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集 第十二章 拒婚(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弟子见过洪师叔,龙吉师姑。”何浩单膝跪下,毕恭毕敬的向那对中年夫妻抱拳行礼道。何浩表面上恭敬着,心里去在叫苦着,知道今天这一关很难过了。

    何浩说话时将“弟子”两个字说得格外清晰,本来按辈分,继承了武吉记忆和能力的何浩应该叫眼前这俩人为师兄师姐,和他们称兄道弟,可也怪何浩嘴谗误事,错把他们的女儿抱上了,如此一来,何浩这个好兄弟就变成了准女婿,自降了一辈。好在阐教的辈分一向比较混乱,象何浩的师傅姜子牙对燃灯道人要叫老师,燃灯道人又把姜子牙的师傅元始天尊叫老师,有前辈的光荣榜样,脸皮结实程度还算过得去的何浩倒也不怎么尴尬。

    “师……,咳,不必多礼,起来吧。”洪锦本还想将何浩叫师弟,不过被老婆瞪一眼后马上改口,用了句含糊不清的话与何浩见礼。而何浩后面的张可可和那秦萧则心头大震,她们当然知道有着姜子牙长徒份的何浩所尊称的龙吉师姑的是什么人——除了昔的仙界第一美女、兼仙界唯一有着在战场上抓老公的光辉历史的龙吉公主还有谁?

    天下漂亮女子都是一样,见到同样漂亮的女子不免要在心中与自己比较一下,待细看清充满少*妇风韵的龙吉公主时,张可可不免妒意又起,秦萧则洋洋得意,自付不比龙吉公主年轻时差到那里。同样的,龙吉公主当然有注意到站在准女婿何浩旁的张可可和秦萧,对比女儿明显逊色一筹的张可可,龙吉公主自然不放在心上,不过在看到清丽脱俗且带异香的秦萧时,龙吉公主的蛾眉不免紧紧皱起了。

    “你就是何浩?”龙吉公主紧盯着站直体的何浩,恶狠狠问道:“你好大的胆子啊,竟敢对我的宝贝女儿做出始乱终弃的事!你知罪吗?”这次不等何浩回答,龙吉公主又指着张可可和秦萧问道:“她们俩,谁是申?”

    “回禀师姑,她们都不是申。”何浩硬着头皮回答道:“至于丹儿的事,师姑误会了,我并没有对她始乱终弃,是她自己耍小脾气离开我的。师姑你也知道,丹儿从小生惯养,脾气向来比较古怪。”

    何浩坦然承认他和洪丹儿的关系,倒让洪锦和龙吉公主小小吃了一惊,在他们看来,风流兼下流的何浩肯定会对洪丹儿的事百般抵赖,千方百计的否认做了对不起洪丹儿的事,为此洪锦夫妇还做了多手准备迫何浩承认,还真没想到何浩会有这么爽快,还改了对他们称呼。略微一楞了片刻,龙吉公主冷笑道:“很好,既然你承认了,那你马上去告诉那个申,让她离开你边,你和我们回去,准备娶我们的女儿过门。”

    “师姑,申已经不在了。”提到申,何浩又心如刀割,含泪答道:“她已经去世了,就在我怀里……,就在我怀里去世的。”说到这里,何浩几乎流干的眼泪又滚滚而落,那发自内心的哀伤,让人见之心碎,绝对不是能伪装出来的。洪锦和龙吉公主又是一惊,针对的目标已然去世,刚才还气势汹汹的龙吉公主也不免有些不好意思了。

    “大哥哥,你怎么哭了?申是你什么人?”这时,那一直没有说话的秦萧忽然开口问道,秦萧眨巴着晶莹透彻的大眼睛,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佯做关心道:“大哥哥,申一定是你的人吧,她是怎么死的?病死的吗?”这个问题也正是洪锦和龙吉公主所关心的,全都将询问的目光转向何浩。惟有张可可尴尬异常,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下去。

    “申是我最的人。”何浩黯然道:“她是因我而死,是我害死了她,我对不起她。”

    “大哥哥,人死不能复生,你也别太伤心了。”那秦萧用她那出奇清脆动听的嗓声安慰着何浩,又用柔软嫩的小手替何浩擦去夺眶而出的泪水,不怀好意的说道:“大哥哥,天涯何处无芳草,你千万要保重体。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有的是,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把那个申忘记了的,另外找一个你疼你喜欢你的好姑娘吧。”

    “不许你侮辱我的申。”听到秦萧将申比作蛤蟆,何浩不免心中岔怒,很没礼貌的一把推开秦萧的小手,不再搭理这个有些神秘的秦萧。这时,旁边龙吉公主又开口了,“何浩,这姑娘说得对,既然申已经过世,过去的事我也不追究了,赶快和我们回家去找丹儿赔礼道歉,我们夫妇会帮你向丹儿说话的。”

    “不错。”洪锦也点头道:“你和丹儿的事,我们全都知道了,本来按辈分,丹儿应该算你的侄女,但毕竟没有血缘关系,丹儿又拜你师伯玉泉山锦霞洞玉鼎真人为师,扯平了与你的辈分。所以你们的事我和你丹儿母亲也同意,你赶快去求师傅到我们家做媒,把丹儿迎娶过去,否则丹儿要是,要是体发生变化,叫我们和丹儿的脸往那搁?”

