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集 第四章 痛苦选择(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妈妈,我给你报仇了!看我自创的绝招,绝对零度!”孤寒凡的十指相扣高举过头顶,大吼着向何浩双臂挥下,手臂尚未挥直,一股与刚才白色寒风颜色不同、呈现黑色、温度却低得多的寒流已经笼罩在何浩上,让本打算闪避的何浩动作僵硬,难以移动体,只能眼睁睁看着那股寒流从孤寒凡手上喷出,奔向自己……

    “轰隆!”一声巨大的雷声响起,申的惊雷鞭在空中划出一道青蓝光幕,光幕乍伸即缩,化为一道粗长的光鞭,后发先至准确无误的落到孤寒凡头上。孤寒凡并没有想到申刚才已经被何浩伤碎了心,现在还会出手救何浩,仓促间措手不及被惊雷鞭打一个正着,黑色寒流立即偏离了方向打到何浩体的上方。虽然没有正面击中何浩,却也让何浩全挂满冰屑,就象刚从南极冰川里捞出来的一样,差点落到那天在龙虎山的下场。

    “师妹,你忘记何浩是怎么对你的了吗?这样的人,还值得你救吗?”二郎神见申忽然援救何浩,赶紧煽风点火的离间何浩和申的关系。但申沉着脸对这些话置若罔闻,惊雷鞭刚抽罢,又掷出混元金斗,一道强烈的金光立即从金斗中出,笼罩到孤寒凡上,孤寒凡上随即冒出缕缕白烟,虽不能将孤寒凡炼化却也分散了他的注意力。那边何浩乘机一个鲤鱼打站稳形,飞快摆去上的冰块冰屑。

    “好一对妇!”孤寒凡距离报仇雪恨仅差一步被申破坏,自然怒不可遏,怒吼一声左臂挥出,手臂迅速变长化为一根软鞭横抽在申腰间,把有伤在的申抽了一个踉跄。孤寒凡一击得手右臂又急速探出,拳头象导弹一般直打申面门,而后面的何浩已经缓过气来,劈手祭进打神鞭飞打孤寒凡天灵,何浩自己则以缩地术飞窜至申侧面,挥动杏黄旗替申挡住孤寒凡的右拳。

    “轰!”打神鞭带着风雷声轰在孤寒凡天灵上,把孤寒凡的头颅都打进了腔内,但等打神鞭去势一尽时,孤寒凡的头颅又从腔中弹出,把打神鞭弹上了半空。挨了何浩一记重击,孤寒凡仿若不觉,只是把化为鞭的双手时软时硬,挥得虎虎生风的住申和何浩。同时孤寒凡的双脚忽然一硬一软,先是刺入坚硬的玉石地面,复又变软转折方向从地下穿刺而行,不时从地面刺出分击何浩和申,何浩和申都是第一次和这样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怪物交手,一时间倒被孤寒凡得手忙脚乱。

    何浩和申毕竟都是有着三千年灵能战斗的经验,时间一长无=敌-龙6书5屋.整;理,俩人很快便不约而同的找到对付孤寒凡怪招的方法,先由何浩舞动杏黄旗护住下三路,申则是挥动惊雷鞭缠斗孤寒凡触手般的双手,接着看准机会跳上何浩的双肩,俩人同时各喝一声,何浩眼口鼻中喷出三昧真火,沿着地面喷去,申惊雷鞭上电光奔腾,青蓝光芒刹那间充斥了周围空间,在雷电与真火的夹攻下,孤寒凡双手双脚或是被火烧焦,或是被电燎黑,只得收回四肢跳出混元金斗金光笼罩的范围。

    孤寒凡跳到一边喘气,申也冷哼着跳落地面,何浩这才有机会向申道歉,“老婆,我该死,我对不起你。”申背对着何浩脸上肌抽搐一下,忽然转重重给何浩一记耳光,啪的一声,何浩嘴角流血,脸上迅速浮起一个鲜红的五指印。何浩连血都不敢擦,又低声道:“老婆,如果打我能让你消气,你就尽管打吧,我确实不是东西。”申铁青着俏脸一言不发,“呸!”忽然又往何浩脸上重重唾上一口,转冲向孤寒凡挥鞭乱打,何浩怕她不是孤寒凡的对手赶紧跟上,夫妻俩各施绝学,又与孤寒凡恶斗在一起。

    “张掌门,不管怎么说,孤寒凡也是你们龙虎山的弟子,又是你未来的孙女婿。”二郎神深知孤寒凡一些弱点,见何浩申联手大战孤寒凡怕徒弟吃亏,赶紧溜到龙虎山掌门张修业旁边,低声煽动道:“难道你就眼睁睁看着你的孙女婿被截教魔女围攻?你自己却袖手旁观不肯帮忙?”

