在申面前的何浩,为了不在容貌上输给洪丹儿并且方便将来在何浩面前争宠,这些第之间的理由,自然是不好意思当众说出来的。同时秦萧心中也暗暗后悔,自己明明知道何浩对自己真不渝,不一定会因为洪丹儿比自己漂亮而偏向洪丹儿,还硬求曾师祖让自己变得比洪丹儿更漂亮,结果反倒弄巧成拙了。

    “我义父问你话呢。”见秦萧结结巴巴说不出一个象样的理由,申冷笑道:“说啊,你不是想冒充我吗?既然你能改变自己的容貌和声音,那你为什么不变成我的模样,这样行骗还能方便些?”

    “义父,你不要上当受骗,这个假申冒充我接近你,肯定有什么谋诡计!”秦萧不理会申的刁难,又向苏小苏恳求道:“义父,我知道这件事很荒唐,你肯定不会随便相信我,但你可以问我以前我在魔界所做的任何事,还有我以前的况,你就知道我是真是假了。”

    “好吧。”见秦萧有如此自信,苏小苏也有点动摇了,点头道:“你先站到一边,等我先处理了地暗魔龙炎被杀之事,再分辨你是不是我的义女。”苏小苏又指指何浩,肥厚的嘴唇边露粗一丝狞笑,“还有你,一会我再找你算帐,竟然敢坐视我的女儿死在你的面前,看我呆会怎么收拾你!”

    “地暗魔龙炎被杀了?是谁杀的?”何浩和秦萧一起惊叫起来,苏小苏没有回答何浩和秦萧的问题,只是将脸色一变,咬牙一挥手大喝道:“把地暗魔的尸体抬上来!”

    不一刻,天贵魔龙逍遥率领着几名魔界士兵抬着一具尸体走进魔宫大,龙逍遥的小腹上还包扎有白色纱布,显然那里已经带上了伤。在看到着绿色纱衣的秦萧时,龙逍遥先是一阵狂喜,随即又强压住自己心的激动,然后呼天抢地的大哭着扑到苏小苏面前跪倒,大哭道:“苏小苏大人,属下没用,没能完成你交给我的任务,还眼睁睁看着地暗魔龙炎被王寿杀害,是属下无能,属下该死!属下罪该万死!”

    苏小苏没有立即宣布对龙逍遥的处罚,而是咬着牙去打量龙炎的尸体,同时刘英、李家良、何浩和秦萧等人也将目光转到龙炎尸体上,首先映入他们眼帘的,自然是龙炎心窝处那个被高温熔化出的透明窟窿,伤口周围还尽是烧焦碳化的皮肤和肌,散发着淡淡的焦臭味。除此之外,龙炎尸体上再无一处伤口。

    “龙炎的伤口,是无名刀造成的!”龙炎的直系上司李家良咬牙切齿的说道:“在魔界和人间,除了王寿的无名刀,没有第二把刀剑能在将伤口熔化的同时,还能造成伤口周围皮肤和肌碳化,并且让死者的灵体也被高温熔毁,使之无法轮回转世。”

    “龙逍遥,你把龙炎遇刺的经过详细说来,还有我派你去与人间灵能军队接触的事,也一起如实禀报。”苏小苏说话的声音并不算高,不过那声音已经是从他牙缝里挤出来的,可见他心中的愤怒之巨。而几个月里已经失去四名忠心耿耿部下的天市魔垣李家良则已经泪流满面,伤痛属下之死。

    “是,小的一定如实禀报。”龙逍遥抽抽噎噎的哭泣道:“启禀苏小苏大人,昨天小人奉你的命令启程前往人间,设法与人间灵能军队取得联系,试探他们与我们魔界军队联手对付西方妖魔进犯的态度。”

    “苏小苏也想和人间灵能军队联手抵御外敌了!”何浩做梦都没想到,脾气暴躁如斯的紫微魔垣苏小苏竟然会自己产生与人间灵能军队联手御敌的想法,惊喜之中,何浩连和申互叙别来之都忘记了,只是凝神去注意龙逍遥所说的话,全然没有注意到有两双妙目盯在自己上,一双带着无尽的意和关怀,一双则带着无尽的仇恨和狠毒……

    “昨天,小人刚到人间不久,就遇上了叛变魔界的宋强大人的弟子王寿。”龙逍遥继续哭泣道,旁边凝视着何浩的秦萧心中一震,心说龙逍遥难道是先遇见了王寿后遇到我?可他怎么不对我说?时间上也不对啊?但秦萧也是做梦都没想到,龙逍遥为了她不仅背叛了魔界,还要……

    “你遇到王寿以后,发生了什么事?不要磨蹭,快说!”苏小苏不耐烦的催促道,而龙逍遥也加快了说话速度,哭泣道:“大人,小人遇到王寿后,想到他是宋强大人的弟子,与我们有香火之,就试探着把大人你的意思转告了他。开始,王寿表现得十分高兴,很爽快的要引我去见宋强大人详谈,小人就和他到了北京……。”

    “等等。”秦萧打断龙逍遥的话,厉声问道:“龙逍遥,昨天你是和王寿一起到的北京?那我在路上遇到你的时候,王寿怎么不在你边?”

