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集 第三章 恶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师妹,你看到了吗?”二郎神捧腹大笑着对申说道:“你在这里舍生忘死的保护他的父母亲人,他却在外面和其她女人风流快活,你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听到二郎神的这些话,申虽然没有说话,流着鲜血的雪白脸庞上却微微抽*动,凝视着何浩的眼中已有泪花闪动。

    从懂事有记忆到现在,何浩生平第一次发现自己实在不是个东西!何止不是个东西,简直是一只狼心狗肺的禽兽!如果条件许,何浩真想把自己的两只肮脏的眼睛挖出来,这样就可以不用看到申那包含着鄙夷、失望、愤怒、悲伤和喜悦的复杂目光,那目光不仅让何浩感觉无地自容,也让何浩恨不得给申跪下,向申磕头认错。

    “狗剩,你终于来了。”何浩的父亲叫出何浩的小名——虽然这个按山区风俗取的小名一直是何浩心头的伤疤之一,接着何浩的和妈妈也叫起来,“狗剩,你快帮你的媳妇打这些妖怪,如果不是媳妇救了我们,我们早被这些妖怪抓走了。”然后是何浩那脾气不怎么好的爷爷咆哮道:“狗剩,你***走运在外面找了一个这么好的媳妇,怎么还抱着其她女人,看我揍不死你!”

    “狗剩?真好听的小名啊。”虽然刚才已经从何浩家人口中得知何浩的小名,但亲眼看到何浩的家人这么叫何浩时,软瘫在何浩母亲怀里的张可可忍不住艰难的嘲笑无=敌-龙6书5屋.整;理 起来,同样遍是伤林亮则是夸张的锤地大笑,孤寒凡、二郎神和张行三夫妇等何浩的仇人也一脸忍俊不,就连伤心绝的申都忍不住破颜莞尔一笑,接着把目光转到包围着自己的二郎神等人上,不再看何浩一眼。

    “爸,妈,爷爷,,你们放心,我来救你们了。”满腹懊悔的何浩也顾不得去计较父母揭露的自己**了,叫喊着把吓呆了的苗静放到一边,握紧双拳怒吼一声,上立即闪烁出强烈的七色光芒,光芒逐渐凝聚,渐渐变成一副七色的半透明古代铠甲,将何浩全除眼部外全部包裹住,背插杏黄旗,腰挎打神鞭,手持心问枪,威风凛凛的立于当场。

    “七彩乾坤甲!小心,这小子要出全力了。”二郎神对梅山六圣低声吩咐着自己退到后面,二郎神被何浩打伤的神体还没恢复,现在可不敢去招惹已经准备拼命的何浩。倒霉的梅山六圣心里咒骂着结拜大哥诈,指挥剩下的数百名草头神朝何浩扑去。

    “何浩,我们龙虎山是来救我孙女,可没参与绑架你的父母亲人。”张修业也看出厉害,赶紧对何浩叫话撇清关系道:“要是我们也向申动手,申可撑不到现在。”原来昨天晚上张修业带着龙虎山众人追到这里时,孤寒凡和二郎神等人已经联手把申和林亮等人进了地下宫,张修业虽然也带着龙虎山众人追进地下宫,却严令龙虎山众人不得参与对申的围攻,等二郎神等人和申决出胜负再救张可可——毕竟张修业是灵能界第一名门正派龙虎山的掌门,那时候加入围攻申就等于参与绑架何浩的凡人父母,这样的事张修业还是不肯做的。

    龙虎山长老个个恪守门规,对张修业的话言听计从,龙虎山人品比较‘高尚’的张缺四和张旋六等人又不在场,孤寒凡虽然和何浩有杀母夺妻之仇,但自持实高的他在张可可面前却不肯做这么丢脸的事,都采取了袖手旁观的态度。种种因素加在一起,因为某些原因而实力大增的申才可以靠着父母留下的强力法宝全力迎战二郎神与梅山五圣,而不必担心龙虎山众人,这才一直坚持到现在。其实也是申要保护何浩的父母亲人而束手束脚,否则在二郎神受伤不能出阵的况下,梅山六圣和草头神还伤不了申分毫。

    刚才进到地下宫时,何浩确实看到张修业等人只是在外围旁观,并没有向申下手,而且地上也全是梅山草头神的尸体,并没有龙虎山弟子,可见龙虎的人开始也没有与申交手。何浩点头道:“很好,那你们就给我让开,别想耍花招,否则别怪我手下不留面。”

