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集 第八章 心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何浩慢慢的把申的骨灰盒抱在怀里,动作格外的凝重,就象是在拥抱着申体一样,旁边刚刚从千里之外坐飞机赶来的守望老和尚哽咽着说道:“师傅,师娘过世我们都很伤心,但你一定要保重好体,否则师娘的在天之灵看到了,也不会安心瞑目的。”但何浩就是痴痴呆呆的抱着那个骨灰盒不放,仿若行尸走一般。

    这时,穿着围裙的张可可从何浩家的厨房中跑出来,举着炒勺叫道:“何浩,吃饭了,从昨天早上到今天中午你都没吃饭,我做了你喜欢吃的糖醋小排和香菇菜心,你一定要给我吃完!”可何浩还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守望老和尚又劝何浩道:“师傅,吃饭了,人是铁饭是钢,你多少要吃点。” 说着,守望老和尚双手去接申的骨灰盒,何浩一惊,下意识的把骨灰盒藏进怀里,守望老和尚低声道:“师傅,师娘的骨灰盒就交给我吧,我按你的吩咐已经和瑞士的一家公司联系了,他们会把师娘的骨灰做成骨灰钻石,让你永远将师娘带在边。”经过守望老和尚再三劝说,何浩才将他珍若命的骨灰盒递给守望老和尚,直到此刻,何浩才恢复一丝神智,提醒道:“这事你委托其他人去做,你去找张磊,他有要事要你去办。”

    张可可一直在旁边看着何浩的一举一动,何浩那失魂落魄的模样何尝不让张可可心碎,而在何浩家的房屋中,因为气恼何浩救张可可不救申,何浩的家人不仅从没有给张可可和何浩一个好脸色,还自从离开地下宫以后就对何浩和张可可说一句话,更别说承认何浩和张可可的关系了。面对这样的况,张可可还能够按捺住她的刁蛮脾气没有发作,已经算是一个相当了不起的奇迹。

    “菜都快凉了,快来吧。”直到何浩向守望老和尚交代完,守望老和尚奉命而去后,张可可才装出一副可乐天的笑容,拉着何浩往厨房走——因为何浩的父母不许张可可进堂屋,张可可只能在把饭桌安在狭小的厨房中,而何浩还上一副行尸走的模样,任由着张可可把他拉进厨房按坐在条凳上,又将饭碗硬塞进何浩手里。

    “快吃,这是我费尽了心血做的。”张可可俏丽的小脸上挂着灿烂的微笑,将一块糖醋小排喂进何浩嘴里,虽然张可可做的菜还是那么的恐怖,但吃到何浩嘴里却再没有任何反应,连嚼都不嚼就直接咽了下去。惹得张可可又好气又好笑,嗔道:“笨蛋,我做的排骨再好吃,你也要吐骨头啊。”张可可嘴上埋怨着,小手却将排骨的骨头剔掉,这才又将喂进何浩嘴里。

    象木头人一样,何浩机械的将一碗饭扒进嘴里,张可可正想给他再满上一碗时,何浩的父亲忽然怒气冲冲的闯进厨房,只一脚就踹翻了饭桌,饭菜哗啦哗啦的洒落一地,狭小的厨房中顿时一片狼藉。何浩的父亲指着何浩的鼻子怒吼道:“你不是我儿子,我没生出你这样忘恩负义的畜生,你给我滚,给我滚出去!”何浩呆呆的坐在条凳上,对父亲的责骂充耳不闻。何浩的反应自然更是激怒了父亲,父亲顺手起厨房中的扁担狠狠砸在何浩头上,啪的一声过后,扁担断成两截,何浩的头上立即鲜血四溅,顺着脸飞快滴落上。

    “何浩。”张可可惊叫着放下饭碗,扑上去给何浩包扎伤口,何浩也由她止血包扎,仍然坐在条凳上还是纹丝不动,没有一丝一毫的表。张可可一阵心疼,忍不住向何浩的父亲抱怨道:“伯伯,你下手也太重了吧,何浩的头都被你打破了。”

    “死丫头,这里是我家,没你说话的地方。”何浩的父亲看到张可可就来气,倒不是他有听说张可可以前对何浩的虐待,而是因为张可可,何浩全家认定的好儿媳妇申才会命丧黄泉。何浩的父亲越想越是暴怒,拽起张可可就往外拖,咆哮道:“滚出去,我家不欢迎你。”如果换成别人,张可可早一拳打在他鼻子上了,但是何浩的父亲拽她,她却连一点怒气都不敢表露出来,只是挣扎着求饶道:“伯伯,等我给何浩包扎了伤口,我自己走。”但何浩的父亲那里肯听,一直把她拖出院子,奋力推在地上。

    “哎哟。”张可可已经做好重重摔一跤的准备了,谁知突然伸出一双手将她接住,张可可回头看去时,却见头上还在流着血的何浩还是那呆痴的表,不知何时已经站在到了她后。那边何浩的父亲见状大怒,转进院将院门重重关上,院子中又传来咆哮声,“滚,滚,都给我滚!”

