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集 第十四章 帅才与将才(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老狼 书名:封魔
    “报告,第二队顺利制服铁冠派一组,全部生擒,我方无人伤亡。”

    “第六队偷袭新派一组成功,杀敌一人,余者生擒,我方一人轻伤。”

    “第三队连续敌成功,歼灭敌真空派一组、峨眉派两组,除一名敌人逃走外全部活捉,我方两人轻伤。”

    “敌最强的第一队仍然在追击我敢死队员必方,与其他两队继续扩大距离。敌第二队继续在山脉中搜寻,目前敌第二队与第三队最小距离为八十公里,最大距离一百九十公里。”

    “天败魔大人偷袭广慧派掌门成功,生擒敌人,并缴获灵兽一只。敌新派掌门莫辜虽在旁边,却率领新派残余弟子临阵脱逃,天败魔大人已经追去了……。”

    “通知张磊,只许追五十公里,如果还追不上就撤回来。”戴着黄铜面具的何浩冲那担任通讯员的白猿命令道。那白猿答应一声马上接通张磊的电话,将何浩的命令传达出去,而在它的边,还有二十余名战斗力弱小却头脑灵活的白猿,全部头戴耳机手拿麦克风,与妖怪军队的各小组保持着紧密的联系。

    孙子有云:置于死敌而后生!深知这个道理的何浩正是《孙子兵法》的忠实信徒,竟然将指挥所安置在敌人战术目标白猿村的地下,果然收到了出其不意的效果。那些战斗力弱小的白猿在化为人隐居在这小山村时,为了以防万一已经在地下挖了四通八达的地道,一旦有外敌入侵随时可以藏入地道逃命,而何浩今天招揽来的妖怪中恰好又有五六只擅长打地道的地狼,在地狼和白猿的努力下,很快将地道扩大贯通,让何浩手下的所有妖怪可以躲藏在地底,并且多挖了许多出口,方便何浩的妖怪军队出击和撤离。

    有了地底基地,便轮到何浩手下那些长期隐居在城市里的妖怪大显手了,那只开商场的商羊妖把他商场里所有的通讯器材和显示器贡献出来,虽然何浩说事后拿多林寺的资金按价付帐,但他坚决拒绝表示是自愿捐献。许强明等手头颇有些积蓄的妖怪则凑出大笔资金,加上何浩的信用卡的钱,买来大量的电话线、电线、红外线探测器和蓄电池,甚至还有一台小型程控电话交换机,飞行速度极快的飞天夜叉和玄蜂等妖怪则在最短时间里,把这些仪器按何浩的安排布置到了各个山峰。不过要说出力最大的还是要数那只有着绝世容貌的女妖怪琼霜,她嫁的凡人竟然是太行山脉附近最大的建筑公司老板,一直把她当做祖宗一般供着,她对老公一声令下,不仅发电机等各种器材要什么有什么,就连太行山一带的卫星地图和三维地图都给何浩弄到一份。群策群力下,何浩足不出地底便可掌握全局并下达命令,指挥上占了绝对上风。

    各队送来的战还在紧张的汇报着,何浩忙里偷闲看一眼躺在沙发上的天机魔林亮,心中长叹一声,妖怪军队中最令何浩头疼的人就是这长着外国人面孔的林亮了,何浩的手下的六百多名妖怪战斗力参差不齐,就算何浩擅长指挥,能把这些妖怪各自的能力发挥到极限,总体实力和孤寒凡率领的那帮老怪物还是有天壤之别,就是和张修业率领的第二队也有不小的差距。如果这个实力在天魔中排名第二的林亮也听何浩的指挥,那何浩就有足够的把握全歼敌人第三队并重创张修业的第二队,更有效打击孤寒凡的威信,但林亮却借口自己不是何浩的手下,死活不肯出手帮忙。

    “怎么样?”何浩试探着问道:“还没有兴趣参加我们的行动吗?”

    “你已经完全占据了上风,孤寒凡的第三队差不多被你干掉了一半,你的手下却连一个重伤的都没有。”天机魔林亮懒洋洋的反问道:“还要我出手做什么?”