    “洪师叔,龙吉师姑,对不起。”何浩低头说道:“我在这里已经和人订婚了,所以,丹儿我不能娶。”

    “什么?你不愿娶丹儿?”洪锦和龙吉公主勃然大怒,刁蛮格丝毫不在女儿之下的龙吉公主上前一步抓住何浩的衣领,拉到面前恶狠狠问道:“你又和谁订婚了?你这登徒子,你玷污了我女儿的贞节,还想抛弃她吗?”

    “何浩和我订婚了。”张可可鼓起勇气站出来,站到龙吉公主和洪锦面前替何浩解围,声音很低却很清晰,“我是何浩的未婚妻,何浩不会娶你们女儿的。”张可可没有解释何浩为什么和她订婚,也没有说何浩虽然和她订婚却不会和她真的结婚,因为经过这几天的事,张可可已经清楚的知道何浩对申的感远在自己之上。

    “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也敢和我女儿争?”龙吉公主并不怎么把张可可放在心里,态度颇为鄙夷。谁知张可可也被她的态度激怒,反而抬起头大声说道:“我当然知道你就是龙吉公主,但我和何浩订婚是他我愿,虽然他将来肯定会抛弃我,但我也心甘愿,永远不后悔!至于你的女儿和何浩的事我也知道,完全是你教出来的好女儿咎由自取,事的原委,说出来只怕你们和你女儿更丢人!”

    “你!”一贯在家中横行霸道的龙吉公主被张可可一通抢白,气得一把推开何浩,指着张可可连话都说不出来。倒是洪锦比较冷静,听出张可可话里有话,连声问道:“这位姑娘,我们的女儿和何浩之间究竟是怎么回事,请你详细对我们说说。”说着,洪锦弹指施出一个法术,把他自己和龙吉公主、张可可三人之间的声音隔开,让旁人只能看到他们之间嘴唇在动,却听不到他们谈话的声音。

    乘张可可向洪锦夫妇叙述洪丹儿多次针对何浩,费尽心机想要何浩的命却误被何浩糟蹋的事经过时,那秦萧忽然凑到何浩耳边媚声轻笑道:“大哥哥,亏你还有脸说最,既然你这么她,那你为什么又和这个女人订婚?为什么还和无数女孩子结下雾水缘?你说的那些话,只怕是口是心非吧?”

    “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这么关心我和申之间的事?你有什么目的?”何浩警觉的向那秦萧问道,那秦萧笑而不答,只是指指旁边的洪锦夫妇还有越来越多的围观人群,轻声笑道:“我的事不用你关心,你还是关心怎么在大庭广众下向你未来的岳父岳母交代吧。”那秦萧又狡黠的补充道:“虽然我没见过你的丹儿是什么模样,但看她母亲的容貌,这个丹儿肯定很漂亮,你不是很好色吗?赶快答应了娶了她吧,你不吃亏。”

    “我的事不用你管!”何浩粗暴的回答一句,扭转头去注意张可可和洪锦夫妇的对答。而那秦萧则冲着何浩的背影做一个俏皮可的鬼脸,又将目光转到开始闹事那个鱼丸头上,恶狠狠的瞪上一眼,心说都怪你这废物没把握好分寸,得何浩动用仙气把洪锦夫妇引来,让事越来越复杂。那已经被秦萧控制的流氓鱼丸头则赶紧一缩头,生怕再触怒这外表美丽可内里却是魔鬼的丫头。

    几分钟过后,洪锦沉着脸撤掉隔绝声音的法术,同样脸色极度不好看的龙吉公主则沉默不语,再没有开始的嚣张气焰。通过张可可的叙述,洪锦夫妇已经知道了事的严重,如果张可可所说的事经过都是真的,那么这事一旦闹大,那洪锦和龙吉公主一家不但会声名扫地,洪丹儿也跑不掉谋害同门和欺凌凡人灵能者等等阐教重罪。可惜张可可只知道何浩和洪丹儿先前的事,后来洪丹儿和何浩遇到二郎神一伙偷袭的事张可可并不知道,否则张可可只消随便一说,洪锦夫妇马上就能猜到二郎神是在利用他们。

    这个时候,大量的警察接到报警已然赶到这个狭小的手机店,还好那伙流氓已经被那秦萧完全控制住,秦萧只用一个眼色,那鱼丸头便乖乖的向警察自首是自己们闹事斗殴,承担了所有罪名,老老实实的跟着警察去警察局吃牢饭。而洪锦夫妇则乘这个机会互相交换了几个眼色,悄悄商议下一步该如何是好,洪锦这才对何浩说道:“何贤侄,这里人多眼杂不方便,我们找一个没有外人的地方再谈吧。”