    “这位小姐,小人今天才是第一次遇见你,昨天什么时候和你见面了?”龙逍遥的演技非常出色,一脸纯洁老实的模样不仅骗过了苏小苏、刘英和李家良等不知内的人,就连何浩也对他的话将信将疑。秦萧大怒,指着龙逍遥的鼻子骂道:“龙逍遥,你这个卑鄙小人,因为我拒绝了你的求,所以你明知道我是真正的申,却故意不向我义父禀报,还在背后用毒箭偷袭何浩,你这无耻的家伙,幸亏我没有看上你!”

    “你被龙逍遥偷袭了?什么时候?”这时候,一直对何浩态度冷冰冰的申忽然关心起何浩来,温柔的向何浩问道:“伤在背部吗?我看看严重吗?你确定是龙逍遥暗算你的吗?”说着,申竟然将她柔嫩的小手伸到何浩的衣服里去抚摸何浩的伤口,让何浩很是感动了一把。不过何浩还是老老实实的答道:“昨天晚上我确实被人偷袭受伤了,但当时我是背对刺客,并没有看清偷袭我的人是谁。”

    “这个容易,龙逍遥的毒箭长四寸七分,宽两分带有倒刺,一验伤口就知道是不是他干的。”秦萧气呼呼的说道。那边申一笑,一把撕开何浩的外衣露出背部的伤口,众人定睛看去时,秦萧顿时张大了小嘴——何浩背部的伤口竟然宽达三寸,是一种很明显的刀伤,而非秦萧昨天为何浩包扎时的箭伤!申冷笑着对秦萧说道:“小姑娘,你撒谎的功夫,并不怎么高明啊。”

    “苏小苏大人,现在你相信小人并没有撒谎了吧?”龙逍遥也万分委屈的向苏小苏问道。不等苏小苏回答,秦萧已经猜出何浩伤口变化的原因,冲申怒吼道:“死女人,刚才肯定是你把手伸进何浩衣服里的时候,用法术改变了何浩伤口的形状。”秦萧又问何浩道:“何浩,你自己说,刚才这个死女人摸你的时候,你上有没有异样的感觉。”

    何浩不说话了,刚才申的手摸到他伤口上的时候,他只去感觉申小手的柔软嫩,那还顾得上去感觉其它的异样。倒是脾气暴躁的苏小苏越来越是愤怒,一挥手命令道:“天魁魔,堵住那个小丫头的嘴。”吴昊答应一声伸指点在秦萧后颈的哑上,秦萧顿时声带肌麻木再不能说话。而龙逍遥则悄悄偏头看一眼已经愤怒的小脸变形的秦萧,眼中尽是得意和慕的神色。

    “龙逍遥的目光很奇怪啊?”龙逍遥的小动作没有逃过天魁魔吴昊的眼睛,作为三十六天魔之首的吴昊立即心生疑惑,只是没有证据不敢明说而已。

    经过一场小风波后,龙逍遥继续向魔界三大巨头报告道:“苏小苏大人明鉴,小人被王寿带到北京以后,迅速得到宋强大人的接见,开始当着人间灵能军队组委会众人的面,宋强大人对苏小苏大人你的提议是赞不绝口,可是在背地里宋强大人却对小人说……。”龙逍遥说到这忽然停住,苏小苏催促道:“在背地里,我弟弟对你说了什么?快说啊。”

    “小人不敢说。”龙逍遥战战兢兢的磕头道,苏小苏挥手道:“没关系,只要不是你说的,无论多么大逆不道的话,我都不会怪罪你。”

    “宋强大人说,说。”龙逍遥吞吞吐吐的说道:“说苏小苏大人你霸占魔宫宝座的时间太长了,他做为你的亲弟弟,想要继承魔王的位置,不知还要等到何年何月……。”

    “宋强真这么说?”苏小苏鼻子差点没气歪了,心说好你个宋强啊,这几千年来你在我面前表现出来的那种对权利**的淡薄、对魔王宝座的不屑,原来都是装的,你对我这魔王位置,原来是非常心啊!