    “孤寒凡不是笨蛋,要不了多久就会发现我的调虎离山之计。”何浩解释道:“还有我们在袭击第三队的时候让少量敌人逃走,张修业率领的第二队很快就会收到第三队遇袭的报反扑过来,我们能不能全歼敌人的第三队,派出去的人能不能安全撤回地道还很难说。如果你肯帮我一个忙,那我的第二步行动就肯定能成功。”

    “现在敌人不是还没有发现第三队遇袭吗?等他们发现了再说。”林亮不置可否道。何浩无奈,只得扭转头去继续指挥针对敌人第三队的进攻,又过大约五分钟时间,妖怪军队已经把敌人最弱的第三队俘虏近半,何浩再不迟疑,命令道:“单数小队直接向敌第三队进攻,双数小队把俘虏全部押进地道,记住,不许杀害俘虏!”

    随着何浩的一声令下,三百余只妖怪放弃偷袭和引等手段,从地道、洞等藏地中冲出来,在张磊的率领下向灵能军队最弱的第三队发动总攻,而此刻的灵能军队第三队,已经从出发时的近三百人损失到仅剩不满两百人,又遭到突如其来的猛烈攻击,措手不及下乘座的五牛车因为飞行速度缓慢,加之张缺四的后勤部偷工减料车辆质量严重不过关,被妖怪们轻松打破打坏,车上的灵能者便从半空中摔下来摔伤摔死,就算运气好幸免于难也要面对妖怪们的围攻。另一部分妖怪则乘机把抓到的俘虏打昏或者用药物迷昏,连拖带拽的弄进密如蜂巢般的地道。

    也许是上天开眼,在今天晚上给何浩二十三岁以前的霉运做出补偿,当妖怪军队发动猛攻时,一个令何浩和所有妖怪惊喜万分的意外发生了——灵能军队的武器竟然几乎全部出现了问题!灵能军队手中的桃木剑不能有效凝聚灵力,导致威力大打折扣,符纸也是如此况,更惨的是铜制的招魂铃,摇不了几下竟然‘哐当‘一声自己破碎,还有青铜打造的阳镜镜面打磨粗糙,把本该集中反的灵力散出去,自然伤害不了妖怪。

    “妈的!该死的龙虎山,竟然拿这些破铜烂铁来糊弄我们!”类似的叫骂声在灵能军队中不绝于耳,没有了除妖利器,可怜的真空派、铁冠派、广慧派和云鹤派等门派的弟子只能赤手空拳和妖怪战斗,可他们面临的是有天魔带队而且数量是他们一倍的妖怪,战局便可想而知了。往往是一个灵能者用体术和一个妖怪缠斗数招,马上另一个妖怪便使出妖术上来干扰纠缠,先前那个妖怪便乘机把他打昏打倒,转又扑向其他灵能者,周而往始,能战斗的灵能者越来越少,包围他们的妖怪却越来越多。

    虽然何浩这支妖怪军队是仓促组建,有着丰富战场经验的何浩却给他们下了一必打两不打的死命令,两不打一是各个门派的掌门不准打!必须有张磊在场才许向他们发动进攻。二是数量不占优势不准打!必打则是同时面对数名敌人时,必须集中力量攻打一名敌人,各个击破!靠着这条死命令,初次集体作战的妖怪们倒也一些漂亮的配合。而和妖怪们相比,号称军队的各个门派的灵能者则更象一群乌合之众,又因为武器低劣连平时师门里的配合都打不出来,那还谈得上集体作战,被妖怪军队杀得七零八落的溃不成军,片刻就全面露出败象。

    “快发求救信号!”被张磊得喘不过气来的峨眉派掌门信印师太抽空向弟子下命令道,可她那也被三名妖怪包围的女弟子哭着回答道:“师傅,我们的求救信号是什么?我怎么不知道?”

