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集 第一章 潜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PS:祸害一片江山,劫掠一世美女,《玄机变》书号27350)

    北京,这是一个拥有将近两千万人口的巨型城市,林立的高楼大厦和密如蛛丝的公路,还有那潮水般的人流和蚂蚁一样的车辆,无一不让初到此地的人眼花缭乱。虽然洪丹儿已经不是第一次到大都市,但还是象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样——彻底花了眼,同时洪丹儿也再次暴露出了她购物狂的癖好和电子游戏的狂,拉着何浩到了电玩店集中的鼓楼就不肯再走。

    “守望那老家伙是在搞什么名堂?”在陪着洪丹儿逛了十几家游戏店后,何浩越来越是心急,忍不住皱眉道:“我还指望他给我提供些这里的报,为什么张磊到现在还没联系上他和琼霜?难道这老家伙见色起意,把琼霜拐走了?”

    何浩和洪丹儿在下午三点刚过时就已经到北京,因为现在的孤寒凡已经取得了灵能军队组委会的支持,昨天晚上又发生了灵能门派被灭门的惨案,加之韩灵魔界已经放出和中国魔界结盟的风声,况十分复杂和危险。使得何浩不敢冒险和其他灵能门派接触,只能让张磊联系守望老和尚,准备从先期抵达北京的守望老和尚那里了解一下现在的况,谁知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守望老和尚和那名琼霜还是没有半点音信,就象凭空蒸发了一样。

    “不等那老家伙了。”下午五点过后,浪费了两个多小时的何浩再没有耐心等下去,咬牙道:“丹儿,你先去酒店里住下,灵能军队紧急会议马上就要召开了,我得赶去宝金山的太乙道道观,想办法混进去探听消息。”

    “不,我要和你一起去太乙道。”洪丹儿放下刚买到手的游戏机,摇晃着何浩的手臂欢喜道:“夜探敌营,肯定又刺激又好玩,我也要去。”

    “丹儿,我这不是去玩。”何浩拍着洪丹儿的小脸严肃道:“现在各个灵能门派都认定昨天晚上发生的灭门案是魔界做的,对魔界持强硬态度的孤寒凡已经取得他们的支持,太乙道道观里肯定是群激奋。我一个人化装进去目标小,即便被发现也容易随时撤离,可是到带你就不同了,我还得分心照顾你。”

    “我也很强,以前你还不是我的对手,我不需要你照顾。”洪丹儿哼哼两句,忽然又撇嘴道:“我看你不是怕我分你的心,而是要去见你的朱佳丽才对吧?似乎她就是太乙道的弟子,现在肯定在道观里,老人相会是**,当然怕我去影响你们了。”

    “丹儿,你不要太小心眼了。”何浩叹息道:“以前的我确实很花心好色,做了很多对不起你和你申姐姐的事,但是现在我已经诚心悔改了,你看比你还漂亮、脯比你的那个秦萧对我百般勾引,我都没有怎么搭理她,更别说朱佳丽了。”

    “秦萧比我漂亮?”洪丹儿额头上的青筋暴跳起来,如果洪丹儿觉得何浩说的是假话也许还不怎么生气,问题是,洪丹儿知道何浩没说假话。所以洪丹儿一把揪住何浩的衣领,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不提醒我还忘记了,说,你究竟是怎么和那只狐狸精勾搭上的?你们之间有什么关系?上没有?”

    “冤枉啊,我真的是今天才第一次见到她。”比窦娥还冤的何浩赶紧向洪丹儿解释,但因为自傲的美貌被人比下去的洪丹儿已经妒火中烧,那里还肯听,揪住何浩就是一通连珠炮的追问,“第一次见面?哼,世上有第一见面的就对你搂搂抱抱又亲又摸的女人吗?难道你是帅哥吗?肯定是你用卑鄙手段把她弄上了,她才会对你这样。”似乎只有何浩承认了已经和那绿衣少女秦萧发生关系,她才肯满意一般。无奈下,不起纠缠的何浩只好答应带洪丹儿去太乙道夜探,洪丹儿这才勉强放过何浩,与何浩化装成一对到北京旅游的侣赶往太乙道所在的宝金山。

    在何浩的预想中,既然是召开临时的紧急会议,那么太乙道所在宝金山一带一定是灵能者云集,人来人往混杂不堪,便于自己化妆混进太乙道。可是真正到了宝金山时,何浩才发现自己的预料大错特错,宝金山一带灵能者众多确实不假,但是到了距离太乙道道观五公里的地方,就有大批的武警担任警戒,还有与何浩等人打过交道的白小痴等隐退的灵能者也在其中,除了各个门派的掌门许进入警戒圈内,其他弟子无法再往前一步,全都在警戒圈外等候。警备之森严,何浩和洪丹儿别说化装混进去了,就是变成只苍蝇也休想飞进去。