    “你回龙虎山去吧,我办完事会去找你的。”从早上到现在,何浩终于对张可可说出一句话,张可可坚决的摇头道:“不,我要和你在一起。”昨天申在何浩怀中安然逝去之后,何浩用三昧真火将申锻为骨灰,准备永远带在自己边,天机魔林亮和黑点虎则洒泪返回魔界,张修业等人也被何浩希望人间与魔界和睦相处的真心感动,一致表示全力支持何浩,并且返回龙虎山向组委会提出请求,让何浩重新坐上灵能军队领导者的职位。仅有张可可不愿离开何浩,张行三夫妇也不再反对她和何浩之间的感,同意了张可可的请求,这才有了刚才发生的事。

    见张可可态度坚决,何浩不再说什么,只是默默的低着头往村外走,张可可悄悄擦去已经泌出眼角的泪水,带着变成黑狗的小四,含泪跟着何浩一起离开了这个何浩出生长大的村庄。快出村子时,曾经与何浩有过合体之缘的苗静追上来,边跑边叫道:“何浩,你等等,等等。”何浩仍旧木然的迈动着脚步,还是头也不抬一下,倒是张可可在心中冷哼了一声。

    “何浩,何浩。”苗静气喘吁吁的好不容易追上何浩,出乎张可可的预料,苗静并没有要求何浩留下娶她或者索要青损失费等等,而是拉着何浩的手流出了眼泪,抽噎道:“何浩,我知道你心里难受,我也知道我配不上你,但我会在这里等你的,永远的等你。你的父母和爷爷你放心,我会把他们当成亲人一样照顾,等你回来那天……。”

    “何浩,你知道吗?”苗静在抱住何浩,在何浩木然的脸上深一吻,低声道:“其实,我从小就喜欢你,我你。”

    ……

    “轰隆!”艳阳高照了一天的天空在接近傍晚时忽然乌云密布,伸手不见五指,一阵微风吹来,半空终于传来一声雷响,铜钱大的雨点稀疏落下,打在被太阳炙烤得快冒青烟的滚烫地面上,激起一股股浓雾般的水蒸气,让人看不清脚下道路,雨点越来越密,转眼已成倾盆之势。

    何浩和张可可一前一后的走在这暴雨中,小四则紧紧的跟在张可可脚下,硕大的雨点砸得张可可嫩的皮肤隐隐生疼,璇即与泪水汇成小溪从脸上流下,片刻之间就全精湿,象是刚从水中捞出来的一样。尽管张可可现在又累又饿,尽管张可可很想找一个地方避雨,但看到何浩还在这狂风暴雨中低头行进,张可可就忘记了疲倦和饥饿,陪着何浩默默前行,仿佛只有这样,张可可才能减轻对何浩负罪感。

    “何浩,我们这是去那里?”小四不忍心看到张可可弱的躯在这暴风雨中被摧残,快走几步追上何浩问道:“天上下大雨了,你告诉我去那里,我驮着你们飞去吧。”何浩没有回答,只是闭着眼睛机械的迈动脚步,被雨水浇得精湿的体完全变成了一台机器,一台只会走路的机器。小四大急道:“何浩,雨这么大,张姑娘体弱,会被浇出病来的。”

    “小四,我还撑得住。”张可可将小四从何浩边提开,尽是泪水和雨水的小脸上努力挤出一丝笑容,虽然这笑容中蕴涵的伤心比哭还要大。而何浩还是在木然的迈动脚步,在雨水已经淹没脚背的道路上继续淌行。

    夏季的暴风雨来得快去得也快,没有持续多久便收住雨势,此时天上的太阳已经落下西山,天渐渐的黑了,公路上来往的车辆也越来越多,显然何浩和张可可已经走近了一座城市。果然,又走了近一个小时后,张可可便看到远处林立的高楼和星星点点的灯光,而这时候的张可可实在撑不下去了,脚一软摔在湿漉漉的公路上。

    “何浩,张姑娘摔倒了。”经过小四提醒,何浩才慢慢的回头走过来,将张可可背起继续往前走,直到将脸贴到何浩肩上时,张可可才惊讶的发现,何浩的下嘴唇已经多出几行深深的牙印。看到这一幕,张可可眼中泪再也控制不住的流下,一颗颗的滴在何浩肩上。过了许久,快走进城市时,张可可终于下定决心道:“何浩,我累了,我们找一家宾馆住一晚上再走吧。”