    “全听洪师叔吩咐。”何浩也不想在凡人面前暴露阐教内部的**,很爽快的点头答应,并且悄悄使出一个干扰精神的小法术,让看到刚才景象的普通人忘记这些事,这才带着张可可与洪锦夫妇搭出租车离开。至于那绝色的绿衣少女秦萧,何浩根本就没看她也眼,让断定何浩是一个好色之徒的洪锦夫妇又小吃了一惊。

    “没良心的,竟然敢抛下我,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那秦萧目送何浩一行离开,暗暗在心中嘀咕道。

    出租车很快将何浩一行载到城市的郊区,找一个没有外人地点下车并打发出租车司机走人后,洪锦咳嗽一声,有些尴尬的对何浩说道:“何贤侄,我要先向你道歉,我们夫妻俩就那么一个宝贝女儿,从小对她管教不严,让这任妄为的丫头给你造成了许多麻烦,这点还希望你多多原谅。”

    “洪师叔不必客气,我从来没有怪过丹儿。”何浩淡淡答道。洪锦又和龙吉公主对视一眼,龙吉公主站出来说道:“何浩,我和你洪师叔已经商量了,为了丹儿,也为了你,我们还是希望你能迎娶丹儿。”龙吉公主又指着张可可说道:“你为什么和这位张姑娘订婚的原因,这位张姑娘也对我们说了,你放心,我们会去求师伯祖太上老君向龙虎山施压,这样你即便和她解除婚约,也不会被龙虎山掣肘。”

    “谁说我要和何浩解除婚约了?”张可可勃然大怒,龙吉公主冷冷的答道:“张姑娘,你自己也承认何浩拒绝与你行夫妻之事,证明他不喜欢你,既然这样你还纠缠何浩做什么?”龙吉公主和她丈夫都很清楚现在的况,洪丹儿和何浩之间俩人都犯有弥天大错,事一旦暴露出去何浩和洪丹儿都得倒霉,唯今之计就是只有让何浩和洪丹儿赶紧成亲,这样所有的事都能隐瞒下去。好在何浩和洪丹儿中间最大的障碍申已经香消玉殒,所以龙吉公主夫妻和张可可都打起了同样的主意,先把何浩拴在边,让时间慢慢治疗何浩心头的伤口。

    “谁说何浩不喜欢我?”张可可大怒道:“我只是承认何浩喜欢申比喜欢我多一点点,否则他也不会和我订婚!”

    “何浩和你订婚,只是为了稳住龙虎山,对你根本没有一点感。”龙吉公主冷笑道:“可他和我女儿就不同了,他们俩份相等,门当户对,又有了夫妻之实,他要是敢不娶我女儿,不怕他的师傅找他算帐?”

    “少拿你家的份地位压人,我不吃这!”张可可大怒中连实话都说出来了,“何浩要是对我没感,怎么会把我做得那么难吃的饭菜全部吃光?还为我出生入死那么多次?”

    龙吉公主和张可可在家中都是刁蛮惯了的,斗起嘴来自然互不相让,三言两语不对就脸红脖子粗,眼看就要撕打起来。这时,洪锦忽然开口道:“都别吵了!我看这样,只要何浩愿意,我们家可以让何浩把你也娶进门,在仙界之中,是可以同时娶几名妻子的,我家丹儿没那么小心眼。”龙吉公主听出丈夫话里有暗讽她不许洪锦纳妾的意思,马上柳眉一竖就要发作。素来惧内的洪锦赶紧低声道:“贤妻莫怪,眼下保住丹儿的名节要紧。”

    “何浩,你听到了吗?”龙吉公主也知道这事不能太过强压龙虎山,否则事闹大一切照样完蛋,只得强压怒火对何浩说道:“便宜你和这丫头了,你可不要得寸进尺!”

    “洪师叔,龙吉师姑,你们都误会了。”何浩摇摇头,惨然道:“我不想娶丹儿,是因为我心里只有申一人,她走了,等完成了师傅交给我的使命,我也会追随她而去。所以我不想害丹儿,也不想害可可,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已经下定决心,将来到地府与申相会。”

    对何浩的回答,张可可早有心理准备,心中自然酸苦难言。谁知洪锦接下来的话忽然又让张可可欣喜若狂——洪锦冷笑道:“何浩,你的事我们多少了解一些,你体里还潜藏着另外一个格对吗?你那一个格不但对申毫无感,还会对我们言听计从,虽然你的另一半格现在被你强行压制在体内,但我们夫妻俩还是有办法让他出来的。”

    “你说什么?”何浩眉头一紧,忽然瞟见龙吉公主手上在玩小动作,刚想闪时,张可可突然又抱住何浩垂着的双手连腰抱住,柔声道:“何浩,我觉得你的师叔和师姑的主意不错,你快答应吧。我愿意和洪丹儿一起嫁给你。”

    “可可,快放开我。”何浩瞟见龙吉公主已经拿出捆龙索,赶紧叫张可可松手,谁知张可可不但不松,反而使出了吃的劲将何浩抱紧。何浩又怕用力过大伤害到她,稍一迟疑间,捆龙索已经迎面飞到,嗖的一声,阐教的顶级法宝之一捆龙索将何浩捆了一个结结实实……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