    “孤寒凡确实是我未来的孙女婿,但他毕竟还没正式迎娶我的孙女。”老狐狸张修业瞟一眼这个企图把龙虎山并入二郎神教的二郎神,低声回答道:“可他是为母亲报仇而战,我一个外人怎么能插手妨碍他报仇呢?”张修业又补充一句,“而二郎神君你是寒凡真正的师傅,俗话说一为师,终为父,徒儿为母亲报仇,师傅才不应该袖手旁观啊。”

    “老狐狸!”二郎神在心中狠狠骂道:“老子要不是被何浩那混蛋暗算受了伤,早就上去帮忙了。”二郎神对自己也没说真话,因为他的师傅玉鼎真人在师祖元始天尊那里不吃香,没给他弄到什么象样的法宝,不象何浩的师傅姜子牙,不仅给了打神鞭,还为徒弟量打造了心问枪,连玉虚宫的镇宫之宝杏黄旗都扒拉给了徒弟。二郎神就算上没有伤处在颠峰状态,真正和何浩交起手来也未必有必胜把握。而且如果不是武吉三千年前表现得太废柴,姜子牙不敢把手中最牛叉的法宝斩仙飞刀交给武吉,还有何浩现在的能力还不足以使用六魂幡,否则二郎神就更不是对手了。

    “哮天犬,给我上!”无奈之下,二郎神只好派出自己现在唯一的帮手灵兽哮天犬,哮天犬也不象梅山六圣那样胆小没用,更不象张修业那么老巨滑,咆哮一声就冲向何浩。谁知哮天犬还没跑出三个位,那边黑点虎已经嘶吼着扑了过来,爪抓口咬尾扫,与哮天犬打得尘土飞扬,但哮天犬毕竟是公灵兽,力量上占了绝对优势,很快就把黑点虎咬得全是伤,但黑点虎就是死战不退,不让哮天犬去帮孤寒凡。

    混战中,力量占优的哮天犬趁黑点虎虎扑偏离方向的机会,低头钻到黑点虎腹下把黑点虎拱翻,跳骑上对着黑点虎的咽喉就是狠狠一口,谁知哮天犬的獠牙还没有咬中黑点虎,四不象突然冲上来咬住哮天犬的脖子,奋力把哮天犬甩到一边,又骂骂咧咧的扑上去,“去你娘的,竟然敢骑我的马子,它是你能骑的吗?看我怎么收拾你!”

    “四不象?你什么时候和这只母老虎勾搭上了?它可是截教的灵兽!”哮天犬勃然大怒,但并不怎么惊奇——四不象家族要是不胡来的话,也不会同时具有几种灵兽的遗传特征了。而小四理都不理哮天犬,直接飞扑上去和哮天犬撕咬,疯狂的脚抓角顶发泄哮天犬骑黑点虎的愤怒,那边黑点虎缓过气后也参与到战局中。和它们的主人一样,三千年来四不象和黑点虎首次联手对敌,只可怜哮天犬是被打得是汪汪惨叫,遍体鳞伤,自保尚且困难,更别谁去帮孤寒凡的忙了。

    而在另外一边,孤寒凡已经被何浩和申配合无间的联手攻击得手忙脚乱,而且孤寒凡还清楚的发现,何浩的申之间的力量似乎有一种特别默契,不仅能互相弥补对方的缺点,还会起到力量增幅的作用,这个变化令孤寒凡越打越是惊疑不定,不知怎么招架。而何浩和申同样的也是越打越是心惊,他们俩都已经使出了全力,招数中不乏威力可媲美小型核弹的力量,但这些力量打在孤寒凡上,仅是将孤寒凡的体打变形甚至打成条,可都伤不了他一分一毫。一直在试探与孤寒凡差距的何浩无奈下暗暗心道:“没办法,只好用那一招了。”

    决定不再试探之后,何浩战斗中抽空腾出一只手摸进裤兜——那里装有从许老头那里买来的某种可以使海绵体充血变硬的药物,以前何浩没有恢复力量时,全靠了这种药的帮忙才能勉强使用打神鞭和杏黄旗。对何浩来说,这种药可以说是居家旅行、杀人灭口、少女和坑蒙拐骗的必备良药啊。