    何浩不置可否,一言不发的背着张可可进到城市,找到一家宾馆进去,刚进宾馆的大厅,张可可就跳下何浩的背跑到接待台前,咬牙道:“小姐,给我们开一间房。”何浩虽然听到了张可可的话,却没有对张可可话中的含义做出任何表示,倒是那名接待小姐对张可可笑笑,那促狭的笑容让张可可脸上发烧,随即红晕满面。

    这家宾馆不许带宠物进房,小四只能睡到宾馆外的公路旁,倒也让张可可少感觉几分尴尬,刚将何浩拉进到房间就红着脸钻到了浴室。何浩则在沿坐下发呆,只听得浴室中水声哗哗,过了许久,何浩才想起应该和张磊联系一下了解现在的况,谁知何浩掏出手机时却发现手机早已被水浸透不能使用,便随手扔到了茶几上,躺在上闭目养神。

    “何浩。”浴室门关闭的声音传来,张可可羞怯的声音随即传来,何浩慢慢睁开眼睛,发现满脸通红的张可可已然站到了自己面前——而且全不着寸缕!

    朦胧的头灯照耀下,张可可轻闭着眼睛,努力着那对不算丰满却小巧坚的雪白**,粉红色的菽微微颤抖着,一步一步慢慢走进何浩,白嫩的肌肤因为害羞而泛出樱桃般的晕红,人而香艳。因为张可可年龄的缘故,她沾水柔顺的芳草地并不茂密,稀稀落落的贴在修长笔直的腿上,散发着无尽的惑,让人血脉喷张的惑。

    在张可可的预想中,积累了三千年**的何浩应该要不了多久就把她抱上,在她的处*女之上尽的发泄挞伐,而张可可也将用她的体感谢何浩。但闭着眼睛走路张可可体都已经碰到了,何浩的手还是没有落到她上,当张可可失望的偷偷睁开眼睛时,发现何浩虽然在看着她,眼中流露出的仍然是无尽的落寞和悲伤,并没有半点**。

    略一失望后,张可可坐到何浩上,羞红着脸抓起何浩的双手按住她那对柔软而极富弹的鸡头小,将吐气如兰的小嘴凑到何浩唇上深深一吻,滑腻的小香舌轻轻着何浩脸庞,水汪汪的大眼睛中尽是妩媚。虽然整个过程张可可都没有说一句话,但献之意已然溢于言表。何浩则全僵硬,木偶一般任张可可摆弄,没有一丝主动的意思,让张可可又是一阵失望。

    “何浩,为了我,你失去了她。”张可可柔声道:“让我用体赔偿你吧,你放心,以后我一定会听你的话,再也不耍小脾气了。”说着,张可可温柔的主动为何浩脱衣,用更加羞涩的声音说道:“其实,那天我们被帝俊鬼抓住的事全是真的,你不是做梦。如果你喜欢那样,我还可以象那天晚上那么服侍你。”

    很快,何浩上的衣服便被张可可脱得精光,露出一精壮的肌。但是在**相对时,何浩的体还是僵硬无比,没有丝毫动静,张可可还不死心,又低下头去捧起……

    “不用了。”何浩推开张可可因为害羞而滚烫的小脸,闭上眼睛说道:“可可,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的心里只有申一个,没有其他人的位置。”

    “难道我在你心里也没有一点位置吗?”张可可眼泪再度滚滚而落,哽咽道:“那你为什么还对我爷爷答应我们的亲事,说只要我满了年龄,我们就登记结婚?”

    “我和你订婚,是为了让龙虎山和我站在一起。”何浩缓缓说道:“我不想误你一,只要让人间灵能界和魔界缔结和平条约,再打退外国灵魔界的侵略,我的使命就完结了。到那时候,我就追随申而去,你也另外找一个好男人追求幸福吧。”

    “你想自杀?”张可可惊叫道。何浩没有否认,低声答道:“申死了,我的心也死了,现在唯一支撑着我活着的,只有师傅的使命。”

    “何浩,你是个混蛋!”张可可哭骂一声跳上另一张,用被子将她自己全裹住,但哭声仍然从被子中隐约传出,在这夜晚里格外的清晰。何浩还是一动不动,眼睛漠然的注视着房间的天花板……

    ……

    在很远很远的地方,一名穿着绿纱的绝色少女通过镜子般的水面,将何浩和张可可在宾馆房里一举一动看得清清楚楚,那绝色少女虽然很满意何浩的表现,却又哼哼道:“哼,这还不够,我还得给你一些考验。”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