    被自己弟子一提醒,信印师太才想起一个重大问题——出征时,孤寒凡竟没有规定互相间联络和求援的信号!趁信印师太分神懊恼时,变回原形虚耗鬼的张磊乘机一掌拍在信印师太的灵兽坐骑梅花鹿上,那只可怜的梅花鹿马上无缘无故的四肢抽搐,口吐着白沫从天空中摔下去,一副食物中毒的模样。地面上早有几只孟蜀探出蛇尾,把信印师太生生卷住,张磊再俯冲而下,一掌拍中信印师太的上丹田百会,把信印老尼姑活生生拍昏过去。

    “师傅。”开始答话那女弟子哭喊着冲过来想要搭救师傅,可张磊的长手早已探出,如法炮制把她拍昏,旁边两名妖怪立即扑上,用沾过黑狗血的鬃绳把她捆了结实。张磊低声说道:“长得不错的小丫头,祝你好运,被我的手拍中,估计何浩那禽兽不会放过你了。”低声嘀咕完,张磊两只长手一摆,转又往先天派掌门飞扑过去……

    ……

    在同一时间,孤寒凡率领着龙虎山长老已经追到了太行山最北端,隐约已经可以古长城的城墙,那只被何浩煽动自愿担任敢死队敌的妖怪必方因为体力耗尽,速度逐渐减慢,不过在即将可以追上那只必方时,几名龙虎山长老忽然想到了什么。其中的一名龙虎山飞快冲孤寒凡喊道:“寒凡,事似乎不对啊,这只必方一直带着我们往北飞,为什么到现在还没看到接应的妖怪,难道这只妖怪用的是调虎离山之计?”

    “调虎离山?!”孤寒凡突然想起杨宇之临行时对自己的指责,马上惊慌的喊道:“别追了,快!快飞回去!”

    “快折回头!”一百零八名龙虎山长老纷纷叫喊着,舍弃那只唾手可得的必方,以最快速度往回飞去。而那只幸运的必方也到油尽灯枯的状态,见自己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一口气松下去,竟然从天空直的摔落地面……

    ……

    与此同时,张修业率领的第二队中的几个小组也隐约听到了第三队遇袭深发出的喊杀声和哭喊声,早有人飞报已经飞到了晋中平原搜索妖魔的张修业,顿时把张修业吓得三魂飞了六魄,慌忙命令第二队全力救援第三队。而他们的所有动向,都被红外线探测器侦察得一清二楚,反映到白猿村地下基地中大大小小的电视和显示器上。

    “敌人的第二队已经在行动了。”何浩焦急的冲天机魔林亮叫道:“天机魔,你到底帮不帮我?现在妖怪军队是获得小胜还是获得大胜,就看你的了!”

    基地里被何浩留作预备队的三十只妖怪,还有担任通讯员的白猿妖,数十道恳求的目光全部集中到天机魔林亮上,而林亮则懒洋洋先在沙发上伸个懒腰,然后打着呵欠说道:“我已经说过了,我是苏小苏大人和刘英大人的手下,不是你的手下,我为什么要帮你?”

    “唉,随便你了。”何浩失望的长叹一声,正准备下令众妖怪脱离战场撤回地道时,林亮忽然又开口道:“不过,我看到你的妖怪军队抓到了不少美女,如果让我挑选三名美女过夜,那我倒是可以运动运动。”

    “成交,我让你挑三名美女。”何浩斩钉截铁的说道。林亮微笑道:“好吧,你要我做什么?”

    “你去攻击敌人第二队的一个小组。”何浩解释道:“敌人第二队是三人一组,如果我没猜错误,那个小组应该是由一对中年夫妻和一个少女组成,那个少女骑着我师傅姜子牙的灵兽四不象,非常容易辨认。如果你有机会和那少女说话,你就说我的名字,她就会跟你走,如果没机会就直接打昏她,带着她往东面飞,这样敌人的第一队所有人和第二队的一部分就会跟着你走了。”

    “叫我一个人拖住敌人最强的第一队和次强的第二队一部分?这个交易我吃亏了,我应该要五名美女!”林亮嚷嚷起来,又好奇的问道:“那个少女是什么人?为什么她这么重要?”

    “她是张修业的独孙女、孤寒凡的梦中人,张可可!”何浩眼皮都不眨的答道。

    “什么?”林亮大吃一惊,惊叫道:“张可可似乎也是你的人吧?你竟然对你的女人下手,拿她敌?”

    “在战场上,我的眼睛里只有胜利,没有什么手段和什么人选。”何浩脸不红心不跳的答道:“再说我只是让你抓张可可,没让你杀她。”

    “以前我为她吃了无数苦头,现在也该她为付出些什么了。”何浩在心里安慰自己道。不过在事后,何浩可是为了这个举动和这些话付出了惨重的代价,那可是真正沉重的代价啊。

重要声明:小说《封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