    “该死的孤寒凡,肯定是怕我突然露面给他捣乱,所以才布置这么多警戒兵力。”何浩恨恨的在心中说道:“不过也够蠢得可以,竟然只集中各个门派的掌门在一起,如果我现在掌握一只实力足够的灵能军队,一个突袭就可以把全中国的灵能门派掌门包饺子了。”

    “何浩,这么多警察,我们该怎么进去啊?”洪丹儿打量着严阵以待的武警队伍,低声对何浩说道:“要不我们用土遁从地底穿行进去如何?或者,我们随便找两个小门派的掌门打晕,变成他们的模样进去。”

    “没用的。”何浩朝穿着便装的白小痴和慕容羽等人努努嘴,低声说道:“看到了吗?那些人都是灵能界退隐数百年的老怪物,个个都老成了精,我们一用法术,他们马上就能发现。”

    此时时间已是傍晚六点过后,距离会议开始已经只剩下不到一个小时,但何浩还是对怎么混进去毫无办法,屋漏偏逢连夜雨,何浩正一筹莫展间,那边担任警戒的灵能界老怪物已经发现了何浩和洪丹儿不对劲,两个和尚打扮的老怪物开始往这个方向慢慢来。何浩无奈,只得装模作样的大声对洪丹儿说道:“丹丹,天快黑了,这地方也没什么玩的,咱们还是先去吃饭吧。”说完,何浩拉起洪丹儿就往外走,迅速甩开了那两个老怪物。

    沿着公路一口气走出两三公里,何浩和洪丹儿刚想停下来休息喘口气,公路上却迎面开来一辆快餐公司的送餐车,何浩远远就看到,车中除了穿着快餐公司服装的司机外,还有朱佳丽和太乙道掌门的大徒弟虚因坐在车中,何浩大喜过望,暗叫一声天助我也,马上跳到路中张开双臂拦住餐车。旁边洪丹儿顿时撇起了小嘴,不屑道:“哼,还说不是来找她。”

    “嘟,嘟。”汽车开到何浩面前停下,朱佳丽和虚因各自提着夺魂玉笛和桃木剑跳下车,虚因警觉的向化装后的何浩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拦我们的车?”

    “虚因道友,佳丽,是我啊。”何浩摘下墨镜,撕去唇上的假胡子,冲朱佳丽微笑道:“怎么?你也认不出我了吗?”

    “何浩!”朱佳丽和虚因一起惊叫起来,何浩笑笑刚想说些什么,朱佳丽和虚因已经挥起武器朝何浩当头打下,异口同声的怒吼道:“你这认贼做父的人类叛徒,既然还敢在这里出现!”

    “我什么时候成*人类叛徒了?”何浩双手探出,闪电般抓住朱佳丽和虚因的玉笛和桃木剑,又好气又好笑的反问道:“我又什么时候认贼做父了?”朱佳丽不答话,只是用力拉回玉笛,但何浩的手就象铁钳一般纹丝不动,朱佳丽直憋得小脸发青,还是抢不回武器。倒是何浩怕她用力过大伤到体,心一软松手放开,谁知朱佳丽用力过大过猛,竟然仰面朝天的摔在地上。

    “佳丽,你没事吧?”何浩赶紧又松开虚因的桃木剑过去扶朱佳丽,但何浩的手刚拉到朱佳丽的小手,朱佳丽马上象被艾滋病人碰到一样大叫起来,“臭贼,狗叛徒,放开我,快放开我!”那边虚因也是怒吼着又扑上来,挥动红芒闪耀的桃木剑直劈何浩的头顶,何浩连头都懒得摆动,反手两指夹出,顿时夹住虚因已经灌输了灵力的桃木剑剑刃。

    “佳丽,虚因道友,你们听我解释。”何浩估计朱佳丽他们是听了孤寒凡的谎言才对自己见面就动刀动枪,刚想解释时,朱佳丽却又吹起了她那可以控制他人精神的玉笛,虽然实力低微的朱佳丽现在已经不可能再象上次那样控制何浩自残,但何浩担心自己在这里耽搁的时间过长引来那帮老怪物,那更不好处理。无奈之下,何浩只好连下重手,先是暴起一拳打晕拼命夺剑的虚因,又反手夺下朱佳丽的玉笛,另一只手则横扫抓住朱佳丽的双拳,反在背后象骑马一样把她压住。

    “放开我,狗叛徒!臭贼!”朱佳丽浑圆结实的部紧贴在何浩胯下,姿势既暧昧又羞耻,不由又羞又怒,摇晃着乌黑的长发叫骂起来。何浩叹气道:“佳丽,你误会我了,我没有背叛人间灵能界,更没有认贼做父,你不要被孤寒凡的话骗了。”

    “我呸!”朱佳丽大骂道:“你没有认贼做父?那我问你,魔女申是不是魔王苏小苏的义女?你和魔女申是什么关系?魔女申这三千年来杀害了多少我们灵能门派的前辈?为什么孤寒凡要诛杀魔女申,你不但不帮着为民除害,为什么还帮申和孤寒凡交手?”