    “杀啊!”数百名草头神在梅山六圣和二郎神严令下,壮着胆子各举刀枪扑向何浩,大叫大嚷着给自己壮威。而何浩冷笑着一声,不慌不忙的将枪横在前,暗念师傅留下的罡诀,霎时眼、口、鼻中一起喷出火来,扫向蜂拥而至的草头神中。何浩喷出这火乃是精气神炼成的三昧真火,当初姜子就是这火把琵琶精烧出了原形。而草头神多是树精草怪,生最是怕火,遇到这仙界圣火眨眼间就体冒青烟,惨叫着化为飞灰,余下的则慌忙连滚带爬的逃开,生怕被何浩三昧真火烧中。

    “给我上!”姚太尉等剩下的梅山五圣见草头神与何浩交手一触即溃,气得破口大骂,“都是些废物!不要怕他,三昧真火最耗灵力,他撑不了不久!”但不管梅山五圣如何催促,甚至举刀要挟,草头神们就是不敢去碰何浩喷出的火焰,反而狼狈逃向四方,在何浩与梅山五圣之间空出一条道路。

    何浩看准时机大喝一声,纵跳起象苍鹰一般俯冲向梅山五圣,心问枪刺而出,“破魔第三式,鹰击长空!”地下宫中狂风大作,心问枪上红芒暴盛却不出,连芒带枪象飞鹰一般指向姚太尉心窝,枪未到,带起的气流已将姚太尉得动弹不得,气势无霜。旁边的梅山四圣忙举武器替姚太尉招架,但何浩的速度之快已经超过了他们的想象,他们的手臂刚动时,心问枪已经准确无误的插进姚太尉的心窝。

    “何兄饶命啊。”魂飞魄散的姚太尉只哭喊出一句,何浩便已将他挑上半空,反手抽出打神鞭,只一鞭就把姚太尉打得脑浆崩裂,化作鞭下亡魂,何浩的体又陀螺般旋转一圈,只听得风雷声不绝,梅山四圣的武器便纷纷而碎。不等梅山四圣逃命或者哭喊求饶,何浩的体已然化作无数残影将他们包围,枪挑鞭打,每一照攻击都毫不留,梅山四圣的实力虽然不弱,却苦于何浩手中的法宝打神鞭实在太强,转眼间就连连中招,或是筋断骨折,或是头破脑裂,竟然没有一丝一毫还手之力。

    何浩自恢复记忆后第一次在众人面前使出全力,包括张修业和龙虎山众长老在内的人无不瞠目结舌,暗中庆幸当天在龙虎山没有动手强迫何浩与武吉交换体。就连申都暗暗心惊,心说幸亏这个体现在被何浩主宰着,否则要是让武吉使用这样的力量,那自己在他手下也讨不无=敌-龙6书5屋.整;理 了什么好去。只有孤寒凡和二郎神对何表现出的实力嗤之以鼻,孤寒凡是不把何浩放在眼里,二郎神则认为自己如果不是受伤,在鼎盛时期与何浩交手未必会处在下风。

    “寒凡,你忘记杀母之仇吗?”二郎神见梅山四圣已经支撑不住了,忙向孤寒凡煽动道:“上次在龙虎山,这小子不战而逃使你没有机会下手,难道今天你还要错过这报仇的机会吗?”

    “当然不会错过。”孤寒凡明知二郎神是想借自己的手杀何浩却不说破,上前两步背着双手对何浩叫道:“何浩,今天既然你肯出手了,那我们把以前的老帐算一算吧。”孤寒凡又冲狼狈不堪的梅山四圣喝道:“都给我滚开,不要妨碍我找何浩报仇!”

    听到孤寒凡的话,何浩不敢怠慢暂时收手,满的幻影也即消失,梅山四圣如蒙大赦慌忙闪到一边,谁知他们刚松懈下来,狡猾无耻的何浩忽然施展混元鹰爪手双手连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他们四人先后抓住,贴背背贴象一道厚实的墙拉在一起,何浩双手搭在墙最后的直健将军背后,象推火车一样全力猛推向孤寒凡,可怜的梅山四圣被何浩的力量得连逃开都成了不可能的任务,只能连声尖叫,“寒凡师侄,快救救我!”

    孤寒凡显然没把这些便宜师叔放在眼里,一只手仍然背在后,仅以单手伸出推在最前面的郭申前,挡住被迫奔腾而来的梅山四圣,以梅山四圣的体为缓冲和何浩比拼起力量。何浩和孤寒凡的力量何等巨大,眨眼间梅山四圣的体就咯咯作响,全骨骼寸寸而断,其间的痛苦,简直无法用笔墨和语言形容。就这么比拼了近三分钟,“吼!”何浩和孤寒凡才同时大喝一声双双退开,何浩是往后退了七步,孤寒凡才退回四步,而可怜的梅山四圣全骨骼尽碎,失去这两股力量的支撑,马上象四团烂泥一般软瘫在地上,再也站不起来。