    “小人不敢说慌。”龙逍遥磕头答道。而申也站出来,朝苏小苏抱拳道:“义父,宋强垂涎你的位置,确实不是一天两天了,女儿早就发现他控制的魔界报系统针插不进,泼水不渗,完全是魔界的独立王国,但没有证据又不敢离间义父的兄弟之。可是在今天我从王寿刀下救出龙逍遥时,终于从王寿口中得知,原来宋强大人所谓的与人间灵能军队和解的计划,不过是他想篡夺义父位置的一种手段。”

    “详细说来!”苏小苏咬着牙咆哮道。龙逍遥又磕了一个头,飞快说道:“禀报苏小苏大人,今天早上在北京的时候,王寿忽然把小人带到了一处秘密监狱,从狱中提出了已经被酷刑折磨得不成*人样的地暗魔龙炎,王寿他问我和龙炎,是愿意效忠宋强大人背叛苏小苏大人你,还是愿意在那个秘密监狱里永远受尽酷刑折磨!小人和地暗魔都严词拒绝了王寿的要求,因为小人一向小心谨慎,从来没有在宋强大人那里饮用一口水,也没次一口食物,所以灵力未失,便和王寿打斗起来。但小人始终不是王寿的对手,在混战中,龙炎被王寿杀害,小人也被王寿砍伤小腹,如果不是复活的申大小姐忽然出现救出小人,小人肯定也无法逃脱王寿的毒手……。”

    说到这里,龙逍遥仿佛再也控制不住了,悲痛的嚎哭起来,申则抢上前一步,抱拳道:“义父,女儿早就知道宋强在北京有一处秘密监狱,所以女儿在复活以后,乘宋强以为女儿已经死不做提防的机会,悄悄潜入那个秘密监狱查看究竟,没想到竟然发现了宋强和王寿试图篡夺义父宝座和残害同胞的秘密。”

    “老婆,宋强不是那钟人。”何浩好不容易找到插话的机会,赶紧替宋强辩解道。谁知申怒视何浩一眼,训斥道:“你这白痴懂什么?被宋强卖了还帮他数钱,真是蠢到家了。”何浩向来对申是又又怕又敬,加上又没有证据证明申和龙逍遥所说不确,只好乖乖的闭上嘴巴。

    “王寿,龙逍遥和我女儿所说的,你有什么话说?”这时候,苏小苏气得扭曲抽搐的肥脸反而平静下来,语气也平静了许多——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已经是他怒火即将爆发的先兆。

    王寿慢慢抬起头,待看清王寿的脸部时,何浩不由惊叫起来,原来,王寿俊美堪比二八娘的脸庞此刻已经彻底变了形,上下颚骨具都粉碎,口中还在流着丝丝鲜血,模样凄惨无比。何浩怒吼道:“是谁把王寿打成这样的?这样的王寿还能替自己辩解吗?龙逍遥,是你打的王寿吗?”在场的魔界诸人中精明如刘英、林亮和吴昊等人,也将怀疑的目光转到龙逍遥上,怀疑龙逍遥是故意不让王寿说话。

    “王寿的伤是我打的。”申站出来,申恶狠狠瞪一眼何浩,轻轻拉起左肩处纱衣的袖子,露出两排已经结疤的牙印,没好气的对何浩说道:“看,王寿打不过我,狗急跳墙近时就咬伤了我的胳膊!没良心的,如果我不把他的上下颚打碎,难道让他把我的咬掉你才开心吗?”被申凶狠的目光一瞪,何浩又软了下来,赶紧低声给申赔礼道歉,又询问申的伤势如何,可惜申并不领他的,冷哼着把俏脸扭到了一边。

    “太微摸垣,天市魔垣,你们怎么看?”苏小苏强压住心头的怒火,将目光转到刘英和李家良上,刘英和李家良对视,异口同声的吼道:“宋强思谋篡位,实属大逆不道!王寿为虎作伥,杀害我魔界同胞,罪当处死!”

