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集 第三章 守望和尚立功(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PS:再度声明!本章纯属虚构,与现实世界、人物和事件无关,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天妒英才啊,为什么要我守望活佛来做这样的事呢?”

    时间前移,回到何浩还在为洪锦和龙吉公主他与洪丹儿成亲而头疼的时候,刚下飞机踏上了北京的土地,守望老和尚便不自的发出仰天长叹,哀叹自己不幸的任务。

    守望老和尚对张磊安排给他的任务是绝对不满的,虽然与守望老和尚同行的是一名有着绝世容颜的琼霜,但守望老和尚还是一点兴奋的感觉都没有,还真有些红粉骷髅的感觉。在守望老和尚看来,既然自己拥有一个后台强硬到变态的师傅,那自己这个嫡传正宗的大徒弟就应该躲在师傅的羽翼下,睡觉睡到自然醒,成堆美女抱着亲,别人加班他加薪,数钱数到手抽筋,享受数之不尽的荣华富贵……(何浩:我也想……。)

    “守望大师,既来之则安之,你就不要抱怨了。”那名叫耿婷婷的女妖琼霜摇头叹气,知守望老和尚又在抱怨派张磊派他来北京打听报了。琼霜怎么也想不明白,为姜子牙大徒弟转世的何浩,怎么会收这个好吃懒做、贪生怕死又龌龊下流的守望老和尚做徒弟?这简直是在姜子牙的脸上抹黑啊。琼霜安慰道:“守望大师你尽管放心,到时候和敌人正面接触的事交给我,你只要替我望风就行了。”

    “婷婷姑娘,你不知道我的苦衷啊。”守望老和尚眼角瞟着漂亮空中小姐修长的大腿,嘴上哀叹道:“我在多林寺收养了十几名孤儿,他们的衣食住行全靠我一个人负担,要是我有什么三长两短,他们该怎么办啊?”说到这,守望老和尚又表严肃的提醒那琼霜道:“婷婷姑娘,请你叫我守望活佛,因为我在多林寺附近救死扶伤,医贫济困,行善积德做尽好事,所以当地人都叫我活佛。”

    “是,是,守望活佛。”琼霜无可奈何的答道,心说你如果真是活佛,就别老是偷看我的部。这时,琼霜突然发现一个问题,惊讶的问道:“守望活佛,你穿的僧衣和袈裟,好象不对啊?如果我没记错,你们多林寺似乎是属于律宗,应该穿黑常服和红袈裟或者黄常服和黑袈裟,可你怎么穿红僧衣黄袈裟?”

    琼霜说得一点不错,早在明代洪武初年时,中国的僧侣就统一了着装规定,禅僧茶褐常服,青绦、玉色袈裟;讲僧玉色常服,绿绦、浅红色袈裟;教僧皂常服,黑绦、浅红袈裟。多林寺属于律宗,地位尊贵的僧侣应该穿黑常服红袈裟,而求戒者着黄常服黑袈裟。而做为多林寺主持的守望老和尚却放着黑常服红袈裟不穿,偏偏穿上了一红僧衣,披着一件金黄色的袈裟,这已经是某高原上的僧侣打扮了。但不管怎么穿,光头僧衣袈裟还领着一名美貌少*妇的守望老和尚在这人来人往的机场中还是十分抢眼,非常引人注目。

    “没办法,买不到真丝的黑僧衣和红袈裟。”最近傍上了一个暴发户师傅的守望老和尚哼哼唧唧的答道:“律宗的秃驴大都是穷光蛋,穿不起真丝僧衣和袈裟,只有禅宗和密宗有真丝的僧衣和袈裟卖——如果我穿禅宗的僧衣和袈裟,我的祖师爷孔雀明王不剥了我的皮才怪!所以没办法,我只好穿密宗的僧衣袈裟了。”

    “你这是背师叛祖,大逆不道。”那琼霜不满的指责道:“没有真丝的律宗袈裟,你就不会穿纯棉的?你这样做,不怕你们多林寺的历代主持和孔雀明王见怪吗?”