    “这四个碍事的东西动不了了,你现在可以不用担心他们偷袭你父母了吧?”孤寒凡脸不红气不喘,冷笑着叫破何浩用梅山四圣为武器攻击自己的真正用意。何浩则偷偷喘了两口气,慢慢放下心问枪,抽出自己法宝中攻击力最强的打神鞭凝视孤寒凡,而孤寒凡仍然背着双手,一双明亮的眼睛也是紧盯着何浩。两人都是纹丝不动,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

    过了许久,何浩忽然大喝一声,形一晃已然出现在孤寒凡面前,打神鞭对孤寒凡当头打下,孤寒凡却丝毫不理何浩打来这鞭,左手象安了弹簧一般闪电弹出,疾打向左侧空无一人的地方。只听得一声痛呼,孤寒凡面前的何浩形消失,原本空无一人的地方却出现何浩在抚皱眉,前的七彩乾坤甲已然破裂不少,把张可可和何浩的父母家人吓得惊叫起来。

    孤寒凡一击得手并不停顿,体微倾双手带着空气爆炸声连环弹出,速度快到旁人只能看到一团浓稠的影子,根本看不到孤寒凡的手臂和拳头,而何浩则是连续吃了数十拳后才抽空拔出杏黄旗,摇动杏黄旗挡住孤寒凡百倍于音速的拳势,但也是全剧疼,如果不是七彩乾坤甲护只怕已经重伤在孤寒凡拳下。

    “九龙争辉!”孤寒凡见攻不破杏黄旗的防御,不等何浩还手便改变手段,空手打出九条晶莹透明的冰龙,呼啸盘旋着裹向何浩。九条冰龙刚出,三个足球场大小的地下宫中温度立降,眨眼间就尽是白茫茫的寒霜。这样的低温对龙虎山长老和张修业等人来说不算什么,张行三夫妇和张刚二等人却得运起灵力抵御。至于何浩的凡人父母和爷爷马上被冻得脸色发青,如果不是申及时在他们前建起一道灵力墙,只怕要当场冻僵过去。只是苦了张可可和苗静两人,申可不会好心到去保护她们的地步,两个小丫头马上被冻成了冰棍一般。

    “啪啪啪啪!”连声,何浩的杏黄旗防不住低温,只能挥舞打神鞭迎击九条冰龙,虽然何浩很快把九条冰龙悉数击碎,旁却也堆起了小山般的冰屑,握着打神鞭的右手更是血液仿佛凝固了一般,活动益发艰难。何浩知道如果让孤寒凡继续以低温攻击自己只怕况不妙,赶紧喷出三昧真火,取火克冰之意迎击孤寒凡的低温法术。

    “幽冥风!”孤寒凡的体旋转一圈双手推出,一道带着无尽寒冷的风夹裹着无数冰屑冰刺冰块,吹向何浩的三昧真火,冰与火在宫中一撞即发出闷雷似的巨响,闷雷声连绵不绝,何浩的三昧真火和孤寒凡的幽冥风也在宫中撞击不休,互不相让,何浩的三昧真火所到之处连玉石地板都在熔化。孤寒凡的风经过的地方,则是连空气都凝结化为固体落下。

    虽说孤寒凡的冰与何浩的火在大致相等的距离上纠缠不断,看似平分秋色,都不落下风。何浩却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自知,他最拿手的是模仿别人的法术,但孤寒凡天生擅长冰系法术,何浩用同样的法术对敌只能是班门弄斧。而正如梅山六圣所说的那样,三昧真火最耗灵力不过,并不擅长法术的何浩强行使用三昧真火更是消耗灵力巨大,短时间又找不出有效对付孤寒凡低温法术的办法,只怕撑不了多少时间。同时已经使出全力的何浩还在担心一件事,到现在为止,孤寒凡有没有使出全力?

    “小心地面。”从何浩进到地下宫后,一直没有说话的申忽然开口提醒何浩。何浩急瞟向地面时,发现孤寒凡的一只脚已经深深陷入了地面,不等何浩做出反应,孤寒凡的那只脚已经变长延伸在地下穿行了数十米,突然在何浩面前的地面弹出,重重踹在何浩口上,何浩被踹得凌空飞起之余,忍不住在心中破口大骂道:“这个海绵体怪物,他的招数我还真模仿不了!”

    “海绵体怪物?”在电光火石间,何浩忽然想到一个对付孤寒凡的办法。但不等何浩落地把主意付诸行动,孤寒凡已经抢上前几步,双手十指交叉举过头顶,大喝道:“妈妈,我给你报仇了!”孤寒凡双臂挥下,怒吼道:“看我自创的绝招,绝对零度!”

    “妈的!绝对零度!”何浩吓得差点尿了裤裆,他的实力再强,也抵挡不了这连原子都能冻结的绝对零度……

    <br/><br/>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