    苏小苏点点头,刚要下令时,申突然又站出来,向苏小苏进谏道:“义父,王寿虽然罪该万死,但他毕竟曾经是我截教弟子辅佐的对象,而且女儿虽然亲口听到他口出大逆不道之言,但他也是受宋强大人指使,不一定是出自他的本意。所以女儿检建议,将王寿暂且收监,待将宋强擒获时再一起审判他们,看这王寿是否该死,也让王寿死得心服口服,也可以避免别人污蔑义父不念旧,滥杀无辜。”

    申刚刚说完这段话,秦萧和王寿都将不可思议的目光转向申,简直不敢相信这些为王寿求的话会出自申之口!而苏小苏也默默点头,心说自己的义女毕竟本善良,还能为自己顾惜名声。何浩则心花怒放,心说始终还是自己的老婆最好,只要现在不处死王寿,那将来真相大白时,事还有转机。可惜,申接下来的话就让何浩魂飞魄散了——申又进谏道:“义父,王寿他死罪可以暂时不追究,但活罪难逃。”

    申指指王寿旁边那具琉璃棺材——棺材中装有一具九尾狐狸的尸体,笑道:“女儿建议,将这九尾狐狸的灵体抛入魔宫祭坛,这样既可以使我魔界一个月之内无需再再牺牲老弱妖魔的命。又可以达到惩罚王寿的目的,看谁还敢窥视义父你的宝座!”

    “老婆,你怎么这样?不行!”申话音未落,何浩已经惊叫起来,遍体鳞伤的王寿也挣扎着跳起来,亡命的扑到那琉璃棺材上,已经无法说话的口中发出嗬嗬的声音,既象是恳求,又象是呼唤那具九尾狐狸的尸体醒来,就算魔宫士兵奋力拉扯甚至毒打,王寿就是不肯离开那具棺木。

    “很好,就这么办!”苏小苏点头狞笑道,其实苏小苏与王寿并无深仇大恨,实在还可以说有一定的渊源,只是任何当权者都有一种通病——决不容许别人窥视自己的权位,那怕是自己的兄弟子弟。何浩大惊失色,赶紧跳出来大喊道:“苏小苏大人,请你收回命令,我有办法改变魔界的……。”

    “啪!”申突然重重一记扇在何浩脸上,将何浩剩下的话打回肚子里(秦萧心道:“打得好!”),申狠狠道:“何浩,在我义父面前,也有你开口说话的份吗?”申又揪住何浩的耳朵,冷冷说道:“那天在地下宫里,你用我的灵丹救张可可却没有救我,这笔帐我还没找你算,如果你还保留一线让我原谅你的希望,那你就给我住嘴。”

    “老婆,我……。”何浩挣扎着还想说些什么,但是被申冰冷的目光一瞪,不自又软了下去。而在另外一边,数十名魔宫士兵已经在苏小苏的命令下与王寿争抢那具九尾狐灵体,同样全被缚灵脉被封的王寿已经没有了任何战斗力,只能勉力把体护在那具九尾狐灵体上不让魔界士兵夺走,无论魔界士兵对他任何拳打脚踢、拖拉拽扯、甚至刀剑加,他就是不肯离开……

    随着上中的刀枪越来越多,鲜血逐渐浸满了王寿的全,染红了魔宫的大,但王寿还是死死的压在那具九尾狐灵体上,任由魔宫士兵的刀枪剑戟如何驾临到他上,他就是压着一动不动。而他的倔强举动激怒了脾气暴躁的苏小苏,苏小苏大吼道:“一群废物,要是你们再不把那具灵体抬出去,那就是你们的尸体出去!”被苏小苏的命令一,魔宫士兵恐慌中下手更重,刀砍枪刺中,王寿的全骨骼逐渐粉碎,背部几乎找不到一块完整的肌肤……

    “呜……。”看到王寿的惨相,魔宫中人纷纷侧目不忍卒读,秦萧更是忍不住泪流满面,心中喃喃说道:“要是那个没良心的,对我也有这么好的话,那我再为他死一次也值得了。”

    终于,王寿已经不成*人形的体被七八柄长枪挑上了半空,魔界士兵乘机将那具九尾狐灵体抢出,抗起往外冲去,何浩本想冲上去阻止,却被申重重一脚踹翻在地,接着踏在他的口上,使何浩再也无法动弹。而王寿被挑在半空的体拼命的扭动中,看着那具逐渐远去的九尾狐灵体的双目中慢慢流出血泪……

    “蓬!”一声巨响,王寿上的魔索和插进体的长枪忽然粉碎炸开,以最高阶的天魔解体**冲开封印的王寿跌落地面,不等魔宫中人从剧变中反应过来,一条腿已经被砍断的王寿已经手足并用的爬着追了出去,在平整如镜的魔宫大里留下一条长长的血痕……

    “呜嗬——!”当王寿追出大时,那具九尾狐灵体已经被抛进了代表万劫不复的祭坛深池中,王寿口中发出一声长长的、听上去毫无意义的单音节,挣扎着也扑进那祭坛深池……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