    “没事的了,我拜道家弟子为师,祖师爷孔雀明王她老人家都没说什么。既然是来北京,怎么也得穿体面一些,不能丢了我们多林派的面子嘛。”守望老和尚毫不在意的挥挥芦柴般粗细的手臂,又涎着脸对那美貌的琼霜说道:“婷婷姑娘,你我既然有缘共到北京,今天就让小僧做东请你到全聚德喝酒吧,咱们尝尝烤鸭和二锅头的味道。晚上……。”

    “你这僧,酒和尚。”守望老和尚话还没有说完,琼霜已经没好气的赏给他一个卫生眼球,并快步穿过机场候机厅直奔出口,生怕再听到守望老和尚的污言秽语。但守望老和尚在拜何浩为师前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投入何浩门下后别的本事没学到,惟独脸皮练厚实了不少,见琼霜不理自己并不肯死心,又厚颜无耻的追上去,“婷婷姑娘,别走这么急啊,等等我。”

    守望老和尚追得越紧,那琼霜跑得越快,在距离候机厅的出口仅有一个走廊拐角的地方,守望老和尚终于追上了琼霜,马上笑着抓住了琼霜的法国LV牌女士包,假做殷勤道:“婷婷姑娘,你的包重,我帮你拿。”琼霜大怒,狠狠一脚跺在守望老和尚脚上,奋力拉回自己的挎包,谁知守望老和尚的手正好抓在女士包的LV公司标志上,而且还抓得很紧,两边用力下,只得“滋拉”一声,那挎包上的LV公司标志便被守望老和尚撕了下来。

    那款女士包是琼霜的丈夫到法国时买给她的,深着丈夫的琼霜对丈夫送给自己的任何礼物都珍若命。见挎包被毁,琼霜大怒下不顾这是在众目睽睽的机场,反手便重重一耳光掴在守望老和尚干瘦的脸上,扔下一句“僧!”后抢先转过走廊,大步冲出候机厅直接离开飞机场,留下被得眼冒金星的守望老和尚在走廊拐角处呻吟。

    “臭妖怪,如果不是怕师傅找我算帐,佛爷我早把你形神俱灭了。”守望老和尚揉着红肿发烫的脸颊,骂骂咧咧的抛弄着那LV公司标志,一边琢磨着怎么把那琼霜弄上,一边走出候机厅。谁知守望老和尚刚刚走出候机厅来到飞机场的接待厅,四个胖嘟嘟的男人就迎了上来,其中一个剃着平头戴着眼睛的男子对守望老和尚点头哈腰的说道:“见过活佛,我们就是上面安排来接待活佛的人。”

    “咦?”守望老和尚一楞,心说佛爷我在北京人生地不熟,谁会安排人来接我?但不等守望老和尚开口询问,那四个男人已经自我介绍起来,开始说话那平头胖子自称叫周涛,其他三个男子分别叫孙晔、姚尧和马瑞彬,那周涛还用亲儿子对亲爹说话的态度向守望老和尚问候道:“活佛远从巴黎而来,一定很辛苦了,我们已经准备好了轿车和酒店,请活佛上车先到酒店休息一下。”

    “这些白痴认错人了。”守望老和尚总算明白过来,可是守望老和尚还没机会解释,那四个胖男人已经亲的象抬一样把干瘦的守望老和尚迎出接机大厅,把守望老和尚拉到两辆崭新的标致轿车前。事到了这一步,一向好贪小便宜的守望老和尚本着能节约一笔出租车钱的目的,也就装糊涂上了轿车,任由那四个男子把他送进北京城区——反正琼霜肯定会入住事先预订好的酒店,守望老和尚也不怕找不到她。

    ……

    时间回到守望老和尚被四个胖男子迎出接机大厅后一分钟,一个同样穿着密宗僧衣袈裟的和尚从候机厅里出来,说来也巧,这个和尚手里也拿有一个LV公司的标志。那和尚在接机厅里左等右等,始终不见接他的人出现,忍不住用法语骂道:“混帐,竟敢不来接我们山虱子国的活佛,下次休想从我们手里拿到一美元的薪水了!”