    何浩无言可对,在这三千年间,申确实杀害了无数与魔界做对的人间灵能者,光是做为武吉转世的何浩就死在申手下数十次,累累罪行,罄竹难书。而绪激动的朱佳丽骂着骂着竟然留下眼泪来,哽咽道:“以前我一直认为你是一个好人,你和魔界的妖魔交朋友,我虽然生气但还是原谅了你,但你贪图美色,竟然和魔女申勾搭在了一起,还帮她屠杀我们人间灵能者,你这狼心狗肺的畜生!”

    “我什么时候帮申屠杀人间灵能者了?”何浩总算找到一个可以反驳的理由,朱佳丽咬着牙抬腿在何浩脚背上重重跺上一脚,大哭道:“你还想抵赖?孤寒凡率领灵能军队剿灭妖魔遭到伏击,大部分灵能者被妖魔屠杀,屠杀者中就有那个魔女申!说不定还有你!”

    “申什么时候参与那次伏击战了?”何浩越听越是糊涂,隐隐猜到这又是孤寒凡造谣中伤自己和申的诡计,再想解释时,朱佳丽已经哭喊起来,“来人啊!快来人啊!狗叛徒何浩就在这里!快来人啊!”何浩怕她招来归国安局直接统属的老怪物,赶紧去蒙她的小嘴,可朱佳丽二话不说张口就咬在何浩手上,疼得何浩惨哼一声。

    “还真是怜香惜玉啊。”洪丹儿酸溜溜的说道:“如果是我这样,只怕早把我打昏了。”何浩苦笑,低声道:“佳丽,抱歉了。”说完,何浩一掌拍在朱佳丽头顶的百会上,顿时把朱佳丽打昏过去。但醋坛子洪丹儿还是有话说,“哼,下手真轻,比上次在六魂幡里打我的时候轻多了。”

    “臭丫头,难道你想要我打死她吗?”何浩没好气的把朱佳丽推给洪丹儿,自己则快步冲到与朱佳丽等人同来的那辆快餐车前,向车中那已经吓得魂不附体的司机喝道:“说,你这车盒饭是送到那里去的?订了多少份?有多少人押运?”

    “是,是送到宝金山太乙观的。”那年轻的司机似乎被吓怕了,颤抖着飞快答道:“那俩个人到我们公司订了一千份盒饭,亲自监视着我们加工的盒饭,又押车到太乙观,就他们俩人,没其他人了。”

    “很好。”何浩大喜道:“听着,一会你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只管开车到太乙观就行了,事成以后,我给你三万元。要是你敢不听话,哼!”何浩一把抓起驾驶台上的瓶装缓释型空气清新剂,只一捏那玻璃瓶便化为细粉落下,车中顿时弥漫起浓厚的花香味。何浩冷哼道:“这就是下场!”

    “知道,知道。”那司机胆怯的看一眼那堆玻璃粉末,赶紧忙不迭的点头答应。何浩这才将虚因的道袍扒下穿在自己上,洪丹儿则心领神会的穿上了朱佳丽的衣服,何浩又用灵力在公路旁边的挖了两个土坑将虚因和朱佳丽藏进去,用杂草浮土盖上留下通气孔,这才与洪丹儿进到驾驶室指挥那司机开车赶往太乙观。

    法术天才洪丹儿会一些变的法术,虽然不能象二郎神那样把全变得惟妙惟肖,但是将自己和何浩的脸庞变成朱佳丽和虚因的模样还是轻而易举。不过一直对朱佳丽颇为不满的洪丹儿还是要抱怨几句的,“真讨厌,竟然要我变成丑丫头朱佳丽,真难看。”

    “死丫头,又在这里臭美了,有本事你去找那个疯丫头秦萧比谁漂亮去。”何浩听出洪丹儿话中的弦外之音,忍不住在心里反驳道。这时,何浩才惊讶的发现,与那古怪神秘还有些疯疯癫癫的绿衣少女秦萧分手才几个小时,自己已经不知多少次想起她,同时自己因为申之死而低落的心,竟然也恢复了不少,甚至对申的思念,也不是那么的强烈了。

    “不行,我不能忘记申,我不会再接受其她女人了。”何浩努力驱赶着那绿衣少女在自己心中的影子,但越是这样,那绿衣少女在何浩心中的影子就越清晰。同时何浩还仿佛闻到那绿衣少女上特有花香,何浩误以为这香味的来源是刚才那瓶空气清新剂,不自的问那司机道:“你这瓶空气清新剂是什么牌子?在那里买的?”

    那司机没有回答何浩的问题,只是一边开着车一边将几张纸条塞进何浩手里,淡淡道:“拿好了,这是朱佳丽她们订购快餐的发票,还有灵能军队组委会给她们出入证,一会别露了馅。”

    “什么?你也是?”何浩惊叫起来。那司机扭头朝何浩笑笑,眼睛中竟然流露出一抹少女特有的俏皮和妩媚……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