    “你在做什么?怎么不出力?”何浩偷空去摸药,申这边压力立增,本就对何浩恨得咬牙的申马上火冒三丈,冲何浩大吼起来。分心之下,那边孤寒凡乘机一矮一缩,将体变成一个巨大的扁平盘,头颅居于盘正中,边缘其薄如纸,其利如刃,高速旋转着象一个飞碟般飞削向申,申第一次遇见这么古怪的招式,不知怎么应付只能狼狈闪开,但孤寒凡的速度之快远在申的想象之上,飞碟似的体闪电般在空中划出一个弧形,狠狠削在申右侧小腹上方,何浩救之不及,喷涌而出的鲜血马上染红了申大半个弱的体。

    “老婆!”何浩含泪狂吼,疯狂的扑上去抽鞭猛抽孤寒凡的扁平体,虽然将孤寒凡抽开,但申体已经被孤寒凡切开了三分之一,无力的摔倒在雪白的玉石地面,红彤彤的鲜血顺着光滑的地板流淌成溪。何浩扑上去跪倒在申边,哽咽着叫道:“老婆,你坚持住,我这救你!”说着,何浩的手上冒出白色的光芒,但正当何浩要把这蕴含着普庵治疗术的光芒按在申时,孤寒凡又已经旋转着削向何浩后脑,本已经奄奄一息的申不知从那里冒出来一股力量,双手奋力把何浩推开,但她的右肩连同天鹅般雪白欣长的脖颈又被孤寒凡扁平体的边缘……

    “哈哈哈哈哈!”孤寒凡的怪招接连得手,得意中疯狂大笑起来,而何浩也看准这个机会,将手中的药丸狠狠的掷进他大张的口中……

    “你给我吃了什么?”孤寒凡发现那药丸入口并不惊慌,反而大笑道:“如果是毒药之类的东西,那你就别痴心妄想能要我的命了,因我现在的灵力,就是服下一百粒归天丹都没事。哈哈哈哈!”

    “当然不是毒药。”何浩咬着牙狠狠说道:“是专门克制你这海绵体怪物的**!现在,我看你还怎么变形?”

    “什么?**?!”孤寒凡惊惶的惨叫起来,忙不迭的变回原形去扣自己的嗓子眼,想把那颗药吐出来,但许老头卖的**入口即化,飞进了咽喉还怎么扣得出来?在疯狂而绝望的惊叫声中,孤寒凡的全上下开始疯狂的充血膨胀,体围变粗了何止数倍,头部则疯狂的变大,柔软无比的体也变得僵硬无比,根本不能行动,整个人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惨叫着的巨大**。

    面对这样的怪异的画面,整个地下宫中鸦雀无声,除了何浩和二郎神俩个知人外,其他人无不瞠目结舌,不知所措。狂怒中,何浩将打神鞭狠狠砸在孤寒凡的**头上,顿时把孤寒凡砸得满头开花,惨叫着没有一丝还手之力。

    虽然这是何浩最好的把孤寒凡诛杀的机会,但何浩眼下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仅砸出一鞭就扑到申上,手忙脚乱的用普庵治疗术给申治伤止血,那边天机魔林亮也冲了上来,用圣灵之光帮何浩给申治伤,在东西方的法术共同治疗下,申小腹上的伤血倒是很快无=敌-龙6书5屋.整;理止住了,但颈部的大动脉已经被完全切断,何浩和林亮只能用法术把大动脉的出血勉强止住,却无法把动脉接上。

    “黑点虎,我记得申还有最后一颗九转银丹,快拿来。”何浩冲黑点虎吼道。上背着宝物袋的黑点虎答应一声,刚想脱离战圈过来时,二郎神忽然大吼道:“哮天犬,咬住黑点虎!”

    “汪!”哮天犬撑着后背被小四咬住的痛苦,反口咬住黑点虎后腿,死活不让黑点虎跑到申边。何浩刚冲上来接应黑点虎时,那边二郎神忽然劈手打出一记掌心雷,正打在躺在何浩母亲怀中的张可可,可怜张可可全骨骼已经摔断,仅靠林亮的圣灵之光护住心脉才支撑到现在,又被二郎神的掌心雷轰中,顿时樱口狂喷鲜血晕去,眼见不活。

    “可可!”何浩、张修业、张行三夫妇和龙虎山众人一起怒吼起来,乘众人分心的机会,二郎神乘机扑向孤寒凡,将他一把抱起冲出地下宫,哮天犬也松开黑点虎,丢下一大块血在小四口中,跟着主人一起逃向地下宫的出口。

    “师弟!”二郎神一边跑一边狂笑道:“你的两个女人都快没命了,九转银丹只有一颗,我看你救谁!”

    <br/><br/>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