    “国安局,请跟我们走!”那和尚话音未落,旁边两名在候机厅里就盯上他的男子已经将他一左一右的夹住,迅速把他拉出飞机场,塞进一辆外表普通的轿车里……

    ……

    “敢问活佛怎么称呼?”那周涛对守望老和尚说话总是一副卑颜屈膝的模样,还毕恭毕敬的给守望老和尚点上一支进口高档香烟,估计对他亲爹的态度也不过如此。而守望老和尚怕还没进城就被他们扔在半路,含糊不清的答道:“通常叫我守望活佛,至于其他的,出家人不方便说。”

    “明白,明白。”周涛和驾驶着轿车的姚尧一起点头哈腰的答道。那周涛又小心翼翼的问道:“守望活佛,上面对我们上次的行动还满意吗?”

    “上次的什么行动?”铁了心要节约一笔出租车费的守望老和尚继续装糊涂,不过守望老和尚对这四名男子的份也十分好奇,故意含糊道:“我们活佛各管各的,不是很清楚对方的事。”

    “就是反对这个国家的刁民抵制我们法国产品和超市那事啊。”那长着黄皮肤黑眼珠的周涛介绍道:“上次活佛们的人在我们法国政府的纵容下,在巴黎殴打这个国家的残疾运动员,这个国家的刁民就闹着要抵制我们法国的产品和超市,我和姚尧、马瑞彬他们出于对活佛和法国的,立即四处造谣攻击那些抵制法国产品和公司的刁民,在云南昆X的家X福超市大门前,我和马瑞彬他们发起了反抵制运动。”说到这,那周涛还假惺惺的抹了一把泪水,哽咽道:“因为我们臭骂了一个坚决抵制我们法国的老刁民,我还被这个国家的刁民用矿泉水瓶砸。”

    “妈的,老子坐上汉的车了。”守望老和尚对时事颇为关注,自然知道这件事,守望老和尚马上明白过来——因为自己穿着的原因,自己是被当成了山虱子国的和尚了!想到这里,守望老和尚下意识的瞟到自己手中的LV公司标志,心说事真他娘的太巧了,这个LV公司,不就是给山虱子提供资金赞助那个公司吗?也就是说,这个LV公司的标志肯定是分裂份子和汉接头的暗号。

    明白事经过后,害怕何浩事后扒他皮的守望老和尚正想叫停车,但守望老和尚转念一想,既然师傅这么恨汉,自己不如将错就错和这四个汉虚与委蛇,说不定还能顺藤摸瓜抓到一窝汉讨师傅高兴。反正这四个汉没有任何灵力肯定不是自己的对手,就算被发现了以自己的手也可以轻易脱困。决定了一切,守望老和尚为了预防万一,一边偷偷把自己的手机关掉,一边向那周涛点头道:“原来是这件事啊,你们做得很好,大活佛很满意,相信你们的薪水很快上涨的。”

    “谢谢活佛,谢谢活佛。”周涛和同车的姚尧只差没去守望老和尚的脚丫子,笑得嘴都合不拢。而一贯厚颜无耻的守望老和尚也变得大方起来,大咧咧的说道:“今天本活佛到这个国家公干,你们给本活佛准备了什么好玩的啊?要是本活佛高兴了,大活佛高兴了,你们也会高兴对不对?”

    “对,对,对,活佛说得对。”周涛连声回答着,恭敬着说道:“活佛放心,一会我们先到全聚德吃烤鸭,吃完午饭我们就送活佛去见那个人,到了晚上,小的给活佛安排两个女大学生。”

    “见什么人?”守望老和尚想问又怕引起这帮子汉的怀疑,只能装做高兴的模样哈哈大笑,在心里琢磨怎么掏这帮汉的底……

    不得不承认,周涛和马瑞彬这帮子人对洋主人派来的使者确实服侍得十分周到细微,在全聚德明宫分店里预定的房间都是最隐秘的满堂红房,如果不是守望老和尚想要在酒桌上掏他们的话拒绝了他们的一些安排,守望老和尚连喝酒都有陪酒女郎陪的。各自落座后,守望老和尚马上咋呼道:“你们,给佛爷我安排一箱茅台。”

    “活佛原来喜欢白酒啊。”那周涛不无遗憾的说道:“本来我们给活佛安排了轩尼诗的。”

    “在外面多少年了,难得回来一次,当然想喝这个国家的酒。”守望老和尚担心露馅,赶紧辩解道。那周涛谄媚的笑道:“好的,小的这就去安排,不过我们喝不了白酒,只能以葡萄酒做陪,活佛还请多多原谅。”

    “你们不会喝白酒最好。”守望老和尚心中暗喜一句,脸上假装愤怒道:“怎么?佛爷我请你们喝白酒,你们也不给面子吗?”见洋主子派来的使者发怒,周涛和姚尧四人差点吓得尿裤裆,赶紧异口同声的改口道:“小的不敢,小的不敢。小的喝,小的喝。”守望老和尚这才收住怒色,冷哼一声道:“那就好。”

    待酒菜上齐后,守望老和尚亲自给四个汉满上酒,让四个汉很是感激涕零了一番,守望老和尚这才举起特地要服务员上的大号酒杯,假着神圣道:“为了我们山虱子国,干了这杯!”说完,守望老和尚带头将酒一饮而尽,四个只会喝外国葡萄酒的汉愁眉苦脸的对视一眼,终究还是不敢违抗洋主子的命令,硬着头皮将满满一杯白酒灌下肚去。

    “为了我们大活佛,再干一杯!”守望老和尚又满上酒,第二次举起杯子,四个汉虽然已经头昏脑涨,但是在守望老和尚凶狠的眼色下,被迫又举起杯子,将第二杯酒象灌药一样灌下去。

    “为了我们伟大的法国盟友,干第三杯。”守望老和尚第三次举起满得快溢出来的酒杯,这回不用守望老和尚威了,四个汉主动的、手脚颤抖着举起酒杯,“为了我们的法国绿卡,干!”

    满满三大杯白酒下肚,对酒又有灵力护的和尚守望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但是对四个汉来说就不同了,加上又是空腹饮酒,姚尧和孙晔当场歪在椅子上昏昏睡去,马瑞彬则是趴在桌子上说胡话,只有周涛还能勉强坐直,不过说话也开始结巴起来了。好在守望老和尚见火候已到,也不再强周涛继续灌酒,只是一边大嚼着烤鸭一边逗周涛说话,试图着从他嘴里多掏些报。

    守望老和尚的力气没有白费,他没撩拨上几句,那周涛便絮絮叨叨的向守望老和尚诉起苦来,一会是抱怨上面给他们的经费太少,任务又太重;一会又指责这个国家的刁民太多,他们执行任务稍有不慎就可能招来刁民的拳脚。不过周涛埋怨最多的,还是因为上面迟迟不给他们法国绿卡,导致他们不能到西方去享福。

    “一会佛爷我要去见的人。”守望老和尚见周涛始终没有说出关键,忍不住又试探道:“他们最近在这个国家行动还顺利吗?有没有遇到什么意外?”

    “就我知道的,还算顺利。”此刻周涛也有些撑不住了,爬在桌子上喃喃道:“大活佛准备发动自杀攻击用的那些黑索金,我们都集中起来交上去了……,嗝,满满一卡车黑索金啊,如果不是我们,怎么能这么顺利的集中在一起?”

    “黑索金?”守望老和尚吓了一跳,黑索金不是现在世界上最先进的炸药吗?这帮子汉集中这么多黑索金准备做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